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修真强少在校园全文免费阅读

第084章 药王之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叶叮当与方诗诗没有像一般女人那样打起来,两人尴尬地对望一眼,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径直朝教室走去——

    或许美女解决问题的办法与一般人也大相径庭,让一帮看热闹的人大呼可惜,若是两人能够酣畅淋漓地打一架,这一场好戏才会更精彩。

    不过叶叮当表白的事已经插上翅膀,像风儿一样传遍了整个校园,顿时,鹏程论坛上炸开了锅,几人的关注度瞬间爆棚,唐铮毫无疑问又成为了话题的中心。

    原来唐铮与叶叮当之间的绯闻也引起过一阵热闹,但最后随着唐铮与方诗诗关系的公开,这个绯闻自然不攻自破,烟消云散了。

    可这次却是有真凭实据的,叶叮当竟然信誓旦旦地向唐铮表白,两大校花真的一起争夺唐铮了。

    唐铮有那么好吗?

    许多人暗呼不公平,唐铮几乎成了全校学生的公敌,不仅是男生,还有女生,认为他贪得无厌,脚踏两只船,女人不就最讨厌这一点吗?

    况且,试问他摘了一大校花还不过瘾,还要染指另外一朵校花,这还让人怎么活啊?

    不过许多人也很好奇,这一段三角恋究竟会怎么展,唐铮会如何处置,总而之,这一件事是越来越精彩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高大志恨的咬牙切齿,却只能在角落里远远地盯着当事人,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

    唐铮与冯勇走了进来,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身上,他就像是最著名的明星一样。

    若是换做别人恐怕会心惊胆战,但唐铮却恍若未见,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

    叶叮当与方诗诗不约而同地望向唐铮,眼神截然不同,叶叮当稍稍显得炽热复杂,而方诗诗透着伤心。

    唐铮松了口气,两人没有打起来那就太好了,见方诗诗楚楚可怜的样子,他也有些歉意,拉住了她的手。

    方诗诗下意识地甩开了他的手,幽怨地看着他。

    唐铮半蹲下身子,与她近在咫尺,四目相对,低声说道:“诗诗,你要相信我,这一切都是误会。”

    方诗诗咬着嘴唇,身体都还抑制不住的颤抖,幽幽地说:“误会?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还会是误会吗?”

    “你应该听见了,这都是她胡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唐铮连忙解释,大叫冤枉。

    方诗诗心中一动,似乎确实如他所,这一切都是叶叮当说的话。

    叶叮当听的一清二楚,见他恨不得立刻撇开关系,心中仿佛被狠狠地刺了一下,脱口而出地说:“唐铮,你是我未婚夫的事可是经过我父母同意的。”

    这一句话就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撞击在方诗诗心头,方才泛起的一丝松动又立刻坚若磐石。

    她与唐铮最大的障碍就是来自她的父母,但叶叮当与唐铮的事竟然经过了叶叮当父母的同意,方诗诗感觉自己在这一场战斗中瞬间就被击退了好大一截。

    她原本一直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如今竟然处于这样的劣势,她的心糟透了……

    唐铮狠狠地瞪了叶叮当一眼,道:“叮当,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不要再火上浇油了。”

    叶叮当哼了一声,表示反抗。

    “你们俩不要在我面前打骂俏,我不想听,唐铮,我要学习了,不要打扰我。”方诗诗说完打开书本,仿佛唐铮真的不存在似的,全身心地投入了学习之中。

    唐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无可奈何,只能回到座位上,没有人瞧见书本后面,方诗诗一张脸渐渐挂满了泪水。

    叶叮当似乎也知道这次的事闹的太大,不过她又不是认输的性格,况且风四娘一遍又一遍地给她灌输的思维在潜移默化之中仿佛真的挥了作用,她对唐铮本来就不反感,现在觉的他越来越顺眼了。

    加之老爷子步步紧逼,她明白若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结果,她恐怕真的要被弄去定亲了。

    唐铮无疑就是打破这个僵局的最好人选,所以她似乎也在坚定内心,不过三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她也没有再多。

    与此同时,沐红颜家的气氛也有些怪异,一个鹤童颜的老者惊骇不已地看着沐红颜和囡囡,尤其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囡囡。

    囡囡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他,突然伸出手抓住了他的长胡子,说:“老爷爷,你看着囡囡做什么?囡囡脸上脏了吗?”说着另外一只手抹了一下粉嘟嘟的脸蛋儿。

    沐红颜见囡囡抓着老人的胡须,吓了一大跳,正准备让她松手,却见老人摆了摆手,示意无碍,她才稍稍松了口气。

    这老人的身份着实太吓人了,即便是几大家族的家主面对他都会彬彬有礼,何曾向囡囡这样竟然抓着他的胡须。

    “药王前辈,囡囡的病是不是真的全好了?”她试探着问道,虽然此前神医前辈已经断囡囡痊愈了,可她还是忍不住想再次从药王这里得到答案。

    药王郑重地点头,说:“真的全好了,连那股诡异的气息都消息了。”

    得到确认,沐红颜的心头的石头终于完全落地了,问道:“药王前辈是说那股邪气?”

    药王眼睛一亮,点点头说:“那股气息确实很邪门,说是邪气也不为过,只不过我一直没弄明白这邪气究竟是怎么产生的?”

    说着,他竟然皱起了眉头,似乎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多年了。

    沐红颜回忆当时的场景,说:“神医前辈说邪气是因为诅咒之术产生的。”

    “诅咒之术?这是什么?”药王瞪大了眼睛,第一次听说这个词,他把一生都献给了浩瀚的医学典籍以及千万的药物之中,但从未在任何典籍中见过这四字。

    见药王也不清楚其中的原委,她就更不清楚了,不过对于那位神医前辈就更是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沐红颜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

    药王难掩失望,他这个等级对一般东西已经没有兴趣了,越是疑难杂症就越对他的胃口。

    当年他也给囡囡诊断过,却素手无策,最后他想尽办法,也依旧没有起色,他知道世上的事并非完全依靠人力可以解决,只能无可奈何的放弃,不过他还是精确地诊断出囡囡生命的持续时长。

    这次他突然听闻囡囡竟然痊愈了,他这才忍不住惊讶从千里之外直奔常衡,就是为了弄清楚来龙去脉。

    他没办法,别人有办法,那就说明他输给了对方,从出道至今,药王还从来没有输给别人,这次输的很彻底,他想看看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另外也想与对方探讨医学方面的学问。

    见沐红颜说不出其中的原委,药王继续问道:“那你可知道那人是怎么治疗囡囡的?”

    “他先给了一颗续命丹给囡囡服下,然后又亲自为囡囡祛除邪气,之后囡囡就痊愈了。”沐红颜回忆当时的景,仍然有一种在梦中的感觉,太不真实了。

    “续命丹,你是说续命丹?”药王的神忽然激动起来,脸上泛起异样的潮红。

    沐红颜不清楚他为何如此激动,点点头说:“神医前辈确实说那药丸叫做续命丹,可以延寿十年。”

    药王怎么可能不激动,他通读医典,只是在一篇很古怪的典籍中见过续命丹三字,若非他记忆力惊人,恐怕早就忘了。

    这次又听闻这三个字,关于续命丹的描述文字才又重新在他脑海中清晰起来,据典籍所,续命丹具有夺天地造化之功,可以逆天改命,延长人的寿命,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仙丹了。

    药王当初嗤之以鼻,是绝对不相信这种药理难以解释的东西,认为是古人故弄玄虚而已。

    万万没想到啊,这世间竟然真的出现了续命丹,并且还救了一个人。

    事实胜于雄辩,药王已经收起了轻视之心,变得万分郑重,道:“你把整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见药王如此慎重,沐红颜整理了一下思绪,娓娓道来,但药王的表渐渐精彩起来,直到最后终于忍不住惊呼道:“怎么可能,拥有续命丹的人怎么可能差钱,还要变卖续命丹,而且是摆地摊……”

    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事。

    “药王前辈,这是千真万确的。”沐红颜笃定地说,虽然她也有同样的疑问。

    药王揉了揉眉心,这件事着实太诡异了,甚至超乎常理。他沉吟许久,道:“你还有那人的消息吗?”

    沐红颜难掩失望地摇头,道:“神医前辈不希望别人打扰他,所以我也没有他的消息。”

    沐红颜曾经动过心思想派人四处搜索神医的踪迹,可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既然神医前辈郑重地说过此事,她不敢违逆他的意愿。

    “神医哥哥答应过我会来看我的。”囡囡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

    药王激动地抱住了囡囡,道:“你是说真的吗?”

    囡囡煞有介事,有点小大人的样子,点头说:“当然了,我们还拉了勾,神医哥哥不会骗人的,囡囡知道他一定会来看我。”

    一双大眼睛闪烁着笃定之色。

    “囡囡,你怎么叫他神医哥哥?”药王忽然现了这个疑点。

    囡囡歪着脑袋,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

    药王紧张地看着她,期待着她的答案。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