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修真强少在校园全文免费阅读

第063章 滚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方诗诗决绝地离开一班去了七班,这无疑就像是一道耳光狠狠地抽在吴翠红脸上,她不止在一个场合表达过对七班的轻视与厌恶,可如今她自己班级最厉害的学生竟然主动转去了七班。()

    这是**裸的打脸啊!

    吴翠红怒火中烧,真的有杀人的冲动了,全班同学噤若寒蝉,深怕被殃及。

    忽然,吴翠红的目光落在了另外一个空座上——乔飞。

    “乔飞去哪里了?”她没好气地问。

    沉默半天,终于有人小心翼翼地说:“乔飞今天没来。”

    “没来?”吴翠红的脸色愈铁青,却没有多想,乔飞不但是班长,最重要的是家境煊赫,即便对方真的逃学,她也不能够把他怎么样。

    “这节课自己复习。”吴翠红根本没有讲课的**,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就往教室外走去。

    恰此刻,一个打扮的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壮汉,大声嚷道:“一个都不准放走!”

    吴翠红当然认识这人,她就是乔飞的母亲,吴翠红连忙迎了上去,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乔夫人,你怎么来了?”

    乔夫人冷冷地看了吴翠红一眼,铁青着脸说:“你也不准走!”

    吴翠红猛地一怔,实在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大火气,她赶紧说:“乔夫人,是不是生什么事了?”

    “当然是出事了,出大事了,有人长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伤害我儿子,我一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乔夫人杀气腾腾地说。

    吴翠红闻吓了一跳,关切地说:“乔飞受伤了?伤的重不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还想问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他的老师,昨天放学后他没有回家,今天他就被现受了伤,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正在抢救。”乔夫人厉声质问道。

    吴翠红心说这关我什么事,但这种火上浇油的话却不能直接说,道:“乔飞受伤我也很关心,我们还是先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昨天放学的时候他都没事啊。”

    “那就是放学后生了什么事,你们是他的老师和同学,,你们一定知道真相,今天不说出来,谁也不准离开教室。”乔夫人的要求近乎蛮横无理,惹的所有学生怒目而视。

    “瞪什么瞪,我儿子受了伤,你们都有嫌疑,若是知道真相的就快点说出来,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你讲不讲道理,又不是我们伤害的乔飞,凭什么质问我们?”有人不服地反驳道。

    “凭什么?哼,凭我家是学校的董事,反正今天不弄个水落石出,谁也别想离开教室。”

    吴翠红头疼不已,方诗诗的事刚过,又闹了这一出,难道真的是流年不利,这么多麻烦事都一股脑地找上她了。

    她堪堪压下心头的怒火,道:“乔夫人,这肯定有误会,同学们也不要抱怨,大家都配合一下,回忆一下昨天放学后有没有看见乔飞?”

    乔飞昨天放学后故意避开其他人,又怎么可能被人现。

    见大家都摇头,乔夫人不爽了,认为这些学生纯粹就是不配合,道:“我就不信我还对付不了你们一群学生娃了,一个个审问。”

    “我们又不是犯人,你没权利审问我们。”学生也年轻气盛,在家都是掌上明珠,何曾受过这种气,纷纷反弹,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乔夫人却浑然不惧,反而戏谑地看着他们,忽然,她的眼神落在了两个空位上,其中一个是她儿子的,那另外一个呢?这说明教室里的学生并不齐全。

    “把你们班的学生都叫来,一个人也不准少,这事肯定有人知道详。”乔夫人颐指气使地吩咐道,吴翠红仿佛就是她的一个手下一样。

    “我们班的学生都在这里。”

    “说谎,分明有两个空位。”

    “哦,另外一个空位是刚才转到其他班级的一个同学。”

    “刚转走?这么着急转班肯定有问题,没准我儿子受伤就和她有关,走,去找这个学生。”乔夫人眼睛一亮,像是现了新大陆一样。

    吴翠红本来想劝,可转念一想,方诗诗都不是自己班的人了,何必给她说好话,让乔夫人去闹一场才最好呢,那样还可以让柳轻眉丢脸,一举两得。

    “那位同学转去七班了。”

    “那个最差的七班?”乔夫人惊讶道,显然她也知道七班的名头,“肯定这人有问题,转去七班这种垃圾班级会是什么好学生,我儿子受伤肯定就和她有关系,走,去七班。”

    三人风风火火地向七班赶去,吴翠红犹豫了一下也追了上去,其他同学面面相觑,这究竟是闹的哪一出?

    柳轻眉正在讲课,却听见外面闹哄哄的,然后教室门就被重重地推开了,狠狠地撞在墙壁上,出巨大的声响。

    柳轻眉立刻挑起了眉头,面色不善地盯着门口,恰好看见乔夫人带着两个壮汉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出去,我在上课!”柳轻眉毫不客气地说。

    乔夫人看了柳轻眉一眼,不禁自惭形秽,她这个年纪最看不得别人比她年轻和漂亮,但毫无疑问柳轻眉既比她年轻,又比她漂亮,她在柳轻眉面前就像是一根苍老的树枝。

    因此,她对柳轻眉也根本没有好脸色,道:“还想上课,没门!把你们班刚从一班转来的学生交出来。”

    柳轻眉暗道诧异,这个疯女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找方诗诗?

    “你是什么人?”柳轻眉问。

    “哼哼,我是什么人,我是你招惹不起的人,告诉你,快点把人叫出来,否则我让你饭碗不保。”乔夫人盛气凌人地说。

    柳轻眉当然瞧出她来历不凡,但又怎会怕她,戏谑地说:“想让我丢掉饭碗?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我家是这个学校的董事,你说有没有资格?”

    柳轻眉面不改色,道:“董事又怎样?我在上课,天王老子也必须给我出去!”柳轻眉是遇强则强的人,乔夫人妄图以身份压人,她根本不吃这一套。

    看着宁折不屈的柳轻眉,乔夫人又怒又好笑,这些年来就没有人敢对她这样说话了。

    她直接走到最前面的一个男生面前,猛地一拍桌子,道:“告诉我,刚才从一班转进来的学生是谁?”

    “你算哪根葱,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男生轻蔑地看了她一眼,根本不理她。

    七班可不比一班,学生骨子里不是一般的骄傲,而且又有年轻人特有的桀骜不驯,连老师都无法让他们折服,一个突然跑进来咋咋呼呼的女人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害怕。

    乔夫人怒极:“你被开除了,马上给我滚蛋。”

    “我看该你滚蛋才是!”柳轻眉走了过来,“我重申一遍,请你离开我的教室,我要上课。”

    “上什么鬼课,究竟是谁刚从一班转过来,给老娘站起来。”乔夫人把桌子拍的啪啪直响,怒不可遏地吼道。

    许多人下意识地朝方诗诗望去,均想她和这疯女人有什么大仇,竟然让这疯女人如此大动肝火,不过没有人供出方诗诗,反而愤怒地瞪着乔夫人。

    见乔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柳轻眉无礼,许多人已经愤怒地站了起来,这股愤怒的绪迅速地积累,最后爆成一道惊天的怒吼:“滚出去!”

    声势浩大,震的地板仿佛都颤抖了一下,乔夫人被吓的倒退三步,若不是两个壮汉扶住,恐怕已经摔倒在地上了。

    她惊恐交加,胸口起伏不定,大口喘着粗气,道:“反了,真是反了你们了。不说是吧,我有办法让你们说,你们去,抓一个人逼问,我就看看你们能够嘴硬到什么时候。”

    两个壮汉一闪身就抓住了一个男生,想把他从座位上拽出来,这男生却死死地抓着桌子,脸色通红。

    “住手!”柳轻眉冷喝一声,想去阻止,却被一个壮汉直接拦住了。

    “不合作,就是这个下场!”乔夫人趾高气扬,小人得志一样地说。

    “我的学生,谁也不能碰,你们要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柳轻眉掷地有声地说。

    教室里闹哄哄的,群激奋,蠢蠢欲动,忽然,有人大吼一声:“和他们拼了。”

    几个男生举着凳子就要冲上来。

    恰此时,方诗诗站了起来,道:“你要找的人是我,放开那位同学。”

    唰!

    吵闹声瞬间消失了,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看着她。

    “方诗诗,你不要站起来,和这种人根本没有道理可讲,我们把他们赶出去。”有人起哄。

    “对,赶出去。”

    乔夫人死死地盯着方诗诗,又一个比她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让她的嫉妒心大增,大手一挥,道:“把她给我抓过来!”

    “住手!”柳轻眉想拦住对方,然而一个壮汉已经如猛虎一样蹿了出去,瞬间就来到方诗诗面前,毫不怜香惜玉地抓向她的肩膀,势大力沉,仿佛要捏碎她的肩膀一样。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