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章 蝼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至于床上的赵全发,这个时候并没有谁记起他的存在。

    赵灿娘对赵全发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那怕是在原主的记忆里面,赵全发的影子也是极其模糊的。

    而且没有一个场景是温馨的,要不是赵全发输了钱回来打骂两兄妹,就是赵全发向秦氏要银子,或者就是把家里的东西拿出去变卖。

    总之记忆里面只要牵扯到赵全发的,没有一件是好的。

    秦氏叹息了一声,还是看了一眼床上的赵全发,终究还是下不了那个心不管。

    “大哥青峰说得对,我们现在也实在是没有银子,先前因为大嫂在家里来说,你们家里孩子多之类的话,我也就没有追问这粮食的事情,但是现在你也看见了全发躺在床上,生死不知,我实在是也没有办法,两个孩子现在连饭都吃不饱,家里那里还有剩余的银钱给全发看病,那粮食的钱,我也不要那么多了,我也知道你们家里不容易,你就给一两银子就好。”

    赵灿娘有些不忍心自己一下子四百文钱就没有了,忍不住低声叫了一声“娘....”

    秦氏低下脑袋,摸了摸赵灿娘的头,说道“你大伯家里也不容易,现在正是困难的时候,还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大哥你觉得我说的这个样子可以吗?”

    越氏冷哼一声,不由赵全民说话,便接着话大声说道“家里莫说没有银钱,就算有.....”

    越氏硬生生的把自己要说的话咽下去,但是大家都还是明白了越氏要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赵灿娘冷冷一笑,眼睛里面全是鄙夷“反正现在我们家里没有银钱,你们要是不还钱,我们也没有银钱给床上的人医治伤,他是死是活可都管不了我们什么事情,老妖婆床上躺着的可是你儿子,你就不怕你老了没人给你送终?”

    秦氏皱皱眉头看了一眼赵灿娘责备道“你怎么说你奶奶的,纵然你心里有气,但是该叫奶奶的时候也得叫奶奶。”

    赵灿娘瘪瘪嘴,并未跟秦氏顶嘴。

    越氏却是气得直咬牙,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赵灿娘愤怒的说道“赔钱货你说什么!”

    站在门口的赵玉娘这个时候却是大声的朝着外面说话“赵大叔你总算来了,快点过来给我哥哥看看伤。”

    赵玉娘本就是在门口站岗的,为的就是怕外面的人听到屋子里面的人说话,所以赵灿娘刚才才敢那么大胆,秦氏和赵青峰都明白,有些事情,越氏比她们更不想外面的人知道,比如租金的事情,比如要钱的事情。

    这里的人,人人都是虚伪的,赵灿娘算是看明白了,想要好好的在这里生存下去,需要做的便是当着人面前一套,背着人面前一套。

    比如外面的那些人,在以前赵全发做出那些事情的时候,大部分的人都是同情秦氏,责备赵全发的,但是现在赵全发躺在了床上,若是秦氏不管不顾,她们兄妹不管不顾,便有些说不过去。

    所以有些事情就算是心里再不愿意,也得违背自己的意愿去做。

    秦氏终究还是忍不下心,毕竟赵全发是一条人命。

    看到赵大叔一来,秦氏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赵大叔你快看看全发的伤吧!”

    赵灿娘站在一旁,看不出喜悲。

    赵大叔听了点点头便上前给赵全发检查起来。

    先是看了包伤口的地方,接着便是把脉,接着赵大叔无奈的叹息。

    “流血过多,加上也没有止血,血流得太多了,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来的路上赵大叔已经听说了,在城里赵全民已经找了大夫给赵全发看伤,只是城里的大夫都断定赵全发没救,所以只是简单的包扎。

    就连城里的大夫都没有办法,他又怎么有呢!他只是略懂医术而已,医术还没有城里的大夫高,之前听到廖婶的叙述,还以为是假的,但现在看来,事情还真的是这样,赵全发怕是没有救了。

    秦氏的眼泪还是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秦氏看着赵大叔一脸的哀伤“赵大叔你再帮着看看吧!”

    越氏看了一眼秦氏,冷哼了一声,便说道“还有什么好看的,秦氏都是你们两个赔钱货,要不是你们我儿子怎么可能被赌坊的人砍掉手腕,怎么可能不行了,都是害人精,怎么我儿子死了你难道还想改嫁不成!我告诉你你休想,就算是我儿子去了,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这是要唱哪一出?

    秦氏一脸的呆愣,完全不明白越氏怎么把话题一下子扯到改嫁上面去的。

    赵大叔有些看不过去,越氏在村里蛮不讲理是出了名的,而且欺负秦氏三母子也是大家都知道的。

    “越氏你就别这样说了,全发还在床上躺着,哎!我看你们吵吵闹闹的,还不如想想怎么准备后事吧!”

    赵大叔说着背起自己的药箱便直接离开。

    廖婶微微摇摇头,对床上的赵全发并没有太多的同情,这样的事情在附近真的太多了。

    在赌坊赌博的,最后有几个落得好下场的,自己丢了性命不说,家里还被弄得家不是家。

    廖婶也离开了。

    院子外面等着看热闹的村里人,在听说屋子里面的人快要不行的时候,也都纷纷离去。

    似乎没有谁为赵全发的离开惋惜。

    在村里人的眼里,染上了赌的,不知道收手的,最后没有谁落得了好下场。

    也许死了,还好一点吧,总比窝囊如同狗一般的活着好。

    越氏的心里也是不同情赵全发的,虽然是她的亲身儿子,但是赵全发这么多年没有给她拿过一文钱,在越氏的心里,谁有钱,谁给她钱,谁才是儿子。

    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赵玉娘走了过来揉了揉肚子,低声说道“娘亲我肚子饿了,要不我先回去了?”

    村里人吃饭吃得早,这个时候越氏也才想起自己没有吃饭,冷眼的看了三人一眼之后,便说道“秦氏今晚好好的看着全发,记着是什么时候走的,明早我们会过来的,到时候一副薄棺拉到山上去埋了就是,省得碍眼。”

    说完越氏便直接离开。

    屋子里面最后只剩下秦氏母子三人。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