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章 我着急去相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苍浩刚击退了一个打手,另一个打手一声怪叫,从斜刺里跳到苍浩右侧。

    他手里拿着一把不大的匕,直直的向苍浩刺过来。

    比较小的武器虽然攻击范围小,优点是攻击迅且灵活,

    苍浩左手抓着昏迷的打手,右手拎着砍刀,对方攻击的正是苍浩的死角。

    苍浩来不及完全躲开,匕紧擦着腹部划过,开出了长长一条口子。

    罗霸道刚好冲了过来,一球棒轮在对方头顶上:我艹尼玛!

    对方还没来得及把匕收回来,就直接躺倒在地。

    苍浩把砍刀往地上一扔,另一只手也抓住那个昏迷的打手,双臂一叫力,竟然硬生生把这个打手举了起来。

    紧接着,苍浩向其他打手砸了过去,这个打手的身体成了炮弹,把其余五六个打手全部撞翻在地。

    罗霸道从地上捡起砍刀,扔给了苍浩:艹,上次咱来打架之后,我就盼着能有并肩作战的一天!

    两个人拎着球棒和砍刀,信步向那些打手走过去,刚有打手试图站起来,就被苍浩一砍刀放倒在地。

    又一个打手从地上爬起来,罗霸道直接一球棒,一抹血花从头顶爆裂开来。

    一场预谋的突然袭击,突然之间形势生一百八十度转弯,成了苍浩和罗霸道狂虐这些打手。

    十几个打手毫无反抗之力,横七竖地。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小巷尽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影迅冲了过来,紧接着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警察!举起手来,不许动!

    艹!条子来了!罗霸道把家伙扔到地上:真特么倒霉!

    苍浩低声告诉罗霸道:我拖住她,你赶紧跑!

    那怎么能行!罗霸道一瞪眼睛:我罗霸道可不是贪生怕死的人,把兄弟扔在这我自己跑路,我干不出这种事!

    现在不是讲义气的时候!苍浩高高举起双手,急急的道: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咱俩在一起,要是被警察抓到,事情就穿帮了!

    罗霸道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迟疑片刻,躬身掉头就跑。

    站住!警察举着枪紧追两步:要是逃跑,我就开枪了!

    苍浩举着双手迎向枪口:我没动!

    我没说你这个警察来到近前,突然一愣:是你!

    苍浩也愣住了,竟是廖家珺。

    廖家珺不耐烦的喊道:赶紧让开,我要抓你同伙!

    什么同伙,我不知道啊。苍浩用身体挡住了廖家珺,胸口正对着枪口。

    你要是阻碍公务我就开枪了!

    我没阻碍啊!苍浩说着,把双手举得高高的,心里祈祷罗霸道的腿脚最好麻利点。

    苍浩看着黑洞洞的枪口,竟然毫无惧色,这倒是让廖家珺有点意外。廖家珺用力推了一把苍浩:我让你让开!

    然而,苍浩看起单薄的身子却是纹丝不动,反倒是廖家珺没站稳,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苍浩始终用身体挡住廖家珺,结果廖家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最终罗霸道消失在小巷的另一侧。

    无奈之余,廖家珺拿出对讲机:马上增援新余巷,这里有帮派械斗,多人受伤!

    警方增援很快赶到了,轻伤的打手被带到警局,重伤的送去医院,苍浩则被廖家珺押着关进了讯问室。

    我刚喝过咖啡出来,突然有帮人就冲出来要砍我,我和他们激战一场然后就这样了苍浩叙述了一遍事情经过,丝毫没提罗霸道:我是自卫,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问咖啡馆老板。

    我们已经把咖啡管老板找来了。廖家珺仔细打量着苍浩,一时没说话,过了一会才问道:你的同伴是谁?

    同伴?苍浩一愣:什么同伴,我没有同伴啊?

    咖啡馆老板说,当时还有一个人跟你在一起,你们一起跟这些杀手激斗。顿了顿,廖家珺重复了一遍问题:这个人是谁?

    你不会是见鬼了吧?苍浩装出一副非常惊讶的样子:我当时确实是一个人,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同伴。

    我今天是刚好办案路过那里,看到有人打架,就过去执法。廖家珺站起身,围着苍浩不疾不徐的踱着步子:我们两个倒是挺有缘吗

    苍浩叹了一口气:恐怕是孽缘

    廖家珺一瞪眼睛: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

    你给我听好了,我清楚记得,我冲过去的时候你身边还有一个人。我要把你们两个全抓起来,可你掩护着那个人逃走了廖家珺在苍浩身后站定,轻轻拍了拍苍浩的肩膀:那个人是谁?

    廖家珺深谙审判技巧,人对自己看不见的人或事都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当审问者站在自己身后的时候,会有一种无形的心理压力。

    不过这种压力在苍浩面前似乎没什么用处: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哦,对了,好像还有其他路人,我也没在意。当时情况太乱了,我搞不清楚到底谁是打手,谁是过路的。

    真的?廖家珺站到苍浩面前,双手抱肩俯视着苍浩,似笑非笑:你没有任何隐瞒?

    没有。苍浩摇摇头:警官,该说的我都说了,麻烦你让我回去吧,至少保释也行啊,我着急去相亲呢。

    我不关心你相亲,我只关心眼下的案子。廖家珺重复了一遍:跟你在一起的人到底是谁?

    没人。苍浩见廖家珺不肯放过自己,索性开始欣赏起廖家珺。

    今天这个警花穿着便衣,下面是有提臀收腹作用的高腰黑色西式裤,把她臀腿间的曲线暴露无余,双股间的沟壑仿佛深不见底。上身则是纯白的紧身立领衬衫,被硕大的胸脯撑得紧紧的,看起来,以她的罩杯,想买到合适尺寸的上衣还真挺不容易。

    苍浩突然觉得,她不应该当警察,而是应该当特警。特警用的是长枪,她硕大的胸部刚好能起到缓冲作用,即便大型枪械产生的后坐力都不怕。

    廖家珺注意到了苍浩的目光:你在看什么。

    没看什么。苍浩随口应付着,目光拼命往扣子缝隙之间钻,很快的,已经看到了里面的蕾丝花边,看来今天廖家珺穿的文胸风格是宫廷式的。

    我警告你,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别在这里搞事廖家珺火了,她这一生气,胸前的大白兔立即颤悠了两下,有一颗扣子眼看就要被崩开了。

    苍浩浑然忘我:太惊人了

    你廖家珺更怒,脸色有些红了:再胡乱看,把你眼睛挖出来!

    你也就是说说,刑讯逼供是犯法的!

    你还真是个惯犯,看来没少进局子,都这个时候了,还有胆量调戏女警察。廖家珺轻哼一声,又道:你是不了解我,如果你了解我,就会知道我今天有可能让你不能站着走出这里。

    我看得出来,你也不了解我,所以你才这么讨厌我。如果你了解苍浩嘿嘿一笑:你会想要杀了我的!

    你廖家珺一个箭步冲上来,抓住苍浩的衣领,抬手一拳就要打下来。

    关于刑讯逼供这事,我得告诉你苍浩看着廖家珺的拳头,很认真的道:根据国这些年的反恐经验,以及在关塔那摩监狱对****的审问实践表明,刑讯逼供得来的证词三分之二以上都是不可靠的,所以我劝你还是谨慎一些。

    苍浩说出的这些话,倒是廖家珺从没听过的,她的拳头最后没落下来:看得出来,你真的善于跟警方对抗,从理论到实践全都有了。

    此时,廖家珺站在苍浩前面,硕大的胸部就在苍浩面前晃悠,似乎苍浩只要伸出舌头都能舔到。

    廖家珺后退两步,冷冷一笑:不过,除了刑讯逼供,我还有其他办法。

    什么?

    廖家珺没有回答,而是跟其他警察把苍浩押到另外一个房间,这里有很多设备,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警察,看起来像是技术员。

    廖家珺把苍浩拷在一张椅子上,然后在苍浩的额头和手腕绑了许多电线,苍浩很快就明白了,这是要测谎。

    廖家珺得意洋洋的看着苍浩:无论你是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这台机器都会告诉我。

    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时间,估计刘亚南已经带着姑娘在酒楼等着了,自己不能去相亲反而要在这里被警察盘问。

    生活真特么的好玩,因为生活总特么玩我,苍浩心里不住的感慨着。

    技术员调试了一下设备,一台显示器上出现了几条缓缓移动的波浪线,表明苍浩此时的情绪波动和各种生理指标。

    随后,技术员告诉苍浩:我现在问你两个问题,你要真话回答我。

    廖家珺立即集中起精神,全神贯注的看着显示器。这台测谎仪是局里刚刚斥巨资引进的,一直以来她对苍浩其人的疑问,或许都能在今天得到解答。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