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神级插班生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四章 无极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是她未婚夫,你最好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否则我不敢保证你是否能安然的离开这里。”一般情况下,低阶修为的人是看不透高阶修真者修为的,除非有一些特殊的方法,很显然,男子并不知道程宇也是一个修真者。

    “呵呵,你这是威胁我?”程宇淡淡的笑道。

    “你可以这么认为。”

    “我一直认为,凡是在我怀里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有威胁我的实力,希望你不要后悔。”程宇抱着兰雅在她醉的满脸红润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对着男子笑道。

    挑衅!这是红果果的挑衅,自己的未婚妻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亲,还有更让人愤怒的事么?

    男子紧握双拳,迅速向着程宇窜了过去,一掌击向脑门,程宇岂会被一个炼气期所伤,不避不闪,抱起兰邪雅轻飘飘的腾空而起,踢开男子击掌而来的手臂,在空中一转,一脚再踢在男子的胸口上。

    男子被踹出两米开外,嘴角溢出几丝鲜血,男子从地上站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心中骇然,自己可是炼气期中期的修真者,虽然自己刚才有些轻敌,可是对方竟然这么轻易的将自己踢伤,难道也是修真门派中人?

    “在下昆仑派掌门玄阳真人之子方文轩,不知道阁下是何派高人?”男子试探着对方说道,他虽然是世俗昆仑派的人,可是也是到过修真界的,知道那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何况在修真界中还有很多比昆仑厉害的门派,万一得罪的是不该得罪的人,那可就是给世俗昆仑惹祸了。

    “无极宫。”程宇淡淡的说道。

    程宇可不傻,自己现在在这个世界就是势单力薄,如果让别人知道自己没有背景还不是天天来找自己麻烦?反正圣一大师也说了,无极宫很强大,更重要的是即使是在修真界都很少有人露面,他说自己是无极宫的人,又有谁敢说自己不是呢?

    方文轩听的心头一惊,无极宫?这可是修真巨擘啊,不是说无极宫已经隐世了么?难道又要重出修真界了?

    看着程宇,方文轩脸色变幻不定,这人难道真的是无极宫的人?普通人不可能知道无极宫的存在,而修真者是不屑于冒充别门别派的。

    “既然阁下是无极宫的师兄,还请师兄看在同是修真门派的面子上,放下我的未婚妻,在下感激不敬。”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是无极宫的人,现在都得先解决自己未婚妻的事,等回去以后向父亲禀告一下这事,是不是无极宫真的打算重出修真界了。

    “呵呵,我说过,凡是在我怀里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我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是你的未婚妻,我也不想知道,如果你觉得可以从我手上抢走她,你就来,如果你觉得没有这个本事,那你就回去吧。”程宇说完,也不理会对方,转身进了别墅大门。

    看着程宇抱着兰雅走进别墅的背景,方文轩咬着牙,双手紧握的“咔咔”响,再次向着程宇冲了过去。

    运起全身真气,灌注掌心,一掌击向程宇的后背。可是当他手掌离程宇后背还有一寸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真气袭来,方文轩脸色大变,大喊一声“筑基!”,正想退回去,可是程宇身上的真气已经袭来,“呯”的一声撞在方文轩灌满真气的手掌上。

    方文轩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被强大的真气撞飞出去,落地之后,几口鲜血狂喷而出。脸色惨白而又惊恐不已,对方如此年纪竟然是筑基期高手,这真有可能是无极宫的人啊。

    “我不想杀人,所以我希望你也不要逼我杀人。”程宇抱着兰雅走进别墅,口中淡淡的说道。

    程宇将兰雅放到床上,到洗手间找了条毛巾打湿,给兰雅擦了擦脸,然后坐在床边看着她。

    “你说咱俩才刚认识你就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要不是我还有几分本事我岂不是要命丧当场,含恨九泉了。”程宇看着躺在床上的面色红润的兰雅,仿佛自言自语,又像是自己对自己说。

    “水~水~”兰雅嘟囔两声。

    程宇见状倒了一杯水,将兰雅扶起来,喂了两口水,看到一部分水从嘴边流下,进入了那条深深的沟沟里,程宇也不自觉的咽了两口口水。

    “你说你没事长这么大,不觉得有负罪感么?现在孤男寡女,你说我要是不对你做点什么又好像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你那未婚夫对我的恨意,反正他也认为今晚我一定会把你吃掉。”程宇小声的说道,放下杯子,双手就攀上了兰雅的高峰。

    捏了几下,感觉怀中的女人气息变粗,程宇放下双手,把她放回到床上躺好,唉声叹气的说道:“哎,我这人就是太善良,最心疼美女,在这种情况下都舍不得欺负你,看来我做流氓都很失败啊!我还是先走吧。”

    程宇退出房间,兰雅就微微睁开眼睛弯起嘴角笑了起来,这个小流氓,竟敢偷偷占我便宜,还算你有些良知,不然姐姐非把枕头下的剪刀拿出来把你那玩意给剪了。

    “咔嚓!”兰雅正想着剪掉程宇的宝贝门突然又开了,赶紧闭上眼睛。

    程宇又坐回到兰雅床边,看着兰雅,“哎,你说我要是这么走了,是不是太蠢了,这么好的机会一生能有几次呢?”程宇说罢,双手又攀上了兰雅的高峰捏了起来,然后又在她嘴上亲了起来,感觉到兰雅身体的颤抖,一只手正向枕头下移去,程宇果断站了起来。

    又是一阵悲天悯人的叹息:“唉,我还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还是太重情了,这么好的女人是该要好好疼爱的,以后我会让你心甘情愿让亲亲的。”说罢程宇再次出了房间。

    兰雅又睁开眼睛火光大盛,这小色狼不会是发现自己已经醒了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巧,我正准备拿剪刀他就收手了,而且这小混蛋这么厉害,连方文轩都不是他的对手,无极宫?嘿嘿,有意思,既然你占了姐这么大便宜,姐姐不得不在你身上讨点利息了。

    程宇走出别墅嘴角一弯笑了起来了,这小妞,竟然在自己面前玩这种把戏。程宇早就在跟方文轩交手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

    本来程宇就没打算把她怎么样,可是她自己要装,那只好随她心意了,跟她一起装一装。

    ————————————————————————————————————

    一处别墅之中,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站在一间房间外面来回踱步,神情有些紧张。

    没想到自己未来女婿去找自己的女儿,竟然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回来,最重要的是,这个未来女婿不是普通人,而是自己的依仗的靠山,昆仑派掌门之子。

    自己现在的成就全都是他们所赐,这次自己生日,他们来给自己祝寿,没想到却发生了这种事,要是对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这一生算是也到头了。

    而此时,在这间房间内,卧室床上坐着两个人,坐在前面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正是之前与程宇交过手的方文轩,而他后面一个中年人正双手抵在他的背后,两人都是满头大汗,很明显,这中年人正在给方文轩疗伤。

    半个时辰以后,中年人收回双手,抚平自己体内的真气,睁开眼起身下了床。

    “好了,你的伤势已经差不多了,再休息两天就可以了。”中年人看着床上的方文轩道。

    “谢谢师叔,要不是师叔也在这,这次我可能会影响以后的修为了。”运了一下体内的真气,感觉身体没有大碍了,总算放下心来,现在想起之前跟程宇交手的时候,都是一阵后怕。

    幸好程宇没有杀人的心,要知道,对于一个人修真者来说,遇到低级修士的挑衅,对方都会杀人了事。

    当时方文轩也就以为对方的实力比他强那么一些,就算打不过对方也讨不到好,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筑基期的高手,尤其是当时自己突袭的时候那股强大的真气,太吓人了。

    要知道,炼气期跟筑基期虽然只有一个阶位,可是却已经是天壤之别了,炼气初期刚刚感觉到气的存在,开始在体内养气,到了中期,体内有了一定量的真气,可以用真气灌注在自己的体内,随随便便一掌都不是一个单纯的**能够抵挡的。

    方文轩现在就是在炼期中期这个阶段,要知道,在如今这个灵气缺乏的世俗,在他这个年纪能够达到炼气中期,可以说确实是一个人才了。当然,这样的修为在修真界就不足为奇了。

    何况在已经是筑基期的程宇面前了,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炼气期后期的时候因为真气浑厚,才可能达到真气护体的能力。

    因为方文轩还没有能力用真气护体,直接被程宇的真气震伤内腑,要不是刚才中年人用大量真气帮他修复内伤,以他自身的能力,完全有可能影响以后的修为。

    “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去找你未婚妻的么?怎么会伤成这样,对方是什么人?”中年人也就是方文轩的师叔,名叫关世源,世俗昆仑的一个长老,目前是筑基中期的修为。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