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神级插班生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七章 以《无知》为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哥,让我去会会他,看我不把他揍的连赵明龙都不认得他。”二当家暴狼站起来兴致冲冲的说道。

    “不行,怎么说这也是市长的侄子,你太容易冲动了,要是真的跟赵明龙弄缰了也不好,容易给其它几个帮会找到机会对付我们。老三,你带几个人去看看是什么况。如果对方识趣就看况办,如果不识好歹,就教训一下,不过不要太过了。”秦沧海对着坐在椅子上喝茶的吴常说道。

    “好的,大哥,明天我就带人过去。”说罢,继续喝着手上的茶。

    秦沧海看着刀九一群人,不耐的说道,“你们先去养伤吧,没用的东西,没搞清楚况就弄成这样。”

    “是,大哥!”刀九恭声说道,然后带着一群残疾出去了。

    秦沧海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二天,云海高等中学校门口。

    徐东远今天很开心,因为自己终于出院了,这段时间呆在医院里把自己憋坏了,以致于自己对程宇的恨更盛了,他老子怕事,他徐东远可不是怕事的。

    那天听说自己儿子被打了,徐母宁艳气的不得了,赶紧把徐绍和叫到医院看儿子,刚看到儿子的样子,尤其那血淋淋的手时,顿时暴跳如雷,一定要把打自己儿子的小畜生抓起来,放牢里关几年,于是问了儿子具体的况。

    徐东远看到父母暴怒的样子,高兴的不得了,看你程宇嚣张,我叫我老子整不死你,于是添油加醋的把事说了,说自己本来是请赵明龙的女儿出去看电影的,结果程宇那小子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给打了。

    本来徐绍和听到这事跟赵明龙的儿子有关时,顿时皱起了眉头,怪自己儿子怎么会去纠缠赵明龙的女儿,这小子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跟赵明龙不对付。然后又问他打他的那人是什么况,徐东远如实说了,是赵明龙的侄子,叫程宇。

    徐绍和顿时脸一白,冷汗直冒,本来如果只是关系到赵明龙的女儿的话,事还好办,可是一听到对方是赵明龙的侄子而且姓程,刚才的怒气硬是忍了下来。也许,别人不知道赵明龙的靠山,可是自己作为同一个班子里,难道会不知道吗?他老婆程美颜就是那个大家族里的,她侄子不就是那个大佬的孙子么,谁都知道那位大佬只有一个孙子,自己只是个副市长,在人家面前都不够抬头的份,能把人家怎么样,打了不也是白打了。谁让自己儿子不成事呢?

    交代自己儿子,以后不要再去招惹那小子。徐东远和她妈妈一听,顿时不乐意了,“难道自己儿子就这样让别人欺负了不成。他是市长的侄子怎么了,这被打的还是副市长的儿子呢,难道你这副市长是白当的么。”

    徐绍和怒道:“你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人家的背景不是我们能惹的,你以为人家是靠着赵明龙这个市长吗?人家是上面来的,市长在人家面前都只有靠边的份,何况我这个副市长。都是你惯的,看看他现在都成什么样了,天天到处惹事生非,你最好劝劝你儿子,别让他再犯傻事,否则,别说是他,就是我自己都保不住自己。”徐绍和说完,怒气冲冲的走了。

    看到丈夫这么大火,也知道这次儿子是真惹到大人物了,不然他也不会受这窝囊气了。

    “儿子,你也听到你爸的话了,这人咱们惹不起,以后你不要再去惹他了,不然我跟你爸可能真的保不住你了。”

    听到两人的话,徐东远也愣了,难道那小子真是有大背景?上面?哪上面?省里面?哼,那又怎么样,顶多我现在不惹他,等我逮到机会,看我弄不死他。不过这话他现在不敢说来了。

    看着自己包的跟粽子一样的手,对他的恨意顿时又冲上心头。心中暗暗誓,我徐东远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这样的亏?此仇不报,以后自己还怎么在云海市混,怎么在自己那些兄弟面前抬的起头。

    因此,怀着这样的心,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恢复,自己终于完好出院了,来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想个办法怎么将程宇好好教训一顿。

    这时候,江明手包裹着纱布,缠着一条绷带挂在脖子上,向着学校走来。看到徐江远站在门口,也没搭理他,直接向学校里面走去。

    “哟,这不是明大少么,这是怎么了,几天不见换风格了?啧啧,这身打扮,cospy?够酷,够非主流。”看到江明从自己匆匆走过,徐东远叫住他道。

    “呵呵,这不是徐少吗?刚才没注意,没想到徐少还是这么俊郎,看来这几天在医院里享受的不错啊!”江明也不是怕事的主,听到徐东远的嘲讽,也借机回讽道。

    徐东远脸部抽搐,这成了他人生中永远的痛。

    “两位,这么巧,这么早就到学校来了,难道两位跟我一样,是来学习的么?真没想到两位也是如此好学,尤其是这位同学,啧啧,带病上学,不错,值得鼓励,你们老师今天肯定会给你朵小红花。”这时候程宇手拿油条,喝着豆浆也来到了校门口,看到两人,笑呵呵的说道。

    “程宇,你别得意,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的!”看到是程宇,两人纷纷往后退开了几步,徐东远看到这张程宇这张贱笑的脸心里就直抽搐,当时踩他的手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而江明是被昨晚程宇的手段吓住了,一群人冲上去还没怎么打,自己人就让人家叠成了罗汉。看看周围,有这么多同学看着他们,这又是大白天的,壮着胆子大声说道。

    程宇呵呵笑了两声,也不理他们,直接向学校走去,自己是什么人,一个地地道道的修仙者,他们不惹自己,自己还真没什么兴趣欺负他们。

    看着程宇离开的背景,两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明少,你这伤也是他弄的?”徐东远问道。

    “哼!”江明哼了一声,没有理他,也直接向学校走去。

    徐东远看着江明的背景,脸上露出一个令人深思的笑意,也向着学校走去。

    一进教室,钱胖子就迎了上来,“老大,你真行,那东西果然有效哎,我今天一早上都记住好多东西了。”胖子凑着头低声对程宇说道,生怕让人家知道他的秘密。

    “有效就行,以后说话不要离我这么近,除了女人,所有人跟我说话都要保持一米的距离,懂否?”程宇退后两步对着胖子义正词严的说道。

    程宇坐在座位上,还挺高兴的,今天是高三年级第一次模拟考试,程宇也想看看自己能考多少分。看了眼旁边的林雨菡,现她心不在焉,一副欲又止的样子。

    “菡菡,怎么了?有事?”程宇好奇的问道,以前自己来的时候林雨菡不是看书就是做题,今天看她好像有话说。

    “啊!没事,就是,昨天真不好意思,我妈她只是太担心我了。”林雨菡被程宇一叫,惊醒了不好意思的歉意道。昨晚就那样被自己妈妈拉走了,实在觉得很尴尬。

    “你刚才就是在想这个?”

    林雨菡点点头。

    “呵呵,这么说你很在意我对你妈的看法咯?”程宇笑呵呵的说道。

    “不是,我只是不想让你有什么误会,你什么时候晚上有时间?”

    “怎么,你想跟我约会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天天晚上都有时间。”

    “你别胡说,我跟我妈说了那丹药是你给她的了,她说让我请你到家里吃顿饭,感谢一下你。”

    程宇眉头一皱,这是丈母娘要看女婿啊!我该准备点什么礼物呢?她母亲一看就是那种过着苦日子的女人,跟妈妈姑姑那种上层社会的人的生活习惯是不一样的,对于她妈妈来说,容颜不是那么看重,如果给她还颜丹一下子年轻十岁,我不知道她该如何适应现在的生活。嗯,前几天不是又炼了一批长生丹么,这个好,大家都能用。

    林雨菡看到程宇皱着眉头不说话,以为他不愿意去,心中一阵失落,于是开口说道:“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我跟我妈说一声就行了。”

    “说什么呢,我刚刚在想第一次上门要带什么礼物去。”

    “原来是这样啊,不用带礼物,本来就是我们感谢你的。”听到程宇愿意去,心顿时好了起来。

    “这怎么行呢?这女婿上门,最重要的就是礼要到位,这礼一到位,剩下的事就好办了。”

    “你怎么又胡说八道,我不理你了。”林雨菡红着脸转过脸去。

    这时候一个老头带着一叠试卷进了教室。看着大家说道:“今天,是我们高三年级组第一次模拟考试,现在大家将座位拉开,我们开始考试了,这第一科是考语文。”说完开始卷。

    程宇打开试卷一看,顿时傻眼了,我擦,这是什么玩意。‘查看下列四组词中带点的字,找出其中读音不同的一项。’这不扯淡么,我怎么知道哪个不一样。

    ***,我背的诗词怎么一都没有,这不是坑我么?还有,这文文是什么意思?我背的没有这一篇啊?

    程宇翻过试卷另一面,眼睛瞪的更大了,这么大一片空白是什么意思?作文?以《无知》为题写一篇议论文?

    ***,原来考状元是这么考的,怪不得没几个人能考上,连我这仙人都不会,这些凡人怎么会呢?这也太扯淡了!

    程宇抬起头,看着旁边很是认真做题的林雨菡,看着她一会写一个,这小妞看起来都会的样子啊。

    没办法,程宇提起笔,在作文空白处写了起来。然后龙飞凤舞写下几个大字,“我以我的空白完美的诠释了无知的深刻含意!!!”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