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神级插班生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九章 解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个老纳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老纳也不过是在里面跟随师尊逗留了几日而已,也就知道幽冥宗跟血煞宗是魔教,这个小娃娃应该就是他们其中一宗之人做的手脚。而无极宫和花仙谷,法鸿寺很少露面,只有其它三派在修真界走动比较多。”

    “原来是这样, 大师可以告诉我修真界从何而入吗?”虽然知道这个世界越来越复杂,但是程宇的内心却更加的激荡,一直以为这个世界只有自己是修仙者,以至于程宇都感觉很寂寞。现在知道还有这么多同道,虽然可能都会成为自己的敌人,可是这也让程宇心中的热血再次沸腾起来。

    “施主,老纳劝你还是不要轻易涉足修真界,那是一个杀戮的世界,那里以实力为尊,虽然施主已有筑基的修为,在世俗之中可说已无敌手,可是在修真界,这样的实力也是寸步难行的,还请施主三思啊!”

    “谢谢大师教诲,可是我必须到修真界走一趟,去寻找灵石。”程宇坚定的说道。

    “施主在世俗中以这样的年纪拥有这样的修为,必是惊才绝艳之辈,前途不可限量,何苦一时冲动,恐段了自己前程呢?”

    “大师,修真一途本身便是逆天而行,如果只因为了保命而安于现状,不敢涉险,又如何在修道之路再进一步,岂不失了本心,乱了道心?”

    “阿米陀佛,施主说的是,倒是老纳着相了,这大概就是老纳这么多年来修为再无寸进的原因吧!如今听施主一席话,当真让老纳受教了。”

    “大师言重了。”

    “既然如此,老纳也不再阻劝施主了,世俗中的蜀山和昆仑山就是修真界的入口,入口处都有幻境,以施主的能力这自不是问题。”

    “多谢大师倾言相告。”程宇双手合十真诚道。

    “虽然老纳不知道施主需要多少灵石,但老纳手中还有一块,希望能够帮的上施主。”圣一大师从怀中掏出一块灵石对着程宇说道。

    “谢谢大师,不过对于我而言,大师比我更需要它,而且我也能自己找到足够的灵石。”程宇把灵石推了回去,然后又掏出两个丹瓶,取出一颗筑基丹对着圣一大师说道:“这是一颗筑基丹和一瓶聚气丹,希望能够让大师突然炼气期成功筑基。”

    “这……”圣一大师一阵惊骇,如果说别人只是为程宇的丹药感到神奇的话,那圣一大师就完全是震惊了,年轻时候的他跟随师尊去过修真界,而且他师尊也跟他说过很多修道之事,自然知道这一瓶聚气丹的珍贵,更别说是那颗修真界都很难见到的筑基丹了。

    在修真界也不是人人都能成功筑基真正踏入修真门槛的,在大门派中,有很多的弟子处在炼气期,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筑基成功,真正踏入仙途,所以他们都只能成为门派的外门弟子,只有筑基才能正式进入宗门,享有更多更好的修真福利。

    而一颗筑基丹不能百分之百让人筑基成功,但是正常情况下只要不是废才,都可以筑基成功。所以一颗筑基丹基本可以说能够让一个门派拥有一个内门弟子。而一个门派中也只有进入筑基的弟子才有培养的价值。

    可是在如今偌大的修真界中,已经没有真正的炼丹师的存在了,丹术早已随着丹师的消失而失传,现在一些大门派中能够炼丹的也只能炼出精元丹,厉害一些的也就能炼出回灵丹。这也就意味着,每个拥有筑基丹的门派,用一颗就少一颗,如果不是天资卓越,或者为门派做出大贡献的炼气期弟子,根本不可能得到筑基丹。

    如此,便可以知道程宇这颗筑基丹和一丹聚气丹是多么珍贵了。

    “还请施主收回,如此贵重的丹药以后施主还是不要轻易拿出来,尤其是施主进入修真界以后。”虽然这些丹药对于现在的圣一大师确实很有用,可是他并未心动,也算是一颗坚定的佛心了。

    “谢谢大师的提醒,不过这些还请大师收下,佛语总说有因必有果,大师给我解惑,这便是因,我送大师丹药便是果,这便是佛缘,如果大师不收,那么大师便是乱了佛心,而我也失了佛缘。”

    “阿弥陀佛,施主好口才,如此老纳便谢过施主,也望施主入了修真界能够谨慎行事,得偿所愿。”圣一接过程宇的丹药,打了个佛号说道。

    “大师放心,暂时我还没打算进去,过段时候再说。那我就先下山了,日后再来拜会大师。”程宇说罢便抱着旁边的可可起身。

    “施主请慢,施主若信的过老纳,还请让老纳给施主做一回护法,为这小娃娃解去邪咒。”圣一也站起来说道。

    “这……”程宇有些犹豫了,因为这个咒很麻烦,而且解咒时会引来无数恶灵,再加上这恶灵母体会受到施咒者的控制,对方是怎样的实力也不清楚,一个人解咒是非常危险的。

    如今在这挂月峰上,周围都是寺庙,佛气很重,而且是在白天,可以说这里确实是解咒最佳之地,如果还有圣一大师护法的话把握大很多。

    但是他不想给圣一法师引来祸端,因为一旦在这里解咒,恶灵通过与施咒者的联系,很容易找到这个地方,到时候自己一走,那人来寻仇怎么办?要是对方修为不高还好,若是对方修为太高这里岂不是成为一片血海。

    “大师,你可知道她中的是什么邪咒?”程宇想知道对方是不是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总不能为了救一人而害了一群人。

    “知道一二,老纳也知道施主在担心什么?正如施主之前所说,凡事有因必有果,你种下了因,而老纳还与果。更何况佛以普渡众生而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娃娃受此之苦,施主亦不过是出于善心,吾观施主待她如己出,便是大仁心。老纳修佛几十年,又岂能视而不见。”

    “大师真是高风亮节,既如此,我也不再多说,就先谢过大师了,我会先在此处摆下几个阵,尽量不让恶灵与施咒者联系上。到时候大师帮我拦住恶灵就行了。”

    “好。”圣一转身出了房间。

    程宇用手摸着可可的脑袋,可可瞬间软下来睡了过去,将怀里的小白兔提起来交给外面的吴常,然后将禅房门关上。

    程宇手上结印,口中轻念法诀,九道白色灵气打出,在房间内摆下一个九阳锁魂阵,让恶灵没法逃出去,更不会与施咒者联系上。

    顿时灵气发出耀眼的白光笼罩着整个房间,躺在地上的可可体内的恶灵可能感觉到什么,异变生起,可可双眼泛眼幽绿色的光芒,双手成爪,指尖长出一寸长的黑色尖甲,可可整个小小的身体浑身萦绕着黑色的阴煞之气,慢慢的浮在空中,幽绿的眼睛盯着程宇。

    “啊!”可可一声刺耳的尖叫仰天长啸,将外面的吴常吓了一跳。这声音凄厉至极,声尖入耳,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听的人从心底颤抖不已。吴常不知道可可的情况,也不知道程宇在里面干什么。

    “施主,你拿着这两张符,滴几滴血到符上,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躲那个佛像后面不要出来,也不要出声,手上拿好符就行。”听到叫声,圣一大师也是皱起眉头,取出一张金刚符和一张驱灵符递给吓的哆嗦的吴常。

    吴常将手中的小白兔塞进衣服里,拿过符赶紧跑到佛像后面,用牙将手指咬破,将血滴在两张符上,然后双手紧紧的抓着两张符,靠在佛像后面。

    原本大好的阳光慢慢的被漂来的乌云遮住,一些还在爬山的游人,看到天一下子黑了下来,赶紧往最近的寺院跑去。

    而程宇在听到对方发出叫声时,一道灵气射出,将可可的身体束缚住,准备用吸灵术将她体内的恶灵吸出来。

    恶灵被灵气捆住,愤怒一挣,直接将灵气震散,伸起双手向程宇冲了过去。因为是可可的身体,程宇根本不敢用全力,只得抓住可可双手,再次用大量灵气锁住可可,左手放在可可头顶上方,手上灵气旋转而出,形成一个灵气漩涡,原本可可身体周围萦绕的黑色气体渐渐的被程宇吸入旋涡之中。

    阴煞之气被吸,恶灵痛苦的大喊,可可面容扭曲,身体挣扎不已。而这时候在禅房外面,圣一大师也是如临大敌,天一暗下来,四处尖声戾啸,阴气大盛,无数阴灵朝着程宇所在的房间蜂涌而来。

    圣一大师神情凝重,伸手入怀,掏出几张驱灵符抛向空中,口中念咒,灵符佛光大盛,迎上来的恶灵一片凄厉的惨叫,瞬间被佛光吞噬。

    这时,房间里传来恶灵的狂叫声,外面的恶灵再次凶猛的扑了上来,将整个房间围了起来不停的撞击,圣一大师见状,再次拿出灵符一挥手,贴在房间各处,佛光闪烁将整个房间包裹起来,恶灵一撞上去便被吞噬掉。

    而房间内,程宇也是神情凝重,满头大汗,这个恶灵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大的多,吸了这么一会还没将可可身边的阴煞之气吸光。

    恶灵挣扎剧烈,喊叫一声比一声尖锐凄厉,而外面的恶灵也是激烈的回应,如飞蛾扑火一般,猛烈的撞击着。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