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极品农家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章 昏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灿娘生性胆小,平日里不爱说话,每次遇到这样大吵大闹的事情,都会很沉默的听着。

    所以一开始,秦娘子在跟赵全发吵闹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灿娘的不对劲。

    这会经过廖婶的提醒,秦娘子把灿娘抱在一看,随即痛哭起来,一边哭着喊着灿娘的名字,一边用手掐着灿娘的人中。

    “灿娘,灿娘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娘啊.....”秦氏的眼中满是慌张和焦急。

    廖婶也有些着急,蹲下身子便伸手摸着灿娘的脖颈的动脉处,还有微弱的脉跳。

    廖婶看着秦娘子,急切的说道“还有脉跳,快,快送去大夫那里看一看。”

    人群中这会也慌乱起来,若是出了人命那可是大事情啊!

    村里唯一的一个老大夫赵郎中急忙走了上来,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情,这个时候也不能选择袖手旁观。

    赵郎中也是赵家家本家的族人,赵灿娘说到底也是赵家人,不管是做为医者还是做为自家人,都因该出手相救。

    “秦娘子快把孩子抱到屋子里面去,我马上来给孩子号脉。”赵郎中一说完,便立即回头对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说道“伟娃快去把我的药箱拿过来。”

    那个叫伟娃的小伙子一听,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拨开人群往村里跑去。

    赵灿娘的家本就在村口,而且闹架的地点本就在自己的院门口地方不远的,这会秦娘子也没暇顾及赵全发,现在她脑子里面只有赵灿娘。

    秦娘子不顾自己身上的狼狈,立即把赵灿娘抱起来往院子里面跑去。

    进了屋子,秦娘子慌忙的把赵灿娘放在床上面,接着老大夫便走了上来,开始给赵灿娘把脉。

    秦氏在一旁急得团团转,实在是没有想到灿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怪我,是都怪我,要是我不只顾着跟赵全发那畜生吵架,多注意一下灿娘的情况,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旁的廖婶抓住秦氏的手,安慰道“你也不要这样说,你不也是为了灿娘好么?要是灿娘真的被赵全发送去了吴老头那里,那灿娘过的日子才会是生不如死,你别着急,孩子估计是受了惊吓,所以昏过去了,不会有事请的。”

    秦氏还是一脸的悲伤“都怪我,要是我早点把灿娘送去娘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当时只是防着赵全发会打峰哥儿的主意,所以没有把灿娘也送去娘家,要是都送去了.....都怪我,要是真的把灿娘也回了她外婆那里,今天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赵灿娘本就生性胆小,加上平日里不爱说话,做什么事情都是唯唯诺诺的样子,所以在第一时间,秦氏才没有发现灿娘的不对劲,以为赵灿娘只是跟平时一样吓着了。

    半响,老大夫放开了把在赵灿娘手腕上的手。

    叹息一声说道“孩子是受了惊吓,而且这一次吓得不轻,你再等等吧,要是孩子天黑之前能醒过来就不会有什么事情,要是醒不过来,就准备后事吧。”

    老大夫说到这里心情也很沉重,都是赵全发造的孽啊,好好的一个女娃,很可能就这样没了。

    秦氏一听老大夫的话愣住了,愣了一下,立即反应过来老大夫说话的意思。

    毫不犹豫的秦氏立即跪在了老大夫的面前,哭着乞求道“赵大叔你一定要救救我家灿娘啊!她还那么小,求求你救救她吧!你医术这么好一定有办法的。”

    廖婶半弯着身子扶着秦氏,嘴里也说着劝解的话“秦娘子你不要着急,灿娘不会有事情的.....”

    站在院子外面围观的人,听到了里面的哭声还有秦娘子叫喊的声音。

    大伙儿明白,定是那灿娘快不行了了。

    围观的乡亲纷纷叹气,实在是没有想到一个大好年纪的小姑娘,就这样去了。

    赵全发并没有跟着秦氏进院子,而是蹲在已经垮塌了一半的土墙下面,手里拿着一个棍子使劲的搓着地上来回奔走的蚂蚁。

    当听到里面的秦娘子哭喊的时候,他立即站了起来。

    灿娘不行了,那他也不能待在这里了,要是等会那秦氏反应过来,说不定会拿刀跟他拼命,那秦娘子最在乎的便是两个孩子。

    一想到这里,赵全发头也不回的往村外跑去,甚至都没有往院子里面多看一眼。

    这边屋子里面的秦氏被赵郎中扶了起来,一脸无奈的说道“秦娘子,灿娘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要是我真的有办法我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实在是灿娘的身子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毛病,这是惊吓所致,这个只能看她自己能不能撑过这一关了。”说完赵郎中又叹息了一声。

    这个时候伟娃也把赵郎中的药箱拿来了,一进屋子,伟娃着急的说道“爷爷药箱来了,你还需要什么东西?”

    赵郎中摇了摇头,本来想说,什么都不需要的,但回头一看见秦氏那泪眼婆娑绝望的目光,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对着伟娃说道“给我准备笔墨纸,我给灿娘开点安神定惊的药。”

    秦娘子并没有看到赵郎中的表情,一听到赵郎中要开药,一下子又跪了下去,对着赵郎中磕着头说道“谢谢郎中,谢谢郎中。”

    一边的廖婶还有伟娃看着秦娘子这个样子,立即上前把秦娘子搀扶起来。

    其实伟娃还有廖婶以及赵郎中看见秦氏这个样子,都是无比的心酸。

    谁要是摊上这样的家庭,这样的丈夫,一辈子真的就完了,要说这秦氏在赵家塘村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勤快人。

    赵全发不务正业,好赌,家里的生活还有开支全压在秦娘子的身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村里谁都没有见过秦娘子好好的休息过。

    赵郎中把药箱放在堂屋里面的一张破旧的桌子上面,然后伟娃立即上前把赵郎中药箱里面的纸笔墨拿出来放好。

    这些东西赵郎中都是自己准备好的,毕竟村里人大多都是目不识丁的粗人,生疮害病的时候基本都是找赵郎中的,所以赵郎中的药箱里面这些东西都是齐全的。

    伟娃忙走到院子里面,找了个破勺子舀了一点点水滴进砚台里面,随后拿出一方小小的墨,慢慢的在砚台里面磨起来。

    等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伟娃便站在了一旁,赵郎中上面提起笔开始写起来。

    写了几个定神压惊的药之后,便把药方拿起来,把墨吹干之后,这才递给了秦娘子“你快去城里捡些药回来吧。”

    秦娘子拿着药方,像是撰着无价之宝一样珍惜。

    忙对着赵郎中说感谢的话“谢谢赵大叔,谢谢你,要是灿娘醒了我一定带她给你磕头。”秦氏说着又要作势跪下。

    站在对面的赵郎中立即阻止“你也别给我磕头了,救人本来就是我们行医人的本分,你现在还是快去给孩子捡药吧!”

    秦氏忙拿出袖子里面的钱袋,打开钱袋里面还有十几个铜钱,本来是计划给看病的钱的,但是想着等会要给孩子捡药,又害怕药钱不够,抬起头不好意思的看着赵郎中说道:“赵大叔,孩子看病的钱我晚些给你可好?”

    赵郎中知道秦氏日子过得艰难,摆摆手,随后说道“这一次的看病的钱就算了,只要灿娘能平安醒来就好,你也别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好好的活着,你还有峰哥儿,别想不开.....”

    其实赵郎中心里都没底,赵灿娘的情况并不好,他行医几十年都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身体没问题,但是就是昏迷,而且脉跳也很微弱,说白了赵灿娘现在只是还有脉跳,以后能不能醒来都是未知之数。

    只是这些话他不忍心告诉秦娘子,所以说话的时候,稍微暗示了一下。

    秦娘子没有想那么多,她只知道自己的孩子一定不会有事情,只要吃了药身体就会好的。

    毕竟病人是需要好好休息的,赵郎中收拾好东西,便带着自己的孙子伟娃离开了院子。

    门口的那些围观的一个个见着赵郎中出来,都上前好奇的打听着屋子里面的事情。

    只是换来的却是赵郎中无奈的摇头。

    屋子里面廖婶看着秦娘子,然后认真的说道“你快去给孩子捡药,我帮你看着孩子。”

    秦娘子这下没有丝毫犹豫,孩子现在这个样子,按照赵全发的秉性,绝对是有多远躲多远,绝对不会还待在这里。

    “那好廖大姐就麻烦你帮我看着孩子了,我尽快回来。”秦娘子说着便收拾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身上凌乱的棉袄。

    廖婶子点点头“我帮你看着,你快去快回。”

    秦娘子已经收拾妥当,给廖婶子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便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门口,围着的人都已经走了,毕竟赵郎中都摇头了,那说明赵灿娘是真的没救了。

    再围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赵家塘村里城里大概需要两刻钟左右的时间,秦娘子心里一心系在孩子的身上,连走带跑的往城里跑去。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