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百九十章 天价古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里是一处非常陈旧的居民区,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至于那个所谓的“宝库”,更是平淡无奇,没有任何神秘感可言。

    准确的说,这座宝库只是一座半地下室而已,布置的比较安全,采光井全部用拇指粗细的钢筋焊上防护网。

    至于这个半地下室的入口,只是非常普通的防盗门,看不出来有任何特别。

    唐立从唐传江那里学到很多技能,其中包括如何开锁,拿出百合钥匙弄了几下,很容易就把门给打开了。

    刚开始的时候,唐立担心里面可能会有什么机关,也有可能埋伏着人,所以掏出枪来举在手里,小心翼翼的走进去,每走一步都要观察一下周围。

    让唐立失望的是,也可以说是很幸运的是,这真的就只是普通的半地下室,既没有什么机关暗道,也没有躲藏什么人。

    这里根本没有装修过,完全是毛坯房就,进去之后会闻到非常难闻的霉味。

    由于长时间没有人进来,导致到处落满了灰尘,霉味当中还夹杂着灰土味。

    每走出一步,夹杂着这两种气味的潮湿空气就扑面而来,同时刺激着嗅觉和触觉。

    偏偏的,由于这个半地下室处于地下水的等水位线之下,地面还积了一些水渍,走在上面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

    落在地面上的灰土跟积水混合一起,变成了泥浆,一不小心就会迸溅在身上。

    唐立身上穿的是破旧的迷彩服,还是那种农民工专用款式,倒也不在意弄脏,反而越脏倒越像是施工工人,只是唐立觉得这地下室实在不像是藏着什么值钱的东西。

    当然了,地下室并不是空无一物,到处堆积着板条箱,上面同样落满了灰尘,看得出来已经很久没有人动过了。

    这些板条箱大小不一,大的有十立方米,小的边长只有几十公分。板条扎的非常密实,看不出来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总计有二十多个。

    唐立按照苍浩的吩咐,让血狮雇佣兵盖上防雨绸,然后把所有板条箱全部运出去,装上工程车。

    接下来,唐立又在这个半地下室里仔细检查了一圈,确定没有遗留下来任何东西,然后带着血狮雇佣兵迅速离开。

    也就是血狮雇佣兵启程离开的同时,从刑事侦查局出来大批警察,上了警车之后鸣响警笛,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可能是扫毒。

    唐立的伪装非常成功,那些警察甚至都没有看上一眼,真的就把唐立这帮人当成市政工人了。

    等到回了翠峰村,唐立又指挥血狮雇佣兵把板条箱全部搬进矩阵系统,堆放在仓库里。

    苍浩赶了过来,看着这些板条箱,笑着摇了摇头:“这就是鬼煞送给洪妙雪的大礼?”

    “会不会装着炸弹?”唐立质疑道:“如果这是鬼煞的圈套,这个时候突然爆炸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李崇认同这个观点:“老大,我看还是小心点,这一大堆要全都是炸弹,炸平矩阵系统不是问题。”

    苍浩二话不说,拿过工具,先挑一个较小的板条箱,直接把板条一根根的撬断,然后把整个板条箱拆开,发现里面是一个非常严密的包裹。

    李崇吓了一大跳:“老大你胆子也太大了。”

    苍浩胆子确实不小,拆开了板条箱之后,接着开始拆起包裹。

    这些板条箱从外面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拆开之后的包裹却颇有奥妙,一层一层包扎的非常密实,而且每一层的材质不同。

    墨师在旁边看着,马上就看出来玄机:“这些材料非常复杂,有的是防水的、有的是防尘的,还有的是防震的,还有的是增强强度的……这板条箱看起来虽然粗糙,但里面这东西就算是遇上了七级地震,或者海啸又或者是火山喷发,都会安然无恙。”

    拆卸包裹非常费事,苍浩用了很久,总算才把包裹打开,结果里面隐藏的东西终于展露真容。

    这是一对非常精美的花瓶,苍浩当初鼓捣过假古玩,对古玩只是多少有些了解,马上判断出来应该是清朝康熙年间的官窑。

    李崇更加惊讶了:“原来……还真不是炸弹,老大你还真是相信鬼煞呀。”

    “我不是相信鬼煞,而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力……”苍浩吩咐道:“大家一起动手把所有箱子全拆开!”

    血狮雇佣兵马上行动起来,整个仓库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响声,苍浩叮嘱大家:“一定要小心一点,千万别太马虎了,这里面可能全都是无价之宝,要是弄坏了对不起自己的国家,我可不想做民族罪人。”

    接着,苍浩又告诉墨师:“是不是可以把你那个不成器的弟弟请来了?”

    “没问题。”墨师点了点头:“我现在就让他来。”

    不信禅师勉强也算是血狮雇佣兵的成员了,而这个骗子和尚有自己的长处,那就是非常懂古玩,比专家还要专业。

    自从格桑遭遇绑架,两僧一道暂住在翠峰村,不信禅师接到墨师的召唤,马上就赶过来了。

    不信禅师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跟着大家一起动手,开始拆卸板条箱。

    用了两个小时,所有板条箱全部拆卸完毕,而这座仓库也成了一座小型博物馆。

    不信禅师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也不用苍浩吩咐,自动开始检视起这些古玩。

    结果,刚刚检视了一半,不信禅师就非常惊讶的说了一句:“我滴个妈呀……”

    苍浩急忙问:“怎么了?”

    “这些古玩……全都是真的。”不信禅师咽了一口唾沫:“真特么太让人难以想象了。”

    李崇有些不理解:“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至于一些古玩,就让你震惊成这样吧?!”

    “这些可不是普通的古玩……”又咽了一口唾沫,不信禅师非常认真的说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些古玩涵盖了华夏历史上各个朝代各个时期和各个地域,而且全部都是做工最精湛的代表作。别看数量似乎不是特别的多,比不上博物馆,但这些古玩放到一起就是华夏完整的历史发展脉络,这么完整的系统性古玩收藏是绝大多数博物馆都做不到的,我估计大概也就京城的故宫有这个水平了。”

    不信禅师拿起其中一个绿色的金属物体展示给大家看:“这个,是商周的青铜器,具体是哪个时期的,我还需要进一步鉴定,不过初步可以判断是真的。这种文物全国范围内也没有多少,拿到市场上去绝对是天价。”

    接下来,不信禅师又拿起一个火锅形状的物体,告诉大家:“这个是宣德炉……听说过宣德炉吧,鼎鼎大名,拿出去卖,就算运气不好,也能卖个一两千万。”

    李崇听到这些话非常惊讶:“这些该死的东瀛人,差一点就要把我们的历史和文化给偷走了……”

    “东瀛人偷走的东西已经很多了。”墨师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从这些文物能看出来一件事……”

    李崇急忙道:“东瀛人太缺德了。”

    “不。”墨师缓缓摇了摇头:“说明东瀛人搜集这些古玩,是非常有针对性和目的性的,他们追求的就是能系统呈现出我们这个民族的历史和文化,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古玩都要的。可以想象,拿回去之后,他们只要仔细研究一番,对我们的历史和文化就会了若指掌。事实上,多年来东瀛人为了研究我们已经下足了功夫,但他们仍然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当然你可以认为他们很缺德,我倒觉得他们的这份执着和付出,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苍浩赞同墨师的观点:“经常地,我都觉得东瀛人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有一种说法是,东瀛人对华夏就像是把人放到解剖台上,一点点的解剖一点点的研究。反观我们自己,不但做得远远不够,而且这些年来丢掉了太多宝贵的东西。”

    李崇问苍浩:“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些文物?”

    “一些品相比较好的,可以放到指挥中心去,当做陈设给大家观赏。古玩这东西说到底其实就是用来看的……”顿了一下,苍浩接着吩咐道:“挑一个库房出来,专门改造成文物陈列室,那些品相不太好和不太容易保存的,集中放到陈列室里。”

    “这个事儿交给我。”不信禅师毛遂自荐:“我知道应该怎么建设文物陈列室,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实际上操作非常麻烦。要防尘、防霉、防蛇虫鼠蚁,温度要恒定,还要能控制湿度……”

    苍浩打断了不信禅师的话:“别磨叽了!这事儿就交给你!”

    既然这些文物全都是真的,看起来鬼煞还真挺有诚意,想要跟洪妙雪合作。

    如今文物已经到手,苍浩准备联系洪妙雪,马上进行下一步计划。

    不过,苍浩还没等联系到洪妙雪,却接到王利明的电话,说是找到毒贩子的线索了。

    苍浩在酒吧发现了卖药的,非常不悦,要求罗霸道整顿一番,不能让场子染毒。

    罗霸道把这事往心里去了,按照苍浩的交代,跟王利明和丁世军携手,开始认真调查起来。

    就在刚才,罗霸道已经找到线索,让王利明给苍浩打电话,过来看一眼。

    苍浩吩咐不信禅师负责继续整理,把古玩分门别类进行鉴定,然后存放,那些拆下来没有用的板条和包装集中一起,拿到焚化炉那里跟生活垃圾一起烧掉。

    随后,苍浩带着唐立出发了,按照王利明的线索,来到一个很破旧的居民区。

    罗霸道看到苍浩,直接就道:“有个小子不长眼,还敢去咱们场子卖药,让我给抓了。”

    苍浩点点头:“带我去看一眼。”

    罗霸道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径直向一座平房走去。

    这一次抓人的是王利明,此时房子里面站着六七个王利明的小弟,王利明在窗边闷头抽烟,房间正中央绑着一个胖子。

    这个胖子鼻青脸肿,身上的肥肉还一颤一颤,看来是打得不轻,也吓得不轻。

    罗霸道笑嘿嘿的问王利明道:“你不是去抓药贩子吗,怎么抓了这么一头活猪?”

    “他就是药贩子……”又狠狠抽了一口烟,王利明掐灭了烟蒂:“警察刚刚扫过咱们的场子,他就跑到咱们的场子里卖药,这胆子也是够肥的了,我倒要看看他的后台老板是谁。”

    “干得漂亮。”罗霸道点点头,嘴角随即一阵狰狞的笑,问那个胖子:“你叫什么?”还没等胖子回答,罗霸道摆了摆手:“算了,不用说了,说了也没用。”

    罗霸道找过一张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又问道:“你敢在我们场子卖药,跟我们打过招呼了吗,现在我们老大也在,你跟我们老大解释一下。”

    胖子一脸恐怖的看着罗霸道:“你们老大……是谁?”

    罗霸道指了指苍浩:“就是他!”

    “说吧……”苍浩冷冷的道:“卖药的还有谁?”

    “暂时,只有我一个……”这个胖子倒是老实,他从罗霸道刚进门,就看出了这是一个头目。不过,他还真没觉得苍浩有什么大不了,所以回答问题始终面向罗霸道:“我们老大给我们下了任务,必须完成,我就只能去你们场子了……但我也不知道在你们场子卖药得给你们打招呼!”

    胖子的话音刚落,王利明的一个小弟走过去,把手里的球棒狠狠敲在胖子的肩头。

    胖子一声惨叫,更加的恐慌:“我什么都说,你们别打我……”

    “打你这是杀威棒!”罗霸道淡淡的一笑,对着胖子呲一牙:“用杀威棒好好教训你,你才能老实合作!”

    “我真的是被逼的……”胖子说着话,声音发颤,眼睛也是一颤一颤的:“我真的不知道要跟你们打招呼!”

    罗霸道冷笑着道:“你到我们场子卖药,就是来插旗,跟我们打个招呼,交上保护费,这是江湖规矩。你特么也是出来混的,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苍浩补充了一句:“再说了,如果我们不让你卖,你就必须给我们滚蛋!”

    胖子不住的点头:“知道了……这一次知道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