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修真强少在校园全文免费阅读

第079章 逃过一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樊大头垂头丧气地站在黄子阳面前,胳膊上缠着绷带,凄惨无比地说:“黄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林虎与唐铮搅合在一起,不把我放在眼中,更是完全不把黄少放在眼里,这种人留在常衡,将来只能是祸害啊。()”

    黄子阳脸色铁青,冷冷地说:“又是唐铮,他真是英魂不散。”

    “是的,这小子的功夫很邪门儿,黄少,只有你出手才能压制住他们了,否则他们就要翻上天了。”樊大头怂恿道。

    他这次吃了大亏,当然想找回场子,可一想到唐铮神出鬼没的身手,他就一阵憷,唯有向黄子阳求救了。

    “好,很好!”黄子阳捏紧了拳头,一阵骨骼噼啪作响。

    樊大头悚然一惊,这次他来找黄子阳,觉对方身上的气势生了极大的变化,有一股阴气沉沉的感觉。

    “黄少,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动手么?”黄子阳邪气地一笑,“等我神功大成,就是他们的死期。”

    “神功?”樊大头大吃一惊,惊疑不定地看着他,“那还要多久?”

    “用不了多久,你没有现我的功力已经增加了不少吗?”

    樊大头被黄子阳的怪笑弄的浑身不自在,战战兢兢地说:“我刚才就感觉到黄少和以前不一样了,不知黄少如今功力到了什么境界?”

    “炼体七品。”黄子阳洋洋得意地说。

    樊大头的眼珠瞬间瞪的浑圆,这才几日,他竟然从炼体六品突破到了炼体七品,他究竟得到了什么神秘功法?

    樊大头真的很想问清楚,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还没有那么笨,问这种白痴的问题。

    “恭喜黄少!”樊大头立刻换了一副表,恭维道。

    “我有预感,再等几日我就又会突破了,等我到后天武者的时候,那就是他们的死期。”黄子阳信誓旦旦地说。

    樊大头心头凛然,这是什么神功,竟然会进展如此神速。黄子阳眼中寒光闪烁,心中得意无比,心说虽然在唐铮手中吃了亏,可得到了他的功法,这就是巨大的好处。

    他原本还担心这功法是假的,可试着修炼之后,当真是一日千里,他就再也没有怀疑了,认为自己神功大成的日子指日可待。

    他却没有想到这套功法是天禅子经过精心改良的,即便是高手都很难看出其中的破绽,更别说他只是炼体期的修为了。

    这套功法虽然前期进展神速,但有巨大的副作用,功力越高,这种副作用就越大。如今他身上透着的这股阴气沉沉的气息就是副作用之一,但他的心早已被蒙蔽了,根本难以察觉。

    另外,天禅子还在这套功法中留下了一个致命弱点,却是黄子阳打破脑袋也想不到的。

    唐铮并不知道樊大头去找黄子阳告状去了,他也没心思理会这些事,现在他在了乔飞的别墅外,别墅内一片黑暗,一个人都没有,他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乔家人带着乔飞去京城治病去了。

    乔母派人去暗杀他,唐铮岂会坐视不理,所以这次是专门来报仇,但他们竟然跑的这么快,躲过了这一劫。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总有回来这一天。”唐铮默默地离开了。

    翌日。

    唐铮早早地来到了学校,却现方诗诗已经坐在了座位上,眼睛红红的,大感诧异,连忙关切地问道:“诗诗,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方诗诗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她昨晚确实没有睡好,做梦梦见和唐铮分手了,所以睡梦中都哭了起来,今天一早起来才现眼睛都红了。

    “诗诗,你别吓我,究竟生了什么事?”两人认识以来,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个样子,不免被吓了一大跳。

    “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方诗诗不点头,也不摇头,就那样痴痴的看着他,仿佛要把他的样子烙印在自己心底一样。

    可越是这样,唐铮心中越是不安。急忙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一切有我,无论什么事,都有我在,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说句话吧?”

    “你昨晚是不是和叶叮当在一起?”方诗诗咬着嘴唇,期期艾艾地问。

    “我……”唐铮下意识地准备否认,但看见她红红的眼睛,否认的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他点了点头,说:“是,她有事找我帮忙。”

    “什么事?”

    “……”唐铮犹豫了一下,这件事他是不准备说的,因为毕竟是假的,但有时候假戏也会造成许多麻烦,可看着方诗诗的样子,他又不得不说。

    “诗诗,你听我说,这件事是这样的……”他娓娓道来,把叶叮当请他当假未婚夫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方诗诗的脸色明显变好了不少。

    “怎么还有请别人帮这种忙的。”她幽幽地说,以她的性格是很难做出这样的事。

    “她不也是没有办法,迫于无奈嘛。”唐铮解释道。

    方诗诗松了口气,道:“对不起,我冤枉你了。”恋爱中的女孩儿都是很敏感,何况方诗诗深知唐铮多么优秀,所以害怕别人抢走他。

    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一般女孩子都有,方诗诗也不能免俗。

    “傻丫头,没关系,这都是我不好,没有事先告诉你。”唐铮摸了一下她瓷器一般的脸颊,笑着说。

    “不要这样,其他人还看着呢。”方诗诗娇羞无比,这可是教室,这样亲密的举动让她芳心大乱。

    “就让他们看,让他们眼红。”唐铮促狭地说。

    方诗诗立刻垂下了头,脸蛋就像是熟透的苹果,轻声娇嗔道:“坏蛋。”

    这娇嗔的模样引的其他人大呼受不了,唐铮怎么就有这么好的运气,这样娇艳欲滴的小花儿都落入了他的掌心。

    唐铮哈哈大笑,高兴无比。

    “哟,大清早,什么事这么开心啊?”叶叮当好奇的声音响了起来。

    冯勇也走了进来,问道:“老大,有什么好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唐铮嘿嘿一笑:“这种事就只能独乐乐。”又引的方诗诗一个娇嗔的眼神。

    叶叮当见状,若有所思。

    冯勇却没有明白过来,死命追问道:“老大,不要说这么高深的话,说一说,究竟什么事这么高兴?”

    唐铮嘿嘿地笑,用眼神瞟方诗诗,方诗诗实在羞得不行,道:“冯勇,没你的事。”

    冯勇不是笨蛋,眼睛一亮,心领神会道:“哈哈,嫂子,我明白了,我不问了。”

    一句嫂子又让方诗诗又窘又羞,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又不好说什么,关键是这一声嫂子仿佛给了她名分,又仿佛给了她勇气。

    对,她才是众所周知的唐铮的女朋友,叶叮当只有靠边站。

    她轻轻地咳嗽一声,挺直了胸膛,看了叶叮当一眼,对唐铮说:“以后你们俩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

    “以后没事了,她的事已经搞定了。”唐铮连忙说。

    宋玉已经回京,唐铮这个假未婚夫自然不用再扮下去了。

    方诗诗眼睛一亮,既然事已经搞定,那以后他就没必要和叶叮当有有那么多的接触了,她决定要用更多的时间陪他。

    叶叮当见唐铮巴不得与她撇开关系的样子,又见他对方诗诗那么呵护备至,心中没来由一动,有点嫉妒和不爽。

    “我又不是丑八怪,怎么在他眼中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巴不得甩了我,我哪一点比方诗诗差了?”叶叮当腹诽道,女人都是骄傲的,尤其是美女。

    两人被评为两大校花,以前没有接触也还罢了,如今有了接触,并且因为唐铮的缘故,叶叮当有一种被比下去的挫败感。

    这种事怎么能忍。

    叶叮当瞬间又记起了风四娘说假戏真做的事,鬼使神差地说:“唐铮,今晚我有事找你。”

    唐铮诧异地问道:“宋玉不是走了吗?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还有什么事?”

    “其他的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方诗诗的神经一下子蹦了起来,女生的第六感瞬间就挥了作用,直勾勾地看着叶叮当,道:“唐铮,今晚陪我。”说着握住了唐铮的手。

    唐铮又不是笨蛋,立刻就感觉到了两人之间诡异气氛,变成了苦瓜色,这叫什么事儿。

    “答不答应我?”叶叮当逼问道。

    “和我一起,我是你的女朋友,陪我天经地义。”方诗诗大义凛然,据理力争。

    “女朋友有什么了不起,什么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吧,我先说的。”叶叮当争辩道。

    方诗诗的眼睛立刻就睁大了一圈儿,叶叮当的态度太明显不过了,分明就是和她打擂台,这怎么能忍。

    “这是女朋友的特权,你不知道吗?唐铮,今晚陪我好不好?”方诗诗朝唐铮莞尔一笑,令人心头一颤。

    唐铮苦笑,两女相斗,他就是被殃及的池鱼,答应谁以后都不会好过。

    忽然,柳轻眉走了进来,他眼睛一亮,道:“今晚柳老师叫我去补课,我已经有几天没补课了,今天再逃课,她肯定会飙的。”

    两女果然没办法,只能不甘心地对望一眼。

    唐铮松了口气,原来他很不想补课,现在才觉补课原来也是一个借口,让他逃过了一劫。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