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二章 寒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灿娘听到这话,站在一旁,并未说话。

    两百文钱看来是要找人借了,就算是等会赵青峰回来,也拿不到多少铜钱的。

    上前一步,赵灿娘冷眼看了越氏一眼,最终还是把憋在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拉了拉秦氏的衣袖,赵灿娘低声说道“娘亲,我去找廖婶借一点吧。”

    自家只有这个样子,赵灿娘表示很无奈。

    秦氏叹息了一声“眼下也只有找你廖婶借一点了,只是法场,我们是做不起了。”古周国的人很信佛,认为人死后会只要超度,身前的业障便会化完,死了也才能荣登极乐。

    以前村里人去世,都是要请的。

    这个事情跟死后要用棺材掩埋是一样的庄重。

    越氏听了这话,眼皮子跳跳,也没有多嘴说什么,这个家里是个什么样子,她知道,眼下她也不好要求那么多,要是真的把秦氏憋急了,说那银子的事情就完了,她可是没有那个打算,把自己收在包里的银子再次拿出去的。

    秦氏和赵灿娘自然不知道越氏心里的想法,这个时候的秦氏正在为银子的事情发愁。

    赵灿娘还是有信心的,只要多卖两天魔芋也是能把银钱卖出来的,眼下也是把银子借着周转一下。

    赵灿娘拉着秦氏走到了一旁,然后瞧见四处没人之后,这才低声说道“娘亲,银子的事情你不用太担心,过两天我们就能还上,现在借着也是周转一下,还有这葬礼上的事情,我们不要多说话,都听越氏的。”

    昨天才说到银子的事情,越氏也才仓皇离开,赵灿娘相信,今天的葬礼越氏一定不会再多要求别的,兴许今天棺材的事情便是最后的要求。

    想来赵全发是有些可恨,但毕竟现在赵全发也走了,赵灿娘的心里就是再有恨意,也找不到人恨了。

    眼下也只能把赵全发安埋了,至于以后,也就等以后再说了。

    因为秦氏家里的特殊关系,加上秦氏本来就没有银钱,所以只是在通报里正之后,便也算完了,村里面的人送的礼也都退了回去。

    按照秦氏现在的家底,办酒席是不可能的,若是收了大家的东西,到时候肯定是要办酒席感谢大家的,秦氏拿不出那个银子。

    赵灿娘在门板前面烧着纸,铜钱已经借到了,在廖婶那里借了一百八十文,剩下来的二十文钱便是秦氏拿出来添在里面的。

    铜钱都给了赵全民,买棺材这样的事情也就只有他能做了。

    赵青峰还没有回来,这一点让赵灿娘担心,按道理说,若是只是进城送魔芋,这个时候也因该回来了,难道是因为出了什么事情?

    正胡乱的想着,赵灿娘的旁边突然蹲下来了一个人。

    抬起头,赵灿娘看了一眼蹲下来的女子,不就是赵玉娘么!

    赵玉娘今年十四,也是到了说亲的年纪,而且赵玉娘的长相也好看,上门说亲的人自然是不在少数。

    只是因为赵玉娘的头上还有个姐姐赵清娘没有说亲,所以赵玉娘的婚事便也耽搁了下来。

    赵玉娘小小的脸上今天却是略施粉黛,一双柳眉看起来极其的好看,薄薄的嘴唇看起来很是小巧。

    一个鹅蛋般的脸蛋,倒是不错的脸型。

    一身翠绿的衣衫也极其的漂亮。

    赵灿娘尽然没有想到赵玉娘居然还有这样的姿色。

    赵灿娘并未多说话,而是自顾自的烧纸,也没有跟赵玉娘说话的意思,虽然赵灿娘不怎么喜欢赵全发,但是面子上的事情还是要做足的,赵玉娘是赵全发的亲妹妹,今天是哥哥死去的日子,居然还穿得这样花姿招展。

    偏过头再看看像闲人一般的越氏和楚氏,赵灿娘的心里又是一阵叹息。

    头一次,赵灿娘有点为赵全发悲哀,活人活成他那个样子,真的很悲哀。

    赵玉娘是专程来找赵灿娘说话的,她可是听说,赵灿娘的表哥今天要来的。

    赵玉娘扔了一两张纸在火盆里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赵灿娘不是一个多嘴的人,而且赵玉娘的事情,她也不想了解,她不说她也不问。

    秦氏去村子里面请人去了,现在看日子,还有看风水宝地之类的事情,秦氏都是从简,全都是请的村子里面的半吊子阴阳先生,花也花不了多少银钱可以银钱,最主要的一点还在于这银钱可以往后有钱的时候再给,这一点无疑是秦氏最想要的。

    赵玉娘瞧了一眼不远处的越氏,看着越氏不好看的脸色,咬咬牙,便问道“餐娘小姑问你一个事情。”

    赵玉娘的辈分可比赵灿娘高上一辈,赵灿娘见赵玉娘扭扭咧咧的样子心里就觉得有些不自在“你说吧有什么事情。”

    赵玉娘见赵灿娘跟她说话,一下子脸上的表情好看了不少。

    “是这样的,小姑问你一个事情,你记得不要告诉别人,你一定要保密。”赵玉娘声音很小,而且一脸的神秘。

    赵灿娘有些不耐烦“你有事情说便是,至于保密之类的,你若是不放心我,不说便是。”她有没有保密的义务。

    眼见着赵灿娘脸上的不耐烦,赵玉娘心里虽然有些愤怒,但脸上却是笑嘻嘻一脸讨好的说道“我听说你表哥今天要来是不是?”

    表哥?赵灿娘一愣,倒是想起了自己舅舅家的孩子,好像是有个儿子。

    记忆当中,也没有那个表哥多少的记忆,唯一有的一点点记忆,好像便是表哥跟别的孩子那样,都欺负她。

    “我不知道”赵灿娘冷声的说道。

    赵玉娘的脸色讪讪的,小声嘀咕道“你怎么会不知道的?”

    这话很明显是在怀疑。

    “我为什么非要知道呢?而且本来我也是真的不知道”赵灿娘说了这句话,便站了起来,接着走进了厨房。

    忙活了一大早上,连口水都没喝,肚子里面更是一点东西也没有吃,想着自己床底下面的那些骨头,还有肉,赵灿娘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眼下看来今天是吃不成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