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八章 哭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越氏没有想到赵灿娘居然比秦氏还难缠。

    心里很不满,嘴里便骂道:“小贱蹄子,不死是你命大,若是再在这里目无尊长的跟老娘顶嘴,小心老娘收拾你。”

    赵灿娘丝毫不惧越氏,冷声的笑笑,赵灿娘便说道:“你要收拾我只管来收拾就是想要收拾人也不看看自己的本事,一句话,你若是想要我们搬走,直接叫里正来,我们之间的帐也得好好算算,这世上那里有那么好的好事情,我们母子三人也不是任由你欺负不知道回击的主。”

    越氏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这个时候楚氏上前便对着赵灿娘和秦氏说道“你们两个这又是何必的,娘亲的年纪大了,难免脾气会暴躁一点,她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你们作为晚辈为什么不体谅一点呢!”

    楚氏在赵家庄的口碑很好,都说她是一个好媳妇,原因还是因为楚氏很会做人,从来不当着别人的面欺负秦氏母子,也不当着外人的面跟越氏顶嘴,见人就说别人的好,但是背着却是狠狠的捅刀子,典型的当着人的面前做人事,背着便是狠狠的捅刀子的主。

    赵灿娘知道楚氏是个什么样子的,冷声一笑,便说道“感情现在撵走的不是你,所以你站着说话也不腰疼,大家都来评评理,你们说要被人这样无情的撵出去,你们还能谈笑风生,说什么孝敬老人吗?作为老人都是为老不尊的,还值得别人尊敬吗?越氏你对我们娘三个是什么样子的我都不说了,你嫌弃我那天没有死去,骂的那些话我一辈子都记得,什么我不早点死,什么一副烂席子裹着甩进河边的泥坑里面,你说说这些话都是当奶奶说的?你还想我尊敬你,你配吗?”

    赵灿娘心里满是怒气,只要一想着那天清醒的时候,越氏说的那些话,心里的气就直接往上冒。

    看热闹的那些妇人多多少少都知道越氏是个什么人,廖婶站在人群中间,帮衬着赵灿娘说话,低声的个站在附近的几个妇人说道“可不是,那天我也在场,那越氏说的那些话,就算是活人也得生生的气背气,就算赵灿娘是女孩,也不得这样作践人家啊,什么早就想看着她死了,什么赔钱货之类的,那赵灿娘这么多年也没有吃她家里的一口饭,还是自己的孙子,何苦骂的这样难听,赵灿娘这样生气我也是理解的,换做是我,也会这样吧!”

    这些话倒是起到了效果,跟廖婶站得近的一个妇人也无奈的说道“灿娘和青峰都是苦命的孩子,那越氏家里也算是好过的,居然对两个孩子这样狠心,你说的那些话我也在村子里面听到越氏跟别人说过的,是有些过分我看灿娘今天这个样子,也是心中的怒气积压起来了,被自己的亲人那样说,心里一定很难受。”

    “.........”

    这边的赵灿娘自然没有闲心去听别人说的话,秦氏伸出手拉住赵灿娘,心如死灰的说道“灿娘何苦跟她说那么多,我们现在就去找里正吧。”

    说着秦氏也不锁门,直接拉着赵灿娘往外面走。

    赵灿娘路过越氏的身边,低声说道“谁不来谁就是龟孙子。”

    这话吧越氏气得够呛,本来都是铁了心要赶走秦氏母子三人,这个时候也没有了顾及,带着自己的虾兵蟹将便跟在了赵灿娘母子身后,往村子里面走去。

    赵家庄里面有很多的人家,里正家很族长家是挨着的,这样办事情倒是方便,

    赵灿娘还是第一次到赵家庄里面来,这个时间男子大多都已经上山做事情,留在家里的都是一些妇人。

    所以几人浩浩荡荡的队伍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

    两旁的房舍大多都有些破旧,而且统一的都是土坯茅草房,能够看见青砖黛瓦的怕也只有里正和族长家里。

    只不过两家人也就是撑撑面子,外面的一面墙是青砖,就连瓦也只盖了半扇。

    赵灿娘直接走到了族长家里,脸上的表情再也不是强势的样子,而是一副可怜兮兮,像是被人欺负得很狠的表情。

    族长是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长得慈眉善目,一脸的温和,见着赵灿娘还有秦氏走在前面,越氏带着几人浩浩荡荡的走在后面,便知道出了事情。

    站起来,族长便笑着问道“这是怎么了?”

    赵灿娘在族长问的时候一下子便哭了出来。

    “爷爷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赵灿娘的哭声很大,样子很是凄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把秦氏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站在后面的越氏还有楚氏几人都很疑惑的看着赵灿娘,全然不明白赵灿娘这样做究竟是唱哪一出,刚才的刚强一下子便消失不见。

    现在柔弱得像个被人欺负的小白花,这是要做什么。

    赵族长有些心疼的拿出帕子给赵灿娘擦起眼泪来。

    “灿娘有什么事情好好的跟爷爷说,爷爷给你做主。”

    赵族长自然之道越氏是怎么对待秦氏母子三人的,所以这个时候几人一走一起,很自然的,赵族长便想到了事情的大概。

    赵灿娘也不客气,把族长的手帕拿起来便擦着眼泪,一边擦还一边哭着说道“爷爷,奶奶要把我们母子三人赶走,要我们把那房子让出来,我们母子三人才给爹爹办完葬礼,家里欠了那么多的外债,那里还有银钱出去置办新的房子,爷爷你得给我娘亲做主啊,奶奶说我娘亲手里的房契也是假的,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

    赵灿娘有些语无伦次,但是赵族长却听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隔壁院子的里正听到消息也走了过来,恰好听到赵灿娘的哭诉,忍不住皱皱眉头。

    族长还没有说话,里正便抢先“当年越氏你找我置办房契的时候,就告诉我,这房子是要过户给赵全发的,那房契是假的又是怎么回事?”

    里正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气愤,若是这样秦氏岂不是真的找不到地方申诉了吗?这越氏欺人也太甚,大家都是心慈的,都是同情弱者的,那个人是个什么样子,谁的心里都有一杆秤。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