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一章 沈雅之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呼…这住持来的可真是时候,差一点,雪球就咬上去了。

    沈雅从黑衣男子的刀口脱险后,揉了揉发酸的脖子,暗自心想道。

    “呵呵,女施主,随老衲这边请。”白胖和尚见沈雅脱险,甚是和蔼地朝她笑笑,指了指与竹轩林背道的一条路,道。

    “嗯。”沈雅虽然不明白这和尚为何自己是他请来的人,不过反正自己也要找他帮忙,跟着他去,也就去了。于是紧随和尚,一路跟了过去。

    重吾远远地望着那女子跟着泽空大师离开,心里有些怀疑,她真的是泽空请来的人?

    沈雅与泽空一路顺着竹林的另一条小路,到了一座小屋门前。那屋子与沈雅之前在后院看到的不一样,是用竹子建成的,左右一共三间房。泽空领着她进了中间那间屋子。刚一进屋,就立刻闻到了一股檀香味弥漫在空气当中。屋子里摆设不多,左边靠墙摆了一张竹塌,约莫三米长,两米宽的样子。上面摆了一张桌子,两边各放了一个蒲团,桌子上,是一盘尚未下完的棋。

    “女施主,请上座。”和尚笑眯眯地指了指那竹塌,对沈雅道。自己则转身,走去竹塌旁边的一张桌子上,端了两杯茶过来,一杯递给了沈雅。

    沈雅接过茶杯,闻了闻,顿感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清新淡雅。小小地抿了一口,感觉全身上下都因着这茶的清润而感到通体舒畅。

    “好茶!”沈雅忍不住赞叹道。

    因着她吞了一枚药丸,现在可以肆无忌惮地吃别人给的东西,要是往常,闻着这样清新的茶香,她还是会犹豫一两下的。

    “呵呵,女施主也懂茶?”白胖和尚虽然长得俗世了一点,一双眼睛倒确实给人感觉挺睿智的。刚才在林子里沈雅看差了。眼下再细看之,发现这白胖和尚确实有那么一点高深莫测。

    “哦,没有,没有。我一介乡村平民哪里懂品茶这样文雅的事。”沈雅很是谦虚地打哈哈。事实上对于品茶,她还是略懂一二的,前世她爷爷对茶情有独钟,每一次得了什么好茶,都要拉沈雅一起来品品。然后祖孙两个各自交换品后的感受。

    当然,这一点她是绝对不会承认滴。毕竟她的打扮。实在与文雅相去甚远。

    “呵呵,女施主莫谦虚,老衲对于这一点还是看的出来的。”白胖和尚听沈雅这么,只是笑了笑道。

    然后,就见他的目光移向了沈雅的包包,在盯了她的包包足足看了五秒后,和尚突然幽幽道:“小东西,出来吧。”

    沈雅听这和尚的话,心里顿时一惊。她猛地抬头一脸诧异地看着老和尚,这胖和尚是怎么知道她包包里有雪球?

    “今日若不是老衲及时赶来,你这宠物,可就要遭殃咯。”白胖和尚笑的一脸高深莫测。

    雪球遭殃?怎么可能,那黑衣男子遭殃还差不多。沈雅听和尚这么。有些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压根就不信他的胡诌。

    “吱吱。。。”雪球知道自己被人发现。也干脆不躲了,从包包里探出脑袋,然后一溜烟钻进沈雅怀里,头朝上。朝那和尚不满地叫唤,显然对于和尚的法,很不满意。

    “女施主不信?那黑衣男子乃是七皇子手下第一高手,向来就是以速度著称,你那小家伙对付普通人还可以,对付他,显然就危险了。若不是老衲刚才算了一卦,见卦象有异,特地赶来林中,你这小家伙,恐怕就要身首异处了。”和尚完,伸出胖手想摸摸雪球,却是被雪球躲了过去。

    沈雅听和尚这么一,有些后怕地咽了咽口水,看和尚的样子,不像是在谎。那男子真的有那么厉害?沈雅回想起之前在林中,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制住了,看来,和尚的可能是真的。

    “多谢大师刚才相救。”想到这,沈雅便敛了笑容,双手合上,对和尚拜了拜。现在想来,刚才她和雪球确实非常惊险啊。幸好这和尚出现了。不过他刚才自己算了一卦,难不成这位名满大周朝的泽空大师,竟会看相算卦?

    难道大周朝,也有类似易经的东西?

    “女施主,老衲来自天朝北京,不知姑娘来自何处?”沈雅原本还在为和尚#  WWW..Com会算卦这一事感到新奇,不料他一下句话,就吓得沈雅差点从竹塌上跳起来!

    他,他,他什么?他来自天朝北京?????大周朝有北京吗??

    “呵呵,女施主莫怕,老衲确实跟姑娘一样。来自天朝。”白胖和尚一脸慈容地安慰快要炸毛的沈雅。

    “你,你你,我问你,零八年奥运会在哪里开的。”沈雅感觉自己快要疯了,直觉告诉她,她很可能会在这里遇到一位老乡。

    和尚茫然弟摇摇头道:“我不知零八年的事情,若一定要个证据的,我知道咱们国家最受人尊敬的总理是周总理。”

    “你,真是穿过来的?”沈雅听完老和尚的回答,倒吸一口凉气,仍是不敢置信地看他。继续道:“魂穿,还是身穿。”

    “老衲是魂穿。”白胖和尚见沈雅这副见到鬼的表情,笑呵呵地道。

    “别老衲老衲了,你又不真是和尚。”沈雅听眼前这位同仁还跟她开口闭口老衲,有些不爽,挥挥手阻止道。

    “哎,没办法,当和尚时间长了,改不过来了。”同仁苦笑一声道。

    原来这家伙一穿过来就是个和尚,真难为他了。沈雅听完,不免有些同情他。

    “你现在真实年龄几岁了?”

    “同这具身体差不多,也快五十了,我到这个时空,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一场车祸,让我来到了这里。我本是看破生死之人,既是做了和尚,便安安心心地做下来。因着懂一些奇门遁甲,看相算卦之术,这几年混的还算有声有色。”和尚一派淡然地道。

    沈雅没想到他竟然穿过来这么长时间了。有些不敢相信。

    “你怎么知道我也是穿过来的?”关于这一点,沈雅有些好奇。

    “别忘了,老衲懂算卦,这几十年老衲都在研究这个,也算是研究出点门道吧。”

    原来是这样。沈雅听完,点点头。中国的易经算是千古奇书,能算出这些,也不足为奇了。

    不过沈雅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既是同仁,那事情就更好办了。让他帮忙撒个小谎,应该不难吧。

    想到这,沈雅转了转眼珠,清了清嗓子,抱着雪球,笑得一脸真诚。

    “那个,咱们好歹也是老乡,我想请你帮个忙,行不行?”

    白胖和尚听沈雅这么一,只是呵呵地笑,也不回答她。待沈雅等的不耐烦了,才慢慢开口道:“女施主,不是老衲不帮你,老衲早就算出来女施主命里将有一劫,这是躲也躲不掉的。”

    命有劫数??沈雅听和尚这么,忍不住皱了皱眉,难道被迫进端侯府,是一个劫?

    “那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沈雅虽不太相信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不过刚才这位同仁能算出来她也是穿越大军中的一枚,想必占卜算卦,还是有一套的。

    和尚却只是摇摇头。

    “女施主莫怕,这劫虽凶险,于女施主确是有益的,若能顺利过了此劫,女施主今后将贵不可言。”

    “那如果不能顺利过呢?”沈雅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这…天机不可泄露。”和尚双手合上,闭上眼,阿弥陀佛了一回。

    沈雅见他这副表情,眼角直抽,这和尚欠揍么?

    “施主,同是天朝人士,老衲虽帮不了你这忙,却可以提示施主一句——珍惜眼前人。”

    珍惜眼前人?沈雅有些不解,眼前人,不就是她娘和弟弟么,还有什么眼前人可以珍惜的??

    “施主,老衲的话言尽于此,施主请回吧。”和尚完,就毫不留情地做了个请字。看的沈雅一阵冒火,这家伙,是不是同仁啊,一点面子都不给。

    “还有,你那只宠物很有来头,一定要当心别被人认出来。”老和尚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沈雅低头看了看怀里的雪球,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当日在南容镇,她碰到的那个妖孽男子,他曾经过,雪球是南蛮的圣物!!

    嗯,看来她还得将雪球藏得更深才行。回去得好好交代小家伙,以后不可以再随便从包包里探出脑袋来了。别真个被有心人发现了,那就惨了。

    “多谢大师。沈雅告辞了。”沈雅心知眼前这位同仁是不肯帮忙了,心里虽然有些不甘,却也无可奈何。但是,不到最后一刻,她坚决不会放弃!!看来,这一次,只能靠舆论的力量了。

    “泽空大师,小女子还有一事相求。”沈雅咬了咬唇道。

    “施主请。”

    “若到时候有人来问起你我的命格,还望大师千万替小女子保密,这是我唯一的请求,希望你看在大家来自同一个地方,能答应我这个请求。”

    泽空虽对沈雅的此番话有些不解,却也还是很慎重地点了点头。

    沈雅见他答应,嘴角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然后挥挥手,便与和尚道别。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