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高辣文 -> 近身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章 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夏明琪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曹总今天是不是找你谈话了?

    是啊,怎么了?

    曹总裁到任后,跟公司所有员工谈了一次话,此外没跟任何员工有过单独接触,所有工作都是通过开会交办的。她该跟你谈的时候没谈,不该跟你谈的时候单独谈,你让别人怎么想?夏明琪说到这里,习惯性的看了看周围,好像担心会遇到同事:大家都知道,曹总裁和公司原有既得利益群体肯定会生冲突,曹总裁想要把公司搞出成绩,就必须打掉这个群体。现在形势很微妙,如果曹总裁跟谁单独谈过话,只怕会引起姚军辉的反应。

    我不太了解姚总这个人。

    我们私底下说,公司能搞成今天这个样子,姚军辉还真是功不可没。如果不是曹氏企业收购了公司,再过两年公司肯定也得破产,偌大的公司都快被他们这班人给掏空了这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夏明琪没有多说,点到即止。刚好这时酒吧响起音乐,夏明琪双手背在身后,随着节拍微微的晃动着身体:不说这个了,我这样和你聊天,不会耽误你把妹吧?

    苍浩喝了一杯酒:你以为我是来把妹?

    难道不是吗?

    或许平常有这个兴趣,但今天不行,我只想一个人喝点闷酒!苍浩说着,又喝了一杯酒。

    公司的人都知道,苍浩颇有些酒量,但夏明琪现今天苍浩情绪不太对,这酒一杯跟着一杯就算停不下来了。

    很快的,苍浩已经带上醉意,夏明琪忍不住问: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苍浩感到有些晕晕沉沉,索性趴在吧台上,抬头看了夏明琪一眼,怆然一笑:没什么,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因为今天是我父母的忌日。

    忌日?夏明琪不知道能劝些什么。

    几年前,那时我还小,父母带我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然后他们因为意外遇难了,而我的人生从此变得再不一样苍浩接着一杯又一杯的喝酒,没多一会,把头一歪,竟睡了过去。

    在恍惚间,苍浩觉得自己没有完全失去意识,身体竟然似乎飞了起来,穿越到万里之外的那片丛林。

    很快的,有人在招呼:杰罗德,杰罗德,醒一醒!

    杰罗德是苍浩的英文名字,苍浩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面前站着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人。

    他叫肯利,是一个标准的高加索小伙子,有着健壮匀称的身材,高额深目和深蓝色的瞳孔,还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在月光下散着诡异的光泽。

    如果换一个场合,这是一个能让无数女生尖叫的男神,但此时此地的情况却不一样。

    该我们两个值夜了!肯利耸耸肩膀,笑着问道:刚才睡得好吗,有没有梦到家乡?

    这地方不太适合做梦。

    无所谓了,反正我是不想家肯利自嘲的道母亲已经死了,父亲是个酒鬼,每次喝多了以后只会咒骂上帝对他不公正!

    有家可归还是好的。苍浩叹了一口气:漂泊与流浪最大的区别在于,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我们这些人是为了钱漂在外面,千万不要变成无法回头的流浪!

    你想念家乡,是不是因为那里的某个人?肯利哈哈笑了起来:我要是没说错,一定是个女孩!

    是的。苍浩也笑了,笑得那样的温馨,肯利还是第一次看到苍浩这样笑:她叫曹雅茹。

    肯利用非常生硬的复述了一遍这个名字,随后不住的摇头叹息:我不懂,应该是个很美的名字吧她也在想你吗?

    或许!苍浩仰望着夜空,若有所思的说:我将来一定会回去的,只是我担心自己不敢去见她,甚至可能根本找不到她!

    苍浩起身跟肯利沿着战壕巡视起阵地,这个季节的战壕闷热潮湿,预示着雨季即将到来,苍浩和肯利所在的地方叫十七号高地,从两个人的角度看出去只见一望无际的原野,更远处是格兰德河,越过那条河就是国领土了。

    夜风不断拂过平原,传来刷刷的声音,给这个寂寥的夜晚平添了一些生气。

    如果在白天,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很美的原野,但美丽之下却潜藏着罪恶的大麻和无数的尸骨。

    苍浩望着远方的国领土,眉头微微皱起:有消息说,国人还会来!

    今年以来,国已经跨境动三次军事打击,每次都狼狈而归。他们可以去狂虐阿富汗之类的三流军队,但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肯利摇了摇头,自信的笑了:只要有你在,我们就没什么可怕的,你是我们的战神。

    据说这一次国动真格的了,将会出动海豹突击队。那是全球最精锐的特种部队,自成立以来几乎未尝败绩,成员身份属于国家机密。 苍浩说着,怆然一笑:我估计国政府可能拿我们没辙才出动精锐,妈的,这场仗很难打,搞不好大家都得去见上帝!如果不是为了钱,谁特么会干这个!

    你为什么需要钱?

    每一个人出现在这里都有足够的理由。苍浩又深吸了一口气,感到空气中似乎已经飘上了血腥味,预示着一场血战即将到来:海豹突击队尽管来吧,很抱歉,我需要钱!

    我们已经歼灭了国最精锐的部队,海豹突击队来了,也一样!肯利听到了苍浩的话,目光看着远处的格兰德河,面容变得有些疯狂。

    我相信我们会赢的!苍浩用力点了点头,旋即目光却变得迷茫起来:但是当战争结束,我们的人生又剩下什么?

    我想我们的人生不会随着战争一起结束。肯利看了一眼苍浩,很认真的问:等到赚够了钱,离开这里,你有什么打算?

    回到家乡,做一个普通人,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苍浩笑了笑,满是憧憬的道:如今我才知道做一个普通人是多么的幸福!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浩被起床电话惊醒,现自己睡在一间快捷酒店里。

    我怎么在这苍浩感到阵阵头痛,揉了揉眼睛,给夏明琪打了一个电话:你在哪?

    浩哥,拜托,你昨天喝的太多了。夏明琪早就起床了,声音有些无奈:我怎么招呼你都没反应,我又不知道你住在哪,只好让酒吧保安帮忙把你送到快捷酒店。我付了二百块小费,还有开房的钱二百七,你可要还我啊!

    好吧,谢谢你

    对了,你昨晚是不是做恶梦了?夏明琪有点好奇的问:一路上你都在那喊,开火,别停,压住他们你做什么梦这么激烈?

    苍浩打了个哈欠:春梦!

    讨厌。夏明琪轻哼了一声:赶紧出门上班吧,你今天又要迟到了!

    苍浩退了酒店的房,拦了一辆计程车匆匆去了公司,尽管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可还是迟到了十分钟。

    张培顺幸灾乐祸的对苍浩道:公司改制,你刚好了两天,今天上班又迟到,怎么解释?

    苍浩很无奈的解释道:那个有个老太太在马路上摔倒了,我去把她扶了起来!

    我靠!张培顺吓了一大跳:看不出来你这么有钱!

    钱,我是没有的,不过我很机智。我告诉她,如果她敢让我赔钱,我就死给她看苍浩无奈的耸耸肩膀:否则我这会都回不来!

    是吗。张培顺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苍浩:姚总裁要见你,等下你去他办公室,把你说的这些话复述一遍!

    如今公司形势这么微妙,苍浩竟然还敢迟到,胆子可是不小。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