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二章 博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院子,沈琰已经回来了,正坐在石桌边,等着她一起吃饭。

    吃过饭,沈雅派了吴昊去洗碗。这家伙倒也出奇的配合,竟果真乖乖地洗碗去了。只不过在他摔了他们家第三只碗后,沈雅果断从他的手中,夺过最后一只碗,以及两个盘子,用最快的速度将它们洗好了。

    让吴昊洗碗,她们家多少只碗,都不够他摔的。

    琰儿考试结束了,端侯差不多,也该来拜访她们了。

    下午,沈雅神神秘秘地出去了一趟,到差不多黄昏的时候,才回来。沈母也不大管她的事,只当她是出去打听药铺的事情,这段时间沈雅总会和沈母提起开药铺的事情,沈母理所当然地就这样想了。

    沈琰虽然好奇,却也不敢多问。阿姐的脾气他是领教过的。

    沈雅从外面回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然多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是端侯,又是谁?另一个,还是那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沉默不言的随从。

    端侯与沈母,还有沈琰坐在院子中,不知道在谈什么。只见沈母和沈琰的脸色,都极其的糟糕!尤其是沈琰,在他的脸上,沈雅能读出很多情绪,有不敢置信,愤怒,还有一抹,淡淡的哀伤。

    是的,是哀伤!

    沈雅见到这里,已经大致猜到,端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沈琰。

    她走过去,朝沈母唤了声“娘”。

    原本都低着头,有些压抑的众人,这才发现沈雅回来了。

    端侯一见沈雅,脸上立马露出了喜意,朝她道:“雅儿回来了。我正和你母亲商量呢,什么时候接你们回端府。你娘。想听听你的意见。”

    沈琰见到沈雅,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抬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便低头没再言语。

    沈雅见他这般,心头顿时一痛:琰儿这是在怪她没告诉他实情么?

    对于沈琰的这般反应,沈雅心里有些难受,只是面上却不能流出一星半点,眼下。还是先应付了端侯再吧。沈琰的事,晚上可以慢慢开导。

    沈雅想到这。便抛开乱七八糟的情绪,调整好情绪,走到端侯左侧的空石凳上,坐下,转头对端侯道:“若是回端侯府,我娘是什么名分?我和琰儿又该如何处置?”

    沈雅这话的时候,语气极其平淡,就好像在与人谈判一样,若是谈妥了。自然最好,谈不妥,那不好意思,一切免谈。

    端侯听沈雅这般与他话,眉头微微皱了皱。眼中也划过一丝不悦。他以为,能让她们母女进端侯府。她们应该对他感恩戴德了。况且他还许了平妻的名分给沈婉瑜,难道这还不够吗?她们想要什么?

    而且,沈雅的态度,也让端侯感到很不高兴。在他的观念了。女儿就应该乖巧,听话,守礼。而眼前这位对他漠不关心的样子,与端侯其他的女儿比起来,实在相去甚远。这让他这个做爹的,有一种不被重视和不被尊敬的感觉。反差太大,端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避免自己太过严肃而吓到了两个孩子。毕竟生长的环境不同,礼节上有些粗鲁在所难免,只要回了端府,他会派人来教他们基本的礼节,很快,他的女儿,会与他其他的女儿一样优秀的。

    端侯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好在他只是心里想,没有把这番言论出来,不然沈雅肯定要被他的一番歪理给气乐。

    他以为他是谁,谁规定女儿就该知书达理,就该遵守礼节?她凭什么非要按照他所想的来。沈雅就是沈雅。不是端侯府里,那些被所谓的礼节教化了的跟木头似的大家闺秀。她喜欢的是无拘无束的平民生活,才不要去那种高门大户里,做个没有自由的,任人摆布的玩偶!

    沈雅见端侯脸色一时有些不好,也不在意,撑着腮帮子,等着端侯回答。

    端侯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沈雅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其他两个依旧是低着头,眉头紧锁。

    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端侯再度摆起笑脸道:“回了端府,我会将你们的母亲抬为平妻。你们自然是认祖归宗,成为我端景的子女。”

    “哦……”沈雅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然后转头对沈琰道:“琰儿,你有什么要问的么?”

    沈琰闻言,身体一僵,目光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沈雅,又看看端侯,摇摇头,没话。

    沈雅又转头看了看沈母,见她脸色苍白,心中微微有些心疼,没再问她什么。

    “端大人,能再多给我们两天时间准备么?”沈雅看完沈母,便转头,依旧是笑容满面的道。

    端侯虽然对沈雅的这句端大人很不喜欢,却还是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好。”顿了顿又了一句:“我后日就派人来接你们,你们好好收拾一下。”

    完,端侯便起身告辞了。

    沈雅将他送到角门边,挥挥手,与他道别。沈母和沈琰,则至始至终,没有出来相送。

    “查的怎么样?”端侯一离开沈家小院,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不见了。他目光沉沉地上了前方停着的一顶轿子,然后等轿子起地后,对这轿子外面的随从,问道。

    “主子,属下查过了。这几日沈夫人,与小姐都没有任何异常。只是昨日小姐去了一趟外面,带回来一个陌生男子,是奴隶。不过属下派人查过那人的来历,却是什么都查不到。”那随从到这里,有些不安地低下了头。

    “哦?竟然连你也查不出来历么?”端侯闻言,挑了挑眉,貌似很随意地道。

    “属下该死!”那随从一听端侯这话,脸上更加惶恐。

    “你派人观察了小姐这么多天,有没有觉得,她哪里奇怪?”端侯不再纠结那个陌生男子的问题,在他看来,沈家院子四周都派暗卫护着,那个来历不明的奴隶,起不了多大风浪。

    端侯来的时候,刚好吴昊去前院找沈珠玉聊天了,两人没有碰上。不然,恐怕端景在见到吴昊其人时,就不会因为他是一个奴隶,而轻易地下结论了。

    那随从见自家主子不再过问那陌生男子的事情,心里松了一口气,听主子问起沈雅的事情,赶忙毕恭毕敬地道:“属下以为,小姐的心态,似乎要比她的年龄,更成熟一些。”

    “你也这么觉得?”

    端侯闻言,眉头紧紧地皱了皱,想起刚才在院子里,感觉似乎当家的不是沈婉瑜,而是他的女儿——沈雅。

    从一开始的时候,端侯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的这个女儿,似乎与他其他女儿不一样。似乎,要比同龄人多了一份沉稳与淡定。虽在礼节上差了一点,不过,倒是要比他其他的几个,有主见的多。

    端侯想到这,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礼节可以慢慢教,这个女儿,要比他想的,令人满意。

    当然,更让他满意的,是他唯一的儿子——沈琰。沈琰的考卷,他已经预先从那几位负责考试的大人手里,拿了阅览了一遍,虽不及他当年,但到底只有十五岁,能写到如此水平,也着实不易!

    当然,能不能中进士,就要看沈琰的造化了。这里的考生,毕竟都是从全国各地选拔过来的,能力水平都是不错的。端侯当年也当过阅卷官,有这方面的经验。沈琰不过十五岁的年纪,见识到底不比那些年龄大的,文字略显的稚嫩了一些。

    不过,沈琰天资聪慧,自己在教导个几年,将来一定会有一番大的作为!

    这个儿子,他势在必得!端侯坐在轿中,心底暗暗发誓。哪怕他们再不愿,他也不会给他们逃离的机会。

    他能看的出来,沈琰在得知真相后,对他很排斥。尽管沈雅答应两日后进府,不过在端侯看来,那也不过是他们的拖延之词,不过是想能拖延几天是几天罢了!

    “这两人派人看紧点。若是人没了,你也别回来见我了。”端侯坐在轿中,冷冷对轿外的人道。

    “是,属下遵命。”轿外之人很是惶恐地答应道。

    沈雅将端侯送出小院后,便快速地折回了院子。

    沈母见沈雅回来,抬头有些不安对沈雅道:“雅儿,你真的想去端府吗?你之前不是?”

    “娘,您放心。咱们不会去端府的。我怎么可能要进那种地方?我不过是找了借口,先拖上两天罢了!”沈雅见母亲担忧,连忙安慰道。

    事实上,她今天下午,就是去解决这件事的。如果事情顺利的话,端侯想接她们回去,应该是不可能了。至少,不会那么容易。

    沈雅话才刚完,就见沈琰猛地从石凳上站起来,一言不发地离开了石桌,往自己屋子的方向走去。然后,进屋关上了门。

    沈雅见此,头痛地抚了抚额头,心道:哎,这小子,又拧巴了!不就是之前没告诉他端侯的事情吗,用的着这样生气吗,不告诉他,还不是为了不让他考试#  WWW..Com分心!真是好心没好报。

    沈雅咬牙瞪着那阖上房门,最后,还是认命地叹了口气,往沈琰的屋子走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