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九章 断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越氏被里正这样问着,有些语塞。

    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当年置办房契的时候,也是在里正的手里交接的事情。

    “那个我不是想防着儿媳妇做什么对不起赵家的事情吗?”

    越氏唯唯诺诺的说道。

    秦氏这个时候也明白了赵灿娘的举动,也跟着大哭起来“里正你可是要给我做主啊,你听听这些话,我嫁到赵家庄十几年,我的名声都是清清白白的,我能做出什么对不起赵家的事情,越氏你少再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怎么全发才死,你就这样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

    秦氏的声音很是可怜,站在门外追过来看热闹的村里人都不由有些厌恶起越氏来。

    越氏当下那里会顾得别的事情,并不知道这个时候因该收敛自己的性子,反而很要强的说道“我那里给你扣屎盆子了,我只是说害怕,你并没有做那样的事情。”

    秦氏当仁不让,直接质问“既然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们赵家的事情,你为何今天要赶走我们孤儿寡母,为何当年要给假的地契给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秦梦茹那里做错了事情,你们赵家人为什么要这样欺负我。”

    赵灿娘心里暗喜,没有想到秦氏居然懂得了她的用意,现在这个样子,最好的便是示弱,并不适合逞强的。

    里正听到秦氏的哭诉,对着越氏“哼”了一声。

    里正的年纪也不小,四十好几了,对人倒也不错,平日里有什么事情也都是秉公办理,深受大家的爱戴。

    一旁坐着的族长有些无奈的看着越氏便说道“虽然这个是你们的家务事,外面的人也不方便插手,但是这也牵扯到了我们赵家的脸面,越氏你还是太过分了,这秦氏我是看着嫁进我们赵家庄的,多好的一个姑娘,至从嫁给你家的赵全发,你看看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这村子里面,有那个看见秦氏好好的休息过一天的,秦氏这么多年并没有嫌弃你家的赵全发,说句实话,要是我家的女儿嫁给了你那个混账儿子,我都会叫我女儿和离的,你作为婆婆,没有教好自己的儿子就算了,现在有个不嫌弃你家,也不嫌弃你儿子的媳妇,你居然还这样对待人家,都是乡里乡亲,你出去问问那个不说你做的是混账事情。”

    被里正这样说,越氏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正想要放弃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楚氏伸出手拉了拉越氏的衣摆低声说道“那李家姑娘跟世友的婚事。”

    这一提醒,越氏便想起了自己的大孙子,虽不是亲生的,却跟她很贴心,因为赵世友的年纪也不小了,也到了说亲的年纪,所以便托着媒婆说了一门亲事,说的李家姑娘便是赵家庄不远的李家庄的,只是那李家提的条件便是要有房子。

    这下子便难倒了越氏,毕竟老房子这边的房子并不宽,那里还能腾出来新的房间给赵世友说亲用。

    所以楚氏便想到了秦氏她们住的房子,恰好这个时候赵全发短命死了。

    这下两婆媳昨晚在家里商量了一晚之后,便想着把秦氏赶走,然后把房子空出来给赵世友住。

    到时候也只需要修葺一下就好。

    越氏脸色不好看,虽然知道里正跟族长都已经生气,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那秦氏这么多年也没有孝敬过我们两个老人,现在全发死了,自然秦氏跟我们家也没有瓜葛了,我要回房子有什么错,在说了房契还在我手上,我现在收回的是我自己的房子,你们说我无耻也好,说我什么都好,现在我就是要把房子要回来。”

    赵灿娘知道越氏是铁了心,这个时候也不顾及那么多,上前一步便对着里正和族长轻声细语的说道“谢谢里正爷爷和族长爷爷给我们母子三人做主,你们也看见了,这个是越氏想要跟我们断绝关系,我跟娘亲也是不想要这门亲了,就算是将来我们娘三个死在外面,也不想跟这家人扯上关系,爷爷我说话有些唐突,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体谅我的娘亲,我不想我娘亲一天安心的日子都过不了,那房子我们甘愿还给他们,只是从今往后我们两家之间便一点干系也没有,越氏也不是我的奶奶,楚氏也不是我的大伯母。”

    赵灿娘回头看了一眼秦氏,继续说道“房子我们是可以还给他们,但是田地我也希望两位爷爷给我们做主,三年前赵全民把我们的地从我娘亲手上诓骗拿去种,至今还欠下两年的租金,我希望爷爷你们能让他们把地还给我们,也把欠我们两年的租金给我们,这样也算是两清,以后各走各的阳关道。”

    里正和族长都有些惊讶的看着赵灿娘,实在是没有想到平时在村子里面胆小如鼠的赵灿娘居然能慢条斯理的说出这么长段有理有据的话,偏生还然人不反驳不得。

    秦氏也上前说道“灿娘的心思便是我的意思,两位伯伯也看见了,他们这一家这样逼迫我们,这么多年我也没有得到过他们家里任何一点帮助,都说手心手背都会肉,我们家全发就是捡来的孩子,不亲,现在全发才死,你看他们就这样对我们,若是长期下去,我们娘三个还不被他们剥皮吃肉,今天两位长辈都在这里,还请你们两位给我们做主,我秦氏要跟他们断绝关系。”

    听到这些话,里正和族长愣了,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劝阻秦氏,毕竟秦氏和赵灿娘都说得对,越氏太过分。

    越氏倒是惊讶的看着秦氏,实在是没有想到秦氏有这个胆子。

    心里不自在,越氏上前便骂道“想跟我断绝干系那好,断绝就断绝,不断绝的今天是龟孙子。”

    赵灿娘差点笑了出来,这个是把刚才她骂越氏的话还了回来。

    里正和族长在一旁商量了一阵,最终还是走了过来。

    族长对着秦氏说道“你们家的事情我都了解,你要断绝便断绝吧,秦氏和两个孩子依旧是赵家人,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不会说什么的,我会另外给你看开个户籍,到时候你们便是独成一家,至于灿娘说的地,我知道你们有一亩良田,这个我会做主给你们要回来的,至于院子你们愿意让出来就让吧,毕竟房契不在你们手上。”

    说完族长又看向了越氏。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