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九章 带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雅一路走在前面,那个叫吴昊的男子,则悠悠闲闲地跟在身后。因为他身上实在太脏太乱,惹来路人的频频回头观望。

    受不了路人好奇中充满探究的目光,沈雅咬牙停下脚步。认命地叹了一口气,便上前,一把拉住吴昊,将他拖进了附近的一家买衣服的店铺。

    “老板,给我挑一件这家伙穿的衣服。”沈雅吴昊拖进成衣店后,对店铺里那个正在打算盘的老板道。

    那老板闻言,抬头望了望沈雅所指的男子,然后愣了愣。不过他很快又反应过来,道了声“官请稍等”,便拿了一个绳子,给吴昊量了量尺寸,量完后,便自己去找衣服。

    “给我找一件最便宜的。”沈雅又道。

    吴昊原本还对沈雅给他买衣服,表现的感恩戴德,结果她下一句话,立刻让他眼角抽了两抽。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怎么,你一个奴隶,难不成想穿的比我这个主人还要好?”沈雅见他脸色有些黑,瞥了他一眼,闲闲道。

    “不用不用。”男子笑着打哈哈。

    老板很快挑了一件麻布灰色长衫过来,递给沈雅道:“这一件怎么样?”

    沈雅接过衣服,随便看了一眼,便将其扔在吴昊,道:“你去穿穿看。”

    “嗯。”吴昊接过衣服,便去了试衣间。

    沈雅站在店铺内等候,好几次心里都有股冲动,要不现在就开溜吧,把衣服的银子留下,现在就走。这样她就不用被那男子缠着了。可是心里挣扎了很久,终究还是没狠下心。

    吴昊穿着长衫出来,褪去了原先那件乞丐袍。虽只是一件普通的长衫,穿在他身上,却让人感觉不是衣服称了人,而是人称了衣服。沈雅从来不知道,原来有些人,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掩盖了不了他那一身的光华与气度。

    可恨,吴昊就是这种人。

    沈雅看了面前站着的男子。略微愣了愣神。要是再将他的头发整整,估计带上街。又该惹来一片女人的尖叫了。

    “我还以为,你会离开。”吴昊淡淡地朝沈雅笑了笑。

    沈雅见自己被吴昊中了心事,有些微窘,不过她是抵死不会承认她刚才确实想落跑来着。她仰起头,朝吴昊扔去一个白眼,然后转身和那老板讨价还价了一番,最后以一百个铜板的价格,买下了这件长衫。

    “我发现你很会还价。”

    与吴昊两个从成衣店里出来,吴昊也不跟在她身后了。干脆直接绕到了她身旁,对她笑得跟朵桃花似的道。

    “你以为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我不还价,你拿钱出来啊?”沈#  WWW..Com雅听吴昊这么,转头瞪了他一眼,恶狠狠地道。

    “嘿嘿。我这不是银子被抢了么?”吴昊被沈雅的一阵讪讪地摸了摸鼻子,笑呵呵道。

    两人就这么一路。回了沈家小院。

    沈母在家里做好了午饭,左等右等女儿都没回来,有些担心。去前院问了,也只有事。没有跟她们一起回来。她还是上街找找看。沈母实在不放心,便褪了围裙,走到角门旁,打算出去。

    “娘,我回来了。”

    不想,沈母才刚开门,就见沈雅从巷子里进来,兴奋地朝她招手。

    见女儿平安回来,沈母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她朝女儿露出笑脸,很是高兴地看着女儿一步步朝自己走过来。

    不过在见到她身后跟着的一名男子后,沈母的眉头,立刻拧成了一个川子。

    女儿怎么带了一个陌生男子回来?

    “娘。”沈雅喜滋滋地走近沈母,抱着她的胳膊道:“娘,对不起哦,我又回来晚了。”

    沈母没有注意沈雅什么,目光一直放在沈雅身后的男子身上。沈雅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心里叹了口气,然后重新扬起笑容对沈母道:“娘,他就吴昊。我从奴隶市场买回来的奴隶。以后重活累活脏活就让他干吧。”

    沈雅指了指身后的吴昊,对沈母道。

    吴昊听完沈雅的介绍,嘴角抽了抽。然后摆出一个自认为非常友好和善的笑容对沈母道:“您好,我叫吴昊。”

    奴隶市场?沈母闻言,拧眉,女儿怎么会那种地方?竟然还买了一个奴隶回来??

    沈雅见沈母神色不对劲,赶紧撒娇道:“娘,咱们先回屋里吧。站在这里,让人看见了不好。”

    这巷子里经常会有人经过,周围也住了一些邻居。虽不与他们熟,但好几次碰到了也会打个照面,若是让人看到她带一个大男人回来,多少会惹来闲话。当然,她也可以撒谎这男子是她的远房表哥。

    事实上,沈雅已经打算这么了。因为,沈大娘碰巧,有事来找沈母,顺便看见了吴昊。

    沈大娘原本是从穿堂那边过来,才要进后院,就瞥见角门那里站了几个人。走进去一看,可不是沈姑娘一家么。似乎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咦,沈姑娘,这位是。。。?沈大娘此刻正一脸好奇地围着吴昊,问道。

    “呵呵,这是我远房表哥,今日才到京城,我今日正是去接他的。”沈雅打着哈哈,笑着撒了个小谎。

    “哦。原来你就是为这事啊。”沈大娘听后,一脸恍然。

    “是啊是啊。”沈雅继续笑。

    “嗯。””沈大娘点点头一脸我知道了的表情。

    “对了,老妹子,我有件喜事要同你。”沈大娘了解了吴昊的出处后,便对他不再感兴趣,而是拽着沈母,躲到一边,一脸神秘附在她耳边了几句悄悄话。沈雅竖着耳朵想听沈大娘到底在什么,可惜,她没千里耳,什么也听不到。

    吴昊在一旁看着眼前女子一脸紧张地瞪着不远处的两位妇人,不禁莞尔。那两人的什么话,他听的一清二楚,就是为眼前的这女子亲来的。

    他很想知道,要是她知道她们两个在谈什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应该会很有趣吧。吴昊低头笑着心想道。

    沈母与沈大娘谈完,便一脸笑呵呵地回来了。然后对沈雅道:“先进院子,吃了饭再吧。”

    沈大娘在与沈母完后,就回去了。临走前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沈雅,看的她全身汗毛都倒立起来了。

    回到自家小院,看到一桌子的菜,沈雅早就饿得不行了。洗了手,便坐在石凳上,就等沈琰回来便可以吃饭了。

    她让吴昊去井边自己倒了水,洗漱一番。自己则与沈母细了一下吴昊的经历。对于吴昊的经历,沈雅只能是半信半疑。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谎言,每个人,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谎。有的是迫不得已,有的是故意为之。就像刚才,她为了不让沈大娘误会,也了谎。这个谎不带有恶意,只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她不知道为何这个男子会突然莫名其妙地就黏上她。或许真的如他所的,只为报恩。或许,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若是真有什么目的,他又图自己什么呢?她一没财二没色的。难不成因为她身上那什么狗屁的药味?她可不认为这是那男子会因为这个而缠着自己。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真的想多了。看这男子的相貌,着实不像坏人。姑且先观察一阵子再。除了雪球的事情不能被人发现,其他的倒也没什么。

    沈雅想到这,便也释然了了。好歹救了他一回,应该不会恩将仇报吧。

    吴昊将自己整理了一番,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精神了。

    沈雅让他找个位置坐下来,自己则去厨房又拿了一双碗筷。沈母在听了沈雅所的一番他的经历遭遇后,对吴昊深感同情,也就没再多过问他的事情。

    很快,沈琰考完归来。一进院子,见自家突然多出来一个人,愣了愣。

    沈雅刚好拿着碗筷出来,见沈琰呆呆地站在院门口,赶忙招呼道:“琰儿回来了。还愣着干嘛,饭菜都凉了,快吃饭吧。”

    沈琰又呆呆地点了点头。这才回屋放了东西,出来吃饭。

    “阿姐,他是谁啊?”吃完饭,沈雅负责洗碗,沈母则回厨房收拾东西。吴昊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沈琰则一脸神秘兮兮地凑到沈雅跟前,悄悄地问道。

    “我在奴隶市场买的。”沈雅一边洗碗,一边心不在焉地道。

    “啊?”沈琰听完沈雅的话,惊讶地张了张嘴。

    “就住一晚,明日就让他搬走。”沈雅可不打算长留这个男人在这里。

    “哦。”沈琰还没从消化沈雅刚才的话,表情有些呆。

    小院里没有多余的房间给吴昊,所以只能让他与沈琰勉强挤一挤。

    下午吃过饭,沈雅命令吴昊在院子里劈柴,劈完了自己烧水,洗个澡,把自己收拾干净。虽然换过衣服,也洗漱了,但毕竟那么长时间和奴隶呆在一起,长时间不洗澡,身上肯定又脏又臭。沈雅才不要这个家伙把一身脏不拉几地就进琰儿的房间呢。她有洁癖。

    所以她命令吴昊自己烧水洗澡。洗澡的地方是沈雅另找人搭的一个小棚子,里面有一个浴桶。这是她后来得了银子后陆陆续续置办的。对她来,不洗澡,简直会要了她的老命。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