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修真强少在校园全文免费阅读

第081章 叶玄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就是唐铮?”老者的声音并不大,但传到唐铮耳中却像是隆隆雷声,摄人心扉——

    唐铮堪堪稳定心神,道:“是我。”

    老者眼中的讶异之色一闪而逝,道:“你以后离叮当远一点,否则你会后悔无穷。”

    唐铮狐疑地看着对方,道:“什么意思?”

    “从今以后离开叮当。”老者斩钉截铁地说。

    唐铮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可这大清早没头没脑地让他离开叶叮当,让他莫名其妙,况且对方展现的这股震慑之力,若是一般人恐怕就会瑟瑟抖了。

    可唐铮不是一般人,他觉得对方不可理喻,即便对方是老者,他的脸色也渐渐难看了,压制住怒气,道:“我与叮当的事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

    老者双眸一寒:“还没有人可以和我讨价还价。”

    “那是你以前没有遇到我。”唐铮顶了回去。

    “有趣,如今的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那我就代替你家长教训你。”

    唐铮瞳孔一缩,他的家长就是爷爷,天地之大,谁都不能代替他爷爷,况且对方明显是来者不善,那他自然也不会客气了。

    “天禅子,这人是什么修为?”唐铮问道。

    天禅子迟疑了一下,道:“先天九品,与宗师只有一线之隔。”

    “……先天九品。”唐铮心弦一颤,他才炼气三品,离先天九品有着难以逾越的天堑。

    “他是什么人,既然是这样的高手,为何要来为难我?”他下意识地想到了宋玉,难道这人是宋家的人?

    秦老与宋玉慌忙离开,这人莫非是因为他们而来。可即便是宋家的人,也不能如此不讲道理吧。

    见唐铮神色变幻不定,老者以为他怕了,道:“现在你答应我也晚了,这么多年,从来没人敢对我这么说话,你还是第一个,不给你一点教训怎么行。”

    话音方落,他的手就伸了出来,抓向唐铮的肩膀,他的手和一般老人的手没有差别,都有皱纹,甚至还有老人斑。

    可就是这近乎干枯的手却给唐铮无穷的压力,就像是从地狱中伸出来的鬼手,令人窒息。

    唐铮急速向后退,这一只手却如影随形,后先至,抓住了唐铮的肩膀。

    “在我的面前你这一切都是徒劳而已,我知道你是武者,可你这一点雕虫小技怎么逃得出我的手掌心。”老者一边说,一边用力一捏。

    咔嚓!

    一丝清脆的声音,唐铮感觉自己的骨头仿佛都要裂开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传遍全身。

    唐忍不住痛哼一声,以手为剑,唰,径直刺向对方,天外飞仙剑法骤然爆,一股无形的剑意扩散开来。

    “咦?”

    老者口中出一声惊呼,手却依旧纹丝不动,手臂一抖,嘭,唐铮刺过去的手被强势地弹了起来,一股刺痛从指尖散开,所谓十指连心,可见这种痛苦是多么强烈。

    老者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眼神愈阴沉,他虽然看出这一套剑法并非凡品,可并不相信对方可以伤得了他,因为两者之间的差距根本无法逾越。

    可唐铮击中他的一刹那,一股钻心的痛却从他的手臂传开,这么多年来,极少有攻击可以让他尝到这种痛苦,况且还是一个和他有这么大差距的人造成的,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小子,你不是他的对手,我早就让你搞定那几个丫头,然后迅速提升实力,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快点找机会逃命吧。”天禅子焦急地催促道。

    “我怎么逃?他的手就像是钳子一样。”唐铮无计可施。

    “你笨蛋啊,快用定身法。”天禅子催促道。

    唐铮真想一拍脑袋,自己真的是糊涂了,武功没用,还可以用法术啊,不过他从来没用过定身法,也不知对先天九品这种高手有用没用。

    他正想用定身法脱困,却猛地听见一声惊呼响起,然后一个人影像风一样不期而至。

    “放开唐铮!”一声娇叱,却是风四娘焦急的声音。

    老者不为所动,冷冷地看着风四娘,道:“你来了。”

    风四娘的脸色很不好,又焦急,眉宇间还有淡淡的惊恐,一直以来,唐铮都只在她脸上见过云淡风轻的样子,从来没见过她这副模样。

    “老爷子,唐铮是叶家的恩人,万万不可伤了他。”风四娘焦急地制止道。

    老者冷漠地说:“恩人?我怎么不知道叶家有这个恩人?他只是你们演戏的道具而已。”

    “道具?”唐铮脸色一沉,他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却也不会是什么破道具,既然风四娘认识老者,那他也放弃了施展定身法的想法。

    “你这人好不讲道理,你还不是仗着自己比我大,比我厉害,就这样以大欺小,仗势欺人,我是道具,你又算什么,你连道具都不如,一个冥顽不化的老顽固而已。”唐铮是真的怒了,他是一个尊老爱幼的好青年,可被这个老者三番五次的欺凌终于激起了他的血性与怒火。

    他才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是什么修为,反正和你不是一路人,先骂回去再说。

    年轻人就是要有血性,否则像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那样思前顾后,那还有什么意思。

    这一句话的声音不小,登时,四周安静下来,就像是最紧密的树林,连一丝风都没有。

    风四娘直接愣住了,莫名复杂地看着他,眼神中包含了太多东西,完全说不清楚。

    急匆匆地跑过来的叶叮当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惊骇地张大了嘴巴,足以塞得下一个鸭蛋了。

    老者显然也惊愕地愣住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有人骂他连道具都不如,还骂他是一个老顽固。

    他……怀疑这世界是不是出毛病了。

    这世界当然没有毛病,唐铮也没有毛病,这就是他心里最想说的话,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说了出来。

    “你找死!”老者忽然勃然大怒,一直杵着的拐杖猛地抬起,点向唐铮的胸膛。

    这一拐杖就像是死神的镰刀,只要被击中,饶是唐铮是修者之身,也必死无疑。

    唐铮甚至连定身法也来不及施展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拐杖愈来愈近。

    “不可!”千钧一之际,风四娘大吼一声,挺身而出。

    噗!

    拐杖点中了风四娘的肩膀,拐杖稍稍一顿,一股鲜血从风四娘背后飙射而出,这一击,她的肩膀直接被这一股力道给击穿了,可以想象这一击是多么恐怖。

    风四娘闷哼一声,却没有后退,反而像是一道坚固的城墙纹丝不动的挡在唐铮身前。

    风四娘是先天一品,老者是先天九品,虽然都是先天高手,但两人之间的差距依旧难以逾越,风四娘来不及反抗,只能用身体硬抗,即便汇聚了全身功力抵抗,可依旧挡不住。

    不过,见唐铮没受伤,她就松了口气。

    老者的脸色阴晴不定,狠狠地盯着风四娘,道:“你竟然为了他不惜与我对抗?”

    风四娘忍着痛,咬牙说道:“老爷子,唐铮对叶家有恩,我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伤。”

    “不准伤害我妈。”叶叮当回过神来,像疯了一样扑过来,激动中也没有再叫风四娘的名字,而是叫了她一声妈。

    她径直扑向老者,双拳迭出,奋不顾身地动了攻击。

    老者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终于不得不松开唐铮,手掌一扫,叶叮当就像是陀螺一样转了起来,哪里伤得了他分毫。

    唐铮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万万没有料到风四娘竟然奋不顾身地为他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心中一阵感动与温暖。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伸手拽住了叶叮当,堪堪让她停了下来,叶叮当气息紊乱,气喘吁吁,脸蛋红的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

    她虽然没有受伤,可这一下也显然不好受。

    “你们是叶家之人,却敢对我动手,哈哈,很好。”老者忽然笑了起来,语气复杂。

    “你敢伤害我妈,我为什么不能对你动手?”叶叮当咋咋呼呼,丝毫不惧地吼道。

    “叮当,你真的是长大了。”老者的语气变缓了几分。

    “是,我长大了,没有谁能摆布我,决定我的人生。我的人生,由我自己做主。”叶叮当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吼道。

    远处,不少学生指指点点,根本没有人见过叶叮当这个样子,不禁都感觉好奇。

    不过叶叮当即便是怒,也是极美,惹的不少男生暗呼这种女生才够劲,飒爽英姿说的就是她。

    唐铮心头一动,从几人的对话猜到这老者恐怕也是叶家之人,不过他就更愤怒了,他与叶家又不是仇人,为何要这样对他?

    所以,他把叶叮当往身后一拉,用自己厚实的身体护住她,浑然不惧地站在老者面前,肆无忌惮地盯着他,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叶玄机!”老者淡淡地说。

    果然是叶家之人,唐铮心说,但他却完全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什么,因为这个名字对铺普通人而不意味着什么,但对于特殊圈子的人,这个名字代表着怎样一种意义是常人完全无法想象的。

    :看到大家都在催稿,真的很抱歉,现在都是每天两更六千字,下周末上架后会快起来的,见谅!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