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魔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灿娘拿起魔芋,正好被秦氏看见,秦氏忙说道“傻孩子,你把麻芋拿起来做什么,等会那汁液沾到手上,你该难受了。”

    麻芋?难道这里的人把魔芋叫做麻芋,随即赵灿娘也释然了,这魔芋的确会麻手,叫麻芋也是正常的。

    一想到这里,赵灿娘便问道“娘亲,这个可不可以给我。”

    秦氏皱皱眉头问道“你拿这个来做什么?这个麻芋又不能吃,你手上的这个还是上一次你哥哥从山上捡回来的。”

    一听到这话,赵灿娘心里激动了“娘,山上有很多麻芋么?”在继承的记忆里面,并没有麻芋的身影。

    秦氏听到灿娘的话,脸上满是担忧,她怎么发现灿娘至从昨天之后,便变得有些不正常起来“灿娘你没有什么事情吧?这麻芋林你以前还经常跟你哥哥去玩的,你怎么不记得了?”

    听到秦氏的怀疑,赵灿娘心里暗叫不好,秦氏居然怀疑自己了。

    脑子一转,便想到了解释的方法“娘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昨天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的缘故吧,以前很多事情都有点想不起来,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什么都不害怕了。”

    秦氏听了这个解释,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放松“难为灿娘了,都是娘亲不好,要不是娘亲你也不会遭这样的罪。”秦氏想的是一定是赵灿娘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所以才会心智大变。

    赵灿娘一愣,知道这里的人也信鬼神之说,看来,这一关倒是过了。

    “娘亲你不要这样说,这一切哪里能怪你,要怪也是怪那个没有良心的赵全发。”赵灿娘愤愤的说道。

    随后话锋一转便说道“娘,那上山这个麻芋真的很多么?”赵灿娘继续问道。

    秦氏点点头,开始低头绣手上的绣活,慢慢的说道“是很多啊,那山上林子里面长了很多的麻芋,只是这麻芋看着下面生长的块茎大,却不能吃,也真是浪费了,早年闹饥荒的时候,村里有人煮着吃过,哪里知道,一吃便全都把嘴麻得说不出话。后来就在也没有人吃过,你手里的麻芋是你哥哥在山上砍柴捡回来的,也不知道他捡这个玩意做什么。”

    听完秦氏的解释,赵灿娘的心里更乐呵了,没人吃过,那就是说大家偶读不知道魔芋的好,而且看样子这里的人不知道这魔芋怎么吃。

    这简直太好了,赵灿娘心里有了一个想法,既然这里的人不知道怎么吃,那么若是她真的把这麻芋煮出来,再拿到街上去卖,岂不是也能赚钱,若是直接卖给酒楼,说不定还真的能赚上一笔。

    想到这里,赵灿娘的心火热了起来。

    赵灿娘什么也不多说,直接进了屋子,把那一个大大的麻芋抱在了怀里。

    她得好好想想这麻芋的做法。

    做麻芋要用到的碱眼下也没有,而且她也不知道集市上有没有卖的。

    现在只剩下草灰水了。

    想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赵灿娘的心里满是无奈,就弄草灰水吧!至少不用花钱。

    把麻芋抱进了厨房,赵灿娘想了一下,第一次试做,得少弄一点。

    在厨房里面找了一个没有用的旧木桶,清洗干净后,确定不漏水,赵灿娘便把灶膛里面是有草灰用小铁铲子铲了半桶。

    然后打了半桶水直接倒进了灰里面。

    接着便是搅动,等搅动好了之后,赵灿娘才把木桶提到墙角放好。

    现在要做的便是澄清草灰水,看着那水上面飘忽的杂物,还得好好的滤干净。

    在屋子里面找了一块白布,好像是以前秦氏用来做豆腐用的盖帕,赵灿娘也没有跟秦氏说,这件事情说出去了,指不定秦氏就不支持了。

    赵灿娘心里已经想好了,等会赵青峰回来的时候,把赵青峰拉上一起。

    家里的是有石磨的,毕竟家里要磨玉米面,所以磨魔芋这个问题很容易就解决掉,只是她的个头太矮,不能勾着那磨拐子,只能等赵青峰来弄。

    因为赵灿娘今天已经把厨房里面的活计拦在了自己的身上,所以秦氏一直院子里面绣花,也没有忙活晚饭的事情。

    赵青峰终于在天快黑的时候,挑了一担柴火回来。

    看起来赵青峰有些疲惫,脸上满是倦容,赵灿娘瞥了一眼那两捆沉甸甸的干柴,这个时节也不知道赵青峰是在那里弄到的。

    秦氏一脸的心疼“青峰叫你少弄一点,你就是不相信,你看看这么大一担,挑起来多累人。”

    说着秦氏一进上前,轻轻的拍着赵青峰衣服上面沾上的树叶和细枝。

    赵青峰微微一笑说道“今天在那边山上去,看见一颗死去的树,就忍不住砍回来了,这个是干柴娘亲,看着很大一担其实没有多重的。”

    赵青峰很懂事的安慰着秦氏,实际上却是不想让秦氏担心。

    听到赵青峰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赵灿娘的心居然心疼起赵青峰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赵青峰还得过一个月才十三岁,却是有着跟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大概因为是男孩子,赵青峰虽然只比赵灿娘大上一岁多点,但是个头却是高上很多,目测大概有一米四几。

    “娘亲我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的,这干柴卖钱,我看了一下,这一担柴可以拆成两担来卖,而且干柴卖钱,这一担因该能卖五文钱左右,明早我就去卖了,好给妹妹买两只鸡蛋回来。”

    赵灿娘的心酸了起来,眼睛里面也噙满了泪水,这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关心还有亲情。

    默默的赵灿娘回到了厨房里面。

    晚上煮的依旧是酸菜鱼,和玉米面糊糊。

    秦氏吃了饭便去睡觉了,家里用不起油灯,秦氏也不能绣花。

    赵灿娘心里想着做魔芋的事情,把碗洗了之后,也没有去睡觉,在院子里面捣鼓石磨。

    站在石磨的面前,赵灿娘想了很多的法子,最后还是确定,自己没有那个本事推动石磨。

    赵青峰观察赵灿娘很久了,从吃饭开始,赵灿娘就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