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章 夜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吴昊非常郁闷地在院子里劈起了柴。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沦落到给人劈柴的地步。

    这柴是沈雅这两天才买的。之前用的都是问沈大娘借来的。刚巧,她买了个奴隶回来,用来劈柴正合适。她和沈母力气小,劈的柴也有限。沈琰要考试,没时间。

    反正他吃饱了,劈柴的力气应该是有的吧。这么大一个男人,放着不用可惜了。况且是他洗澡,难不成还让她来伺候不成?若是不想干,可以直接走人,她绝对不拦着。可问题是这家伙铁了心要赖着她,赶都赶不走。那既然这样,她也只能找他当苦力咯。

    不过沈雅倒是没想到,吴昊劈起柴来,真是有一套,没多少功夫,就将她买回来的柴,全部劈好了。看着墙角那里堆着的一堆细柴,沈雅破天荒地有了想将这家伙留下来的冲动。家里确实需要一个劳动力。她和沈母毕竟是女的,有些活,她们做不来。沈琰又太文弱,根本不适合做重活。

    吴昊就这么自己劈柴,自己烧水,然后洗了个澡。把自己收拾干净了。省的老是被眼前这个名曰主人的女子嫌弃。每一次看到沈雅一脸嫌弃的眼神,吴昊都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晚上,吃过晚饭,沈母先回了屋子。沈琰回房间看书。沈雅和吴昊坐在院子里乘凉。虽是五月份,天气也渐渐热起来。沈雅也不想这么早就睡觉,所以干脆拖了吴昊一起陪着看星星,顺便问问他关于开药铺的事情。

    他之前自己是开药铺的,若是假的,沈雅一听就能听出来。若是真的,那自然最好不过。

    事实证明,吴昊所言不假。他对药材的熟悉。以及对药铺的经营管理等等,都非常了解。沈雅与他聊了半个时辰,竟感觉比自己四处搜寻来的信息还要齐全。

    她想,自己兴许真是捡到了一个宝了。要是有这个家伙在一旁帮忙的话,她的药铺开起来,也许就没那么困难了。

    沈雅想过了,雪球袋子里的草药都比较珍贵的。她会选择性地拿一两样出来,作为铺子里的镇店之物。其他的就用在药铺上了,卖给别人。她还不舍得呢。其他的药材,也同其他药铺一样,找药商进购。

    另外,她会做一些药丸出来,放在店里出售。

    至于药铺经营,沈雅其实不太懂。所以她打算应聘其他人来帮她管理药铺,自己则做一个幕后掌柜。

    今天晚上与吴昊谈了之后,她发现吴昊其实很适合做她的药铺掌柜。当然,沈雅现在还不敢太早下结论。毕竟对吴昊的为人还不是很了解,得观察一阵子再。沈雅不管吴昊过去经历过什么,发生过什么。她只看重吴昊的人品。若是他的人品没问题。那么让他来做她的掌柜,到也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与其去找一个自己不认识的陌生人来当掌柜,还不如用眼前这个人呢。至少他目前和自己住在一起。观察起来比较方便。再,自己救了他一命。若是人品没问题的话,他好歹也会感恩一下,竭尽全力,帮助自己经营好这个铺子吧。

    若是这样。倒是一举两得。

    心思电转间,沈雅脑海里已闪过无数念头。就让他暂且与他们一道住吧。沈雅最后还是作出了这样一个决定。只希望,她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两人在院外聊了一会儿,沈雅再三叮嘱吴昊夜间别打扰沈琰休息后,这才不太放心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吴昊一个坐在院子中,仰头望着天空的星星,无声地笑了起来。想起刚才那女子脸上闪过的无数表情,吴昊就觉得一阵好笑。他很清楚那女子一定是在算计他什么。可是,他却一点不感到生气,反而觉得有趣。#  WWW..Com

    这个女子,在经历丰富的吴昊看来,有些奇特。她明明只有十五六岁,却表现的很沉着淡定,拥有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不该有的沉稳,谨慎与聪慧。

    晚间的夜,有些微微的凉。吴昊在外面略坐了一会儿,便回屋了。房间里,沈琰已经躺在床里侧睡着了,给他留了一块很大的空间。他吹了灯和衣趟了上去。

    大概是这几日着实累了,没过多久,他也沉沉地睡了过去。

    大约到后半夜,吴昊突然被一阵异动惊醒。他睡觉警觉性很高,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醒。这种声音,若不是习武之人,是很难察觉到的。吴昊醒来后,第一反应是,屋外有人!

    吴昊想到这,微微皱了皱眉头,难道是白天他发现的那个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男子?

    声音很快便从院子里消失了。吴昊起身,走到门前,轻轻地开了房门,走到院子外面。然后一个飞身,飞到了院子的围墙上。寻着声音消失的方向,跟了过去。

    最后,他在前院的屋顶上,停留了下来。他敛声屏气地躲在屋梁上,往下看去。却见两个蒙面黑衣人,潜到这户人家院子里,偷偷摸摸地企图进屋,却突然从四个角落里窜出四个人来,瞬间,将他们秒杀了。速度之快,令吴昊咋舌。若不是他的武功在那四人之上,估计他早已被他们发现,并且灭口了。

    然后就见那四人其中的两人,将两具尸体悄声无息地拖了出去,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院中,一如既往地干净。

    院子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地上,只余下月亮洒下的清辉。

    早在吴昊来这户人家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却没想到,这里竟然隐藏了这么多暗卫?这些暗卫到底是在保护什么人。是前院的人,还是后院,那女子一家人?想起白天那姑娘身后一直跟着的暗卫,吴昊直觉,他们是为保护后院那个沈雅的女子一家人的可能性比较大。

    不过,今晚出现的那两个蒙面人,目标显然是前院的人。最后悲剧地顺道被那几个暗卫清理了。

    在房梁上待了一会儿,确定没戏可看了,吴昊这才飞身,回了后院。他的功夫在那几个暗卫之上,倒也不怕被人发现。

    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呢。

    第二日,沈雅一家依旧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来,吃完早饭,送沈琰去考试。

    今日是沈琰的最后一天考试,一家人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吴昊醒来的时候,院子里的石桌上留了早饭,其他人则不知去哪儿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想必这院中之人,除了他,无一人知晓。只是不知道前院的人得罪了谁,会惹来两个黑衣人前来做偷偷摸摸的勾当。

    吴昊一手拿了一块饼,咬了一口,有些玩味地想到。

    “你什么!!两个人都失踪了?”

    一间紧闭的房屋内,只见一男子手握茶杯,狠狠地将其搁在桌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然后发出一阵怒吼,吓得底下之人瑟瑟发抖。

    “昨,昨晚,派,派过去的,今早也没见人踪影。”下面跪着的一男子,哭丧着脸道。

    “不可能!她们一个老,一个弱,还有一个是孩子,他们两个是废物吗,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竟然给我玩起了失踪。”上位上的男子,穿着一身大红金钱蟒袍子,神色阴鸷,脸色气的铁青,不是李政是谁?

    “你去派人给我找,找不回来,你也别回来见我了。”李政怒气冲冲地朝下面跪着的男子道。

    “是,是。”男子才完是,才要起身离开。屋外却突然传来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进来。”李政冷冷地道。

    外面敲门的人闻言,赶紧推开房间,进了屋,然后脸色苍白地朝李政跪下道:“主子,不好了。昨日派去的两人死了。今早在京城西郊的被人发现了。”

    “什么!”李政一听两个人死了,一脸的不可置信。不可能,他们两个武功都不弱,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死了!

    “两个都是被人直接割断脖子动脉。”那来报信的人,也是一脸骇然地道出实情。似没想到自己两个伙伴,竟然一夜之间就死了。

    李政听后,更觉得不可思议!竟然是被直接割断动脉!!也就是,他们两个,遇到的是武功极其高强的人。李政很清楚,在这块地方,武功高强之人很多。可是他的那两个手下不过是去偷张地契,怎么会惹上武功高强的人?

    这京城,隐藏在暗处的高手很多,那些隐藏的高手,大多受雇于京城的名门望族,他们这些普通商人与他们相比,自是没发比。可他一向与他们没有过节,两个手下,又是怎么突然遭到了杀害?这一点,李政想不通。

    难道,沈珠玉那个女人,得了什么高官的相助,暗中被人保护?李政想到这,脸色更加的不好看起来。他怎么上回见到沈珠玉,感觉变得不一样了。病也好了,人也变得比以前更漂亮。他与沈珠玉认识这么多年,也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沈珠玉。

    难不成,她竟然攀上了高官?

    李政想到这,紧紧地握起了双拳,心中的不甘心隐隐地在往上升腾,最后化作一股强烈的怨气,在心中盘旋着,消散不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