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六章 冤家路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明日琰儿便要参加科举了,沈母恍惚了一天的神思也渐渐收回来,全身心都投到了沈琰身上。

    关于沈母与端侯之间事情,沈雅想等琰儿科举结束后再问,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晚上,沈母将琰儿从栈里叫回来,让住在家里,母女俩盯着他,让他早一些休息,不准再看书看到很晚。

    沈琰见母亲和阿姐这般紧张,只是笑着应了,将书搁在一边,不看便不看罢。

    第二日沈母一大早起来,给他准备了丰盛的早饭。沈琰也早早地起来,收拾东西,将需要带的东西通通带齐了。科举考试考三天,都是上午考完,下午回来,所以也不需要像上次乡试那般带着午饭过去。

    吃完早饭,沈雅一家一起送沈琰去贡院。

    今日的京城格外热闹,路上行人马车川流不息。路上大多数是行色匆匆的考生,马车上,同样也是。

    贡院离皇城不远,也正好在京城西街,沈雅一家大约走了半个时辰便到了。

    贡院大门前竖了两根大柱子,上面挂了一块牌匾,上面黑色大字苍劲有力,潇潇洒洒写着贡院二字。大周朝的贡院极大,沈雅抬头看着这贡院的规模,估摸着里面起码能容纳几千到上万人。此刻贡院的广场上,已经站满了考生。旁边还有一些送考亲属之类的。

    因为时间尚早,贡院门口虽站了侍卫,院门却还没开,沈雅一家就和其他考生一般,都站在贡院外面等着。沈琰时不时探头看看有没有李木的身影,沈雅和沈母也同样在来贡院的路上就一路留心,可惜,这里考生倒是多的是。就是没有李木。

    “阿姐,你李木他到底会不会来参加科举考试?”沈琰站在沈雅一旁,左右张望没看到李木,有些泄气地问。

    沈雅闻言,只是摇摇头,事实上她也挺怀疑的,这么久过去了,李木竟然一点都消息都没有。也没有联系过他们。这家伙到底去哪了?

    “再看看吧,兴许他就在某个地方。只是咱们没发现罢了。”沈雅不忍琰儿这般失望,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几句。

    “大表哥,你这一次一定要加油哦,笉雅等你的好消息。”这话的是个女孩,声音清脆动听,带着点撒娇的意味,但在沈雅一家听来,却都忍不住身子一僵。

    沈雅机械地转过头去。恰巧那话的女子也无意中往这边看过来,然后两人的视线就这样碰撞了。

    “是你!!!”那话的女子显然没想到会看到沈雅,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然后表情一变。就仿佛看到了八辈子的仇人似的,一脸愤愤地盯着沈雅。

    这女子。可不就是恭亲王的女儿,笉雅小郡主么!

    沈雅见到声音的主人,忍不住抚了抚额头,在心底哀叹一声:老天爷。你要不要这么捉弄人啊!!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怎么就偏偏在这种地方遇上了他们,真是倒霉,外加添堵。

    再看小郡主旁边站的两人,其中一个正是那个叫清雅的官家小姐,她今日穿了一件水桃色长裙,还是一样的明艳动人。旁边站了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男子,长相俊朗,穿着一身蓝色袍子,一看就知道是位公子哥。

    三人身后是三顶华丽的轿子,估摸着三人应该是刚从轿子上下来。

    清雅大小姐可能也没想到会再做这里见到沈雅,一张笑脸在转头看到她后,一下子凝在了脸上,好半天,才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朝沈雅微笑道:“你好。”

    “呵呵,真巧。”沈雅也礼貌地朝她回了个礼。

    “清雅姐姐,干嘛跟这种平民气。那个女人上回这般耍了咱们,还没找他们算账呢!!”笉雅见清雅还跟他们气,哪里肯依,咬牙切齿地瞪着沈雅他们,一双大眼睛里,几乎能冒出火来,那架势,恨不得上前狠狠与沈雅打一架。

    “笉儿,别胡闹!”一旁的公子哥见这副情形,虽然不解,却还是及时出声阻止了笉雅。小郡主一听身后的斥责声,气势顿时灭了大半,她心不甘情不愿地瞪了一眼沈雅,转头可怜兮兮地对那公子道:“大表哥,是他们先欺负人的。”小姑娘在面对身后的公子哥时,态度简直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此刻的她,哪里还像个刁蛮的小郡主,若不是了解的人,还以为是一位无比温柔可人姑娘呢。

    再瞧她一副情意绵绵,含情脉脉地深情望着那公子哥的样子,沈雅忍不住身子抖了抖,看来这小姑娘大概是看上那公子哥了。

    不过那公子似乎对她没什么感觉啊,面对小郡主的含情脉脉,丝毫不为所动。只是一脸的不赞同地看了看她,眼里别是喜欢了,就连半点情谊都没有。

    看来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那公子警告了小郡主一声,便走上前,朝沈雅他们三人拱了拱手,很是歉意道:“舍妹还小,不懂礼数,望三位原谅。”那公子到底是年龄要比另两位大些,为人处世也比他们老练很多,瞧,他这话一完,沈雅心里那点不爽也就渐渐消散了。

    沈母与沈琰的脸色,也顿时好看了很多。人嘛,你对人气,别人当然对你气。有句话的好,人生就像面镜子,你对它笑,它就对你笑;你对它哭,它也对你哭;你对它怒,它自然也不会有好脸色给你看!

    “哦,没事没事,小郡主可能对我有些误会,不打紧的。”见那公子甚是谦恭地道歉,沈雅自不会给他脸色看,忙堆起笑脸摆摆手不要紧。

    公子哥完,又朝着沈琰的方向,上前一步寒暄道:“这位兄台也是来参加科举么?在下端明浩,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沈琰见到与自己一样的考生,自是欢喜,也同他一样,作了个辑,道:“在下沈琰。”

    沈雅在一旁听那公子哥报出名字,忍不住皱了皱眉,这男子姓端?京城里姓端的貌似不多啊,不会这么巧刚好是端侯府的公子吧??

    沈琰与那端明浩寒暄完,贡院的大门就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陆陆续续走出几位穿着官服的人,紧接着又见其中一个官员上前走了一步,清了清嗓子,对着在场的众人道:“我是这次考试的主考官之一,马上科举考试就要开始了,贡院外闲杂人等一并散开,不得再进贡院门口一步。”那考官的声音洪亮,掷地有声,意思很明显了,就是马上要检考了,无关人士可以滚了。

    听完那考官的话,在场的一些亲属赶紧交代了几句,便陆陆续续离开了。沈雅也带着沈母一并从贡院离开回坊间。临走前沈雅又不期然收到一旁那位想用眼神杀死自己的小郡主不甘心的目光,她直接**裸无视了。

    在回坊间的路上,沈雅一直在想那个端明浩的问题,猜测他到底是不是端府的某位公子。如果是的话,那个叫清雅的,不也是端府的小姐?她可是清楚地听到小郡主叫端明浩为表哥,叫清雅为表姐。

    不过想来想去,沈雅又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想这个纯粹是多余,管她是不是端府的小姐,跟她有个毛线关系。她只过好自己眼下的生活便罢,那什么端府的事情,与她无关!

    不过,显然这个想法只是沈雅的一厢情愿,当她和沈母二人回到沈家小院的时候,端景端侯爷,已经堂而皇之地坐在她家院子的石凳旁,悠闲地喝茶了。那茶杯沈雅看的眼生,貌似不是她们家的。

    那老男人倒是有闲情逸致,竟然自带了一壶茶,四个茶杯到她这里喝茶来了。沈雅甚至不知道这老男人是怎么进来的?

    “雅儿回来了。”老男人一见沈雅,严肃的一张脸上,立马扬起了笑容,他满脸笑呵呵地朝沈雅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沈雅想,我凭什么你一挥手我就跟你过去,跟你又不熟。

    可偏偏这老男人脸皮够厚,闯入她家不,竟然还把自己当这里的主人了,丝毫没有一点外人自觉性,见沈雅瞪着他,竟毫不在意地继续招手。

    沈母在一旁铁青着脸,完全没想到端景竟是这般耍无赖。

    好歹是自己家,沈雅总归要进院子,和沈母这个样子站在弄堂口也不是办法,所以沈雅咬了咬牙,最后还是进去了。不过是绕着他进了厨#  WWW..Com房,她和沈母在回来路上买了点菜,她得将它们放起来,总不能一直拎在手上。

    将买的菜收拾完后,沈雅从厨房里出来,就见沈母正坐在石凳旁,与那端侯话,两人不知了什么,最后竟惹得沈母目光呆滞,眼眶红了一圈。端侯则满脸的歉意外加自责和悔恨。

    看这情形,沈雅怎么都觉得不对劲,不过她还是觉得母亲的事情,还是先让沈母自己解决吧,她一什么情况都不了解人,还是别在里面横插一脚比较好。只要端侯不逼着让她和沈琰认祖归宗就好,除了这一条以外,沈雅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端侯这个人的。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