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七章 夜斗拘留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这些报道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夏明琪非常气愤:事实根本不是报道里说的样子,咱们是不是可以追究媒体诽谤?

    没用的。唐志宏苦笑两声:媒体对社会起到监督职责,却没人能对他们形成监督。当然了,你可以告他们侵权,但跟媒体打起官司这可就没完了,三五个月是这么个案子,三五年可能还是这么个案子。更要命的是,我们现在针对的是城管,起诉媒体无疑会把对立面扩大化,以后这些媒体再找我们公司的麻烦怎么办?

    夏明琪不解的问:难道我们现在只有等着?

    我的能力就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唐志宏点点头:这个案子现在影响很大,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不管是哪一方面,想做一番手脚都不容易。

    曹雅茹点了点头: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唐志宏离开了,夏明琪急忙问:曹总,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办法?

    这个案子接下来怎么展,苍浩说了不算,我们说了不算,不取决于城管,也不取决于警方。

    夏明琪被这番话闹愣了:那取决于谁?

    这个案子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损失到底多少钱!曹雅茹深深的一笑,详细解释道:这个损失不是城管说多少就是多少,当然也不由我们说了算,同样不由警方决定。物价局下属一个部门叫定损科,像这类事件出现的损失,具体金额都由他们核定。

    原来是这么回事。

    然后就是,五千块钱是是一条线曹雅茹拿出笔来写了点什么,又道:如果过五千元,就会追究刑事责任。如果低于五千块钱,那就没设么事了。

    夏明琪试探着问道:曹总能跟物价局那边打个招呼吗?

    曹雅茹思忖片刻,冲着夏明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你好,谭局长,我是曹氏地产的曹雅茹。

    对方呵呵一笑:我知道是你,说话声音这么好听,除了曹总还能有谁呢。

    谭局长实在太恭维我了,最近嫂夫人还好吧顿了顿,曹雅茹又道:我朋友前几天从法国带回来一些化妆品,有一套非常适合嫂子,我回头让人给嫂子送过去。

    曹总有心了,不过嘛谭局长笑了两声:我估计你打电话来是有事吧?

    什么事都瞒不住谭局长。曹雅茹轻叹了一口气:我们公司有个员工跟城管生点冲突,现在事情有点麻烦,需要谭局长你帮个忙。

    你说的是昨晚的案子吧,闹得挺大的,我也听说了。叹了一口气,谭局长又道:今天一大早,城管来了两个队长,跟我做工作。我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也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谭局长,其实这次事件造成的损失,跟我们公司员工没有太大关系。不过这笔账留到以后再算,先说眼下顿了顿,曹雅茹一字一顿的强调道:谭局长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说真的,其实我也觉得,城管这一次有些过了,没必要跟一个小员工过不去。就算他们想出一口恶气,也应该找对了人才是。长呼了一口气,谭局长深深地说了一句:我这边能做到的,我一定能做,这一点曹总请放心,至于其他方面就需要你们另外操作了。

    好,我懂了,谢谢谭局长。曹雅茹再三表示感谢后放下电话,告诉夏明琪:现在看起来,定损那边问题不大,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谢谢曹总。

    曹雅茹语气怪异的问了一句:为什么谢我?你跟苍浩什么关系?

    没关系啊。夏明琪急忙道:大家都是同事,平常关系又不错,他出了事,我们当然要一起想办法。

    如果员工都像你这么想,那我们公司会是一个多么团结的队伍曹雅茹非常感慨,可也就是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等等,唐志宏在法律方面可是老油条,这个关键点他不应该不知道,可他刚才怎么没提?

    夏明琪也有点吃惊:对啊,听唐志宏的意思,好像就是咱们听天由命了,他一点都不想主动有所作为。

    算了,不管这个了。曹雅茹拿出一袋化妆品,交代了夏明琪的手里:这是我刚才答应谭局长的,你现在去一趟物价局,给他送过去。

    在单位当面送礼不太好吧?

    曹雅茹笑了笑:一套化妆品,无所谓的,玄机都在里面。

    夏明琪当然明白什么意思,拿上化妆品就出去了,不过没有马上去物价局,而是先回了市场部。夏明琪告诉周大宇:曹总已经出手了,问题应该不大,不过现在城管在打舆论战,我们在舆论上也不能输。

    周大宇急忙问:我们该怎么办?

    你怎么这么笨啊!夏明琪瞪了一周大宇眼:你们这一次不是找了推手公司炒作吗,让他们在网上制造点舆论,这不是很容易吗!

    周大宇一拍额头:可不是吗。

    夏明琪觉得自己能做的都做到了,虽然她刚才被曹雅茹提醒了,有些事情应该是唐志宏知道却偏偏没说出来的,不过她没怎么往心里去。

    无论夏明琪还是曹雅茹都不知道,唐志宏刚从曹雅茹的办公室离开,就去了姚军辉的办公室。

    姚军辉看到唐志宏,直接就是一句:怎么样?

    曹雅茹刚才找我去,过问了一下这案子。唐志宏把经过叙述了一遍,又道:就像你交代的一样,我没把最关键的事说出来。

    姚军辉给唐志宏倒了一杯红酒,笑着道:好,非常好,我很满意。

    姚总,有件事我不明白,苍浩怎么说也算是你的亲信,你为什么不管他呢?

    我没说不管他啊。姚军辉缓缓晃动着水晶杯,看着酒液在杯壁上流淌:老唐,咱们是自己人,有些话我也不瞒你。苍浩只是个普通员工,级别不高,又不在重要岗位上,我之所以拉拢他是因为我觉他跟曹雅茹之间似乎有些关系。后来,苍浩自己也承认了,他们两个小时候认识。

    原来是这样啊。

    我现在想知道,这层关系到底有多大利用价值,换句话说,曹雅茹对苍浩到底怎么看。喝了一口酒,姚军辉又道:如果多多少少有点旧情的话,那么苍浩对我就有更大的利用价值。正相反,如果曹雅茹根本不管,那么苍浩就像普通同学一样,在曹雅茹面前没什么影响力,我需要重新制定策略。

    唐志宏一挑大拇指:姚总高明。

    还有,这件事对苍浩本身也是个考验,看他的运气和能力如何了。姚军辉点点头,叮嘱道:现在就看物价局那边定损情况,记住,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要告诉任何人。

    唐志宏急忙答应:姚总放心。

    拘留所。

    一整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无风无浪,平静之中透着枯燥。

    到了晚上快熄灯的时候,管教带着两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进来,把监控系统给拆了。

    监控坏了,要拿回去维修管教看着号子里的人,缓缓说道:都给我老实点,不许闹事,听到没!

    罗霸道急忙保证:政府放心!

    说着话的同时,罗霸道看了苍浩一眼,表情带着些许的狰狞。

    等到管教出去,罗霸道冲着苍浩哈哈一笑:姓苍的,真是老天都帮我,你加点小心,睡觉可别太死!

    毫无疑问,罗霸道今晚会搞事,苍浩料定难免一场恶战。不过表面上,苍浩非常平静,什么也没说,直接躺在了铺板上。

    看起来,苍浩是打算睡觉了,实际上却是严密戒备,时刻准备防范罗霸道的突然袭击。

    过了半个小时,突然,苍浩觉周围传来一阵响动,时常还有人闷哼两声,然而这一切跟自己却没有关系。

    苍浩坐起来看了一眼,登时愣住了,只见整间号子乱成一锅粥。

    是刚进来的那三个新犯人,他们手里拿着磨尖了的牙刷,其中一个冲着其他犯人没头没脑的猛刺。

    由于他们是突然动袭击,其他犯人卒不及防,有两个很快受伤倒在地上,而受伤的这两个都是罗霸道的亲信。

    另外一个新犯人从身后架住了罗霸道的肩膀,罗霸道拼命的挣扎, 不住叫骂:艹!放开我,知不知道我是谁!

    第三个新犯人冲着罗霸道的腹部就是一拳,罗霸道一声惨叫,力道松了许多。

    紧接着,这个犯人掏出牙刷,冲着罗霸道的左腹就刺了下去。

    一股血箭射了出来,罗霸道又用力挣扎起来,但这些犯人的力气非常大,罗霸道根本挣脱不开。

    有两个犯人想过去帮罗霸道,这些新犯人急忙晃了晃手中的牙刷:都别动,谁上来谁送死,特么给我放聪明点!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罗霸道喘着粗气,鲜血不断从身上喷射出来,很快把他的号服染红了。

    放心,我们不会要你的命。一个新犯人拍了拍罗霸道的脸,冷然道:有人让我们给你点教训!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