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九章 调戏【求粉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灿娘把赵丙农安置好后,就直接在树林里面去找秦氏。

    秦氏能到那些地方去,赵灿娘基本都知道,初春的山林里面树木都开始散发新的生机。

    那山中的野花也开始渐渐开放,甚至美丽。

    秦氏正在林子的深处认真挖着麻芋,而背篓里面,已经有两三个比成人拳头大小的麻芋。

    “娘亲。”赵灿娘走了过去,拿起背篓里面的小铁锹开始翻找着旁边的碎石。

    “你来了?你爷爷怎么样了?”秦氏一边挖一边问道。

    赵灿娘笑笑,说道:“爷爷很好,娘亲最近两天我们怕是要辛苦了,多挖些麻芋回家,等到时候天气好的时候就把麻芋切成片状,再晾晒干,最后磨成粉,这样就能保存很久。”

    赵灿娘说完,秦氏有些惊讶,随后有些担忧:“灿娘,你不要怪娘亲多嘴,平日里性格尽量温顺一点,你也因该明白人言可畏,而且你会的东西只能我跟你哥哥知道,若不然到时候是要惹大麻烦的。”

    赵灿娘会这些东西,秦氏其实有些时候都感觉很惶恐,要不是因为赵灿娘一直都在秦氏的身边,秦氏都会怀疑眼前这个懂事听话的小女孩是不是自己的女儿。

    赵灿娘点了点头,最后才说道:“娘亲我知道了,对了娘亲我在想我们能不能把麻芋种在地里,这样的话等到今年冬日的时候,就能有很多的麻芋粉,其实娘亲。我是在想,若是我们真的把制作麻芋的秘方卖给了柯家。到时候柯家拿着秘方,却没有生产的原料。这个我们岂不是也在害人家?”

    麻芋林里面的麻芋是很多,可以说,这半匹山靠近村子这边,树林里面长的都是麻芋。

    但是若是真的把麻芋的消息泄露了出去,到时候村子里面的人,怕是都会上山来挖,赵灿娘怕的就是这一点,只怕到时候村子里面的人,会怨她们家吧!

    麻芋的事情迟早要告诉村子里面的人。赵灿娘现在想的就是怎么抓住先机,自己家先种植,等种植了,到冬日的时候,再告诉大家,叫大家都山上来挖,这样村子里面的人就算是想说什么怕是也不能的吧!

    只是,这样做,不仅赵灿娘心里没底。就是秦氏的心里都没底。

    思考再三,秦氏还是劝说道:“灿娘我看这个时候不如这样,我们今年不开始种,等下年的时候。到时候把麻芋的制作秘方卖给了天香楼,到时候给柯公子商量一下,就说是青峰在天香楼做工。见着里面用麻芋来制作魔芋,回家告诉我们的。”

    秦氏想得比赵灿娘周到。这个法子不得不说对于现在来说是最好的。

    赵灿娘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样也不错。而且还天衣无缝:“娘亲的意思,是到时候再把天香酒楼需要魔芋的事情告诉大家,叫大家都上山挖,这样我们不仅赚了银子,还落得了个好名声?”

    秦氏含笑的看着赵灿娘,显然是赵灿娘猜对了。

    “就是这个意思,现在我们家里的情况就是这样,灿娘,娘亲不想我们将来大富大贵,娘亲只想你跟你哥哥平平淡淡的一辈子就好。”秦氏并不知道,她的希望并不会实现,有两个能干的孩子,怎会过平淡的日子!

    只是这些后话。

    树林里面,已经开始渐渐的暗了下来,麻芋林这边的树木长得不是很密,但是树冠却很大,林子里面黑得也比外面早。

    秦氏背着背篓,赵灿娘拿着锄头便往家里走。

    一下午的战绩还是很明显,那大大的背篓里面已经有小半背篓麻芋。

    林子里面全是归巢的鸟叫,赵灿娘其实很喜欢这片林子,虽然有些时候给人一种恐怖阴森的感觉,但却自在闲适。

    两人都未说话,都只是低着头看着路往前面走着。

    突然,赵灿娘透过林子,隐约之间看到崖洞那边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晃悠。

    看那身形,绝对不会是女子。

    想到上一次在小溪边上看到肮脏的事情,赵灿娘由想到了王青虎。

    忙转过身子,赵灿娘认真的看着秦氏,低声的说道:“娘亲,我们把背篓藏起来,悄悄的回去,我看见我们崖洞门口有人。”

    赵灿娘的话也让秦氏警觉了起来。

    “你可看清楚了?”秦氏担忧的问道,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秦氏最怕的就是自己织染上了什么是非。

    赵灿娘点点头,再次伸着脑袋看了一遍崖洞那边,虽然已经有些黑暗但还是能够看清楚,在崖洞的门口,有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在崖洞门口东张西望。

    “娘亲我确定没有看错,绝对有人,而且看那身形,绝对是个男人,娘就怕遇到什么心思不纯的人,你看看现在都快天黑了,村子里面的人我们也没有多少交际,就怕是歹人,我们先把背篓放好,然后悄悄的过去,看清楚是什么人再说。”

    秦氏想了一下,背着背篓并不方便,也同意了赵灿娘的话。

    “那好,娘亲把背篓藏在青石的后面,你拿小铁锹我拿锄头。”秦氏说着便把背篓藏在了青石的后面,末了还不忘记把背篓里面用来拴东西的麻绳拿上。

    秦氏和赵灿娘走得很小心,两人的心都有些忐忑,毕竟若是那真的是个男子,秦氏担心她跟赵灿娘不是那男子的对手。

    赵灿娘专挑树木能够遮挡的地方走。

    渐渐的靠近了崖洞,那个身影好像有些焦急,不时的还东张西望着。

    赵灿娘心里“咯噔”一下,崖洞门口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小溪边上看见的王青虎。

    赵灿娘觉得事情有点严重,对着一旁的秦氏便小声说道:“娘亲这是隔壁村子的王青虎。平日里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偷看小媳妇洗澡,或者是调戏未出阁的黄花闺女。总之就不是好人一个,我看他到我们这里来。一定是没有安好心。等会我们过去,尽量把这男人绑起来。”

    赵灿娘并不担心,以往的格斗技术还在,因为是孤儿,赵灿娘以前为了自己能够保护自己,便去学了格斗,那些技巧也是会的,只是现在的身板有些小,力气也不够。不过赵灿娘以前学习的便是如何四两拨千斤,身子小还灵活一些,赵灿娘担心的只是秦氏,害怕到时候自己的举动吓到秦氏。

    秦氏想了一下,还是点了头。

    赵灿娘直接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光明正大的往崖洞门口走去。

    那王青虎今天本来就是想要过来调戏调戏秦氏,那天在集市上面的时候,王青虎是见到过秦氏的,当即被秦氏的美貌给迷惑住了。这秦氏的样貌,可比他们村里的柳寡妇不知道好了好多倍。

    加上赵玉娘的话,王青虎想要给赵玉娘一个交代,便下了狠心。专门挑选了这个时间过来。

    秦氏走在赵灿娘的前面,一看到那色眯眯盯着自己的王青虎就怒声喝道:“你是谁?怎么在我家门口转悠?莫不是是贼子吧!”

    王青虎只觉得秦氏的声音犹如天籁,嘴角都不由流出了长长的口水。这样的情景看的赵灿娘一阵恶心。

    “娘子莫怕我不是坏人我就是走错了路,有些口渴便想要口水喝。我绝对不会是坏人。”王青虎想要降低秦氏的警惕,忙声说道。

    这个时候的秦氏已经走到了王青虎的面前。而赵灿娘却不知不觉的站在了王青虎的身后。

    秦氏冷声一笑,遂说道:“走错了路?王青虎,这麻芋林你怕是比谁都熟悉吧!别在这里绕圈子,你直接说吧!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情。”

    王青虎心里有些慌乱,但随即,便笑了起来。

    “原来娘子识得我啊!娘子我也不兜圈子,我看娘子一个人带着孩子辛苦,只是想要帮帮忙而已,你看看我绝对没有什么坏心肠。”

    赵灿娘才不会管那么多,在王青虎想要伸出手动手动脚的时候,赵灿娘突然出手。

    小腿一迈,横少千军一出,虽然并未把王青虎放倒,却往王青虎往前踉跄了两下,身子还未站定,赵灿娘便对着秦氏喊道:“娘亲你拉住他的右手。”

    说着赵灿娘便把准备好的绳子快很准的拴在了王青虎的左手上。

    使劲的挣扎,秦氏抱住王青虎的手臂,使劲拉着,不准王青虎动手伤着赵灿娘。

    那赵灿娘自己动手打的活扣,本就是越动越紧,加上赵灿娘自己还使劲拉着绳子,饶是王青虎挣扎,饶是赵灿娘被摔得东倒西歪,差点站不住,但也没有让王青虎好过。

    左手彻底的拴紧,赵灿娘便绕到王青虎的身后,把王青虎的手反绑了起来。

    而另外一只手,秦氏算是看明白了赵灿娘要做什么,也往王青虎身后一走,仅仅两三步,王青虎还在懵懂之间,手已经被赵灿娘用同样的办法绑了起来。

    手被绑起,还有双脚,王青虎的脚不停的瞪着跳着,赵灿娘的胸口生生的挨了两脚。

    秦氏一见赵灿娘被踢了,护犊子的心又来了,左右看了一下,那磨拐子就放在那磨石的旁边,不管重不重,秦氏直接抱了过来。

    “灿娘,快让开。”

    秦氏吼道,赵灿娘一看秦氏抱着磨拐子直接打在了王青虎的腿上。

    “嘭”的一声,王青虎直接倒在了地上。

    赵灿娘立马对着秦氏焦急的说道:“娘亲我绑王青虎,你快站在林子里面喊村子里面的人,就喊救命。”

    秦氏点了头,放心的看了赵灿娘一眼,还来不及惊讶赵灿娘绑人的手法有多熟练,便直接往前跑了几步,对着村子里面喊道:“来人啊!救命!”

    说着,秦氏还往前面跑去。

    王青虎一看,事情严重了,动弹了几下,却发现自己被捆绑的很紧,根本动弹不得。

    赵灿娘不解气的狠狠一教提在了王青虎的身上。

    “灿娘你放了我,放了我,我真的没有歹意,你不要踢我,我真的是好人。”

    赵灿娘蹲下身子,冷声一笑,遂看了一眼已经往村子里面跑去的秦氏,嘲讽的看着王青虎便说道:“你都没有见过我,怎么知道我叫灿娘的?还有,谁叫你来的?”

    王青虎不傻,这个时候,拒不承认是最好的。

    “没有谁叫我来,灿娘你就放了我吧!我真的是好人,我不是坏人,你要相信我啊!”

    赵灿娘见王青虎还是不说实话,继续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一脚又招呼了过去。

    “王青虎你知道为什么我跟我娘亲要绑住你吗?”

    王青虎本就是趴在地上的,这个时候艰难的扬起脑袋,看着赵灿娘,便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们娘俩发什么风,为啥要绑我。”

    王青虎怒吼道。

    今日居然被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绑住了,简直就是侮辱。

    转念一想,王青虎便笑着说道:“你绑住我又怎样,我又没有对你们做什么,你们能把我怎样!”

    赵灿娘见秦氏已经开始回来,而村子里面的狗叫得格外的混乱,隐约之间还能听见村子里面的人往这边跑来。

    赵灿娘蹲下身子,冷声的说道:“我就是想要告诉你,不要以为那赵玉娘蛊惑你两句,你就真的以为我跟我娘是好欺负的,你跟赵玉娘之间的事情,我可是知道,不人不认罪也没有什么,总之你人是个什么品行大家都是知道的。”

    说着赵灿娘不理会王青虎那害怕担忧恐惧的眼神,赵灿娘把自己的衣服稍微扯得凌乱一点,也把头发弄乱,直接跑向了秦氏。

    秦氏见赵灿娘这个样子,吓了一跳,忙抓住灿娘问道:“灿娘他对你做了什么?”

    赵灿娘见林子里面渐渐靠近的火光,低声说道:“娘亲他被绑住了,那里能对我做什么,快把你头发弄乱,等会村子里面人问起,就说他试图调戏我们,被我们两个奋力绑了。”

    秦氏明白赵灿娘的意思,毕竟王青虎刚才并未对她们做什么,若是真的把村子里面的人喊上来,到时候若是仔细的盘问起来,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交差。(未完待续。。)

    ps:已经有十张粉红了,加更一章不会变,只是可能要等几天,这两天《花田篱下》在加更~~~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