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五章 各人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哦,没什么,随便看看。”沈雅现在还不能和沈琰沈珠玉的事情,毕竟沈珠玉被夫家休弃,是个极其**的事情,她不能随便将人家的家事告诉琰儿。再琰儿一个大男人,这些事情实在没有必要知道。所以沈雅没告诉他实情。

    “嗯。”感觉到阿姐似乎不太想的样子,沈琰也就不再问了,应了声,便不再这个话题。

    其实沈雅现在哪有心思看什么大周律法,她此刻心里乱糟糟的,根本就看不进一个字,不过是摆摆样子罢了。她脑子里的思绪已经完全因端侯的到来,被打乱了。哪还有什么精神去钻研律法呢。

    院子里坐的姐弟俩,都有些心不在焉。

    而沈母的做这一顿饭,更是不在状态到了极点。一会儿这道菜太咸了,一会又太淡,几乎没有哪一道菜能入口。见沈母那满脸尴尬的样子,沈琰和沈雅都没什么什么,只是装作不知道,硬是撑着将那难以下咽的饭菜,吃个干净。

    沈雅帮沈母收拾好碗筷,便再院子里坐了一会儿,沈母神思有些恍惚,与她话,也时不时地走神。沈琰略坐了一会,便回栈了。临走前,他瞧着沈母,张了张嘴,想什么,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

    沈雅见他这般,只是上前拍了拍他肩膀,没什么。事到如今,想要瞒下去已经不可能,让琰儿知道,只是早晚的事。其实她对这件事,到现在也正晕乎着呢,沈母与端侯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只等沈母告诉她。或者,这一次她主动一点,自个儿直接去问沈母。

    毕竟眼下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要想保持冷静是不可能了。她最怕的,就是若她和沈琰真的那个端侯的子嗣,以端府这样的大家族,会让他的子嗣流落在民间么?他会不会采取什么强硬手段。硬逼着她和琰儿忍住归宗?这是她目前最担心发生的事情。

    她对什么豪门望族,可真的没有任何好感啊!!她悠哉日子还没过够呢。好不容易她逮着个机会能开间药铺,事业才刚刚起步,去TMD侯府,王府,就算是皇宫,她都不想去。

    沈雅抱着雪球,咬着唇,暗暗心想。

    与沈母在院子里各自发了会儿呆,便回屋了。沈母精神恍惚。沈雅是一路将她扶进房间的。她觉得,端侯给她带来的震撼,可能要比她大的多,还是让母亲先消化一阵子再吧。

    反正闲着闲着,沈雅也渐渐静下来心。将那本大周朝律法,拿出来。坐在窗户下,细细详读起来。

    沈雅毕竟不是法律系出身,也不是文科出身,对这律法上面的很多繁体字根本就看不太懂。而有些地方就算繁体字看懂了,也不理解是什么意思,所以一个时辰下来,只将将看了几页,还有一小半不理解。哪怕下面有校注,沈雅毕竟不是朝代的人,很多地方,也弄不明白。

    哎…沈雅有些郁闷地合上书,揉了揉看的发疼的太阳穴,心里琢磨着,看完这么厚厚一本律法,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就算再过个一两月个,她也不可能将这本律法琢磨透,这个样子,怎么通过法律途径,帮沈珠玉夺回铺子?

    想到这里,沈雅忍不住有些泄气。她看了看靠在床边发呆的沈母,心知一时半会沈母回不过神来,叹了口气,便起身开了房门,出去活动两下。顺便去看看沈珠玉病情恢复的怎么样了。

    一路穿过穿堂,来到沈家院子,沈大娘在院子里洗衣服,沈雅估摸着应该是替别人洗的,满满一大盆,跟沈母以前在陆家村的时候,通过给别人洗衣服赚些银两一样。

    沈大娘两只手洗的通红,现在虽是五月份,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但也吃不消一个下午的井水浸泡。要知道这井水打上来的时候,可都是极冷的。沈大娘年纪大了,怎么吃得消!

    哎…难为这么一家子,原本生活过的挺好,却偏偏生出这么多事情来。想想都觉得替沈大娘和沈珠玉不值,遇到个这样的夫家,要是换了她,非疯了不可。就算不疯,也不会像沈珠玉这般隐忍,她想,她应该会找人狠狠修理一顿那个无良的男人一顿,最好能派个什么卧底进去,将无良人家里闹个鸡犬不宁不可!!

    当然,这只是沈雅的想象,她不知道如果自己被休,会个什么反应。也许,她会比沈珠玉更冷静。毕竟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没有她们心灵上的枷锁,休弃,不过就是变相离婚,只不过是男方提出来,她会觉得比较没面子罢了!

    “沈姑娘来了,是来看珠玉的吧,她就在屋子里呢,刚才还念叨你呢,快进去看看吧。”沈大娘本来正忙着搓洗衣服,一抬头就见沈雅站在穿堂边看着她笑,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笑呵呵地朝着沈雅打招呼。

    “诶,大娘,你也别总顾着忙前忙后,也要多休息休息,您要是忙坏了,沈姐姐和韵宁怎么办?”沈雅笑着劝沈大娘。

    “我晓得。”沈大娘含笑点点头。

    沈雅完这些,告了声“我进去看看沈姐姐”便熟门熟路地找到沈珠玉的房间,房间里,韵宁正趴在桌子上写字,很安静乖巧。沈珠玉则半躺在穿上,正做着刺绣。

    “嗯哼。”沈雅站在门口,故意咳了一声,声音有点大,愣是将一对全神贯注的母女给惊醒了。两人同时抬起了头。

    “沈姑娘!”

    “沈姑姑!”

    母女俩连见到她的表情都是一样的,一脸惊喜。沈雅不得不承认,看到两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她还是很受用的。被人待见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沈雅嘴角含笑地跨进屋内,先走到桌边,摸了摸韵宁的小脑袋,道了声“乖”,顺便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包酥糖出来。今天上集市买的,雪球闻到酥糖的香味,闹得不行,她无法,就给它买了一些。顺便给韵宁买一些。小女孩这么小,却要忍受这样的家庭变故,心灵上肯定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只有他人的关爱,才能带小家伙走出阴影,重新开朗起来。

  #  WWW..Com  果不其然,小韵宁看到沈雅从包里拿出来的小零食,一双大眼睛登时亮了。她已经有多久没有碰过这种甜食了,连她自己也不记得了。

    “沈姑姑,这是给韵宁的吗?”小韵宁一开始还有点不敢相信,有些迟疑地问了问沈雅,见对方微笑地点点头,这才开心地伸手将酥糖接过来,甜甜地道了声:“谢谢。”然后就拨开油纸,小心翼翼地捻起了其中一块酥糖,让在嘴里,美妙的甜味散布到她的味蕾各处,小家伙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沈雅见小韵宁吃的开心,也会心地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朝沈珠玉睡得那张床走去。

    沈珠玉见沈雅带了小零食给女儿,笑呵呵地道了声:让你破费了。沈雅不以为意地摆摆手,然后顺势坐在床边的那张椅子上,对沈珠玉道:“姐姐好些了吗?”

    “嗯,已经好了不少,如今也有力气下床活动了。”沈珠玉道自己的病,心情便越发好起来,她拿起搁在被褥上的刺绣,凑到沈雅身旁,一边给她看,一边道:“你喜欢这个花色吗?”

    沈雅见沈珠玉突然拿了刺绣问她,以为是想问问她的意见,她凑过一看,上面竟栩栩如生地绣了一朵幽谷兰花,周围星星点缀了一些小草,很美。沈雅上辈子,最爱的,便是这兰花。兰,花之君子者也,她爱兰的节气。她爷爷是也爱兰之人,家里养了好几盆兰花,有几盆上亲友送的,据很贵呢。

    “嗯,很漂亮。”沈雅见到这兰花,自然是喜欢的。

    “那你喜欢吗?”沈珠玉继续问道。

    “喜欢啊,我最喜欢的便是兰。”沈雅不知道沈珠玉这般问她是什么意思,也没多想,只按着自己心里的想法了出来。

    “呵呵,你喜欢就好,我还怕你不喜欢,而白绣了呢。”沈珠玉一听沈雅喜欢,顿时像松了口气一般,笑呵呵地道。

    沈雅就算是再笨,此刻也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感情这沈珠玉绣的这兰花,是给自己的??这,让她怎么好意思。

    “我一直琢磨着想谢谢你,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谢。那日与娘提了这件事,娘就让我绣个花色,给你做衣裳。我想给你个惊喜,却又不知道你喜爱什么,想着连日来我与你的接触,直觉你应该喜欢兰,所以就自作主张绣了。还好,你真的喜欢。”沈珠玉完,便乐呵呵地笑了出来。

    沈雅看着沈珠玉一面笑得开心,一面又重新拿起绣针,开始极认真地做起刺绣,心里很是感动。她不过是尽了些绵力,却得沈家人这般真心对待,她真是感到惭愧。

    既然沈珠玉已经绣了,沈雅自然也不会再矫情推脱,再加上沈珠玉绣的这兰花,配上她独特的雕绣手艺,确实漂亮极了,她很是喜爱。所以更加不糊推脱了。

    “沈姐姐,谢谢你。”沈雅坐在一旁,由衷地谢道。

    “谢什么,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沈珠玉一面绣,一面笑着回道。如今的她,心情一天比一天明朗,身体也在逐渐好转,沈雅看到她有这样的转变,自是高兴的。她相信,不用再过多久,沈珠玉就完全可以下床任意活动了,这样,那沈家的铺子,也是该要回来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