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五章 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灿娘对这家人相互撕咬的样子嗤之以鼻。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家人还真是配齐了。

    楚氏和赵全民那样的人能教育出什么样的孩子?

    这一点就是看平时的行为习惯都能看出来。

    赵灿娘走上前,便笑着说道:“你儿子这一句倒是说对了,越氏楚氏,你们要是不把赵全民交出来就等着你的宝贝儿子坐牢好了。”

    这话说完,赵灿娘便走出了院子。

    赵世友也被押着去了赵家的祠堂。

    今晚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夜,赵世友被押到了祠堂里面的小黑屋里面关了起来。

    赵丙农不能继续留在鱼塘那边,族长做主,让人把赵丙农抬到了祠堂的院坝里面放着。

    就连这两天的法场,超度都在祠堂这边。

    秦氏整整一晚上都跪在赵丙农的灵前烧纸,而赵青峰忙碌的便是怎么去寻找人帮忙,以及其他的事情。

    赵灿娘一心想要抓到赵全民,也算是给赵丙农一个交代。

    跟族长一商量,最后还是决定去把城里的官差请来。

    赵家庄赵丙农的事情,像是插了翅膀一般的一天时间就传遍了十里八乡。

    那李家听到了这些,本来还打算同意这门婚事,当下也直接拒绝,而越氏和楚氏一家在家里连门都不敢出。

    “娘亲,你把银子给我吧!我去给爷爷买一副好棺材!”

    赵灿娘跪在地上,低声对着秦氏说道。

    秦氏用帕子擦着眼泪,哭着说道:“你爷爷是好人。生的时候没有享着福,现在去了。我们也不能让他寒酸离开,灿娘娘亲给你说。你把银子拿上,给你哥哥,叫你哥哥给你爷爷选一副好棺材,村子里面的人帮了我们这么多,你找你廖婶帮帮忙,去城里买些肉食和菜回来,好好的煮上一顿饭,也算是谢谢大家为我们家做了这么多!”

    秦氏心里是痛的,灵堂这边需要人照看。她走不掉,她清楚赵灿娘和赵青峰的办事能力,倒也放心。

    赵灿娘点点头,接过秦氏给的钱袋,里面是这个家所有的家当。

    赵青峰中午时分便请了马车把棺材拉了回来。

    请来超度的和尚也在院坝里面临时搭建了一个篷子,那木鱼的声音,以及那念经的声音缓缓传来,给人安定。

    这几天因为正在农忙,村子里面有些受过赵丙农恩惠的。也尽量的抽出时间过来帮忙。

    选安葬的日期这些也都挑选好了,只等着明日时辰到了就下葬。

    葬礼的事情很多,好在帮忙的人多,倒也忙忙碌碌的忙了过来。

    越氏和楚氏几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过来过。那一家人的行径,赵灿娘一家虽然没说,但是在十里八乡的名声却是臭了。

    忙忙碌碌的三天过去。

    赵丙农已经被下葬安埋。牌位也进了祠堂。

    秦氏知道规矩,给祠堂里面添了几百文的香油钱。加上秦氏买的那么多的吃食好好的招待大家,知道的人都清楚。秦氏怕是把自己的家底都拿了出来。

    赵灿娘家的名声在赵家庄,以及是十里八乡人人听了都会夸赞两句。

    百善孝为先,村子里面的人越来越多的是佩服秦氏。

    处理完了赵丙农的葬礼,剩下来的便是秋后算账。

    越氏一家突然在赵丙农安埋之后便大门紧锁。

    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楚氏带着赵菊娘回了娘家暂避风头,而越氏也带着自己的女儿回了娘家。

    至于赵世友,已经被送进了官府。

    这几天的忙碌,赵青峰已经给张掌柜请了假,倒也没有影响到做工,唯一的便是魔芋停了两天。

    祠堂外面的屋子里面,族长和里正都坐在凳子上,一脸的叹息。

    现场一片安静,最终还是族长开口说道:“秦氏,你的孝顺大家都看见了,丙农的死,我知道你们一家都难受,我昨日去了官府,县太爷也说了,赵丙农的死责任全在赵全民,那赵世友最多就是挨挨板子就会放出来,我就是想听听你们的意思!”

    秦氏心里明白,这个事情的确怪不了赵世友,毕竟赵丙农是在赵全民的身上死的,而赵世友就是打打火把而已。当时村里面的人也只看见赵全民的身上有血迹。至于赵全民,找遍了他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赵灿娘和赵青峰都低着脑袋,谁也没有说话。

    秦氏叹息一声,还是心软了:“这个事情谢谢两位了,县大老爷说怎么处理,我们就怎么处理吧!我没有多少意见,我只是想让那赵全民给老爷子偿命。”

    族长心里也难受,本以为赵丙农跟着秦氏一家就能享享福,结果这福没有享受多久,却遇到了这样的宅难。

    里正安慰道:“这个你们可以放心,县太爷已经在全县以及附近的两个县发了通缉令,只要赵全民还在,一定会被抓住的,到时候丙农叔的死也一定会沉冤得雪。”

    秦氏感激的道了谢。

    赵丙农的丧尸也算处理完,剩下来的事情,赵灿娘不能管,也管不了。

    三母子给赵大福里面送了一些薄礼过去,毕竟赵丙农是死在他家的窝棚,应当给人家送些东西冲冲喜。

    回到崖洞那边,三母子都有些疲惫的坐在床上。

    秦氏这两天就没有好好闭过眼睛,两只眼圈都是黑的,还一脸的疲惫。

    赵灿娘站了起来,对着秦氏说道:“娘亲这两天你也没有好好休息,你就躺下休息一下可好?”

    秦氏点点头:“娘亲等会就睡,灿娘你看看我们家还剩下多少银子?”

    这几天的开支很大,秦氏不想赵丙农就这样寒酸的离开。什么东西都没有含糊。

    赵灿娘把钱袋打开。

    遂便倒在了床上,数了一遍。便说道:“娘亲还有八两多银子。”

    秦氏听了把鞋子脱了躺在了床上:“幸好有陈公子赔的十两银子,若不然。这丧事......”

    赵青峰也知道赵灿娘被烫伤的事情,也在酒楼里面见到过那个陈公子,倒是一个热情的人,心眼也不坏。

    赵灿娘,伸出手,给秦氏把被子盖上,遂说道:“娘亲你还是好好休息,我跟哥哥去做饭。”

    说完,赵灿娘跟赵青峰便走出了山洞。并且赵青峰还把门给关上。

    “妹妹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对我说啊!”赵青峰低声问道。

    赵灿娘点点头,便说道:“哥哥的确有事情给你说,我们走远一点。”

    赵灿娘是怕吵醒了秦氏。

    赵青峰跟着赵灿娘走到了一旁便担忧的问道:“妹妹你是想说什么事情?”

    其实这两天赵灿娘只要有时间就在想将来的道路,觉得在庄子上,始终不是办法。

    想要致富,若是一直留在村子里面是有些慢了。

    而赵青峰将来总不能一直在天香酒楼做活计吧!

    一想到这里,赵灿娘心里就焦急。

    “哥哥,我想把魔芋的配方卖了,要是能换来银子。我们自己盘一个小一点的铺面,也做酒楼的声音,你觉得怎么样?”

    赵灿娘的想法很大胆。

    赵青峰有些惊讶的看着赵灿娘遂说道:“可是这样娘亲是不会同意的,还有妹妹。开酒楼是要花很多的银子,要是我们有银子,我觉得还是多买些地比较好。”

    赵灿娘也不责怪赵青峰。而是继续说道:“哥哥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买地是好,而且是最稳妥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我们一辈子便局限了,我们现在还小,你也还年轻,只要好好的奋斗,我相信一定能够成功的,当然这个事情我们不能让娘亲知道,娘亲若是知道了,一定会担忧,娘亲也不会同意的,所以这个事情只能你个人做,至于做菜的手艺,你也不用担忧,我可以教你。”

    在赵灿娘的心里,男人本来就是要独当一面,赵青峰人比较聪明,而且做事情踏实,只要好好的培养,以后说不定真的是个生意能手。

    赵青峰脑子里面一直在想着这个提议到底要不要答应下来。

    赵灿娘见自己说的不够说服赵青峰,便继续说道:“哥哥我知道你有那个实力的,你也想娘过上好日子是不是,经商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听我的,相信我,这生意绝对能够做得红红火火,我们银子不多,就做小一点的生意,不开酒楼,我们开酒馆。”

    在赵灿娘的心里,便是开私房菜馆最好。

    她至从满了十六岁,便自己出了孤儿院,最开始念书还在宿舍里面,渐渐的大了,自己能赚钱的时候,便在外面租的房子,吃了十几年孤儿院的大锅菜,心里更多的是想自己做饭菜吃。

    这一来二去倒是把自己的嘴给养刁了,自己也做得一手好菜,而且自己还创作了很多私房菜。

    若不是突然到了这个地方,说不定赵灿娘真的会在现代开一个私房菜馆。

    现在想想也许这一切也是天意。

    她没有像别的穿越小说中的女主那样,有金手指,有特殊的异能,她只有靠着自己以前的生活经验,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上立足。

    赵青峰想着自己的娘亲还有妹妹受的苦,再看看自家现在住的环境,渐渐的,心里的意志变得坚定起来。

    “妹妹,哥哥答应你,哥哥听你的。”

    赵青峰的语气里面满是坚定。

    赵灿娘笑了。

    两人都不知道,正是因为这个决定,以后的赵青峰成为了古周国的传奇人物。

    而赵青峰背后的那个神秘人,也为赵青峰增添了更多神秘的色彩。

    赵灿娘甘愿自己做幕后的智脑。

    这个世界,赵灿娘明白女子就是不能太强。

    两兄妹商量了一下,赵灿娘决定明天就跟赵青峰单独进城。

    赵灿娘打算亲自把自己哥哥要离开还有卖魔芋配方的事情给张掌柜和柯天麟说说。

    晚上,赵灿娘再次教了一遍太极。

    赵青峰动作有些生硬,但也有模有样。

    赵灿娘含笑的看着赵青峰的进步,笑着说道:“哥哥只要好好的打这太极,好处可是多得很,你只要连上一两个月你就知道好处了。”

    第二日赵灿娘和赵青峰两人把魔芋做好之后,便去了城里。

    这几天农忙,村子里面的人大多都在忙碌,赵青峰家里的那点地那日便已经插完秧苗。

    走在路上,赵青峰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妹妹你打算跟少东家怎么说?”

    赵灿娘已经想好了对策,赵青峰在天香酒楼这么久,若是真的自己离开再自己另起炉灶,难免柯天麟和张掌柜会想,赵青峰是个忘恩负义的,或者说赵青峰是个不讲究道义的。

    赵灿娘要的便是让两人打消心里的疑虑。

    “哥哥我会实话实说,还有一个事情,我打算写一张保证书,保证他们天香酒楼的菜肴,我们将来不会卖,张掌柜是好人,你又是张掌柜聘请的人,我们不能让张掌柜难做,再者,柯家的实力你也知道有多大,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给自己活路,至于别的,我会实话实说,真正的男子汉,自然要轰轰烈烈的干一番大事,怎么能够窝在这乡野之间,成为乡野勇夫。”

    这话说完,赵青峰笑了起来:“妹妹说得对,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做事情,我会让你还有娘亲过上好日子的。”

    赵灿娘呵呵一笑:“我等着过好日子呢,还有哥哥这些事情是我教你的,就算是人家打死你你也不能说。”

    赵灿娘忍不住还是嘱咐道。

    赵青峰点点头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我知道的妹妹,你也不许给别人说,还有,你千万不要在村子里面强横了,你是女子,将来还要嫁人。”

    赵青峰心里很担忧,以前的赵灿娘软弱到赵青峰担心,现在的赵灿娘又强横到让赵青峰担心。

    两种极端都不是赵青峰想要看见的。

    今日赵青峰跟赵灿娘做了三四十斤魔芋,两兄妹知道这个时候天香酒楼还没有开门,便随便吃了一点点东西之后这才慢悠悠的去了酒楼。

    赵灿娘去的时候,张掌柜还没有到,只有一两个早早来的伙计。

    赵灿娘只好在大堂里面等着,也不知道柯天麟在不在三楼上面,现在只有等待!(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