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二章 人的一生很无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过了一会,丁晓红开始冲洗全身,苍浩知道她快要出来了,急忙坐到另外一个地方,没正对着卫生间。。

    果然,丁晓红很快裹着浴巾从卫生间出来了,上面紧紧的勒着,样子依然豪放,下面则刚好遮羞。

    让你久等了。丁晓红似乎不在意苍浩刚才是否偷看了自己,反而说话的措辞还比较客气,这让苍浩有点惊讶。

    没什么,反正我也没事。苍浩说着,把那个爱马仕购物袋交给丁晓红:姚总让我给你的。

    丁晓红从购物袋里拿出包包看了一眼,随手放到了一边,看样子竟然没怎么放在心上:他怎么这么忙,送个东西都要让别人代劳!

    苍浩哪里知道姚军辉在忙什么,打岔问道:这包十几万二十万吧?

    是啊丁晓红怅然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我真正想要的不是包包,而是我很寂寞。

    苍浩听到这话,心中猛然一跳,老板的干女儿对自己说这样的话,总不能是被自己打上瘾了吧。

    你知道什么是寂寞吗?丁晓红点上一个女士香烟,冲着天花板吐了一个烟圈:寂寞,就是想要说话时,没人在听。有人在听时,反而没话说了。

    苍浩在心里念叨着:我能抵抗一切,除了诱惑,千万别诱惑我可是听到这话,苍浩又觉有点不太对味:你的意思是,你真正想说话的人没来,而我不是你想倾诉的对象。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认为应该有什么共同话题吗?丁晓红白了苍浩一眼,恢复了过去那种傲慢:我干爹能让你来,说明很信任你吗,不过,你上次打我的事情我还没告诉干爹呢。

    既然你当时没说,那就有没说的理由,以后也未必会说!

    可如果我说了呢?丁晓红挑衅似的看着苍浩:你不仅当不成亲信,连饭碗都得砸掉!

    很显然,丁晓红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子,苍浩有点怀疑她下面那张嘴就像砖家学者上面那张嘴一样,不管什么玩意进进出出的非常随便。

    苍浩耸耸肩膀:你想怎么样?

    帮我做一件事丁晓红说到这里,表情变得非常郑重:如果你答应了,不但有好处,过去的事还可以一笔勾销。如果你不答应吗

    后果很严重。苍浩无奈的点点头:你说吧,到底什么事。

    很简单,我要你帮我监视干爹的一举一动,他每天跟什么人来往都干了些什么包括上了几次卫生间,你全都要告诉我!

    给你当眼线?

    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更不想对我干爹不利。只不过嘛丁晓红喟然长叹了一口气,表情有些沮丧:我干爹不止一个干女儿。

    哦。苍浩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看来你们这一行竞争也挺激烈,你这是吃醋了,或者说是获取商业情报。

    苍浩的话有一点挖苦的含义,不过丁晓红并没有在意:你知道吗,我当初刚认识干爹的时候,其实没有那么多想法。我只知道他是成功人士,希望他能给我投资拍两部戏,结果

    怎么样?

    随着慢慢接触,也不知怎么的,我竟然成了他的干女儿。而投资拍戏的事情,他总是空口应承着,却始终遥遥无期。丁晓红说着,又长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吗,其实我现在要求不多,哪怕他能抽点时间陪陪我也行。可每次我跟他说,他就买样奢侈品打我,我过去真挺喜欢这些东西,看到别人拎个名牌包包非常羡慕。但现在觉得还有更重要的至少,我希望站在舞台上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而不是被人金屋藏娇终日不见天日。

    苍浩听到这些,恍惚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丁晓红没把自己上一次做的事说出去。这应了一句话,闲散的二乃盼流氓,自己在合适的时间给一片干涸的土地下了点酸雨。

    人这辈子啊丁晓红似乎动了真情,眼角竟然有些湿润:你过去梦寐以求的东西,真的得到手里之后却现,可能不是自己最需要的。

    人这辈子确实挺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苍浩非常感慨的道:我有一个朋友,多年前全家移民国,因为生意失败欠下了一大笔高利贷,他父母又意外遇难了。为了还债,他不得不铤而走险,加入毒品集团种植和走私大麻,后来他加入国际刑警组织成为卧底,暗中帮助铲除了毒品组织。你也能猜到,贩毒这事风险很大,卧底风险更大,分分钟都可能丧命。几年下来,他受了一身的伤,几次差点把命送掉,最后终于把债全都还上了,毒品集团也被打垮了。然后你猜怎么这,妈的,国政府宣布大麻合法了!

    你还有这么流弊的朋友?丁晓红有点惊讶的看着苍浩:照你这么说,他还真挺倒霉。

    倒也不能完全说是倒霉。苍浩缓缓摇了摇头:合法化的大麻,根本没有那么高的利润,他未必能还清高利贷。所以说,凡事总是有利有弊,你现在这种生活也是某些女孩所羡慕的,她们每当凑成二十四个就在一个秃头的带领下抛头露面的上电视,不就是为了有机会能坐在宝马里哭吗。

    你这话挺挖苦人吗。丁晓红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有点恢复了平常的语气:话说,我得对你刮目相看了,你连毒枭都认识!

    苍浩笑了笑,并没说实话:过去认识的,已经好多年没联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怎么样。

    那你也挺流弊,你这么流弊,姚总知道吗?

    我还有事,既然你收到东西了,我就回去了。苍浩起身告辞,担心自己留的时间久了,经受不住诱惑,给老板的干女儿来一场真正的狂风暴雨。

    说起来,给丁晓红这种美女爆炒黑木耳,倒是个挺不错的事。但是,考虑到她跟姚军辉的关系,苍浩暂时不能这样做,因为有可能破坏自己的计划。

    苍浩离开了,丁晓红关好房门后,急忙拿出手机给曹雅茹打了一个电话:苍浩刚走。

    你按我说的做了吗?

    当然。丁晓红急忙点点头: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不是生理上有什么问题?

    他的生理应该健康吧,如果有问题倒还好了。

    为什么?

    听着,所有男人都是被小头领导大头,你干爹就是这样。如果有哪个男人相反,大头可以控制小头,这种自制力是相当可怕的。叹了一口气,曹雅茹若有所思的道:或许苍浩就是这样的人!

    喂,说正经的,你不会真的打算让我把他弄上床吧?

    对你来说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吗?

    当然了,你以为不管什么男人都能趴我肚皮上?轻哼一声,丁晓红又道:说真的,如果当初不是看姚军辉风度翩翩的,我未必也会跟他走到今天这一步!

    苍浩也不错啊,其实他小时很帅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吊儿郎当。

    丁晓红急忙问:你们两个原来就认识?

    曹雅茹刚才一不小心说走了嘴,面对丁晓红的追问,只是敷衍道:不管怎么说,按照我说的做,我都不会亏待你!

    你为什么非要在一个小员工身上做文章?眼珠转了转,丁晓红自己找到了答案:明白了,如果他把我给睡了,就等于有了把柄在你手里。而苍浩又是姚军辉的亲信,这样一来你对付姚军辉又多了一层把握。

    你最好不要知道的太多。曹雅茹淡然道:知道太多了没好处。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