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盛世荷园的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个女人年逾三旬,但保养得非常好,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

    让人惊叹的是,她的举手投足都非常优雅,只穿着一件普通的白底旗袍,没带任何饰品,却带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这种给人的感觉靠装是绝对装不像的,只有自幼泡在锦玉堆里才能培养出来。

    她有着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两排浓密的睫毛在开闭间闪亮生动,再看身段更是曲线丰润,让任何男人都无法将眼睛移开。

    另一个女孩大约二十二三岁,长得很是漂亮,穿着一套咖啡色连衣裙,胸前一排金色的扣饰,腰间扎着一条黑色时装宽腰带,加上肉色丝袜和黑色绒面高跟鞋,这一身装扮倒很是和谐有品位。

    她侧姿坐在那里,细腰丰乳和翘臀完美展现出来,浑身上下挂满了各种名牌。但这些名牌却没能让她更有气场,正相反的是,她整个人看起来颇为俗艳,而且风马蚤透骨。

    这两个女人的地位显然不一样,那个熟女独自坐着,年轻女孩却半个身子依偎在姚军辉怀里。

    我来介绍一下姚军辉站了起来,先是指了指那位优雅的熟女,语气颇为尊重:这位是盛世荷园的主人高雪轩女士。

    随后姚军辉又看着怀里的女孩笑了笑:这位是我干女儿,丁晓红,现在广厦艺术学院学表演。

    苍浩早就听说姚军辉的干女儿很多,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中一位,觉得姚军辉的眼光倒是不低,这个丁晓红虽然还没毕业,已经带上一些三流明星的架子了。但姚军辉的品味有待提高,因为丁晓红已经用气质证明,她已经不止是黑木耳,而是黑又亮了。

    高雪轩看了一眼苍浩和周大宇,目光一触即开,站起身来道:既然你的朋友都来了,我就失陪了,希望大家今晚玩得尽兴,有什么需要尽管招呼我。

    姚军辉对高雪轩的态度始终很恭敬:谢谢高女士。

    高雪轩站起身向外面走去,带着一股不敢让人直视的高贵,至少周大宇是不敢直视。

    苍浩则不同,看着高雪轩的背影,现臀部线条饱满浑圆,不禁开始yy那旗袍遮掩之下的大屁股一定是又肥又白。

    小苍姚军辉见苍浩正在出神,咳嗽了一声: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苍浩急忙收回目光:我是觉得这个地方真不错,今天来挺开眼界的。

    姚军辉呵呵笑了笑,唤过服务生,给每人奉上了一只水晶高脚杯。随后他拿出一瓶红酒,用开瓶器打开,倒进了醒酒器里:今天没有外人,也不讨论什么严肃话题,只是朋友间的小聚,大家尽可以放开一些。

    一瓶好的红酒在喝之前,要有一个醒酒的过程,主要是让红酒充分与空气接触,去除腥味并充分氧化。

    看姚军辉操作起来极其熟练,想来平日里经常摆弄各种高档红酒,只是他喝到嘴里的这些红酒,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是员工们的血肉。

    周大宇却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低声嘀咕了一句:喝个酒也这么费事

    嘘。苍浩对周大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多听,少说。

    说是不谈重要的事情,可我还是想说几句说话的人是项目部经理张玉杰,也就是电臀美女陈莉的直属上级:原来的市场部经理跳槽之后,这个位子就一直空着,副经理刘亚南一直暂代工作。市场部的工作很庞杂,没个人统一领导是不行的。

    要是过去呢,我们几个开个会,就能把人选定下来,但现在不一样了姚军辉呵呵一笑:现在公司是姓曹的。

    姚军辉这句话一说出口,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怪异,高管们面面相觑,表情多有不屑。

    果然,第二副总裁陈广龙很快开炮了:公司姓曹是没错,但曹雅茹总裁年纪轻轻,过去既没有从事过地产行业,又没有领导这样一个大企业的经验,我实在是没什么信心。

    是啊。张玉杰点了点头:不管公司姓什么,毕竟我们才是跟公司紧密联系一起的,公司好,我们就好,公司不好,我们就糟糕,我们这些人对公司的未来负有责任!

    周大宇又嘀咕了一句:要是没有你们,公司只会更好!

    姚军辉听到了点什么,提高声音问:小周,你说什么呢,跟大家一起探讨一下。

    我周大宇只敢背后牢骚,哪里有勇气公开指责这些**的高管,硬挤出一丝笑容道:我就是觉得曹总裁还是挺有才干的。

    陈广龙冷冷一笑:怎么着,新总裁刚上任,你就开始练摇尾肌了?

    小周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吗。姚军辉出来打了个圆场:曹总确实很有才干,刚上任就带来了棚户区改造工程,眼下还有两个项目正在谈。

    张玉杰叹了一口气,问道:你们谁知道这个曹雅茹是怎么家的?

    这个我知道一些清了清嗓子,陈广龙缓缓介绍道:曹雅茹的父亲叫曹志鸿,原本做进出口生意,一直半死不活的,后来因为一笔单子做赔了,差一点破产但这个人挺好运,前些年,他的父亲找到了他。他父亲当初参加过内战,失败之后跟着部队去了宝岛,几十年来苦心经营,建起一家庞大的加工制造企业,在亚洲全行业都算翘楚。他父亲一生没有再婚,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自然要把财产全留给他。于是他就咸鱼翻身了,在父亲的基础上组建曹氏企业,这两年开始向地产行业展。

    原来也是拼爹的主。张玉杰哈哈一笑:看来投胎真是个技术活,咱们都不行啊。

    苍浩一直没出声,陈广龙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小苍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那个苍浩冲着醒酒器努了一下嘴:酒可以喝了吧?

    哦,我差点都忘了,酒醒得差不多了。姚军辉拿起醒酒器,亲自给每个人倒上酒,随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家尝尝。

    周大宇喝了一口后点了点头:比啤酒强多了。

    苍浩却是不紧不慢,先转动杯子观察酒液在杯壁上的流动,又对着灯光看了一下酒体的颜色和通透度,这才浅尝了一口:不错。

    姚军辉随口说了一句:这酒是我从法国带回来的,82年拉菲,国内市场价要五万来块吧。

    周大宇听到这话,刚喝到嘴里的一口酒差点喷出来,因为这一瓶酒价格已经过了他一年的薪水。

    苍浩却始终静静坐在那里,淡定自若,丝毫没有感到惊讶,这让姚军辉有点失望:小苍你怎么总不说话?

    苍浩刚一喝,就已经揣测到这酒的价格,此时更感兴趣的是姚军辉的干女儿值多少钱。

    说来也巧,还没等苍浩说话,干女儿丁晓红嗲了:干爹,我看上一款印度童颜神器,你买给我好不好。

    哦,好,随便你吧。姚军辉不耐烦地摆摆手:反正你有我的卡。

    童颜神器?苍浩一本正经的道:公司有女同事在用,好像原产地是泰国,不过印度的神油还是挺猛的。

    这话一说出口,屋子里的人哈哈大笑起来,姚军辉更是笑着问道:怎么着,你试验过?

    苍浩耸耸肩膀:我有机会试验吗?

    听说你一直单身,看来是没有。喝了一口酒,姚军辉若有深意的道:不过,小苍,只要你跟着姚哥混,女人这玩意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你说什么呢?丁晓红有点不高兴了,推了姚军辉一把:我们女人怎么成了玩意了?

    我开个玩笑。姚军辉看了看在座的人,脸上保持着笑容,随后压低声音很不客气的告诉丁晓红道:今天这么多人,你收敛点,别耍性子!

    丁晓红不再说话了,但显然还是不太高兴,小嘴巴高高噘起,那样子倒有点像是在给干爹做口。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