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一章 当年那位雇佣兵之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怎么能行,我不能随便收礼。廖家珺断然拒绝了魏君子的假大方,提出:不过我想照几张照片可以吗?

    没问题,当然可以。

    廖家珺拿出手机,给表壳正面和背面分别拍了照,随后就把表还给魏君子了。

    等到把案子办结,廖家珺闲来无事,在电脑上输入了表壳上的几个单词,然而却找不到任何结果。

    一块精良的手表,上面刻着百度不到的外文,廖家珺登时兴趣更浓。

    于是,廖家珺把这表当成了案子来办,找到刑事侦查局每个懂外文的警察,想要搞清楚上面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警局有很多人才,高学历毕业,学过各种外语,英语法语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有一位牛人还学过波兰语。

    然而,所有这些警察都没认出来这段外文到底是什么,最后廖家珺问道刘天生的头上。

    刘天生学过两门外语,还自修了外国语言学,然而同样没认出来这段话。

    怎么回事?廖家珺火爆的性子终于爆了,吼道:连这么几个单词都翻译不了,你哪学的外语?蓝翔技术专修学院?

    廖廖队啊,你知不知道全世界用多少种正在使用的语言?刘天生哪里敢得罪廖家珺,这廖家珺是出了名的火药桶,一点不顺心就会大雷霆。他只有陪着小心解释道:最保守的估计,全世界有两千多种语言,还有人认为有五千多种,这还不包括已经消失古代语种。要想把这些语言全搞明白人也做不到啊!

    我就不信了,不就是几个外文单词吗,百度找不到,懂外语的也不认识廖家珺轻哼一声,斩钉截铁的告诉刘天生:你帮我想想办法!

    这事跟工作没任何关系,廖家珺也没有理由强迫刘天生做什么,不过廖家珺做事从来不需要有理由。

    别说,刘天生倒还聪明,真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对了,咱们广厦的菁华大学可是华南有名院校,他们的外语系有很多语言方面的学者,也许说不定他们那里能有人认识。

    也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廖家珺点点头:就这么一块破表,我就不信了,还查不出来怎么回事!

    如果连他们都认不出来,那可就没办法了刘天生顿了顿,很小心的补充道:其实吧,廖队不用这么认真也许就是有人无聊胡乱刻上去的呢,根本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你都说了这是一块破表

    我随口说说你也信?你知不知道这表价值多少钱,什么人疯了才会胡乱刻字?廖家珺白了刘天生一眼,直接开车去了菁华大学,一路打听着又来到了外语系。

    廖家珺不知道这所大学知名学者都有谁,也不知道大学内部的行政架构,反正来到外语系就直接找这里最大的官就对了,于是敲响了外语系主任的门。

    外语系主任刚好开会回来,看到有警察造访,吓了一大跳:是不是我们校长的案了?

    廖家珺一愣:你们校长怎么了?

    没没什么系主任尴尬的笑了笑,问道: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帮上你的?

    是这样的廖家珺把手机里的图片调了出来:我们一个案子涉及到一块手表,这表上有一大堆外文单词,可没有人认识。

    是这样啊系主任戴上眼镜,仔细看起照片,最后说了一句:看起来像希伯来语!

    希伯来语?

    希伯来语是以色列官方语言,属于亚非语系闪米特语族

    廖家珺打断了对方的话:说点我能听懂的。

    哦。系主任点点头:简单说吧,希伯来语分为古希伯来语和现代希伯来语,因为中间有过历史断层,所以古希伯来语和现代希伯来语是有区别的,有点近似于我们的白话文和文言文。词汇上的区别倒是不大,不过语法上可大不一样,现代希伯来语我倒是认识几个单词,古代希伯来语就完全不懂了

    那么你不知道表壳上的单词是什么意思?

    我看看啊又把照片仔仔细细看了几遍,系主任指着表盘上的六角星,缓缓说道:这个叫大卫之星,是犹太人的标志,上面的这个词音是伦斐尔,我不知道有没有实际意义,有可能是人名或者其他什么代号。

    伦斐尔?廖家珺傻住了,昨天刚刚跟刘天生提起传奇名表伦斐尔,没想到今天就碰上这样一块,而且可能还是国内唯一一块。廖家珺立即知道,自己执着于这块表是值得的,可能在潜意识当中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还有表壳背后的话实际上分为三段,第一段我不懂,第二段有几个词倒是认识邪恶善良系主任突然一拍额头,想到了什么:哦,我明白了,这段话是十八世纪英国学者埃德蒙柏克的一句名言:‘邪恶盛行的唯一条件,是善良者的沉默。’既然是希伯来语写的,我估计这块表的主人可能在纳粹集中营待过。

    廖家珺很惊讶,没想到这块表竟然是有这样历史积淀的古董:还有呢?

    第三段好像是一段感谢的话,谢谢某个人为自己做过什么。

    具体是什么意思?

    我真不懂了。系主任一个劲的摇头:我们系的高伟教授是希伯来语专家,不管是古代希伯来语还是现代希伯来语,他都能完整无误的翻译。

    这个人在哪?

    因为他是希伯来语专家吗,去以色列考察了系主任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要四天后才回来。

    如果是平常时候,廖家珺这番好奇心得到的结果,可能最后只是被当做一个传奇。

    但是,她昨天刚刚查到了传奇的雇佣兵之王杰罗德做纳粹猎手的经历,而今天这样一块伦斐尔刚好摆在眼前。

    综合种种迹象来看,有可能表的主人为了感谢他人而赠送了这块表,这怎么能不让她联想到杰罗德的传说。

    当廖家珺刚接触到杰罗德的资料,就打定主意找到这个传奇人物。

    她知道,杰罗德是一个华夏人,当初失踪之后很可能回国了。此时,她的身体激动地微微抖,不住在心里问:难道这个世界真的这么巧,难道我真的接近了这位雇佣兵之王?

    我只能帮你这么多看着廖家珺,系主任胆战心惊的道:想要有更详细的线索,就得等高伟教授回来了。

    廖家珺不敢相信世上有这么样的巧合,苍浩则是根本没想到,只是把表临时压在魏君子那里,几经辗转竟然会被廖家珺看到。

    回了公司之后,到了下午预定时间,姚军辉亲自带队去棚户区谈判,果然张培顺也来了。

    苍经理啊,这一次可是你好好表现的机会张培顺一脸猥琐的笑容,猥琐到了很想让人上去打两拳:你可不要让大家失望哦!

    苍浩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哦。

    还有,公司这一次给谈判定了底价,你不要随便承诺对方什么,到时如果兑现不了可就麻烦了。

    哦。

    你这个人做事冲动,但这一次要从大局着想,千万不要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张培顺叹了一口气,告诉苍浩:这一次谈判关乎到广厦市的长治久安

    张培顺跟个话唠一样,表面看起来在叮嘱苍浩注意事项,其实是把苍浩贬损得一无是处。

    苍浩始终不说什么,姚军辉却有些听不下去了:张主管你午饭吃什么了?

    包子,怎么了?

    你的话有点多啊。姚军辉冷冷一笑:我还以为吃了只鹦鹉呢。

    苍浩做事没有经验和头脑,我叮嘱他一下是怕他惹事

    你说得够了。姚军辉不耐烦的道:如果你有经验和头脑,为什么霸道帮不让你去谈判?

    张培顺干笑两声:没准苍浩跟他们有私下交易也说不定!

    姚军辉把眼睛一瞪:你敢把话再说一遍?

    张培顺一张臭嘴,随口这么一说,却没想到歪打正着,苍浩跟霸道帮私下确实有交易。

    不过张培顺没有证据,眼见姚军辉又要怒,只得把这话咽了回去:我就是随口说说

    你最好还是少随口说说。 苍浩终于出声了:记得祸从口出。

    谈判地点定在棚户区的一家饭店,公司已经包场了,众人赶到的时候,霸道帮早已经到了。

    姚军辉一看对方阵势,登时被吓了一跳,低声对苍浩道:冷静,一定要冷静。

    霸道帮来了一百多人,统一穿着牛仔裤和黑色跨栏背心,在大厅里站成四列,成半圆形,只要进到大厅就会自然被他们包围住。

    罗霸道坐在这些人前面,冷冷的懂:来的挺准时吗。

    我来介绍一下张培顺壮起胆子往前走了两步,告诉罗霸道道:我们公司的谈判代表是苍浩

    罗霸道抬手一记耳光:你是干你麻痹的!

    张培顺原地转了三圈,随后瘫倒在地,傻傻的看着罗霸道,片刻后,一张嘴,吐出一口血。

    苍浩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了罗霸道的胳膊:你干什么?

    我要教训他!罗霸道指了指张培顺,气势汹汹的道:他算个什么j8玩意,老大们在这里谈判,轮得到他出来放屁吗?

    打狗也要看主人!苍浩也指了指张培顺:你当我面打他,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罗霸道冷冷一笑:我还就不给你面子了,你能怎么的?

    我告诉你,要打,也要我亲自动手!苍浩走到张培顺面前,抬手也是一记耳光:你没有资格!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