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六章 红魔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苍浩决定放长线钓大鱼,用计搞定王富彪,而整件事情的关键就在小霞身上。

    其实,苍浩很想第二天就让王富彪管自己叫爷爷,但这件事情拖得时间越长,成功几率越高,那么这就意味着苍浩还需要继续忍受王富彪的白眼。

    转过天来,苍浩去拆迁指挥部上班,刚进门就碰见了王富彪,王富彪冷冷一笑:哎呦,这不是苍经理吗,我听说你们那边工作进行有些慢。你要是不能把效率提上来,只怕你们公司就要换人了。

    随后,王富彪再不跟苍浩说话,腆着肥硕的肚子离开了。

    前几天还跟苍浩称兄道弟,王富彪变脸实在太快,归根到底都是钱作怪。

    临近下班,姚军来了一条短信,约苍浩去盛世荷园。

    这一次人更少,只有姚军辉和苍浩,连丁晓红都没来。

    姚军辉手里拎着两个购物袋,进门之后放到地板上,问了苍浩一句:你是不是跟王富彪有点芥蒂?

    苍浩笑了笑:连你都听说了!

    城建局那边向公司反映,说你工作拖沓独断专行,不适合承担拆迁工作,要求公司换人。顿了顿,姚军辉又道:来这里之前,高管开了个会,不出所料,杨旭飞和张培顺用这件事情大做文章,强烈要求撤换掉你!

    曹总怎么说?

    曹总没表态,我也没说什么,任凭他们两个在那喷。点上雪茄抽了一一口,姚军辉缓缓说道:我知道王富彪为什么难,你之前提出的分配方案,根本没把他们这伙人考虑在内!

    没错。

    说起来,这事我也有点疏忽了,按照规矩,王富彪这种人确实应该有一份叹了一口气,姚军辉问道:现在事情展到这个地步,你有什么打算?

    我的打算就是一分钱不掏。冷冷一笑,苍浩缓缓说道:他算个什么玩意,跑到我们这来拿钱,他拿着纳税人的钱做这些工作是理所当然的,平常公款吃喝消费出国考察不过瘾,还要到我们这里来再捞上一笔,t的好处都被这帮人民公仆给占了!

    可如果他处处跟我们作对,我们的工作将很难做。又叹了一口气,姚军辉有点妥协的意思:实在不行,就把既定方案修改一下,也算上王富彪一份!

    不行,绝对不行。苍浩果断拒绝了:这一次我绝对不屈服!

    姚军辉觉察到了什么:难道你已经有了打算?

    当然。苍浩点点头:不过我需要时间,一周左右,我一定拿下王富彪!

    我相信你。姚军辉没有表现出任何担心,甚至都没过问苍浩有什么计划,直接换了下一个话题:如果你需要时间拖着,那正好,我派你出门一趟,两三天就回来。拆迁指挥部的工作,暂时由刘亚南负责,既然刘亚南跟王富彪没什么冲突,想来王富彪也不会太过刁难。

    你要让我出差?

    准确的说是我让你办点私事,不过假借公司公干的名义,这样你的差旅费就由公司报销了。

    什么私事?

    送礼。姚军辉说着,把带来的两个袋子打开,苍浩这才注意到里面全都是补品,有宫燕阿胶海参等等一大堆。

    我买的都是最好的,这一堆下来要二十来万。顿了顿,姚军辉又吩咐道:你去到京城,把这些东西送过去就可以了,再没有其他事情。你要是愿意的话,在京城玩两天也行。

    苍浩有点好奇:给什么人送?

    放心,没有任何危险的,更不犯法。姚军辉呵呵笑了笑,告诉苍浩道:住建部有一个副部长叫吕明刚,前年就已经退休了,目前赋闲在家。我又不求他办什么事,这只是正常的朋友馈赠,不能算贿赂。

    给一个退休的副部长送礼?苍浩更加奇怪了:难道他是你的什么亲戚?

    我和他半点亲戚关系都没有姚军辉摇了摇头:我拿你当自己人,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吧,吕明刚过去是广厦住建局局长,那时我还只是国企一个普通中层管理人员。有一次偶然认识了他,他对我很欣赏,之后这些年在事业上对我帮助非常大。我姚军辉有今天的地位,还要多谢这位伯乐,所以每到逢年过节,我都会送上一份心意。

    苍浩提醒道:可是他已经退休,手里没有实权了。

    没错。姚军辉叹了一口气,有点感慨的道:像吕明刚这样的人,退休之后往往非常失落,在位的时候呼风唤雨,如今却是门前冷落。你也知道,如今这社会有很强的功利性,人走茶就凉,很正常。不过,我姚军辉不管别人怎么做,既然吕明刚当初帮我过我很多,我对他一直感恩于心。

    每一个人都有可爱和光辉对面,苍浩听到这番话,对姚军辉其人有了些新的认识。

    说起来,姚军辉完全没有必要理会一个已经退休的老官员,何况还在几千公里之外,没人会因此指摘什么。

    可姚军辉偏偏派苍浩去几千公里之外送上一份心意,倒是有情有义,在当下这个社会殊为难得。

    苍浩答应了:明天早晨我就动身,三天后回来。

    嗯,我这就让人给你订票姚军辉拨了一个电话,就把苍浩的机票和在京城的衣食住行全部安排妥当,等到放下电话,说了一句:回到拆迁这一块,我能看出来,霸道帮是很服你的。如果广厦形势没有变化,搞定了王富彪那边之后,拆迁工作应该很顺利!

    说到这个霸道帮,应该是一个很普通的帮派,豪义帮和青头帮跟他们也差不多,区别只是各有各的营生。顿了顿,苍浩试探着问道:我很有兴趣知道广厦最大的黑帮是谁?

    广厦有大大小小上百个帮派,至于最大的帮派是谁吗说到这里,姚军辉的语气似乎有点凝重:我可以告诉你,广厦这些帮派干什么都有,有专门给咱们房产公司干活的,有从事娱乐行业的,有的垄断了物流配货市场,有的则是从事水产品批广厦最大的黑道头子外号叫红魔,他跟所有这些帮派都不一样,他是贩毒的!

    苍浩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红魔手下的帮派就是贩毒集团,没有其他什么名称,警方把这个集团就称之为‘红魔’。也就是说,红魔这个人本身就是贩毒集团的象征顿了顿,姚军辉接着道:如果给广厦黑道排个名次,第二位的那个帮派,规模和势力都不到红魔的十分之一。红魔覆盖了整个长江以南地区,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村镇,至于红魔到底是个什么人,没人知道。

    这么神秘?

    对。姚军辉点点头:红魔到底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多大岁数所有这些全都没人知道,因为没人见过他,见过的全死了。红魔集团虽然庞大复杂,却又组织严密,红魔始终躲在幕后遥控一切,警方一直想要把他抓出来,却一直都找不到踪迹。

    关于她还有什么信息?

    姚军辉反问:你怎么关心这个?

    我就是好奇。

    社会上总是喜欢谈论一些黑道传闻,其实有些事情知道太多没好处。这个红魔这么神秘,外界对他了解也很少,只是听说他杀人如麻顿了顿,姚军辉告诉苍浩:广厦任何一个黑道老大,听到红魔的名号,都有些胆颤。

    凡是跟毒品有关的人,下手都非常狠。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算了,不说这个了,你干女儿今天没来?

    她说有同学聚会,我也没必要总把她带在身边,让她自己出去疯吧。姚军辉眼珠转了转:怎么你好像很关心她?

    苍浩急忙道:哪有,随口问问

    如果你喜欢,我不是不可以把这个干女儿介绍给你笑了笑,姚军辉又道:不过,你还要多多努力才行,你现在的实力养不起她的。

    苍浩听到这话非常感动,没想到姚军辉竟然肯把干女儿让自己日,差点喊了姚军辉一声干岳父。

    不过转念一想,苍浩又觉得这很正常。

    从姚军辉很长时间都没碰过丁晓红来看,姚军辉对这个干女儿已经没太大兴趣了,大概正努力在那个车模的肚皮上耕耘。

    苍浩早就听说过,像姚军辉这种有钱的男人,内部经常交换女人。换句话说,甲方有一个女人玩够了,就让给了乙方,而苍浩现在正是乙方。

    但无论如何,如果被姚军辉知道,苍浩已经把丁晓红给办了,肯定不高兴。毕竟,人家主动让给你是一回事,你动手去抢就是另一回事了。

    于是苍浩急忙道:我觉得她好像不太适合我!

    姚军辉一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事业成功,各种各样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

    又聊了几句,苍浩跟姚军辉就分手了,回家之后早早休息,第二天一早就踏上了飞往京城的航班。

    下了飞机之后,苍浩马不停蹄,按照姚军辉告诉的地址,直接赶到了一座高档小区。

    来到吕明刚家门前,苍浩敲了敲防盗门,房门打开的很快,一张俏丽的脸孔现了出来,看着苍浩有些疑惑:你找谁?

    请问吕明刚先生在这里住吗?

    你找我爷爷?女孩子下意识向苍浩手上望过去,看到苍浩两手拎满了东西,咯咯笑了一下,随后扭头喊了一声:爷爷,有人找。

    吕明刚是个头花白的老者,由于多年身居上位,气场很强。他笑着走了出来,打开房门:你就是苍浩,进来吧,姚总说过你要来。

    那个女孩在旁边说了一句:爷爷,你退休两三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过来送礼。

    听到女孩这句话,吕明刚的脸色有些黑,显然这句话戳到他的软肋了。

    苍浩把手里的礼品递给了吕明刚:这是姚总让我给你的,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替我谢谢他。吕明刚笑着把礼物接了过来:姚军辉真是有心了,总是想着我这个老家伙,难得,难得。

    苍浩笑着道:姚总一直记挂着当年你的提携之恩,总是跟我说,如果当初没有你的关照,他也没有今天的地位。

    我退休这两年,算是见识了人情冷暖,小伙子你记住,但凡在你失意的时候还对你关照有加的人,你将来一定要对得起人家。深深说了这么一句,吕明刚换了一个话题:你这一次来的正好,我有事求你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