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五章 李家极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娘,咱们走吧,时间不早了。”沈珠玉为避免尴尬,催着沈大#  WWW..Com娘赶紧出门。

    沈大娘忙笑着点点头,然后又仔细叮嘱了小韵宁在家千万小心,不要乱跑,便与沈珠玉以及沈雅一道出了门。

    马车早已在屋外等候多时,见雇主出来,那车夫收起等的有些不耐烦的表情。三人在车上坐定后,只听车夫一声“驾”,马车缓缓行动起来。

    “沈姐姐,待会到了你夫君家,一定要拿出一点架势来,千万别被他们的气势比下去了。”沈雅在马车上,又不放心地提醒了两句。

    沈珠玉听沈雅这么,点点头,脸上的神情也开始凝重起来。大概是又想到了她夫君一家带给她的一系列不愉快事情,此刻的沈珠玉,眉头微皱,脸上的表情也带了些清冷,倒与是与那身装容极其的匹配。连沈雅在一旁看的都忍不住点头称赞,她选的这身衣服,还有这妆容,果然不错。配上沈珠玉此刻的表情,倒有几分气势出来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马车就停了下来。沈大娘率先从车里出去,然后沈雅才和沈珠玉两人从马车上下来。

    在沈雅眼前的,是一座挺大的府邸,门前坐了两只石狮子,很是气派。府邸的上方挂了块匾额,上面用烫金色大字写了“李宅”二字。朱红色的两扇大门,外面站了一个穿灰色家丁服的小厮。

    李宅坐落在京城的繁华地带,这里面住的大都是有钱的商人。官家是不在这里住的。这个朝代的等级也很分明,虽不像沈雅前世的古代那般抑商,但官与商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商人,在做官人的眼里,永远是低下的,低人一等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小厮见到沈雅一众人。先是一愣,然后再看到沈珠玉后,脸上又惊又喜,舌头有些打结地道了声:“夫,夫人?”不过他很快又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几个月前已经被李家休弃,发觉自己叫错了,小厮有些窘迫,站在那里也不是。不也不是。

    “李安,你去通报一下。沈珠玉有事拜访李家家主。”沈珠玉见小厮尴尬,朝他笑了笑,柔声道。

    “是。”那小厮一听沈珠玉这么,立马点了点头,便一溜烟地跑进了府内。

    “沈姐姐,这小厮好像很听你话啊?”沈雅在一旁看的仔细,那小厮在看到沈珠玉后,明显脸上露出了一抹惊喜。而沈珠玉对他的态度,也很和善。

    “嗯。当年我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街上乞讨。便将他招进了李府,让他做了一个门童。这孩子一直将这份恩情记着。”沈珠玉闻沈雅问她,看着李安远去的身影,微笑着道。

    怪不得。沈雅听了沈珠玉这话,点点头。原本她以为要进李府。可能要费些功夫,不想守门这一关。竟这么容易就过去了。果然好人有好报,这一句话的一点不错。

    现在,她们只等着李府的人让他们进去了。

    李安很快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满眼带笑,朝沈珠玉道:“主子在前厅等候。我领您进去。”完,躬身将沈珠玉请进了李府。

    沈雅与沈大娘一路跟着沈珠玉进了李宅。李宅很大,一进门就见院子随处树木山石。门童一路领着他们几人穿过院子,就见前头一间大的厅房。

    “几位里边请。”门童将沈珠玉几人请进屋。然后便垂着首离开了。

    沈珠玉对自己生活了几年的地方还是很熟悉的。没有任何犹豫就垮过门槛,进了大厅堂。进入堂屋,抬头便见一个大匾挂在墙上,匾上写了“荣升堂”三个字。

    三人刚进去,就见左边帘子被人掀起,然后一个穿着大红金钱蟒袍子的男子,搂着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出来。

    那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皮肤有些黑,长相一般,一双眼睛精明阴鸷,一看就不像是好个好惹的。男子出来后,眼睛略扫过她们几人,最后视线在沈珠玉身上停留了下来。

    沈雅从男子的眼睛,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惊艳。

    被男子搂着的女子,穿了一件很是单薄的纱衣,柔弱无骨地黏在男子身上。脸上浓妆艳抹,媚眼如丝,略带了些敌意地看着沈珠玉,眼里闪过一丝嫉恨。

    “珠玉。”男子轻轻吐出两个字。声音却是异常的温柔。

    沈珠玉高昂着头,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她曾经深爱的男子,心里却没有了半点情意。

    “这是地契,我来拿回我的铺子。”沈珠玉瞥了男子一眼,然后将地契拿出来,淡淡道。

    “珠玉,韵宁还好么?我很想她,也想你。对了,你的病,好一点了吗?”男子见沈珠玉毫不理会他刻意的深情,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然后推开身上的女子,上前一步,脸上带了抹关切地对沈珠玉道。

    沈雅在一旁看这个男子假惺惺这番话,感到一阵作恶。这男的可真够极品的,明明是他最先嫌弃沈珠玉,现在见她来要回铺子了,又是这副模样,骗谁呢。还不是因为沈珠玉变漂亮了,他又后悔了。

    都男人是贱骨头,如今这句话在这位极品身上,倒是验证了个彻底。

    索性沈珠玉够理智,对于男子假意关怀,丝毫没有一点动容。只见她脸色漠然地看了眼那男子,手漫不经心地捋了捋裙子,抬眼道:“李政,咱们还是先谈铺子的事情比较好。韵宁很好,劳你挂心了。”

    沈珠玉这话的时候,沈雅在一旁看的那叫一个激动外加爽啊。就是这个感觉,对付这样的渣男,就该是这个样子。骄傲的,像只孔雀。

    男子被沈珠玉的这番话弄的很没面子,只见他脸色略微有些泛青地看着沈珠玉,似乎有一点不敢置信。这,还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凡事都听他的,凡事都以他为天的沈珠玉吗?怎么回去这么些日子后,感觉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沈大娘在一旁看女儿对待李齐的态度,也很是欣慰,她原先还担心女儿看到李齐后,又会因往日情分而不好意思开口,却不想女儿竟这般决绝,哪怕那李齐这般低声下气与她话,也毫不动容。连沈大娘在一旁看的都要拍手称快了。

    “珠玉,你变了。”男子看着沈珠玉,皱眉道。

    沈珠玉听这话,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李齐,我来这里不是跟你叙旧的,我只问你,铺子,你是还,还是不还?”

    “还?沈珠玉,你在痴人梦话么?”沈珠玉话才刚完,就见一身穿深色褂子老妇人,带着两个丫鬟,从外面气势汹汹地走进来。

    她一进屋,就劈头盖脸将沈珠玉骂了一通。

    “你个晦气的东西,都把你休了,还来我们李家干嘛?怎么,想求我们李政再把你请回来,别做梦了!”那妇人长得一张刻薄的脸,的话更是如刀子一般,刺的人生疼。这般刻薄的妇人,沈雅还是头一次见。

    沈珠玉和沈大娘在那妇人完这话后,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吴如花,你的是谁呢?你有本事再一遍?”

    沈大娘明显是与那妇人认识的,听那妇人出如此不堪的话,气的浑身颤抖。她抬起手指,哆哆嗦嗦地指着那妇人,很是气愤道。

    “呦,这就生气啦。你带着你宝贝女儿恬不知耻地来我们李家要铺子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哼!还想来要铺子。那铺子既是给我们李家了,那就是我们李家的东西,想要回去,没门!”那妇人双手叉腰,一脸鄙夷地对沈大娘道。

    沈雅见那妇人如此粗鄙不堪,无语地摇摇头,看来这官和商,还是有区别的。官家的人讲究仪态,凡事懂礼守礼,待人也极谦和。但这个商户里出来的,到底见识浅薄了些,也没教养了些。那妇人,穿的倒是体面,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却令人如此的难以接受。

    “你,你…”沈大娘被那妇人气的连话都不完整了。

    沈珠玉在一旁看着母亲受气,也是气急。不过她并不像沈大娘那般,立刻反驳那妇人。只是转头看着李政,神情中带了点鄙夷道:“李政,我们好歹也是夫妻一场,那铺子,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我想,你堂堂李家大户,还不至于为了那间铺子,闹到官府去。别到时候大家失了体面!”

    “另外,也别让我瞧不起你!!”

    沈珠玉完最后一句话,那个叫李政的男子,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男人最要面子,尤其是在女人面前。李政也不例外。而沈珠玉的最后一句话,显然伤了这个男人的自尊。

    只见他嘴唇紧抿,眉头深皱地看着沈珠玉。似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可惜,沈珠玉从头至尾,都是一片漠然。

    “好,铺子,我给你。”李政最后,还是答应了沈珠玉的要求。

    “不行,政儿,你糊涂了吗?那铺子是咱们李家的。”旁边那妇人一听儿子要将铺子交出去,立马急的两眼一瞪道。

    “娘,给她们吧。她有地契,若是拿到官府,咱们也没办法。”李政见母亲不允许,无奈地解释道。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