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章 演戏【求粉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两章是四千和五千的大章,实际也是九千字。。。。】

    只是秦氏是个心善的,那王青虎也并未做出什么出格之事,这样陷害......,赵灿娘见到秦氏眼里的犹豫,再看看渐渐跑进的村里人,赵灿娘便焦急的说道:“娘亲相信我,我们绝对没有冤枉王青虎,有什么事情,等会再说。”

    说着赵灿娘不由分说的把秦氏的头发抓了两把,随后便往村里人那边跑去。

    一边跑还一边哭泣着。

    廖婶是反应最快的,这个时候也带着自己的相公走到最前面,廖婶一看赵灿娘的样子,便疼惜的问道:“灿娘到底怎么了?”

    赵灿娘可怜兮兮的看着廖婶遂哭着说道:“隔壁村子的王青虎他.....他!”说着灿娘便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不说的效果恐怕更好吧!

    秦氏已经想了个明白,她相信赵灿娘,这王青虎这个时间来这里,还说出那样的话,一定也不是个好的。

    只要想明白了就好。

    赵灿娘的话引起了村里人的震惊,那王青虎是个什么东西,十里八乡都知道,简直就是臭名昭著。

    王青虎选在这个时间到这里来,想来也是动机不纯,心思不正。

    “灿娘你不要哭,告诉婶子那王青虎在那里?”

    廖婶担心的问道,想着赵灿娘和秦氏两个都是女子,心里害怕两人吃亏。

    赵灿娘擦了擦眼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那王青虎想要对我娘亲和我动手动脚的。我跟娘亲便跟他打斗起来,他被我们绑住了。”

    廖婶一听。心里一喜:“那好带婶子去,婶子倒是想要看看这等登徒浪子的嘴脸。对了你跟你娘亲都没有吃亏吧!”

    赵灿娘摇摇头:“没有,他开始动手动脚的时候。我们就跟他搏斗了起来,我跟娘亲费了好大的劲才绑住他。所以头发和衣服都弄乱了,叔叔伯伯我带你们去。”

    说着赵灿娘便带着廖婶还有赶来帮忙和看热闹的村里人去了崖洞门口。

    那王青虎还在试图挣扎,但是,赵灿娘自己亲自动手绑的,又岂是王青虎挣扎就能挣扎开的,反而那活扣,是越挣扎越紧。

    勒得王青虎双手极其的难受。

    火光靠近。秦氏已经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嘴里还不时的念叨着:“我怎么这么苦命啊!那死鬼在的时候,有些人赶在门上来欺负,现在死鬼死了,却遇到这样的登徒浪子调戏,这日子没法过了。”

    秦氏还是第一次学着这样,在秦氏以前的认识当中这样的苦恼便是泼妇。

    但是现在为了不让脏水浇在自己和灿娘的身上,那里还顾得了这么多。

    你把王青虎见秦氏这样说,顿时有些懊恼的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欺负你了。明明是你们母女不分青红皂白的绑了我,快把我快点放开!”

    廖婶和村子里面的人已经走到了王青虎的面前。

    秦氏冷哼一声,遂说道:“不分青红皂白?那你说这么晚了你到崖洞这里来做什么?”

    廖婶一看王青虎那色眯眯的嘴脸,就觉得恶心:“快回答。”廖婶吼道。

    村子里面的人。很多都是赶来看热闹的,不大一会就连崖洞附近的林子都开始被火光照亮。

    村子里面的人用的都是火把,这个时候一个个的都表情各异的看着场中的几人。

    王青虎支支吾吾的说了几句之后。便说道:“我到这里来是为了讨口水喝,并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走迷路了。”

    这话一出,村子里面很多人都笑了起来。事情也都已经认定,定是王青虎起了神峨眉歹心肠。

    赵大福哈哈一笑,对着地上的王青虎说道:“走迷路,王青虎你这话只能骗骗你自己吧!我可是不止一次看见你在麻芋林这边晃悠了,还有你还在我家的鱼塘偷过鱼,那个时候看你对路挺熟悉的嘛!你怎么可能走迷路,是不是看着秦氏她们孤儿寡母好欺负,就想要欺负人家?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你还真的以为我们赵家人都是这么好欺负蒙骗的?”

    这话一出,村子里面姓赵的人家,大多都开始愤怒了起来。

    一个个的都怒眼看着地上的王青虎。

    赵灿娘站在秦氏的身边,一副害怕的样子。

    村子里面大多都是善良的,但总有那么一两颗耗子屎让人恶心讨厌。

    比如越氏。

    越氏在听到秦氏的叫喊声之后,便放下手里的活,就连火把都来不及打,就跟着人群最先到达树林里面。

    这个时候听完赵大福的话,知道赵大福是想帮秦氏,便冷生一笑,往前面走了一步,看了一眼地上的王青虎就说道:“我看这个事情说不定会有什么内情,寡妇门前是非多,没有想到我那短命的儿子才死这点时间,秦氏你就耐不住寂寞了,知道勾引汉子了?这一勾引还是勾引的小白脸。”

    这话才一说完,赵灿娘便直接挣脱秦氏,走上前冷眼的看着越氏。

    越氏犹然记得赵灿娘这样的眼神,就是已经愤怒到不行的眼神,捂着脸,越氏不由往后退了一步,有些惊悚的看着赵灿娘,嘴里却是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赵灿娘冷声一笑,便鄙夷的说道:“我看看你昧着良心说这些话有没有觉得内疚,或者脸红,不过我算是看清楚了,你脸皮厚,那么厚的脸皮怎会脸红。”

    越氏的话无疑便是往秦氏的身上泼脏水,无非就是想污蔑秦氏是个勾引汉子的娼妇,要知道若是这个时候被真的认为是秦氏勾引汉子。是要侵猪笼的。

    越氏的心思歹毒可想而已。

    赵灿娘又岂会让越氏得逞。

    秦氏已经委屈的哭了起来,村子里面熟悉秦氏为人的妇人们都在小声的安慰秦氏。叫秦氏不要继续哭泣。

    而越氏鼓足勇气便说道:“那你说这王青虎怎么会在这里?”

    赵灿娘环视一圈,便一脸可怜的看着大家说道:“我跟我娘亲下午刚刚去看了爷爷回来。却发现这门口有个人鬼鬼祟祟的在徘徊,我跟娘亲想着我们是两个人也不害怕,也担心是有人找我们有事情,便回到了崖洞,却不想这地上躺着的王青虎,说自己迷了路要讨口水喝。”

    说着赵灿娘歇息了一口气,便继续说道:“我娘亲是好心的,便要给他断水,却不想他便出言调戏。什么我娘亲带着两个孩子辛苦,疼惜我娘亲,还说什么他愿意帮忙,说着说着便开始对着娘亲动手动脚。我娘亲发现不对,便怒声呵斥他,却不想他居然色心如此之大,还出手想要摸我的脸颊,我娘亲一看这登徒浪子要对我动手动脚,怒吼和威胁已经没有了作用。我跟我娘亲誓死不从便把他绑了起来,一绑上我们便叫来了大家,这个是大事情,也关系到我跟我娘亲的名节。还请各位叔叔伯伯睁大眼睛,站在公正的角度上,还我们一个公道。”

    说道这里。赵灿娘对着人群鞠了一躬,随后便怒眼看着:“至于你越氏。你究竟想要说什么?我娘亲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村子里面的叔叔伯伯眼睛都是雪亮的。我娘亲这么多年行的端坐得正,就算是你的脏水想要泼到我娘亲的身上,也得看看这个事情的可能性有多大。还有这王青虎是个什么东西十里八乡谁不知道。倒是你,得看好自己的女儿。”

    不就是泼脏水吗?赵灿娘也会,而且赵灿娘说的也是真事,难道还怕。

    越氏一听,赵灿娘直接把话题直接转移到自己女儿的身上,心里的怒气升腾。

    “你说什么?我女儿各个都是黄花闺女,你小小年纪就开始诬陷人了是不是!”越氏说着气焰嚣张了起来。

    赵灿娘却没有理会越氏,而是一脸含笑的看着脸色已经苍白的赵玉娘。

    低声的问道:“玉娘你说我说的可是真的。”

    赵玉娘见赵灿娘的话引到了她的身上,顿时急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少在这里诬陷人。”赵玉娘怒声说道,但明显底气不足。

    赵灿娘呵呵一笑,也不再说下去。

    “叔叔伯伯,这王青虎是不是有了色心,审一下便知道,我只是想要一个公道。”

    说着赵灿娘便不再说话。

    里正和族长毕竟年纪大了,想要走着山路,自然没有年轻人走得快。

    等来的时候,赵灿娘已经把想要说的话说完。

    越氏闹了个没趣,还把自己女儿的名声搭了进去,心里的愤怒已经不能用语言来表达。

    而赵玉娘低眼看着王青虎,生害怕王青虎把她们两个苟且之事说了出来。

    村里面很多人都知道赵玉娘不检点,只是这个事情需要的便是证据,没有证据村子里面的人也都只是怀疑。

    至于那些跟赵玉娘有染的人,自然不会做那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事。

    族长和里正已经走到了人群中间。

    看到地上的王青虎,族长的脸瞬间都变了。

    “王青虎说这一次你又做了什么缺德事。”族长一脸愤怒。

    赵家庄跟王家庄离得并不远就是一个山这边,一个山那边,所以王青虎经常翻山过来在这边的赵家庄为非作歹。

    村子里面的人很多被王青虎偷过一个个也都是苦不堪言。

    族长以前就经常到王家庄跟王家庄的族长和里正说了这个事情,但每一次,王青虎被关了禁闭出来,依旧是这个样子。

    有人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族长,越氏是怎么说秦氏,赵灿娘又是怎么说越氏的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赵灿娘心里并不觉得理亏,族长看了一眼赵灿娘,随后便说道:“灿娘你把事情的原委都说给我听听。”

    赵灿娘点点头。便一五一十的把刚才给村里人说的话都复述了一遍。

    族长听完,便看向了越氏:“你自己跟秦氏的私人恩怨放到一边。这个事情这么明显你却要诬陷人家,我想知道被人这样诬陷的感觉好不好。加入就像是灿娘说的那样,你女儿的名声毁了,你会怎么做?不要在这里嫌事情不够乱。”

    族长这话说了出来,也算是给赵玉娘解了围,而赵灿娘也有些过意不去:“族长爷爷我知道错了,我刚才就是胡乱说说,只是心里气不过,气不过越氏冤枉我娘亲。”

    “你们的事情就到这里,现在是审问王青虎的时候。赵大福还有赵富贵,你们把王青虎给我翻起来我有话问他。”

    族长说着,两人便上前,直接把王青虎翻了起来。

    王青虎身上有很多的灰尘,样子也很狼狈,看到这个样子族长心里更是厌恶了起来。

    “王青虎说吧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秦氏已经把崖洞的门打开,从里面拿出两根凳子,族长和里正都坐了下来。

    王青虎被这么多人围着,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忧害怕。

    王青虎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不是说了吗!我是迷了路。才走到这里来的。”

    族长冷哼一笑:“迷路?这话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你就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说不定我还能宽大处理,若是不好好交代,就直接抓你见官。让你把监牢里面的刑罚都尝试一遍。”

    族长这话是红果果的威胁。

    赵灿娘心里倒是喝彩了起来。

    王青虎一听心里害怕了起来。

    村子里面若是自己把事情解决了,最多就是挨挨打,被关关禁闭。要是真的送官,到时候受刑是小事。关键是还会在监牢里面关上很长的时间,那监牢里面那里是人能呆的。

    王青虎再次看了一眼一脸严肃的族长和里正。咽了口唾沫之后,还是决定坦白。

    “赵族长我说实话,我说,你看我不是没有得手么?能不能放了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赵家庄了。”

    王青虎这样说,便是认了。

    族长冷声一笑遂说道:“你说吧!为什么到这里来了?”

    王青虎抬起头看了一眼脸色煞白的赵玉娘,看见赵玉娘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的样子,王青虎决定自己一个人把事情都扛下来,不供出赵玉娘。

    “族长可说好了,我要是把事情都交代了,你不要把我送官府可好,你们要打要关我,我都没有意见,只是希望你们能够放了我。”

    王青虎试着讲条件。

    赵族长和里正都点了头:“你只管老是交代就好,我说了会放了你,就会放了你。”这话是族长说的。

    王青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我就是听别人说,这秦氏才死了相公,而且那天在集市上,我看见秦氏的美貌,就动了花花心思。”

    王青虎一脸认真的说完,末了还看了一眼秦氏。

    “事情就是这样?”赵族长问道。

    王青虎点点头“就是这样,我其实计划了很多天,但是都没有勇气,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便到了这里,看到秦氏家里没人,便想着在这里等一会,后来便是赵灿娘说的那样,我真的没有得手,你能不能放了我?”

    王青虎被抓不是一次两次,每一次都是这个模式,起初态度坚决,坚决不认罪,后来知道后果不严重,便是一咕噜的把自己的罪行都会说出来。

    赵灿娘和秦氏两人心里都一阵欢喜。

    赵族长对着赵大福说道:“把他关进你家猪圈里面,等天亮送到王家庄去。”说完,族长便对着大家说道:“事情都已经清楚了,都散了吧!”

    村里人见没有什么好戏看,一个个都议论纷纷的离开。

    但好在并没有人说秦氏和赵灿娘怎么样的。

    人群散去,越氏一家还有廖婶一家并未离开。

    廖婶倒是担忧的看着秦氏担心的问道:“你也不要伤心了,好在你们娘两厉害,以后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直接往村子里面跑,边跑便喊。”

    秦氏感激的点点头。

    族长也安慰了秦氏和赵灿娘几句,却回头见着越氏带着两个女儿以及楚氏没走。

    不由皱皱眉,厌恶的问道:“你们怎么还没有走?”

    越氏冷哼一声,遂说道:“我们就是想要讨回公道的,赵灿娘你刚才怎么说我家玉娘的?”

    赵灿娘冷哼一声,冷眼看着越氏,低声说道:“我说了什么?我只不过是想让你看看被人冤枉的滋味好不好受,赵玉娘你给你娘亲说说,被人冤枉的滋味好受不?越氏,不要以为我跟我娘孤儿寡母的好欺负,现在我们可没有关系,我娘亲的名声也不是你想怎么污蔑就能污蔑的。”

    赵灿娘的意思很明显,她不是好欺负的。

    越氏“哼”了一声,便对着族长说道:“族长你和里正次次偏心秦氏,你们是不是看着秦氏年轻貌美,动了小心思。”

    越氏心里就是不甘心,每一次里正和族长都是帮着秦氏说话,心里自然有些不平衡。

    里正和族长都有些气愤。

    “越氏你在说什么?注意你的言辞。”里正冷声说道。

    心里越来越厌恶越氏,这越氏就像是疯了四处乱咬的狗。

    赵灿娘白了越氏一眼,笑着说道:“越氏要是我是你,这个时间就会好好回家,检查检查你女儿的身子,不要以为我不说出奸夫是谁,你们就真的以为自己女儿还是黄花闺女,还真的以为我是在诬陷你们,不要嫁到夫家的时候被赶出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