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修真强少在校园全文免费阅读

第086章 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宋东华就像是被人卡住了脖子,瞬间就失去了语的本能,云淡风轻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尴尬之色。\(^o^)/ \*小#說\|更\|新\|最\|快|\(^o^)/()

    服务员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柳轻眉,这世上竟然还有人不喜欢当官的,她是巴不得嫁给当官的,只不过没那么好命。

    唐铮意味深长地看着柳轻眉,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之色,原来她竟然这么有个性,着实难能可贵。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宋东华,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只见宋东华脸色变幻了几下,立刻恢复了正常,尽量心平气和地说:“这件事还可以再商量。”

    “唐铮,我们走。”柳轻眉根本不给宋东华解释的机会,她可不是三岁小孩儿,岂会被对方三两语的缓兵之计给哄住,况且她本就是用对方这个致命的缺点让他放弃,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而已。

    唐铮深深地看了宋东华一眼,急忙追了出去,只留下宋东华目送他们的远去,宋东华的脸色也渐渐变得阴沉起来。

    这是他这一生被女人拒绝的最果断的一次,也是最尴尬的一次,将会令他终身难忘。

    可想着柳轻眉的家世,他有很不甘心,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条捷径,若是就这样放弃,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他的目光远远地落在了唐铮身上,心中一动,暗自琢磨道:“她对这学生如此重视,我可否从他身上打开局面?”

    可想到上一次唐铮的敷衍态度,他又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他本就不是优柔寡断之人,立刻就记起了唐铮的身份,他只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学生,若是自己以利相诱,他是否可以成为自己俘获柳轻眉芳心的棋子呢?

    唐铮坐在柳轻眉面前,听着她讲课,语气与表没有丝毫波动,仿佛西餐厅内的事没有生过一样。

    等到休息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柳老师,你为什么讨厌当官的人?”

    柳轻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当官的人太复杂,我不喜欢,你以后也不要进入仕途。”

    唐铮笑了笑,道:“当官的人要关系要背景,我什么都没有,当什么官?”

    况且他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当官真的不适合他。

    柳轻眉显然也认为自己杞人忧天了,说:“宋东华这人真的很讨厌,像苍蝇一样不胜其烦。”

    柳轻眉没想到自己为了救唐铮,竟然惹了这样一个麻烦,她不禁深深地看了唐铮一眼,道:“还不是因为你,否则我也不会惹上他了。”

    唐铮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抱歉地笑了笑,道:“确实有我的责任,不过最主要还是老师你的魅力太大了。”

    柳轻眉蹙了下眉头,道:“你也敢取笑我?”

    “取笑?这从何说起,我这可是真心话,难道老师你不认为自己魅力很大吗?你看大家上你的课都会认真许多。”唐铮这是大实话,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有一条调戏的感觉,让柳轻眉有一种淡淡地抵触。

    “油腔滑调,难怪叶叮当和方诗诗都为你倾心。”柳轻眉揶揄地说。

    唐铮大窘,怎么又会扯到这事来了,况且自己哪里油腔滑调了,他刚想转移话题,忽然,体内的真气不由自主地躁动起来。

    他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他还来不及思索,天禅子已经大呼小叫起来:“糟糕,我早就说让你小子搞定他们其中一个人,你小子不听老人,如今吃亏在眼前了吧。”

    “别卖关子,我究竟怎么了?”唐铮没好气地问道。

    “你小子这几天练功很努力,功力进展神速,已经有三寸四分的真气了,已算得上雄浑了,可你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吸收太多纯阴之力,所以你的纯阳之力造反了。”

    “造反?”

    “是,你看看自己经脉内的真气是不是就像是沸腾了,这就是爆体的前兆。”

    “那我现在怎么办?”唐铮也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就走到了这一步,只觉身体越来越热,脸颊愈来愈红了。

    天禅子还没来得及回答,柳轻眉已经现了他的异样,说:“唐铮,你怎么了?你的脸怎么红了?”心说难道他害羞了,他不像是这么内向的人啊。

    “柳老师,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家了。”唐铮站了一下,突然有一种晕眩的感觉,脚下一个踉跄,竟然径直向柳轻眉扑倒过去。

    “唐铮,你干什么?”柳轻眉瞪大了眼睛,大声呵斥起来,还以为他想吃她的豆腐。

    “柳老师,我……”他还没来得及说完,已经狠狠地扑在了柳轻眉的身上。

    柳轻眉很想闪躲,却已经来不及了,唐铮的百余斤体重已经压在了她身上。

    噗通!

    两人不约而同地倒在了沙上,柳轻眉在下,唐铮在上。

    “唐铮,你快点起来,否则我就真的生气了。”柳轻眉的声音冰冷,还带着点杀气。

    但唐铮却置若罔闻,闭着眼,趴在她身上,两人的身体紧密地接触在一起,更关键的是唐铮的脸竟然埋在她的胸口。

    柳轻眉的胸口很雄伟,像起伏的两座山峦,把唐铮的脸紧紧地包裹着。

    天啊,柳轻眉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与一个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过,况且是以这种姿态,简直太暧昧了。

    柳轻眉真的愤怒了,怒火蹭蹭的往上窜,恨不得把唐铮给生吞活剥了。

    原来他一直都在伪装,现在终于暴露原形了,竟然敢对她图谋不轨,他以为她是十多岁的小女生吗,会被他的这种手段给吓唬住或者骗住?

    见唐铮始终没有动静,柳轻眉终于爆了,双手抓住他的肩膀,怒吼道:“滚开!”

    使尽浑身解数,推开唐铮,砰,唐铮径直摔在了地板上。

    柳轻眉气喘吁吁,没有羞意,只有无穷无尽的愤怒,她后悔死了,为什么帮这样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原来自己一直都被他骗了,骗的好苦。

    “我一定要让他终生后悔,敢打我的主意,我绝对不会轻饶。”她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咦,他怎么还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忽然,她现她就像是木偶一样,即便是狠狠地摔在地上也没有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还在继续演戏,哼,以前骗过了我,难道现在还想骗过我吗?你也把我想的太笨了吧。

    “起来!”她踢了唐铮一脚,却现他纹丝不动。

    “还要继续和我演戏吗?那我就成全你。”柳轻眉平常都很冷静,可这次真的很难再保持冷静了,狠狠地踢了唐铮几脚。

    咦?

    这样都还继续装下去吗?

    她满腹狐疑,不禁被目光死死地锁定在唐铮身上,现他依旧一动不动,露出的半边脸竟然红的像烙铁一样。

    她心头咯噔一下,莫非他不是装的?她犹豫许久,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子查看起来。

    “他的身上竟然散着一股热量,这绝对不是体温,他就像是一个高温火炉一样。”

    她悚然一惊,难道他高烧了,烧成这样还不赶紧送医院那就会被烧成傻子了。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原来自己冤枉了他,他并不是故意想吃他的豆腐,而是生病了。

    柳轻眉从来没见过这种病,想必是什么疑难杂症,这一瞬间,怒火迅速消退,救人的迫切心理占据了上风。

    她抓住唐铮的手,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真的是滚烫,让她的手火辣辣的疼。

    他究竟怎么了?

    她百思不得其解,可这种危险况容不得她仔细琢磨,她唯有忍着手心传来的灼热的痛楚,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唐铮扶起来,伸出一只手抱住他的腰,让他的身体尽量地靠在她的身上,然后一步一步地朝门口挪去。

    两人的身体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亲密接触,皮肤紧挨着皮肤,一股股肉眼不可见的纯阴之力从她的身上,透过皮肤飞快地传递到唐铮体内。

    柳轻眉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只知道唐铮真的好重,压的她走路都十分艰难。

    “年纪不大,身体这么沉,也不知道怎么长的。”她一边大口喘息,一边腹诽道。

    眼看两人就要走到门口了,忽然,唐铮出了一声轻呼,柳轻眉立刻停下了脚步,直勾勾地盯着他,问:“你醒了?你究竟怎么回事?”

    唐铮没有回答她,因为他的双眼依旧紧闭,但他通红的脸上分明有一丝惬意的表。

    对,就是惬意。

    柳轻眉愣了一下,这个危机存亡的关头,他竟然还敢有这种惬意的感觉。

    她真的冤枉了唐铮,他体内的真气已经完全沸腾了,积蓄许久的纯阳之力爆,让他的身体生了天翻地覆的动静,以致于直接令他瞬间昏迷了,就可以想象这次的事是多么严重了。

    可柳轻眉扶起他,两人的身体亲密接触,纯阴之力就源源不断地传入他体内,这可比光从空气中吸收的纯阴之力不知道要浓厚多少倍,况且柳轻眉还是玄阴之体,所以这才让唐铮出那一声轻呼,这是一种下意识的惬意的呼叫。

    见他依旧没有反应,柳轻眉也弄不懂具体状况,还是决定先把他送去医院。

    她正准备去开门,忽然现身体一紧,她竟然被唐铮紧紧地抱住了,两个身体紧紧地靠在一起,似乎要把彼此揉进对方的体内。

    :今天中秋了,祝大家中秋快乐,一家人好好团聚,记得吃月饼哦,不过我们老家除了月饼之外,还打糍粑,不知道你们家乡中秋有什么风俗?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