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章 恶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全发家的赵灿娘快要不行的消息,一会儿的时间,便在村子里传开。

    灿娘依旧昏迷不醒,浑身很烫,廖婶子在一旁拿着热帕子换着给灿娘敷着额头,一面焦急的在院子里面往村口看着。

    秦氏去了城里已经一个多时辰了,还没有回来,而赵灿娘的情况很是不稳定。

    这边的秦氏,同样的焦急,边走边跑着往屋子里面赶。

    因为身上没有多少银钱的缘故,在药房里面耽搁了一些时间,最后好说歹说人家药房里面的人才同意少收她两个铜钱,把药卖给她。

    现在的秦氏身上,已经身无分文。

    秦氏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正午时分,这个时间,村子里面的人都在煮着午饭。

    远远的便能看见赵家塘村呈半月形的村庄里面,炊烟袅袅,构成一幅和谐的画面,只是秦氏无暇欣赏这样的美景。

    廖婶站在院门口远远的便看见秦氏回来了,心里一喜,忙走进屋子看了一眼床上的灿娘,接着又给灿娘换了一个敷帕之后,这才出了屋子,站在院子里面。

    “秦娘子,你可算是回来了。”

    秦氏一听廖婶有些焦急的话,心里居然咯噔一下,暗想难道是因为灿娘出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廖婶,是不是灿娘出了什么事情?”秦氏一脸的慌张,神情有些激动的问道。

    廖婶叹息了一声,便说道“你走后灿娘一直都在发热,我一直用敷帕在帮她敷额头,现在依旧很烫,你快去看看她,我帮你去厨房熬药。”

    说着廖婶接过秦氏手里的一小包药,走进了旁边的厨房里面。

    秦氏来不及说谢谢便冲进了里屋里面。

    赵全发成婚的时候,他老爹赵丙农便把村头的牛圈收拾了出来,花了点银钱又盖了一间里屋,一间堂屋出来,至于那厨房,便是以前的牛棚改建的,当时唯一能看的便是那半人高的泥巴院墙。

    只不过经过时间的摧残,现在的泥墙已经变得残破不堪,更别说当时为了省钱,到现在已经摇摇欲坠的破房子。

    秦氏看了一眼自家破烂的房屋,对赵全发的恨又多了一点,要不是赵全发好赌,稍微勤快一点,家里也不会成这个样子的。

    床上赵灿娘的脸依旧乌青,双唇闭得很紧,看脸上的样子像是极其的痛苦。

    秦氏的心疼得都快要出血了,伸手摸了一下赵灿娘的额头,真的很烫手。

    现在她能做的便是给赵灿娘换额头上的敷帕。

    看着被窝里面那个小小的人,秦氏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落在赵灿娘的脸上,落在赵灿娘的嘴唇上面。

    “灿娘你不要吓娘啊,要是你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娘也不活了。”秦氏坐在床头,轻轻的摸着赵灿娘的脸喃喃的轻声说道。

    廖婶把药放进锅里,然后便烧火慢慢的熬制着。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接着廖婶走了进来,一脸怜惜的看着秦氏便说道“秦娘子药已经熬在锅里了,我也添了大一点的柴火,估计再过一刻钟,药就好了,你也别担心,灿娘福大命大,一定会撑过去的。”

    秦氏拿着一块粗布帕子擦了一下眼角的眼泪,随即抬头感激的对着廖婶说道“谢谢你廖婶子,要不是你帮忙,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哎!你也别这样说,都是左邻右舍的,能帮一点便是一点,我也该回家了,家里还有两个崽等着我做饭呢,我晚上再来看灿娘。”廖婶子说着便要离开。

    秦氏为人处世这方面还是很好的,一听说廖婶子要走,忙站起来,忙走到门口“廖婶子,吃了午饭再走吧,我马上去厨房里面煮,把家里的两个孩子也叫过来一起吃吧。”

    廖婶子帮了一上午的忙,到现在都还没有得个闲,秦氏的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廖婶子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明白得很,秦氏家里被赵全发败成这样,家里早就没有多少粮食了,能让秦氏多撑一天是一天吧。

    “不了,秦娘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燕还有兵兵脸皮薄得很,都是左邻右舍的,帮帮忙哪里还用得着吃饭,你也别客气了,现在最关键的是好好的守着灿娘,等灿娘把热退了,这才是最关键的,你实在是要感谢我,等灿娘好了之后在说吧,我就先回去了。”

    廖婶随便寻了一个借口,说完,便转身离开。

    秦氏一脸感激的看着廖婶的背影,等廖婶进了自己的院子,秦氏这才走进厨房。

    锅里面熬制的药已经开了,一股浓烈的药味在屋子里面飘荡。

    秦氏一边熬制药,一边想着等会给赵灿娘做些什么好吃的,全然忘记了自己从早上到现在粒米未进。

    等药熬好之后,秦氏这才端进屋子里面,小心的抱着灿娘,拿着一个瓷调羹小口小口的喂着。

    苦涩的药一点点进了赵灿娘的嘴里,好不容易,秦氏才把药全部灌进赵灿娘的嘴里,秦氏的头上已是满头大汗。

    突然屋外,“嘭”的一声巨响,把秦氏直接从床头惊了起来,声音是从自己院子里面发出来的,这一声巨响,倒是把秦氏吓了一跳,秦氏忙站起来,走向堂屋。

    越氏是赵灿娘的奶奶,也是秦氏的婆婆,刚才在村里的时候,便听到了赵灿娘快要不行的消息,这一听,那还得了,想着自己家的大女儿马上就要定亲,要是赵灿娘真的在这个时候死了,岂不是晦气吗。

    所以什么也没有想,直接带着自己的大儿媳楚氏,还有二女儿赵清娘杀气腾腾的跑了过来。

    秦氏站在堂屋里面,一眼便看见了自家院子本来就摇摇欲坠的院门,倒在了地上。

    看着面色不善的三人,秦氏下意识的想到了什么,忙堵在门口,一脸讪笑的看着越氏说道“娘和大嫂今天怎么得空来了?”

    赵清娘一听秦氏只招呼自己的娘亲还有大嫂,不招呼她,本来今天就是来闹事的,便有了话头,一脸讥讽的说道“二嫂这是什么话,眼里面只有娘和嫂子就算了,反正我这个姑子你也看不上眼,但是我们得不得空这不管你的事情吧,我们又不是来找你的,别挡在门口,我哥呢!”

    赵清娘的脾气,秦氏哪里不知道,不仅聪明,为人处事还很厉害。

    这个时候听赵清娘的语气,摆明的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一提起赵全发那个畜生,秦氏便皱皱眉,心里极其不悦的说道“你哥哥不知道去哪里了。”

    越氏一听这话,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出来“哼!”接着一脸不满的看着秦氏说道“自己的相公到哪里去了,居然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做人家娘子的,亏我当年还花了一两银子把你娶回家,本想你好好能够照顾我儿子的,结果呢!!”越氏说完愤愤的看了一眼秦氏。

    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秦氏,心里全是哀伤,这样的话,越氏隔上一段时间便会说上一遍,她都习以为常了,只是每次听到这话,心里难免忍不了的悲哀。

    越氏今天是为了赵灿娘的事情,看看天色,快要黑了,也不耽搁时间,便直接问道“我听说灿娘病了?”

    越氏前面的一句话是责怪秦氏,后面的一句话是毫无感情的问话,这样的态度,秦氏心里很是无奈,也很哀伤,嫁到赵家十五年,她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

    婆婆越氏的为难她也早就习以为常。

    秦氏想了一下,还是说道“是病了,不过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赵大叔已经开了药,灿娘已经吃了,估计也快要醒了吧。”秦氏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越氏又是不满的“哼”了一声。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楚氏这个时候冷嘲热讽的说道“要醒了?我刚才听到的情况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听说你们家灿娘快要死了!”

    秦氏一听这话,愤怒的抬起头,越氏她们怎么说她都不要紧,但是说灿娘就不行“你在哪里听到的这些话,谁说我家灿娘快要死了的。”秦氏的脸色很不好。

    楚氏一看见秦氏黑脸,心里不舒服了,要知道平日里秦氏都是逆来顺受的性子,今天居然长进了敢顶嘴了。

    “谁说的,现在整个村子都知道这件事情,还用的着谁说吗?”楚氏的脸上居然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你......”秦氏紧咬牙关,要不是想着床上的灿娘,她现在真心的想要跟楚氏大闹一场。

    越氏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一脸不满的看了一眼秦氏,却一点没有责怪楚氏的意思“别嚷嚷了,说说又不会死人,我进去看看灿娘怎么样了,这死孩子,要死怎么也不挑个合适的时间死,要是现在死了,多影响玉娘的亲事。”

    这话说得.....秦氏终于受不了爆发了,挡在门口,不让三人进屋。

    “娘你说的是什么话?灿娘怎么说也是你的孙女,你怎么这么狠毒,居然诅咒自己的孙女死呢!”秦氏的声音有些大。

    从来没有听到秦氏大声说话的越氏这下生了气大声的吼道“我诅咒她死了又怎么样,赔钱的玩意,死了就死了,我听说早上全发要把灿娘拉去卖给那吴老头,你干什么要阻止,能卖两个钱也是好的,养在家里还浪费粮食,现在倒好,居然快要死了!晦气!”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