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修真强少在校园全文免费阅读

第060章 陷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方诗诗目送柳轻眉的mini的远去,正准备向校门口走去,却听一个人喊自己的名字。|…………

    “乔飞,你叫我?”方诗诗看着急匆匆走来的乔飞,问道。

    乔飞故作镇定地说:“是,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

    “去那边说吧。”乔飞指着校园的侧门说。

    方诗诗不疑有他,跟着走了过去,说:“说吧,什么事?”

    乔飞针对过唐铮,所以方诗诗自然对他没有太多好感。

    “你知道昨晚唐铮在哪里过夜吗?”乔飞问。

    “当然是家了。”

    “家?他告诉你的。”

    “你若是没有其他事,我先回家了。”方诗诗不愿多说。

    “你被他骗了,他昨晚根本没有回家,他去了叶叮当家,而且待了一整晚。”见方诗诗要走,乔飞迫不及待地说,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方诗诗脸色瞬息万变,道:“你不要胡说。”

    “哈哈,我怎么会胡说,我有证据,你看。”乔飞打开手机中的照片,上面记录着昨天唐铮与叶叮当一起坐车离开,今天早上两人又乘坐同一辆车来学校,而且举止亲密。

    方诗诗怔怔地看着照片,心乱如麻:“难道他昨晚真的去叶叮当家过夜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们究竟干了什么?”

    大多数一个女人,面对这种况,都免不了要胡思乱想,手足无措。

    “方诗诗,你一心对他,他都是在骗你,这种人就是大骗子,你再也不要相信他了。”乔飞见时机成熟,马上挑拨离间。

    方诗诗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道:“乔飞,这是我和他的事,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他根本就配不上你,而且还一心两用,诗诗,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

    “住口!你不要说了,我不喜欢你,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以后请你不要再说这些话了,我回家了。”

    方诗诗心如刀绞,掉头就走,她要向唐铮问个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真的在欺骗她吗?这一切都是假象吗?

    她还没走两步,就被人捂住了嘴,身体软绵绵的,仿佛没有力气了一样,头也昏昏沉沉,仿佛打瞌睡了一样。

    她暗叫一声糟糕,就失去了意识。

    看着她倒下,乔飞一把抱住了她,嘴角勾起了奸计得逞的笑容,喃喃自语道:“诗诗,这都是你逼迫的,我苦苦追求你,你却选了唐铮,我若是再不下手,那就便宜唐铮那个穷光蛋了,我绝对不会让那种事生。”

    看着方诗诗清丽的容颜,他双眼放光。

    “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你也别想再离开我了,哈哈。”

    乔飞自信只要得到女人的身体,便有千百种方法让她无法离开他。

    他扶着方诗诗,就像是一对亲密的侣,迅速地走出了侧门,上了早就准备好的轿车上。

    轿车直奔五星级大酒店,乔飞轻车熟路地上楼,进入了早就准备好的房间。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方诗诗,她就像是一个睡美人,他咽了一下口水,蠢蠢欲动。

    “这是哪里?”忽然,方诗诗睁开了眼,下意识地问道,忽然,她看见了乔飞以及周围的环境,脸色大变,惊呼道:“乔飞,你干什么?”

    “嘿嘿,孤男寡女,你说我干什么?”

    “乔飞,我们是同学,你不要这样,这是犯法,你知道吗?”方诗诗心乱如麻,又岂会不明白乔飞要干什么,万万没想到,乔飞竟然是这样的人。

    “哈哈,犯法,我家有的是钱,法律对有钱人无效,法律只会制裁唐铮那样的穷光蛋。”

    “你……你干了坏事,我家不会放过你的。”

    “嘿嘿,没准我们俩好了之后,你家反而会更高兴呢,我们两家联姻,强强联合,这才是一段佳话,对我们两家都会有利。”

    “不,我不喜欢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方诗诗咬着嘴唇,决绝地说。

    乔飞哈哈大笑:“这可由不得你,现在是我说了算,你觉得你还能反抗吗?”

    方诗诗挣扎着想站起来,却觉浑身酸软无力。

    “你对我做了什么?”

    “一点小手段而已,这样才会让游戏更加有趣,而且我敢保障,你等会儿体会到我的好之后,你肯定不会再离开我了。”

    “你做梦!”

    “不,我说的是事实,而非做梦,因为等会儿我会把你动人的一面给记录下来,这样动人美丽的一面就应该留下来做纪念,不过若是你将来离开了我,这些美丽的东西就会传遍全世界。”

    “无耻!”

    方诗诗浑身冰寒,乔飞竟然要拍下流的视频来威胁她,他怎么会如此变态,如此卑鄙,以前怎么没有现。

    若是让他得逞,那她一辈子就毁了,她还有什么脸面见唐铮,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如此绝望。

    “唐铮,你在哪里,快点来救我啊。”她心中呼喊道,但她知道唐铮此刻应该在补课,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他又不是神仙,又不会神机妙算。

    “乔飞,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喜欢你,强扭的瓜不甜。”方诗诗泫然欲泣,乞求道。

    “哼,现在知道求我了?晚了,我以前对你那么好,你却视而不见,选择唐铮这个穷光蛋,你伤透了我的心,今晚,没有人可以救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哈哈,我等会儿会温柔一点,让你知道男人的滋味儿。”

    这些不堪入耳的话让方诗诗面红耳赤,又怒又怕,浑身颤抖起来,道:“乔飞,即便你得到我的人,也不得不到我的心,而且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身体软绵绵的,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今晚遭了他的毒手,那她也无颜面对唐铮了,只有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不过即便是做鬼,她也不会放过乔飞。

    看着她眼中的恨意以及决绝,乔飞的心仿佛被狠狠地刺了一下,一股不甘与愤怒冲上心头,他歇斯底里地吼道:“即便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贱人,你现在是不是还想着唐铮,告诉你,我不但要得到你,而且要眼睁睁地让他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夺走,我要让他痛不欲生。”

    “你变态!”

    “哈哈,敢骂我变态,我就变态给你看。”乔飞怒从心头起,一巴掌打向方诗诗。

    方诗诗无法躲闪,却没有害怕的闭眼,反而瞪大了眼睛,眼睛里除了愤怒之外,还有轻蔑与不屈。

    砰!

    一声闷响,方诗诗没有感觉到疼痛,却现胸口传来一道热气,然后乔飞就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墙壁上,像一条死鱼一样晕了过去。

    “啊,这是怎么回事?”方诗诗目瞪口呆,以她的知识完全理解不了这是怎么回事,房间内又没有第三者,他怎么就飞了出去。

    见他晕了过去,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只想快点逃离这个魔窟,现浑身依旧无力。

    “不行,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否则等他醒了,我就逃不掉了。”

    她使劲浑身解数,伸进口袋去掏手机,却现手机不见了,肯定是被乔飞拿走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走不动,必须叫人来酒店救我。”

    忽然,她的目光落在了床头的座机上。

    “对,用这个电话。”她艰难地伸出手,一个号码立刻跳进了她的脑海,她想也没想直接拨通了这个号码。

    这个时候她想到的第一个联系人不是家里,而是唐铮,似乎潜意识里她更相信唐铮可以救她。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电话占线。

    方诗诗近乎绝望了,正准备再打家里的电话,手却突然僵住了,因为乔飞醒了。

    “草,痛死我了。”忽然,乔飞大叫道。

    她绝望地看着已经站起来的乔飞,乔飞摇晃了一下脑袋,茫然地四处张望,没有现第三者,而且方诗诗仍然躺在床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的幻觉?不对,这怎么可能是幻觉。”他分明记得自己被一股大力给撞飞了,然后失去了意识。

    “邪门儿,草,老子就不信了,现在天王老子也不能阻止我得到她。”他已经彻底被愤怒和**彻底迷了心智。

    “方诗诗,你今晚就是我的了!”他狞笑着再次扑向了方诗诗。

    ……

    唐铮体内的真气猛烈震荡起来,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妙,这并非他自己出了问题,而是别人出了问题,御灵阵被触了,他与阵法之间有一种心灵的感应。

    但他无法确定究竟是谁遭遇了危险,立刻一边像风一样从柳轻眉家冲了出去,一边说:“柳老师,我有事先走了。”

    话音方落,他已经消失了,柳轻眉眉头微蹙,紧紧地盯着门口,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逃避,我看你能够逃到几时。”

    她错以为是唐铮被他揭破了秘密,不知如何面对,所以才借故逃跑了。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还是太沉不住气,被我用话一诈就露馅了。”

    唐铮并没有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因为当阵法触动之时,他冥冥之中有了一种感应,他感知到了受害人的方位。

    忽然,他的电话响了,一份愤怒的声音响起,震的他耳膜生疼。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