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二章 好好利用资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过走到一半,沈雅便又折了回来,这林子古怪的很,没和尚带路,她怎么走的出去?

    “施主怎么来,自然就怎么回去。”和尚见沈雅回来,让他带路带她出去,便笑得一脸高深莫测道。

    额…搞了半天,原来这家伙早就看穿了。这和尚真是成精了,什么都算的出来。沈雅有些郁闷地撇撇嘴,想到。这是个危险人物,以后切勿随便靠近,哪怕他是同胞也不行。沈雅在心底暗暗想。

    无奈之下,沈雅看了看怀里抱着的雪球,想了想,觉得还是先自己探探路再吧,老是麻烦雪球,她都不好意思了。

    于是一路踩着小碎石铺成的小路,沈雅离开了和尚的竹屋。

    走了好长时间,然后,沈雅再一次发现,自己迷路了。那小路在三岔口,一下子多出来三条路,沈雅踩着其中的一条走出去,结果就迷路了。她在竹林里瞎逛了半天,没走出去,正打算放雪球下来,让它带路,却不想才走到一半,林子里却突然蹿出个人影。人影一闪而过,快极了,沈雅一时没看清。

    “谁?”沈雅被那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她转身循着身影找了过去,却没有发现半个人。

    竹林很大,沈雅一个人置身其中,周围静悄悄的,让人有些害怕。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她在林子里寻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不禁感到有些奇怪。她自语自语了一番,便打算回去。不过因着刚才跑出来太远,她一下子忘记之前走的是哪条路了。无法,只好顺着现在这条小路,一路往前走。只没想到,她才走了大约片刻钟。竟隐隐发现了寺庙的后院!

    她竟然就这么,走出来了??沈雅有些不可思议地跑出了竹林,然后再回身望了望这片浓密的林子,依旧觉得刚才的事情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她现在无暇顾及这些,出来这么长时间,沈母寻不着她该着急了。她还是赶快回去吧。

    想到这,沈雅便匆匆地离开了后院,往寺庙前院奔去。

    不过她可能没想到。自己前脚刚走,竹林里便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悄悄地隐藏在竹子后面,静静地看着她离开。

    直到看不见女子的身影,那人影才消无声息地重新回了原来的地方。

    沈雅回去前院,果然见沈母和沈珠玉一家子站在寺庙的门口,一脸焦急地张望。沈雅见此,有些歉意地跑了过去。

    沈母见沈雅回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这孩子,去转转,怎的去了那么久。还得娘担心死了。”沈母见沈雅#  WWW..Com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有些埋怨道。

    “娘,对不起啊,我刚才在里面迷路了。好不容易才找出来的。”沈雅有些歉意地撒了个小谎,关于她进竹林。以及遇黑衣人和住持的事情还是不要的好,免得沈母担心。

    “还不怪你乱跑。”沈母瞪了她一眼,嗔怒道。

    “嘿嘿,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沈雅吐了吐舌头,信誓旦旦地保证。

    “嗯,下不为例。”

    “咱们下山吧。去雇马车的地方,时辰不早了,也该回去了。”沈母见女儿这般保证,也就放了心,对沈雅道。

    沈雅见母亲不再生气,松了口气,然后转头歉意地朝沈珠玉一家连了好几声“抱歉。”沈珠玉只是摇摇手,笑着不碍事。

    拜完佛,五人便下了山。山脚下雇马车的很多,这一次沈大娘无论如何不肯再让沈雅出钱,先她一步,雇了一辆马车,然后笑着招呼几人上车。沈雅见她这般,只是摇头笑了笑,也不勉强。

    马车上,沈雅偷偷地问了沈珠玉祈了什么?求签没有?

    沈珠玉只是抿着嘴笑,一开始见沈雅好奇,还不肯告诉她,后来被她实在缠着没办法,只好道:“自然是求一家人平安,还有就是希望能拿回那间铺子。”

    沈珠玉到那间铺子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愤恨,不过很快湮没在她含笑的脸上。沈雅看着沈珠玉这般,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过脸上还是一脸赞同之色:“嗯,一定会拿回来的。”

    沈大娘在一旁也是一脸愤愤然的表情。

    回到沈家小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沈雅扶着母亲从沈珠玉家的院子,穿过穿堂,刚拐过围墙,进入自家小院,就见院子里多了两个人。不觉一愣。

    只见沈雅家的小院的石桌上,坐了两个人,旁边还站了一个。可不是端侯与他的随从么。此刻,端侯正与沈琰聊天,两人似乎聊得很欢畅,时不时传来哈哈哈的笑声。

    沈雅见此情景,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沈母,果见她脸色铁青地看着他们二人。

    哎…这端侯可真是厉害,现在就知道与沈琰培养感情了。速度可真够快的。

    不过,想这么容易就收服沈琰,恐怕没那么容易吧。要是让他知道你就是他爹,琰儿不跟你翻脸才怪!

    对于沈琰的脾性,沈雅还是非常了解的。一个让自己娘受了那么多委屈,对他们从来都没有过问的人,突然一下子冒出来是他爹,哪怕准备工作做的够充分,也不可能让沈琰接受他。再,这里还有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姐姐呢。她是坚决站在沈母这边的,怎么着也不可能让端侯把琰儿哄骗了去啊。

    于是,沈雅摆出一个很和善的笑容,挽着沈母进了院子。

    聊天聊得正愉快的两人见有人影过来,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

    “娘,阿姐,你们回来了。”沈雅看见来人,眼睛顿时一亮,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喜意。

    端侯看到来人,倒是没话,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沈母。然后转头温和地对沈雅道:“你们回来了。今日刚好有空,就来坐坐,顺便问问沈琰兄弟科考考的怎么样。刚巧你们不在家,沈琰兄弟开的门,就和他聊了一会儿。”

    “是啊,娘。”沈琰笑呵呵地道。

    “嗯。”沈母脸色僵硬地点点头,然后便不再看他们,而是道了句:我去做饭,便离开了。

    端侯只是微笑地沈母离开,并没有话。

    沈琰则仿佛像是没看见母亲与端侯之间的不寻常似的,继续笑呵呵地看着沈雅与端侯。

    沈雅见端侯既然已经来了,想着这样的人才,不好好利用可惜了。刚巧她最近研究大周律法研究地头疼,看了半天,也看到关于如何从夫家那里夺回自己嫁妆的法律条文,也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条文。她想,与其自己拼了命地啃书,倒不如直接问现成。反正眼前是个活的大周律法,而且由他来解释,不是更清楚明白么。

    想到这,沈雅立刻坐到他们旁边,清了清嗓子,对端侯道:“那个,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不知道行不行?”

    端侯似是没想到沈雅会突然开口与他话,有些受宠若惊,嘴角立刻化开一抹笑,喜道:“你尽管问,我若知晓,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琰也对沈雅所谓的问题感到好奇,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沈雅不希望沈琰知道这件事情,毕竟她认识的人,沈琰也认识,这样一联想,很快就想到沈珠玉身上去了。毕竟是私事,没经过沈珠玉的同意,她不好让别人知道,这其中,自然包括弟弟沈琰。

    而端侯不同了,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认识什么人,也不会联想到沈珠玉身上去。

    所以,沈雅见沈雅睁着好奇的双眼看着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明日还要考试,你不回去温习,在这里浪费时间么?”

    沈琰被沈雅这一番规劝中带点严厉的言辞的有些愣神,似乎没想到阿姐会突然这般严厉。于是有些讪讪地摸了摸鼻子,灰溜溜起身,离开石凳,道了句:我去温习功课了,便离开了。

    沈雅见沈琰离开,这才松了口气,重新坐定,抬头看端侯。

    “吧,什么问题。”端侯见沈雅故意支开沈琰,不禁挑了挑眉,问道。

    “嗯。”沈雅想了想,斟酌了一番用词道:“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她被夫家休弃了。当年嫁过去的时候,她的嫁妆里有一间铺子,被他夫君那去用了。如今她被休在家,想拿回那家铺子,不知道行不行?”沈雅完,有些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深怕他出一句铺子拿不回来了。

    端侯听完沈雅描述,只是皱着眉想了一会儿,然后道:“这个不难,只要有证据证明那铺子是女方家的,就可以再要回来。”

    沈雅一听端侯这么,心里顿时豁然开朗起来,只要证明铺子是沈珠玉家的就行,那还不简单。只要沈珠玉手里还有铺子的地契就行。

    只是,沈珠玉到底还有没有那张地契,沈雅就不敢保证了。只暗暗祈祷沈珠玉千万别这么傻,把地契也要给了那个渣男,若是这样的话,可就真麻烦了。

    “对了,若是男方不肯给怎么办?”沈雅怕沈珠玉的夫家来硬的,哪怕有了地契,还是不肯给。

    “你以为,京城的县官,都是吃闲饭的么?”端侯意味深长地了这么一句。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