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六章 我还是坐在宝马里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酒楼里,那三个黑壮的小伙子已经喝上酒了,左一杯又一杯的干着,不时暴笑几声。

    其中一个拿出手机玩了一会,突然骂了一句:艹!怎么这么多西施?

    苍浩径直走过去,一把把手机抢过来,然后摔在地上,又踏上两脚。

    手机马上变成了一堆稀烂的零件,对方愣住了:我艹,是你你特么找死啊!

    这话刚出口,苍浩径直一拳打在他的面门上,两颗门牙光荣下岗。

    他正要把牙吐出来,苍浩又是一拳打过来,他只好混合鲜血把牙咽到肚子里。

    身体果然不错啊,难怪这么狂。苍浩捏了捏拳头,笑着道:普通人挨我两拳,早就躺地上了!

    我艹你

    对方张嘴要问候苍浩的母亲,只可惜门牙没了,一说话就满嘴跑风,根本听不清。

    苍浩抄起桌上的啤酒瓶,用力砸在对方头上。

    随着啪的一声,啤酒瓶的碎片混合着鲜血,迸溅的到处都是。

    这一次,对方终于没能挺住,往地上一躺就昏了过去。

    苍浩出手度实在太快,直到这个时候,对方两个同伙才反应过来。

    他们嘴里叫骂着,向苍浩冲过来。

    苍浩把手里的半截啤酒瓶子径直向最近的一个人插去,酒瓶破口的边缘非常锋利,刺穿对方的衣服,悄无声息的切入皮肉。

    随后,苍浩把手腕一翻,酒瓶在对方的肚子上割出了长长一条口子,鲜血哗的一下涌了出来。

    这三个小伙子仗着身材魁梧强健,平常在外面没少打架,他们也不惧怕打架,早就见多了鲜血。

    然而,生平第一次,他们见到了如此凶狠的出手。

    唯一没有受伤的那个人傻住了,呆立在那里,有点担心同伴的肠子和内脏会从肚子里面流淌出来。

    他在傻,苍浩却没有,又抄起一个酒瓶子,直直的拍在他的面门上。

    鼻梁骨登时碎裂,凹陷下去,变得跟嘴巴一般平。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酒瓶在他脸上留下一个凹痕,倒是很有卡通效果。

    苍浩没停手,一脚踹向他的肚子,他蹬蹬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马上的,他从地上跳起来,强忍着面部的疼痛,抄起一个啤酒瓶,怪叫着向苍浩冲过来。

    苍浩随手拿过一张椅子,高高举起之后,用力向对方头部砸了下来。

    对方登时感到如同泰山压了下来,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甚至没有躲闪的空间,直接被砸倒在地。

    短短一分钟,战斗已经结束,三个耀武扬威的小伙子全部躺倒在地。

    酒楼服务员被这番打斗惊动了,带着保安慌忙赶了过来。

    没事。苍浩冲着服务员笑了笑,又掏出二百块钱带到服务员手里:我给他们上一节课,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上课?服务员愣住了:上什么课?

    体育课。苍浩又笑了笑:等我走了,你们就打11,说他们在这里内讧打起来了,让他们赔偿损失,别提我就行!

    这三个小伙子刚一进酒楼就耀武扬威,从大堂经理到保安都很反感他们,保安冲着服务员使了一个眼色,一起悄无声息的退开了。

    三个小伙子全都昏迷了,苍浩拿起啤酒,在每个人的脸上泼了一下,马上的,三个人悠然醒转。

    放心,我出手很有分寸,等下你们去医院医治一下,不会留下太多后遗症。苍浩拽过一把椅子,坐在了三个人的对面:话说,你们挺狂啊,东北那嘎达的吧,我记得,在东北,有两句话是最容易引冲突的,一句是:‘你瞅啥’另一句是:‘瞅你咋的’,我说的对吧?

    小伙子也不敢说对还是不对,只是木讷的点点头。

    其实我老家也是东北的,后来才来的广厦,再后来又去了一个更远的地方。苍浩用地道的东北话问道:知道我刚才为什么没削你们吗?

    三个人互相望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摇摇头。

    我今天心情不好,因为作为**丝被人鄙视了,而我一心情不好就话多,那么我就给你们讲讲为什么顿了顿,苍浩缓缓说道:刚才我有三个同伴,一男两女,那个男的不会打架,两个女的更是需要保护。真要是打起来,他们三个会对我形成牵制,而我这个人喜欢战决,懂了吧?

    三个人又是点点头。

    所以呢,我先把他们送走,没了后顾之忧,再回来找你们。我不在意面子,但我一定要里子。苍浩点上一支烟,问为那个小伙子:你今年多大?

    对方吐字不清的答道:十十六

    十六岁。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国家,每天躺在炮弹箱上睡觉。

    对方根本不明白苍浩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你不需要明白我的意思。弹了一下烟灰,苍浩接着道:有句话我很认同,少年稳重老来狂,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最好把性子收敛一下,因为你们没有足够的人生阅历,永远无法知道下一个对手是不是自己能对付得了的!

    三个人拼命点头,反正不管苍浩说什么,他们都是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明白苍浩说的是什么意思。

    刚才他们在那里叫骂,苍浩一声都不吭,他们已经认定苍浩是个怂包。

    谁曾想,**丝终有逆袭日,怂包也有小宇宙爆的时候。

    此时的苍浩看起来判若两人,目光只是冷冷的在三个人身上扫过,被扫到的人都如同触电一样打了一个哆嗦。

    我就说这么多,也不知道你们能记住多少,将来你们会明白我说的话都是规语箴言,关键时候能保命的。吐了一个烟圈,苍浩站起身,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等下警察来了,你们就说因为买单的事情自己打起来了。人家酒楼损失多少钱,你们照单赔偿,如今做点买卖也不容易,别让人家为难。

    三个人还是拼命点头,不过苍浩仍然有点不放心:如果让我知道了,你们在警察面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放心,不管你们逃到哪,我都能找到你们,然后把你们的舌头拔下来塞到菊花里。

    听到这句话,三个人齐齐的打了个冷颤,又是一顿拼命的点头。

    自始至终,他们都躺在地上没能起来,鲜血流了一地。

    苍浩从桌上拿了两张面巾纸,擦干净了手上的血渍,镇定自若的来到大堂,告诉服务员:现在可以报警了。

    酒店的服务员一直偷偷的观察着事态的展,清楚地知道苍浩如何狂虐这三个小伙子,虽然苍浩对他们说话的态度很客气,可他们对苍浩也有几分惧意。

    听到苍浩的话,服务员机械式的点点头,然后下意识的后退两步,还用手捂着嘴唯恐喊出声来,不过这样子看起来倒好像苍浩有狐臭。

    离开了粤味楼,苍浩深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又缓缓吐了出来。

    抬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苍浩怆然笑了,喃喃自语:那些年,我一直希望离开那个血腥的丛林,回归文明社会现在我知道了,文明社会同样鲜血淋漓,只不过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

    看了看周围的高层建筑,苍浩又是一笑:这座城市本身就是一座钢筋混凝的丛林!

    今晚的相亲已然失败,苍浩根本没再去想张蔚华,不过张蔚华和王维维却没忘记苍浩。

    张蔚华和王维维平常应酬很多,今晚就像赶场一样,刚跟苍浩吃过饭,又去跟朋友泡夜店。

    请她们去夜店的是一个富二代,一直都在追求张蔚华,不过张蔚华觉得他长得有点难看,也就没同意。

    但张蔚华却也没完全拒绝,始终跟富二代保持着一种比较暧昧的关系,用当下流行的话说,这个富二代就是张蔚华的备胎。

    在路上,张蔚华不住的嘲讽着苍浩:这人长得倒还算过得去,可怎么穷嗖嗖的,搞地产的按说应该都应该挺有钱,刘亚南偏偏给我介绍了一个**丝。

    我觉得也是。王维维非常不屑的哼了一声:没有车也就罢了,一辆自行车,竟然也好意思拿出来说,总不会真是想骑着自行车带你去海边兜风吧。

    当时我不是告诉他了吗——我还是坐在宝马里哭吧。张蔚华冷冷一笑,语气充满了鄙夷:追我的人那么多,真没心思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就凭他的这个条件,别说相亲,也别说当备胎,给我当千斤顶我都得考虑一下。

    所以我当时一个劲问你包包和手表,估计这些名牌,他连见都没见过,咱们给他开开眼界。望了一眼张蔚华,王维维略带讨好的道:我看他是知难而退了!

    车子来到时光夜店,两个人跟富二代会合,就一起进去玩了。

    她们两个的话题仍然围绕着苍浩,却万万没想到,富二代的一番话,完全颠覆了她们之前的认知。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