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五章 拘留所五日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局长质疑道:道理虽然这样,但如果把所有责任都让苍浩一个人来扛,好像有点过了吧?

    整件事情就是因他而起的,既然没有其他同案犯,就只好追究他一个人了。顿了顿,支队长语重心长的道:老王啊,咱们才是革命同志,你不能帮一个社会闲杂人员。

    局长深深的点了点头:那倒是。

    我的观点很简单,先把苍浩刑事拘留,然后我们核定具体损失是多少,再根据损失数额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

    局长马上道:这个吗,我倒是可以往上报,但还需要市局批准才行。

    很快的,市局的批复下来了,否定了之前刑事拘留,只给苍浩批了五天的行政拘留。

    支队长勃然大怒:怎么会这样?

    这个苍浩是曹氏地产的员工,我估计曹氏地产支上门子了,我建议你还是留点余地,别把事搞得太僵。局长摇了摇头,劝道:曹氏地产他们那边也不是省油的灯。

    好吧。支队长妥协了:先这么办,等到具体损失确定了再说。

    城管这边铁了心要把案子搞严重了,虽然暂时没得手,苍浩终归被拘留了。

    当警察把拘留通知书送进来的时候,苍浩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也没分辨什么,很痛快的在上面签了名,随后被送去了富田区拘留所。

    拘留所的号子有三十来平方米左右,两边搭着木板,既是晚上睡觉的地方,也是白天坐着的地方。

    号子的尽头是卫生间,半敞开式,洗漱和解手都在这里。这里关着二十多个人,却只有一个马桶和三个水龙头,可以想见资源是很紧张的。

    刚一进号子,苍浩感到到一股极其难闻的气体扑面而来,其中混合着排泄物霉味烟味和各种说不清的味道,几乎能让人窒息。

    拘留所警察把苍浩带进来之后,什么都不交代,直接就离开了。

    紧接着,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质问苍浩:因为什么事进来的?

    每个号子都有一个管事的犯人,俗称管房

    苍浩看了一眼说话的人,颇有些惊讶,竟然是罗霸道。

    而罗霸道看清了苍浩,也是很吃惊:怎么是你?

    你怎么在这?苍浩有点哭笑不得:咱们还真有缘啊!

    有缘个屁。罗霸道勃然大怒:妈的,还不是拜你所赐,你特么还问我!

    苍浩很快知道了,原来警花廖家珺虽然有些任性主观,做事却很认真。之前项目工地那场殴斗,廖家珺这边盘问自己之后,那边确定起因是罗霸道寻衅滋事,就直接定了个行政拘留。由于罗霸道是当地恶霸,名声一直就不怎么好,还是按上限十五天执行。

    算起来,罗霸道还要再过几天才能出去,不过他很习惯这里的生活,反正不是第一次进来了,直接混成管房。

    一个精瘦的犯人凑过去,讨好的问罗霸道:老大,他是谁啊,要不要教训一下。

    没等罗霸道说话,苍浩直接丢过去一句:欢迎跟我切磋一下武功。

    罗霸道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苍浩的对手,加上号子里的其他犯人也不行,所以只是哼了一声:算了,便宜他一次。顿了顿,罗霸道告诉苍浩:听好了,这里我管事,我在这里代表政府,你一切都要听我指挥。

    外面形势微妙,苍浩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待多久,也不想惹事。只要对方不找自己的麻烦,苍浩不在意尊重罗霸道的地位:知道了。

    既然你来了,我就的给你讲讲这里的规矩,第一早晨六点起床,放茅,洗漱。因为我是管房,所以我是第一个,完事才能轮到你们;第二晚上九点熄灯,熄灯之后不许随便活动;第三必须背监规,总共二个字都不许错罗霸道说了一大堆,基本涵盖了拘留所的日常生活,其实归纳起来也很简单,那就是白天坐板,晚上睡觉。

    这里的生活相当枯燥,尤其是所谓坐板,也就是双腿盘起坐在铺板上,不允许换姿势,每两个小时才可以原地活动一下。用不了多久,双腿就会血流不畅,浑身都感到麻痹,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苍浩觉得,就算让一个人整天打炮也是受不了的,全天保持一个姿势更是折磨人。

    罗霸道打量着苍浩,懒洋洋的问:你怎么进来的?

    打了几个城管。

    我艹!罗霸道听到这话,竟然非常激动:打得好,丫的,那帮玩意我早就想教育他们了!

    不对啊精瘦那个犯人非常惊讶:城管,那可是最强大的武装力量,跟国的人和东瀛奥特曼是一回事,你竟然能把好几个城管给打了?

    精瘦犯人的这一句话,号子里其他人看着苍浩的目光非常复杂,既有警惕,也有敬畏,甚至还有崇拜。

    刚好这个时候,熄灯号响了,罗霸道懒洋洋的喊了一声:都特么别废话了!赶紧睡觉!

    在拘留所睡觉也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长长的铺板上躺着那么多人,每个人只有固定一点空间。半夜不能起床上厕所,否则等回来的时候,自己睡觉的地方就没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起床,就像罗霸道昨晚说过的一样,他自己先去放茅洗漱,随后轮到其他犯人。

    早饭是稀饭和咸菜,稀饭是真够稀的,浑浊的汤水下面沉着几粒大米,连这大米粒都比其他地方的要小很多,一看就特么是坐过牢的。

    吃过早饭,罗霸道趁别人不注意,用力拍了拍苍浩的肩膀:小子,我可是因为你被关进来的,你特么给我加点小心!

    罗霸道充满威胁的意味,苍浩只是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这个时候,管教进来了,又带来三个犯人。

    管教懒洋洋地告诉号子里其他人:新来的,你们多照顾一下,别惹事。

    在苍浩进来的时候,管教没说这样的话,而现在说这样的话,就证明这三个人在外面有一定的关系和背景。

    果不其然,等到管教出去,罗霸道对这三个人的态度就不一样:因为什么进来的。

    其中一个人闷声回了一句:打架。

    外面既然给亮儿了,你们可以放心,大家不难为你们。罗霸道像昨天一样,把这里的规矩说了一遍,再次重申道:这里我说了算!

    铁打的号子流水的犯人,号子每天有人被释放,每天有新人进来,这都没什么。

    但苍浩总感觉,这三个人好像不太一样,他们身上隐隐像带着一股杀气。

    这是苍浩的直觉,能在险恶的南美丛林活下来,苍浩很大程度上就是靠精准的直觉。

    幸运的是,这三个人对苍浩没什么兴趣,甚至懒得看上一眼,苍浩注意到他们的目光始终落在罗霸道身上。

    社会上经常传说,号子里面很暴力,其实那是监狱和看守所,拘留所这里太平得很。

    号子上面悬着摄像头,美其名曰可视受虐报告系统,能把号子里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犯人们偶尔会斗上几句嘴,什么样的脏话都说的出口,却没有生肢体冲突。

    坐了一个小时的板,管教回来了,告诉苍浩:有人探视。

    来的人是唐志宏,刚看到苍浩,急忙就道:事情很麻烦。

    苍浩处变不惊:怎么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