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修真强少在校园全文免费阅读

第033章 水落石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唐铮呆住了,那柔软清晰的触感让他心神剧颤,他转头想看她,却见她飞快地扭过头,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这就是你的惊喜?”唐铮问。

    方诗诗偷偷地瞧了他一眼,道:“不准说了,既然你已经恢复了,那我就不给你复习了。”说完就想跑。

    唐铮岂能让她如愿,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拉回了怀里。

    “你干什么?”她依偎在他怀里,怯怯地问道,像一个无助的小猫。

    “你说干什么?”唐铮坏笑道。

    方诗诗心头小鹿乱撞,不敢看他,连忙低下头,说:“坏蛋,不准干坏事。”

    “既然你叫我坏蛋,那不干坏事,岂不是冤枉死了。”

    “油嘴滑舌。”方诗诗羞的无地自容,却对即将生的事隐隐的有些期待。

    唐铮心潮澎湃,抬起她的下巴,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满满的都是意,那小巧的嘴唇就像是世间最诱人的美味,吸引着他去品尝一番。

    他缓缓地地下了头,方诗诗浑身紧绷,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呼吸急促起来,心脏仿佛要跳出嗓子眼了,看着越来越近的脸颊,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扬起了脖子。

    这一秒仿佛无限漫长,时间似乎定格了,两人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咚咚咚!

    脚步声猝不及防地响起,有人来了。

    唐铮悚然一惊,方诗诗就像是受惊的小猫一下子从他怀里跳了出来,俏脸绯红,飞也似的逃开了:“唐铮,今天就复习到这里了,明天见。”

    唐铮气恼地看着从楼梯上来的一个医生,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去。他失望叹了口气,却没有回病房,而是径直走出了医院,飞快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邓茂才摇摇晃晃地从酒楼走了出来,满面红光,手中提着一个牛皮袋子,里面全是百元大钞,夜风一吹,他的酒意清醒了几分,自鸣得意地吹起了口哨。

    “嘿嘿,今晚又收获不少,找老子办事,不出血,谁他妈给你办啊,这社会不光要有钱,还要有权才是大爷。”

    虽然如今中央大张旗鼓地反**,然而,以权谋私的事依旧无所不在,根植于祖国大地各处。

    邓茂才忽然又想到了乔飞,神色一黯:“马勒戈壁,真是越有钱的人越抠门儿,答应老子的钱竟然不给,仗着自己老子是大老板就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总有你再求老子的一天,到时候老子连本带利一起赚回来。”

    他坐进警车,准备开车回家,这辆车虽然是警队的,但却被他公车私用,长期占据为私车,也没人敢有半句怨。

    但一想到回去就要面对家里的黄脸婆,他就兴趣缺缺,“好久没去那个小妖精那里了,今晚正好去泄泄火。”

    警车直奔市区的一个公寓,他停了车,一步三摇地上了楼,进了一个房间。

    唐铮一直尾随其后,可面对紧闭的房门,他却犯难了。这次他能够掌握邓茂才的行踪完全靠了林虎的帮忙。

    唐铮跟踪邓茂才是想揪出当初陷害他的幕后黑手,但若是光明正大地质问他,他肯定打死也不会说,所以他只能先抓住邓茂才犯罪的证据,然后以此作为威胁,逼迫他就犯。

    这里并非邓茂才的家,他大半夜不回家而是来到这里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事,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唐铮不会眼睁睁地放过。

    “一扇门而已,休想挡住我。”

    唐铮来到了楼顶,俯身向下望去,邓茂才进的是十五楼,这栋楼共有二十五层,唐铮必须下降10楼才能进去。

    “妈的,只能拼了。”他抓住栏杆纵身一跃翻出了楼顶,夜风习习,吹的他脖子凉,但他知道不能害怕,小心翼翼地翻到了二十五楼,幸好这是晚上,没有人看见这里有一个蜘蛛侠。

    他抓住二十五楼的窗户,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深怕里面的住户现,他就这样一层又一层地从窗户下降,有几次都差点被住户现,甚至有一次踩滑了差点摔下去,总之,他险之又险地来到了目的地。

    他轻轻地落在十五楼的窗台上,向里面望去,只见一张大床上被浪翻滚,两个赤条条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上演着一场活色生香的春gong图。

    那女人倒是挺漂亮,就是难掩风尘味儿,邓茂才正趴在她身上努力冲刺。

    唐铮连忙取出相机拍照,这个相机是他事先专门买来的,就是拍邓茂才**的证据,第一天便有了用武之地,拍的差不多了,唐铮不想继续欣赏这活春gong,否则会憋死掉,推开玻璃窗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邓茂才听见响声,还以为是风吹的声音,下意识地朝窗台望去,却看见一个人走了进来,他吓的浑身一激灵,小弟弟直接软了。

    那女人突然没了感觉,埋怨说你怎么软了,刚一扭头也现了唐铮,登时吓的尖叫起来。

    “啊,你是什么人?”女人一把抓着被子盖住了身体,惊恐万分地瞪着唐铮,邓茂才也是背心冒汗,他没有弄清楚对方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小偷儿?

    奶奶的,小偷儿竟然偷到老子头上了,真是自寻死路。

    “你是什么人?”邓茂才威风凛凛地喝问道。

    唐正走到了灯光下,戏谑地说:“邓所长,你这就不认识我了,记忆力未免太差了吧。”

    “是你?”邓茂才终于看清楚了唐铮,不由失声惊呼,心中变得忐忑起来,若是一般小偷儿,他很有自信可以对付,可对方明显是冲着他来的,这就不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了。

    “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继续那天没有做完的事,我问你,陷害我的幕后真凶究竟是谁?”唐铮脸色一沉,厉声问道。

    “原来你还在纠缠这个问题。”邓茂才恍然大悟,不过看手无寸铁的唐铮,他并不怎么害怕了,对方只是一个学生,小菜一碟,邓茂才大摇大摆地裹好浴巾,戏谑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相机里面有你们刚才做的好事,相信有人会感兴趣。”唐铮挥了挥相机,说。

    那女人听了,大惊失色,叫道:“亲爱的,快点把相机抢过来,一定不能落在别人手中。”

    “闭嘴,老子知道。”邓茂才不耐烦地吼道,他当然很清楚这些相片的威力,只要流出去,那他这个所长就做到头了,这女人可不是他的老婆,而是有一次扫黄行动中扫掉的一个楼凤,他见她漂亮,后来偷偷地把她给放掉了,但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来免费玩一次。

    女人吓的缩在了床头,邓茂才阴沉着脸,问道:“你就想凭这个威胁我?”

    “还不够吗?”

    “若是别人,或许会成功,但是你,哼,小子,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学生娃也敢威胁老子,看老子不弄死你。”邓茂才纵身一跳就来到了唐铮面前,一拳向他打来,这些年他虽然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但毕竟底子还是不错,比一般人厉害。

    邓茂才自信对付唐铮手到擒来,可忽然现打出去的一拳被对方死死地握住了,令他动弹不得。

    “放手!”他咆哮道。

    唐铮冷漠地看着他,道:“看来你执迷不悟,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清醒一下。”唐铮一把揪住他的脖子,把他半截身子推出了窗台,夜风一吹,他吓的就想尖叫,但唐铮用浴巾立刻堵住了他的嘴,让他呜呜的根本喊不出来。

    邓茂才浑身软,不停地扭动反抗,却无动于衷,这里是十五楼,他太清楚摔下去是什么后果了。

    “你若是不说,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没有谁知道是我做的,你觉得怎么样?”

    “呜呜呜……”邓茂才急忙摇头,吓的面色铁青,冷汗淋漓。

    “可你骨头硬又不说出幕后真凶,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大不了,我再去调查就是了。”唐铮故作轻松地说。

    邓茂急忙摇头,仿佛在说不好,我什么都说。

    见他被吓的差不多了,唐铮把他拽了回来,他双腿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那你告诉我,他是谁?”

    邓茂才低着头,眼神变幻不定,他一直在思考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失败,这小子不是学生吗,怎么身手那么好,而且力气那么大,抓着他就像是抓着一只小鸡一样。

    “我说了你能把照片还给我吗?”邓茂才战战兢兢地问。

    “你没有资格谈条件。”唐铮冷冷地说。

    “……乔飞。”邓茂才犹豫了一下,还是供出了真凶,乔飞,你连钱都不给老子,还想让老子给你保守秘密,做梦吧。

    “原来是他!”唐铮眼中杀机闪现,乔飞,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了。

    “照片可以给我了吗?”邓茂才忐忑地问道。

    “你这种害群之马不知害了多少人,你不配穿那身警服,最可恶的是你差点害了我爷爷的性命,想要照片,做梦吧。”唐铮大摇大摆地走了,只留下邓茂才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