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七章 报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杂骨平时买的人本来就不多。

    很多人都嫌弃它上面没肉,有钱人家是看不起,穷人又觉得两三文钱买一大堆杂骨回家不划算,所以一般杂骨都不好卖。

    赵灿娘却知道这杂骨中间的营养价值是很高的。

    秦氏看了一眼箩筐里面的杂骨,发现骨头还不错,便上前问道肉摊的老板:“老板杂骨怎么卖?”

    那老板见有人问杂骨,脸上一喜,要知道很多时候,这杂骨最后都是自己拿回家的,现在有人问,能卖钱自然最好。

    老板热情的一笑,随后便说道:“杂骨你要了给三文钱就好。”

    秦氏看了一下皱皱眉:“三文钱是不是太贵了?”秦氏还是有些舍不得,那杂骨上面一点肉沫都没,秦氏总觉得三文钱买这点骨头回家不划算。

    肉摊老板一听,眼睛转了一下,笑着说道:“这样吧!你给我两文钱好了,要是觉得这骨头好,下一次记得还来我这里。”

    秦氏见肉摊老板少了钱,点头笑笑:“那好,下一次若是还需要,便到你这里来,你帮我把骨头装进背篓里面吧。”

    说着便把背篓取了下来,接着店老板就把箩筐里面的骨头倒进了背篓里面。

    付了钱,秦氏见菜市上也没有什么需要买的东西,只是选了一些蔬菜的种子,便跟着赵灿娘回家。

    赵灿娘跟秦氏急急忙忙的回家,看到崖洞门口的磨石这些都还在,心里一下子舒了一口气。

    好在没有什么差错,越氏她们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

    临近中午时分,廖婶便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崖洞这边,有些解气的在崖洞外面叫着秦氏和赵灿娘。

    “灿娘快出来。”

    此刻的赵灿娘跟秦氏正打算午休一会,一听到喊话的声音,两人都走出了山洞。

    “怎么了廖婶,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赵灿娘眼见着廖婶急急忙忙满头大汗的样子,就担忧的问道。

    廖婶呵呵一笑,习惯的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林子里面没有别人之后,便小声的说道“出事情了,你们知不知道,那赵全民被打了,刚才才从城里抬回来,估计是用了刑,后面的pi股都流血了,那样子,看了总觉得解气。”

    这么多年,廖婶把赵灿娘一家的事情看在了眼里,难免要为赵灿娘母女打抱不平。

    赵灿娘听到这些,差点笑了出来,只是秦氏早早的白了赵灿娘一眼,让赵灿娘把笑声憋了回去。

    秦氏皱皱眉,低声的说道:“实不相瞒廖婶,我们也才从城里回来,那赵全民的事情我们也去看了,不过只看见官差把他们带走,后面的事情我们便不知道了,不过听你这么说,怕是那赵全民自己不在理了。”

    秦氏不知道该怎么说,赵全民把赵全发带去赌博的事情,心里只是无奈。

    廖婶冷声一笑遂说道:“这个事情看见了就看见了,难道你还指望着去帮帮他不成,我也听到别人说赵全民以前带着你们家全发去赌博的事情,你说这个都是些什么事情摆明了不是坑害你们吗?我看这一次被打也是该的!”

    不知道是谁把赵权民的老底揭了出来。

    就连之前赵全民怎么带着赵全发去赌,怎么帮着赌场拉生意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廖婶把自己听到的消息都告诉了秦氏。

    这些话让秦氏听了极其的气愤,万万没有想到赵全民居然这样坏。

    这不是摆明了坑害了她十几年吗?

    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自己和孩子受的苦,若不是赵全明勾搭赵全发去赌,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冷哼一声,秦氏已经相信这些事情的真实性:“我看也是应该,还谢谢廖婶跑过来告诉我这些事情。”

    秦氏有些感激的说道。

    廖婶微微一笑遂说道:“你也别说这些客套话,对了我听说隔壁庄子的人说,等一个月左右插秧要人,到时候你去不,工钱也不错,二十文钱一天,午饭还管吃。”

    秦氏以前也遇到农忙的时候也会去帮人做工。

    廖婶也是个闲不住的,加上家里的事情,孩子大了也可以做,所以忙完自己家的,也会出去跟别人一起做工。

    这个时候都会跟秦氏一起,相互之间有个照顾。

    秦氏有些犹豫,赵灿娘却上前对着廖婶说道:“廖婶这个事情还不知道呢!现在你也知道我哥哥你在家里,地也收回来了,到时候再看看吧!若是忙完我们自己的有了时间,就出去做工。”

    秦氏很满意赵灿娘的话,点点头也说道“就是廖婶,这个事情还不一定呢,到时候再看看好了,毕竟还有这么长的时间。”

    廖婶想了想也是,现在赵青峰也不在家里,秦氏的地也收了回来,到时候说不定忙不过来。

    “那好这个事情等到时候近了再看看,对了你们要不要去看看热闹?”廖婶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刚才在村口,她便最先知道这个事情,了解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就急忙跑来告诉秦氏。

    摇摇头,秦氏觉得现在还是不去的好。

    “不了廖婶,我们就不去了,要是你听到有什么消息,到时候再来告诉我就好!”秦氏觉得暂避锋芒很重要。

    虽然知道赵全发染上赌瘾是因为赵全明,但现在赵全发已经死了,再计较下去也没有多少意思。

    秦氏心里虽然很愤怒,但想想这个事情还是只能作罢。

    廖婶点点头,说了几句告辞的话,便离开。

    这边的赵灿娘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赵全民也算得上是恶有恶报。

    虽然这样的惩罚对于他对别人的伤害,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但好歹出了一口恶气。

    “娘亲,过两天我再去看爷爷吧!”赵灿娘低声的说道。

    秦氏叹息了一声,点了下头,便进了崖洞。

    赵灿娘知道杂骨要炖久一点才有味道。

    弄了几根秦氏收起来的野当归,随后又放了一晚黄豆进去,接着便是慢慢的用小火慢炖着。

    骨头的香味不一会便飘散了出来,很香。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