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六章 人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妇人也是个凶悍的,眼睛里面也全是绝望的神情,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

    “你叫啊,你就算叫破喉咙,我也不会放过你!”

    赵灿娘听到妇人的话,差点笑了出来。

    这台词....不由让赵灿娘一下子想到了现代。

    赵全民的脸色有些冷。

    大声怒吼:“我都说叫你们放开,若是再不放开,莫要怪我不顾及我们之间的亲情。”

    那妇人也是铁了心:“反正我家已经被你这个畜生害得家破人亡,有本事就当着这么多人把我打死,要不然,我死也不放手。”

    赵全民的身材本来就长得魁梧,一听到妇人这样说,当下气愤了。

    伸出另外一只手,便直接把妇人推倒在了地上。

    顿时场面开始混乱起来。

    妇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便大声嚎叫起来:“大伙看看,都来看看这个杀千刀的,我是他的亲姑姑啊,居然这样来坑害我们家,把自己的亲侄子带去赌场赌,害得我们家现在就快家破人亡。你们都来评评理,这样的畜生是不是该受到惩罚,我不要活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死了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赵全民我家现在都是你害的,所以你不要想好过。”

    说着妇人便扑了上去。

    赵全民有些恼怒,脚下也狠狠的踹了一脚那趴在地上的男人。

    妇人拔下头上的一根铜簪,便直接冲了过去,赵全民的注意力都在地上的男人身上,没有料到妇人会拔下头上的铜簪刺向他。

    围观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顿时,人群中惊呼起来。

    等赵全民反应过来的时候,妇人的铜簪已经刺进了赵全民的胳膊。

    血顺着胳膊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

    妇人不依不饶准备把铜簪拔下来的时候,赵全民的拳头直接打在了妇人的脸上。

    正好打中了鼻心,场面混乱,外面看热闹的谁也不敢上去拉。

    赵灿娘乐得看戏,心里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赵全发会无缘无故的迷上赌博了。

    记得秦氏以前说过,赵全发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就是因为跟着赵全民一起上了一趟街,回来之后,赵全发的品行大变,而且也爱上了赌博。

    赵灿娘在这个里面嗅到了一股子阴谋的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人群主动让开,四个官差走进了人群。

    官差直接把打得难分难舍的三人分开。

    赵灿娘知道接下来的戏码不好看,便直接退了出来。

    秦氏站在外面,正焦急的看着里面,希望找到赵灿娘的影子。

    赵灿娘一挤出来,就直接走到了秦氏的身边:“娘亲我们走吧!”赵灿娘的脸色并不好。

    若是这样赵全民真的该死。

    “娘你刚才又没有听到那些人说的话!”赵灿娘觉得还是有必要问清楚。

    要不然这样赵灿娘总是会担忧秦氏。

    秦氏叹息一声,便说道:“听见了,可是我不相信,你大伯!哦不是,应该是赵全民人还是不错的,不可能你爹染上毒瘾是他教唆的。”

    赵全民平时最会的便是伪装,在秦氏的面前也是,在赵灿娘兄妹面前也是,甚至在村子里面,见到他的人,也没有几个说不好的。

    赵灿娘听到秦氏的话有些无奈,事情都这样清楚了,秦氏还是不相信,这个是不是太轻信人了?

    赵灿娘站在了原地,抬起脑袋看着秦氏问道:“娘,你好好的想想,当年爹不是因为跟着大伯一起进城,回来之后就染上的赌瘾?还有,无风不起浪,那妇人便是赵全民的亲姑姑,你看看那架势,若不是赵全民真的做了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那妇人也不会不顾一切的想要找赵全民讨回公道,还有娘亲,你难道忽视了妇人说的话,我觉得爹当年无缘无故的染上赌赢,是真的有内幕,我不相信赵全民。”

    赵灿娘这话便是说得很明白了,赵全民不可信,这个在赵灿娘的心里根深蒂固。

    秦氏叹息一声,看了一下左右,随后便说道:“可是就算是他做的,我们又有什么证据呢?而且就算是证明,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总归现在已经不是一家人,别的我也不担忧了,以后我们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那一家人,我们还是永远不要结交的好。”

    秦氏的心里有些难受。

    以前还是一家人,现在却弄成了这个样子。

    “对了灿娘,等会买些糕点带回去吧!我听说你爷爷他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我们虽然跟那边的人断绝了关系,但是你爷爷以前对我们却是很好,他们不仁我们不能不义。”

    秦氏说着便慢慢的往小巷走起来。

    赵灿娘的记忆里面,倒是记得赵丙农的好。

    想想也是,那越氏不仁不义,她总不能学她吧!所以想清楚之后也释然了。

    追上秦氏,赵灿娘就笑着说道:“那好娘亲,我们等会就买些糕点,等回去我就去看看爷爷。”

    秦氏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意。

    家里已经没有多少吃的东西。

    玉米面赵灿娘是真的不想吃了,但是想到家里还要节约钱盖房子,便把自己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在街上买了一点点杂粮,还有一些必须用到的东西,秦氏便想起了那杂骨汤,虽然上面没有肉,但是炖汤的话还是不错,至少有油花。

    秦氏有些愧疚的看着身材瘦弱的赵灿娘,心里一横,便对着赵灿娘轻声的说道:“灿娘,我们到市场上去买一点点杂骨吧!肉我们家是不能经常吃,但是杂骨便宜,我们倒是能够经常买,我见那汤炖出来也很好喝,不如我们就去看看?”

    听到秦氏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赵灿娘只是觉得难受,心里很难受。也许是心酸,也许是感动。

    她知道秦氏是因为她的身子。

    微微一笑,赵灿娘便上前抱住了秦氏的胳膊,随后便撒娇的说道“我知道娘亲对我最好了,我们就去看看杂骨,要是有的话就买一副回去,到时候炖汤喝。”

    两人去了菜市,这个时间,正是菜市上人多的时候。

    人来人往的菜市里面,赵灿娘很熟悉的便找到了肉摊。

    那杂骨依旧放在肉摊旁边的烂箩筐里面。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