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四章 去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村子里面的人打着火把往鱼塘的方向跑去。

    刚好跟赵全民他们碰了个正着。

    赵全民背上的赵丙农此刻一动不动的趴在赵全民的背上。

    那样子倒像是睡着了。

    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赵全民的身上。

    赵大福是个心直口快的,有些不满的对着赵全民吼道:“赵全民当初你家的是同意了的,赵丙农大叔以后便是有灿娘他们一家照顾,你们不能因为自己有事情的时候,就把老人接回去,自己没有事情的时候,就把老人送出来吧!你真当人家是傻子?”

    这话一出,村子里面的人都觉得有道理。

    谁都知道,秦氏她们现在养赵丙农完全是孝敬,说白了,赵丙农就是一个麻烦,偏生秦氏心善,念及以前的好,要赡养赵丙农,这个可以说是好事情,特别是对赵全民一家。

    但是现在,赵全民却为了自己儿子的婚事,便要撕毁这一协定,村里人大多都有些不赞同。

    赵全民冷哼一声,村子里面的人都不喜欢他们一家,他心里清楚得很,这个时间,他也顾不得脸面便说道:“这个是我家里的家事,管你们什么事情,闲事少管你们,让开我要背老不死的回去。”

    赵全民一时口快,把平日里叫赵丙农的称呼说了出来。

    村里面跟随来的老人便气愤的说道:“赵全民你看看你说的这些猪狗不如的话,当初赵丙农对你可不错,把你捡了回来。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容易吗?赵丙农还给你娶妻,让你有个家。现在倒好,你倒是大了。赵丙农老了,你便叫人家老不死的了,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村子里面的人都有些气愤,赵全民却不以为意。

    反而不耐烦的说道:“这个是我家里的家事,管你们什么事。”

    赵大福冷哼一声,便说道:“你还别说,这个还真不是你的家事。赵丙农叔已经跟你们没有了关系,当初越氏还有你家楚氏是当着全村人的面前保证过答应过的,赵丙农大叔已经跟你们没有丝毫的关系。”

    村子里面的人也点头说道:“可不是。当初你家的楚氏还有你老娘越氏都是答应了的,赵丙农已经跟你们家没有一点点关系,现在莫要在这里套近乎,有意思吗?”

    这话里面有着一点点的鄙夷还有嘲讽。

    实在是没有见过赵全民这么无耻的人。

    村子里面的人现在的想法都是这个。

    赵青峰的注意力不一样,他更多的是放在了赵丙农的身上,毕竟他关心的是赵丙农。

    但是赵丙农趴在赵全民的背上一动不动的样子,这个不应该啊!

    “赵全民你把我爷爷怎么了?”赵青峰怒声问道,随后便焦急的喊道赵丙农:“爷爷,爷爷。”

    但趴在赵全民肩膀上的赵丙农依旧一点点回应都没有。

    田埂太窄。一个人站在上面刚好合适,不可能在并排站一个人。

    而且田埂两边还是才插了秧苗的水田,里面的水都很深。

    赵大福站在前面的位置,一听到赵青峰的叫喊。加上赵丙农没有动,顿时也慌了:“丙农叔,丙农叔你要是没有睡着就回个话?”

    赵全民这个时候也发现了不对劲。刚才赵丙农还奋力的用脑袋撞他的头。但是现在却老老实实的趴在他的背上一动不动,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但又想把赵丙农带走。便没有在意。

    赵世友走在赵全民的身后,听到赵全民的喊声。便大胆的把火把凑近赵丙农的脸。

    “啊!”的一声,赵世友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手上的火把也被扔到了一旁的水田里面。

    “爹爹,爷爷脑袋上面全是鲜血。”

    这话一出,赵青峰担心了,也不顾那么多,直接上前便要看赵丙农。

    赵全民并未阻止,心里担心要是真的赵丙农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赵青峰伸出手一摸赵丙农的额头,手在淡淡的月光下看着是呈黑色的。

    只是那火把的光亮一过来,那耀眼的红色便明显了起来。

    这是血液!!!

    “赵青峰再伸出手用手指试着赵丙农的鼻息,但是,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顿时赵青峰大声的哭喊起来:“爷爷,爷爷你不能去啊!”

    这声音惊天动地。

    赵全民完全呆住了。

    赵丙农死了?这个怎么可能?

    赵大福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对着赵全民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丙农叔放在床上,你们谁快点去叫叫赵郎中?”

    站在后面的人快速的去帮着找赵郎中。

    而赵全民也惊吓到呆住了,赵丙农死了?还是在他的背上死的?

    人群中一片混乱,很多人都在议论着这样的突发状况。

    赵青峰趴在床边慌乱的喊道赵丙农:“爷爷,爷爷你别吓青峰,你别吓青峰。”

    赵世友很害怕,打不定主意一般的看着赵全民低声问道:“爹,爹你说该怎么办?”

    赵全民全身颤抖着,赵丙农要是真的死了,他是要蹲大牢的啊,说不定还会流放。

    杀头也是很可能的。

    不管怎样现在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赵全民看了看四周,发现在场的人视线都在茅草屋里面。

    赵全民拉住赵世友便说道:“世友你留在这里,爹爹现在就回去跟你奶奶想想办法,记得若是他们问起我在那,你帮我挡着。”

    赵世友见自己爹这样说,忙点了头。

    现在走田埂上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很可能遇到村子里面的人。

    那么只有走林子了。

    一想到这里,赵全民便钻进了树林。

    鱼塘通向崖洞这条小路每日赵灿娘跟秦氏都会来回几次。

    倒是真的走出了一条畅通无阻的小道。

    秦氏和赵灿娘是隐约之间听见赵青峰的叫声。却没有当回事。

    后来看见村子里面一下子喧闹了起来,这才知道是出了事情。

    两母女这才把门锁了起来。并且往鱼塘这边跑去。

    在林子里面,赵灿娘小心的扶着秦氏,一路走,还不忘记嘱咐秦氏。

    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影渐渐的靠进。

    看那身形便知道不是赵青峰。

    “谁!”秦氏警惕的问道。

    赵全民一听秦氏的声音,心里有些担忧,但随即想到秦氏并未到鱼塘那边去,一定还不知道赵丙农的事情,便也大胆了起来:“是我赵全民。”

    说完赵全民也不多说,直接从秦氏和赵灿娘身边跑过。

    随后便直接沿着另外一条岔道往村头跑去。

    看到赵全民慌乱的样子。自觉告诉赵灿娘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娘亲,我们还是快点去哥哥那里,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赵灿娘料想那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若不然也不会这般吵闹。

    秦氏担忧赵青峰和赵丙农,点了头便跟着赵灿娘去了窝棚。

    此刻窝棚这边,赵大爷和赵大爷的孙子伟娃已经被村民请来了。

    因为屋子里面窄,赵青峰便被赶了出来。

    赵灿娘和秦氏赶到的时候,第一眼看见赵青峰没有事情,还松了一口气。但随即想到窝棚里面的赵丙农。心有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

    “青峰出了什么事情?”秦氏走到赵青峰的面前,手拉着赵青峰的衣袖问道。

    赵灿娘的视线这个时候却看到了屋子里面。

    赵大爷正在给赵丙农检查,赵丙农那触目惊心的血面却让赵灿娘心里担忧了起来。

    “哥哥你快说啊!出了什么事情!”赵灿娘心里也焦急了起来,事情里面透着蹊跷。刚才首先听到赵青峰的叫喊声,却不想再这边却出了这个事情。

    赵青峰的脸上有些愤怒的说道:“都是赵全民他,他们为了赵世友的婚事。居然过来想要把爷爷偷偷的偷走,爷爷估计是不从。结果.....”

    赵灿娘心里有些愤怒,随即立刻想到赵全民已经偷偷离开。

    “不对哥哥!赵全民刚才我们碰见了。他像是回去了莫不是想要逃走吧!”

    赵灿娘惊呼的吼道,还有些留在窝棚等消息的村里人一听赵灿娘的惊呼,都猜疑起来。

    赵青峰的眼睛里面带着愤怒,随后焦急的说道:“肯定是想逃走。”

    那边的赵世友这才想到了问题的关键,自己的爹怕是想要逃走吧!

    一想到这里,赵世友便害怕了起来。

    今日的事情是他和赵全民一起来的,若是真的赵权民逃跑了,会不会让他承担责任!

    一想到这里,赵世友便害怕的看着气势汹汹走过来的赵青峰。

    都说做了亏心事的人会胆小,此刻的赵世友便是这个样子的。

    见赵青峰过来,忙吓得摆着手说道:“不是我,不是,是我爹,我爹做的,爷爷不走,他非得背爷爷走,爷爷就用脑袋碰爹的脑袋,我们也不知道爷爷会死,不是我害的爷爷。”

    赵青峰已经把赵世友逼到了田边,眼见着赵世友要掉下去。

    “你们可想过爷爷的身体根本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他老对你不薄啊赵世友!你们居然这么狠心,走!跟我走你家去,你爹想走没有那么容易。”

    赵大福已经带着赵家的另外几个人站在了赵青峰的身后,如今发生了这么大的大事,一定不能让赵全民跑了。

    就在这个时候,赵郎中走了出来,眼神里面全是悲痛。

    赵青峰和赵灿年和都有些激动的走了过去:“赵爷爷我爷爷他怎么样了?”赵灿娘脸上很担忧。

    若是说以前想要赡养赵丙农是因为想要帮助原主尽一点责任,那么现在却是真正的把赵丙农当成了自己爷爷!

    每日在这里喂赵丙农吃饭,听着赵丙农那诚实安心的问候声。赵灿娘心里都是暖暖的,上辈子她很少受到别人的关怀。所以这辈子便更加的珍惜这样被人关心关怀的时间。

    其实从赵郎中的眼神中,赵灿娘都已经得到了答案。只是心里不死心而已!

    “你爷爷他走了,本来身子就经不起折腾,前段时间医治褥疮身体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今日还被赵全民这样折腾,你爷爷估计也是用最后剩下的一点力气,去撞赵全民的头吧!你爷爷是好人啊!怎么命这个苦!”

    赵郎中的脸上全是疼惜。

    赵世友这下彻底额呆了。

    赵丙农真的死了?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赵世友也算反应快,在赵青峰和赵灿娘和村子人都在悲痛的时候,突然幡然醒悟。

    声音吞吞吐吐颤颤巍巍的说道:“我带你们去找我爹,晚了我爹就真的跑了。”

    赵灿娘眼睛里面带着一丝丝的恨意。回过头怒眼看着赵世友:“你爹要是敢跑我打断他的狗腿,还不快带我们去找你爹。”

    这声怒吼点燃了大家的热血。

    秦氏掩面也在一旁哭着。

    这边的赵青峰还有赵灿娘以及几个心肠好的村里汉子,都往越氏的家里跑去。

    却不料越氏楚氏还有赵清娘以及赵菊娘都站在了自家的门口。

    那样子倒像是坚决不让人进去的模样。

    赵世友担忧的走了过去,低声问道:“娘亲奶奶,我爹呢!我爹呢!快找我爹出来。”

    楚氏一听赵世友的话,便怒声说道:“软蛋玩意,这个时候你怎么帮助外人,难道你真的想你爹被抓走?软蛋玩意我怎么生了你这个混蛋玩意。”

    一边是自己的相公,一边是自己的儿子。楚氏此刻的天平很自然的偏向了自己的老公。

    赵世友一听楚氏的话,立刻大声说道:“娘,你怎么这么糊涂,今日是我跟爹一起去的。若是爹不认罪,到时候蹲大牢的就是我,我蹲了大牢。谁给你们生孙子,谁给你们传宗接代?谁给你们养老送终?”

    赵世友的话倒是点醒了越氏。

    只不过现在赵全民已经逃跑了。事情已经挽回不了了。

    越氏不等楚氏说话,便怒声说道:“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你爷爷是死在你爹背上的,关你什么事情,你爷爷的死也不管你的事情......”

    赵青峰这段时间在天香酒楼也不是白待的。

    冷声说道:“越氏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让开,只要我们抓住了赵全民,说不定你这个宝贝孙子还真的没有罪,要是抓不到!你真的以为县太爷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赵青峰的话让越氏一愣,遂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楚氏。

    楚氏心里此刻极其的害怕,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赵世友突然哭了出来:“娘亲,奶奶我还年轻啊!难道你们真的要我去蹲大牢?”

    这哭声一下子惊醒了楚氏。

    楚氏上前一步,便对着村子里面的人说道:“事情不关世友的事,他的混账爹已经跑了,你们要追就立即去追。”

    这话一出,赵青峰毫不犹豫的带着几个汉子往村外追去。

    而赵灿娘冷声一笑,便说道:“你们让开,我们要搜你们的屋子。”

    此刻的越氏只觉得赵灿娘的眼神冰冷透骨。

    “我们都给你说清楚了,赵全民跑了,你们还搜什么屋子。”越氏怒声吼道。

    赵灿娘慢慢的上前,一步一步的接近越氏,嘴里还咄咄逼人的说道:“你说了跑了就跑了?就算是跑了,这屋子依旧得搜,越氏你要弄清楚,你们现在是在包庇罪犯!我爷爷那么好的人,居然被你们这群混蛋王八羔子逼死了,你们说这笔账怎么算?”赵灿娘说着说着双眼已经含着晶莹的泪水。

    此刻的赵灿娘那里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那凌厉的眼神,那咄咄逼人的语气,比成熟的成年人都还要可怕。

    村子里面的人也大声吼道:“让开,堵住门做什么,是不是心虚了!”

    赵灿娘才不会管那么多,伸出手,直接把越氏还有楚氏推到了一边。

    这段时间的太极和格斗的练习可不是白练的,身上的力气都变大了,还知道一出手就攻击别人最弱的位置。

    赵灿娘直接带头走进了院子。

    院子里面,赵灿娘有些厌恶的找着能下脚的位置踩着。

    那地面上不是鸡屎就是鸭粪,也不知道这一家子是怎么生活的。

    后面的村里人已经跟上。

    所有屋子的们都被打开,但是,无一例外,每个房间里面都没有人。

    赵灿娘看着这一家子,有些恶狠狠的说道:“不要以为,赵全民逃跑了,事情就完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们懂不懂,至于你赵世友,就等着蹲大牢吧!”

    说完赵灿娘直接在越氏的家里找了一条绳子,不由赵世友挣扎,直接把赵世友捆绑了起来。

    越氏和楚氏自然不允许,几个人像是拼命一般的想要扑过来。

    村子里面的汉子们见着,立即上来帮忙。

    赵灿娘打的活扣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挣脱开。

    越是挣扎那活扣就越紧。

    赵世友就连骂人的勇气都没有。

    见自己挣扎不开遍对着楚氏和越氏痛苦的喊道:“娘亲奶奶,你们一定知道我爹去那里是不是,你们快告诉他们,只要爹被抓住了,我就没有事情了。”

    此刻的赵世友完全明白了,为什么赵全民让在原地挡住村里人,原来只是因为赵全民自己想要逃走。

    这还是他的爹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