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八章 磨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确定背篓和锄头放好之后,赵灿娘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往崖洞那边走。

    秦氏正在给请来的几个人烧茶水,而廖婶也在旁边帮忙。

    远远的,赵灿娘便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我就说你们家会渐渐好起来的,这青峰现在也能赚钱了,还好命的在天香楼做工,这样的好事情,青峰可要好好的把握。”

    廖婶一脸的喜悦,那样的表情,感觉赵青峰找到活计,她比遇到什么事情都开心一般。

    赵灿娘知道,廖婶这么多年,没少帮助她们。

    廖婶对待她和赵青峰以及秦氏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般。

    而赵青峰做工这件事情,的确是很好的活计,一来不是卖身为奴,不用签署卖身契,也不用入奴籍,二来便是自由,工钱还很高,天香楼的张掌柜仁义,这件事云城附近方圆几十里都知道的。

    秦氏也没有想到那天香酒楼的张掌柜能够瞧得上赵青峰,虽然秦氏的心里很开心,但也收敛了笑容,说道“也是张掌柜人好,再者就是青峰的机缘好,这么多年也得你的照顾,要不然不我还真的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

    廖婶听了这话,白了一眼秦氏“都说了,这邻里之间不都是相互帮助吗?你还不是帮助了我们家里很多,你啊就不要说这些客套的话语了,等灿娘大一点了,找一户好人家,到时候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好,青峰到时候说门好亲事,这样就圆满了,日子都是慢慢在变好的,没有了拿去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八羔子,我相信你们会好起来的。”

    赵灿娘听到这些笑了起来。

    “廖婶说的话我最爱听了。”赵灿娘笑着跑了过去。

    接着便是站在一旁跟秦氏笑了一笑“娘亲我也野够了,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

    秦氏正要说话,便听到林子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在这边,都快点。”说话的是越氏。

    这个声音在秦氏还有赵灿娘的脑海当中可是熟悉得很的。

    听到这话,赵灿娘和秦氏对视一眼,随后心里都暗叫不好,一定是越氏来找茬的。

    廖婶也站了起来,而在一旁帮忙的几个汉子也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了林子里面的路上,越氏正带着几个男男女女的上山。

    赵灿娘直接上前,站在了路中间。

    “干什么,又想来欺负我们母子是不是。”赵灿娘的脸上有些阴冷,看着越氏并没有害怕。

    秦氏和廖婶也上前一步,两人把赵灿娘往后一拉。

    那里知道赵灿娘根本就没有动。

    越氏心里对赵灿娘是厌恶得很,冷哼一声,便说道“欺负你们母子?这个话你也敢说,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们了?我是来拿我自家的东西的。你们没脸没皮的把我家里的东西拿走,实在是不要脸了些。”

    秦氏冷哼一声,随后便是说道“我拿你们的东西,这句话你也说得出口,你越氏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大家难道不知道吗?谁能在你的手上拿一点点东西,占一点点的便宜,莫要以为我们现在没了关系,就可以更加的肆无忌惮的欺负我们,我告诉你越氏,现在我秦氏光脚不怕穿鞋的,要是惹火了我,你信不信我新帐旧账全都找你算清楚。”

    这话一出,越氏皱了皱眉,但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楚氏在家里可是埋怨了好几次了,那磨盘和磨石一定要要回去。

    越氏回过头,对着身后的几个男男女女说道“你们看看,这就是我当年娶的媳妇,简直就是忤逆不孝,你们说这关系是不是该断绝。”

    后面的几个人点了点头,但也乐得看戏,并未开口说话。

    赵灿娘这才注意到越氏身后的几个人,除了楚氏在里面,赵世友也站在人群的后面,一行七八个人,其他的几个赵灿娘都觉得有些面生。

    看样子因该不是赵家庄的人,听越氏的口气倒像是越氏家里的亲戚。

    赵灿娘看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越氏,笑着说道“我娘亲忤逆不孝,呵呵越氏你也说得出口,你说说我娘亲嫁到你们家这么多年,享过一天福,安安稳稳的过过一天好日子吗?你处处为难我娘亲,我娘亲可是说过半句怨言?你对我们兄妹不好,这个也就算了,你还指望我娘亲怎么孝敬你,是不是要自己的肉割下来给你吃了,这才叫孝敬?越氏我真的觉得你没有脑子,自己的亲生儿子不知道好好的维护着,倒是把捡来的孩子养得那样好,小心啊,这没有血脉亲情的,谁知道将来会不会咬你一口,会不会让你不得善终。”

    秦氏皱眉看了赵灿娘一眼,想要叫赵灿娘收敛一点点,但最终还是放弃,秦氏的心里有些担忧,别人说她不孝。

    饶是越氏知道赵灿娘现在说话气人,也没有想到赵灿娘会这样直言不讳的把她心里最担忧的事情说了出来。

    最近一段时间至从赵全发死后,越氏明显的感觉赵全民和楚氏对她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而且也没有以前那么顺从她的意思。

    越是感觉到中间的不对劲,越氏的心里越是担忧,害怕将来赵全民真的不赡养她,真的不给她养老。

    这个话楚氏听了,不愿意了。

    撸了撸袖子,便挤到了前面,对着赵灿娘便骂道:“你这个小贱蹄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少在这里挑拨离间,娘是对我们一家好,那是因为娘的心善良,仁慈,你居然在这里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娘,这都算了,你还说这些不忠不义不仁不孝的话,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楚氏这样说赵灿娘,作为赵灿娘的娘亲,秦氏肯定不愿意了,上前一步,冷哼一声,便是嘲讽的看着楚氏“你别这么着急,你也别心虚,事情究竟是怎么我们自己各自心里明白,至于我家灿娘,嫁不嫁的出去都不由你来操心。”

    赵灿娘怎么能够让这样一盆擦都擦不掉的脏水泼到自己的身上。

    “娘亲你何苦跟这样的人多说半句,在她们的心中,我们就是应该在她们欺负我们的时候不说话,也不反抗,这样在她们的心里我们才是孝顺,才是仁义,但是有句话我可是明白得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越氏是怎么对我们的,我心里可是记得的,我以前敬她,让她,忍她,换来了什么?鬼门关走了一遭,我算是看明白了,在她的心里我就是一个不值钱的赔钱货,一个小贱蹄子,死了就只配一副烂席子裹着丢进河边烂泥坑里面的,试问一声,这样的奶奶还值得我敬重吗?”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