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四章 拿钱打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丁晓红住着一套豪华的一百多米错层,装修风格就像丁晓红本人一样,有些俗气。

    出乎意料的是,房间卫生倒是非常整洁,不像苍浩预期的那样杂乱,只是沙背上搭着几条各种颜色的丝袜,这样看来丁晓红倒不是没有优点。

    这个时候,苍浩细心打量起丁晓红,现感觉更风马蚤了,似乎她随时都是一副等人来日的样子。

    把东西放下吧。丁晓红懒洋洋的看了一眼苍浩,连声谢谢都懒得说。

    苍浩随手把购物袋放到地上,丁晓红又不乐意了:你轻点,里面有套日本骨瓷餐具,要是碰碎了一个碗,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在丁晓红的一再讥讽挖苦之下,苍浩终于有些火了:是不是现在事业成功人士都要有几个干女儿?

    丁晓红霍然站起: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我也打算认几个干女儿,因为这玩意太划算。苍浩看了一眼丁晓红,掰着手指头盘点了起来:男人身边无外乎就这么几种女人,老婆小三二乃和干女儿,老婆需要情性和钱,小三则要情和性, 二乃主要钱和性,而干女儿只要是钱。这样说起来,最难伺候的是老婆,没钱会跑掉,感情不和会跑掉,兴生活不和谐也会跑掉。干女儿最划算,只要有足够的钱,能买骨瓷餐具爱马仕什么的,就乐得屁颠屁颠的!

    丁晓红听到这些话被气笑了,语气更加鄙夷:你买得起爱马仕包养干女儿吗?

    一个爱马仕普通款也就六七万块,我身上倒没带那么多现金,不过我有这个苍浩从钱夹里拿出一叠东西,上面印着英文,外观看起来有点像美元,实际却不是。

    这是丁晓红跟干爹去国外旅行过,马上认出来了:你哪来这么多旅行支票?

    每张是一千美元,这里刚好是十张,随时可以去银行兑换成现金苍浩说着,拿出一张重重摔在丁晓红的脸上:一千美元够不够!

    尽管只是薄薄的一张纸,却把丁晓红的脸打得生疼,丁晓红没料到苍浩会这样做,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苍浩又把一张摔在了丁晓红的脸上:两千美元够不够?

    很快的,十张支票全都摔在了丁晓红的脸上,丁晓红的脸红肿起来,内心更是难过不堪。

    她又羞又气,两行清泪从脸颊上流了下来,颤抖着手指着苍浩的鼻子道:苍浩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我老板的干女儿。苍浩冷冷一笑:爱马仕的钱够了,能让我干一炮吗?

    丁晓红张嘴就是一句:我我艹尼玛!

    我最恨别人问候我的家人!苍浩被彻底激怒,把丁晓红一脚踢倒,然后抓起她的右脚就往卧室里拖。

    地板很光滑,丁晓红衣衫凌乱的倒在地上,用力挣扎几下都没能挣脱开,只能任由苍浩拖着进了卧室。

    身下传来吱吱的磨擦声,丁晓红万万没想到苍浩会这样粗暴,恐惧的大叫起来。

    等到进到了卧室,苍浩抓住丁晓红的双腿一绞,就把丁晓红的身体翻了过来,抬手一巴掌,就把一个通红的手印印在雪白肌肤上。

    丁晓红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你敢打我我我要

    你想要怎么样?苍浩又一巴掌打过去,根本不怜香惜玉,冷笑着道:告诉你干爹,解雇我?

    你竟然打女人!敢打我!丁晓红的肌肤变成了粉红色:我我不会放过你!

    我等着。苍浩索性解下了腰带拎在手里,狠狠地抽打了过去。

    丁晓红刚挣扎了一下,立即被苍浩掐着脖子按在了地上,她无法挣脱,只有不停的哀号:求求你了,轻点啊!

    此时,苍浩的表情越冷漠,此时丁晓红感觉苍浩不像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野兽。

    丁晓红的身体颤抖着,虽然恐惧,却又不知道为什么,感到有些别样的刺激和兴奋。

    接下来会生些什么已经可以预见了,可出乎丁晓红意料之外的是,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却站了起来,什么都没做,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我既然敢拿钱打你的脸,不怕你告诉你干爹,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丢下这句话,苍浩径自离开了,趁着丁晓红不注意,拿出一片氯硝西泮吃了下去。

    丁晓红转过身讷讷的看着苍浩的背影,孤零零地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有点难以相信苍浩竟然会这样放过自己。

    直到苍浩离开,过了许久,丁晓红才回过神来,急忙冲到客厅里把苍浩丢下的旅行支票收起,然后给银行打了一个电话。

    结果丁晓红差点被气得半死,银行那边告知,这些旅行支票早已兑现了,换句话说就是没用的废纸。

    差一点就被骗炮了,丁晓红感到自己很幸运,同时又有些怀疑,苍浩是不是那个方面能力有缺陷。

    就在这个时候,姚军辉的电话打了进来,丁晓红整理了一下情绪,急忙接起:干爹,你忙完了吗?

    还没有,今晚我不陪你了,你自己住吧。顿了一下,姚军辉狐疑的问:你声音怎么了,好像刚才哭过?

    没没有,就是烟抽多了,好像咽炎犯了。丁晓红咳嗽两声,急忙道:干爹不用管我,照顾好自己吧。

    嗯。姚军辉点点头:对了,那个苍浩呢,走了吗?

    我让他把东西放下,他就走了。

    怎么样,他有没有对你不规矩?或者表现出什么兴趣?

    干爹你什么意思啊?丁晓红有点不满的问:你是不是故意安排他送我,想看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打算把我送给他?

    把你送别人,我怎么舍得呢,再说了,他又养不起你。姚军辉哈哈大笑,旋即又道:我想要拉拢他,就必须投其所好,钱权女人,总有一样是男人喜欢的。如果他没对你表现出什么兴趣,说明这个人有着惊人的自制能力,而这样的人往往很可怕。

    他就是个小员工,你收买他干什么?

    我要是没说错,他跟曹雅茹之间有事儿呵呵笑了笑,姚军辉若有所思的道:昨天开员工大会,曹雅茹看其他人,目光都是一触即开,唯独看了苍浩好几眼,而且目光当中饱含着一些说不清的东西。

    你这依据太简单了吧?

    你干爹我看人看事不会出错的,否则我不会从一个包工头,爬到今天的位子上。姚军辉的语气颇为自得,轻哼一声,又道:不管怎么说,今天辛苦你了。

    干爹,以后要是再拿我试人,我可不答应!

    姚军辉淡淡问了一句:想不想要爱马仕了?

    丁晓红立即屈服了,又撒娇了一顿,这才挂断电话。

    她站起身,揉了一下仍然很疼的屁股,不住的骂着:艹该死的苍浩,咱们走着瞧!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又响起,丁晓红看了一眼号码,急急忙忙接了起来,说话的语气颇为恭敬:你好

    电话里传来一个干练的女性声音:今晚荷园聚会,你去了吗?

    去了不用对方多问,丁晓红主动把聚会经过如实叙述了一遍,还告诉对方:看来姚军辉想要拉拢苍浩和周大宇。

    对方的声音有些疑惑:拉拢他们两个干什么?

    因为姚军辉怀疑苍浩跟你有关系。

    哦?打来电话的人正是曹雅茹,听到这话哈哈一笑:姚军辉果然不是白给的

    该说的我全都说了,给你办事可不能白干,我是冒了风险的!丁晓红说到这里,语气恨恨不已:那个该死的苍浩差点强干了我!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