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九章 曹雅茹你这深井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苍浩马上吼了劫匪一声:别妨碍我们两个吵架!

    少废话!劫匪似乎很紧张,嗓门又提高了不少:赶紧把钱拿出来,这是抢劫,抢劫懂吗?!

    这个时间出来抢劫,你还真是敬业!苍浩呵呵一笑,突然表情变得很冰冷: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子被鸟吃,你是鸟还是虫?

    劫匪一愣:这好像是半夜吧?

    性质是一样的。苍浩耸耸肩膀:我现,你拿着刀的手一直在抖,说明你很紧张。你的食指紧贴着护手,说明你不善于用刀。你这把刀细长,适合捅刺而不是劈砍,那么应该用掌心抵住握柄的尾端

    劫匪惊异的问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告诉我,你真的捅过人吗,你知道刀子刺进人体之后扎到骨头上该怎么办?知不知道怎样造成最大的伤害?

    听到苍浩这番话,不只是曹雅茹,连劫匪都愣住了。

    苍浩重复了一遍问题:你真的敢捅人吗?

    劫匪又羞又怒,低吼了一声,持刀向苍浩刺了过来。

    苍浩根本不躲闪,直接一脚飞起,正踢在劫匪拿刀的手腕上。

    劫匪手腕不由得一抖,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苍浩紧接着一掌劈在劫匪脖子上。

    劫匪双手捂着喉咙,踉跄着后退了数步,一时间感到喘不上来气,表情十分痛苦,五官都随之扭曲起来。

    苍浩向前冲出一步,右手扼住劫匪的喉咙,然后用力一推,就把劫匪按在了一面墙上。

    任凭劫匪如何拼命的挣扎踢,苍浩的胳膊如同钢打铁铸的一般,始终纹丝不动。

    很快的,劫匪的脸色苍白起来,动作也越无力。

    曹雅茹这时回过神来,赶忙过来推了推苍浩,劝道:放开他,不要打了,会出人命的!

    此时的苍浩眼珠布满血丝,面无表情,与往日公司里那个老好人截然不同。

    好在苍浩被曹雅茹的话唤醒了,放开了劫匪,叹了一口气:第几次?

    第第一次劫匪惊恐的看着苍浩,喘了半天粗气,才接着又说:我下岗了,没钱吃饭,我实在是没办法啊

    曹雅茹马上斥责道:那你也不能出来抢劫!

    让曹雅茹和劫匪都没想到的是,苍浩竟然说了一句:我不反对你抢劫!

    劫匪愣住了,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同行,看苍浩的身手,应该说是前辈。

    要抢就去抢有钱人,别拿穷人开刀!当然了,我身边有个有钱人,不过因为她跟我在一起,所以你也不能抢!苍浩拿出钱包,掏出二百块钱塞给了劫匪:去吃顿饱饭吧!

    劫匪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怔了一会后接过钱来,对苍浩千恩万谢,随后跑远了。

    曹雅茹看着劫匪的背影,不解的问苍浩:为什么不报警?

    因为他没说谎,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都不像真正的劫匪。苍浩长呼了一口气,颇有深意的道:每个人都有被逼无奈的时候,我不想难为他。

    好吧,如果真的报警了,只怕将来可能会报复我们曹雅茹现在看着苍浩的目光,感觉非常陌生:你在国外那些年都干什么了?

    苍浩瞥了曹雅茹一眼:我们刚才吵到哪了?

    我说你在公司怎么着也该干点事情了!

    好。苍浩点点头:我在公司,从没指望过你对我有任何关照,但你也不至于事事都针对我吧?

    我怎么针对你了?

    今天晚上这顿饭,是个人都能听出来,你根本是有意针对我!

    你还好意思说这个?曹雅茹冷冷一笑:你是怎么提升副经理的?又凭什么去负责拆迁?还不是因为姚军辉罩着你!公司里但凡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来,姚军辉在下一盘大棋,你不帮我对付姚军辉也就罢了,至于帮着外人来对付我吗?

    你认为我帮姚军辉对付你?

    曹雅茹更火了:难道不是?

    算了,既然你坚持这么认为,那就是吧。苍浩轻哼一声:懒得解释!

    你真不解释?

    苍浩断然道:彪悍的人生,从不解释。

    那我只能相信你确实在帮着姚军辉了!

    我就算帮着姚军辉也没有任何问题!苍浩冷冷一笑:我要是没说错,你刚到公司本来是打算把我解雇的,你一点都不怀念我们一起长大,我何必把你当成青梅竹马?

    别把青梅竹马这么文艺的词拽出来!曹雅茹冷冷一笑:你刚才在饭桌上说什么来着,那个平胸女孩说的就是我吧,你从小就嫌我胸平!当时我才十岁,你给我找个大胸的来看看,话说你成熟的倒是挺早啊!

    我成熟当然早。苍浩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再说,我已经找到了,井悦然!

    你

    刚才你又说我什么来着,我爱吃五仁月饼又怎么了?我不会杀鸡杀鱼又怎么了?重重哼了一声,苍浩接着说道:一些童年往事你拿出来在职场上说,是你已经太老了需要怀旧,还是你酱油吃多了咸的?

    我乐意。曹雅茹太过生气,气喘吁吁的道:告诉你苍浩,我记得很清楚,当初你们举家移民,一家三口坐在车里渐行渐远,我在车后跟着跑了很远,但车却没有停下来。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暗下决心,从此之后我的生活中不再有你这个人,我们两个再没有任何关系。

    我当时一直在后车窗看着你。

    那你怎么不下车?

    算了。苍浩摇摇头: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

    那就谈谈现在曹雅茹看着苍浩,猛然提高了声音:我已经解释过了原因,你就不要再纠结为什么我好像装作不认识你,不过我多少还念着过去的回忆,否则就凭你的表现早就让你开路走人了。现在,你帮着姚军辉对付我,我很失望!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我被抓到拘留所的时候,曹总你不也是稳坐钓鱼台吗。呵呵笑了笑,苍浩满不在乎的道:不管怎么说,我是因为公司才惹了麻烦被抓进去,可你好像很乐意看到我倒霉!

    曹雅茹冷笑着问:你认为我什么都没做对吧?你认为完全是姚军辉把你捞出来的对吧?

    苍浩反问:难道不是?

    你认为是那就是吧。曹雅茹冷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我很高兴看到你倒霉,而你又帮着外人来对付我,那么我们儿时的情谊就再没有什么了。咱们只从工作角度出,既然你是姚军辉的亲信,我该怎么对付你呢?

    苍浩一摊双手:那你解雇我好了!

    解雇你?曹雅茹眼珠转了转,突然冷冷一笑:不,我偏要升你的职,我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能力,让你知道我如何掌控全局!

    苍浩咬牙切齿:曹雅茹你这个深井冰!

    深井?曹雅茹重重哼了一声:祝你和井悦然白头到老,断子绝孙!

    借你吉言,我一定儿孙满堂,活活气死你!顿了顿,苍浩补充了一句:我还要妻妾成群!

    好,我等着。曹雅茹再不说什么,紧走两步上了车,迅动起来开走,只给苍浩留下一道尾气。

    一路上,曹雅茹心绪难平,胸脯不住的剧烈起伏着。

    她很清楚,自己今天太失态了,完全没有往日里女总裁的处变不惊。

    她依然是她,依然精明干练,但每当面对伴随着自己度过童年的这个男人,却总是难以压抑多年来心头积蓄的怒火。

    就在这个时候,曹雅茹的手机响了,曹雅茹接起来不耐烦的问:谁啊?

    乖女儿,谁惹你生气了?电话里响起曹志鸿的声音:干嘛这么大火!

    爸,是你啊曹雅茹叹了一口气:没什么,刚才被一个小员工给气到了。

    你作为企业的拥有者和管理者,千万不要跟一个小员工一般见识,更要有容人之量。

    这个小员工不一样,他又叹了一口气,曹雅茹转而道:算了,不说这个了,我正在开车,爸你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海外工程进展非常顺利,我过段时间可能要回国。

    好啊。一听说爸爸要回来了,曹雅茹起初非常高兴,旋即却又有些担心。她一直向父亲隐瞒了苍浩归来的事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或许想要找个机会把苍浩彻底踢走,从此真正远离自己的生活。可父亲如果回国,肯定要到公司来,这样一来就穿帮了。

    怎么听起来好像你不太欢迎我回去?

    欢迎,当然欢迎。曹雅茹尴尬的笑了笑:不过地产公司那边你可以放心,所有的事情我完全能处理好!

    我们曹氏企业主要做加工制造业,其他公司那边有的是让我忙的事,不过我们第一次涉足房地产,我担心你在专业经验方面不够。

    其实,作为一个管理者,最重要的不是专业技能,而是管理方法。曹雅茹顿了顿,很认真的道:只要把手下的人全都管明白了,专业性的工作自然有人去做。

    你这么说倒是对的。顿了顿,曹志鸿话锋一转:对了,我现在国,前段时间请了几个私家侦探调查苍浩一家的下落

    什么?曹雅茹心中一动:结果怎么样?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