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三章 端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雅惊讶地瞪着眼前的中年男子,一时间不出一句话。听他的口气,这本大周律法,似乎是他编的?

    难道,他就是那位受老百姓盲目崇拜的端侯爷??那位十八岁中了状元,二十五岁进入吏部任要职,三十八岁,以端侯府嫡子身份,承袭了爵位,一直至今的端侯爷?

    不会吧…沈雅有些难以置信。

    “端景,你这是什么意思?”一旁被那灰衣随从拦住的沈母,见中年男子出这样的话,顿时有些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不见,眼前的这个男人竟会一眼就认出了她,还派人将她们找了出来。更让她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会这么痛快地承认自己是沈雅的爹。

    “没什么意思,不过是想认我女儿罢了。”端景听到身后的沈母突然出声,脸上闲适的笑容不见了,脸色顿时阴沉起来。

    “当年你带着雅儿不辞而别,今日,我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女儿,难道不能认她么?”端景这话,的极冷。

    “你——”沈母一下子被眼前的中年男人气的不出话来。

    沈雅左右看了看他们二人,听着沈母与眼前这位中年男子的对话,直觉这里面问题很大。什么叫带着她不辞而别?难道沈母是离家出走的?一走就是十几年?这端侯爷到底做错了什么,才让沈母做的这般决绝?宁愿躲在一个穷乡僻壤里,一躲就是十几年,也不愿出来见他。若不是这次沈琰要上京,而她们又得罪了孙家,在陆家村又呆不下去,沈母是真打算一辈子就呆在那儿?

    可既然要躲,那为何当初她提起上京的事,沈母却又没有任何反对呢?沈雅有些想不通。

    不过有一点她倒是确定了,眼前这位,确是那位赫赫有名的端侯无意。没想到这样一位传奇人物。竟然与沈母曾经有过那么深的渊源。

    “哼,你竟然还好意思提当年的事!”沈母一听到当年二字。脸色立刻变得铁青,#  WWW..Com她眼神冷冷地瞪着端景的背影,冷笑一声道。

    端侯一听这话,背影一僵,却没有回头作任何辩驳。他只是淡淡地翻了翻大周律法。看着沈雅温声道:“你为何看大周律法,你娘教过你识字?”

    沈雅见这位京城的名人,甚是和蔼可亲地询问她识不识字,一下子感觉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机械地点点头。然后又机械地摇摇头,不知该作何回答。她不知道真正的沈雅,到底识不识字。沈母应该教过她一些,但肯定不多,不然沈母后来见她写了那些字后,不会表现的这么惊讶。

    不过相较于承认自己识字,沈雅还是觉得不承认。低调一些好。因为她识字的缘由,委实怪了些。虽然沈母和弟弟沈琰相信了她,但不代表别人也相信,要是眼前这个老是以自己爹自居的老男人真的计较起来,她那个做梦遇到个老神仙一。实在站不住脚跟啊。沈雅可不认为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中年男人,会相信那所谓的鬼神一。

    沈雅摇了摇头后。又看了看沈母,希望她不要拆穿自己,虽然她也明白,聪明如沈母,又怎会在这个时候拆穿她呢。她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管他是真爹,还是假爹呢?对眼前这个中年男人,沈雅完全没有任何想法,只当他是一个突然的闯入者。至于那中年男人时不时以爹自居,沈雅也只不过当他开玩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沈雅不知道,自己机械摇头点头的动作,看在端侯眼里,就有些呆滞与木讷了。

    看到自己女儿穿着普通,话没有条理,神情木然,端侯委实失望了些。

    这让他更加怨怪起沈母,一声不吭带走不,还没有将他的女儿教养好。

    看到端侯眼里一闪而过的失望,沈雅有些不解,不过她并没有想太多,以为端侯是因为少了一个识字的人拜读他的大作而感到失望。完全没有想到,这位端侯爷早已经在心里拿自己现在的几个女儿与沈雅比较了几番。几番比较下来的结果,自然是沈雅的表现,令他很不满意。

    不过毕竟是自己失而复得的女儿,面对她的时候,那个在别人眼里,甚是严谨,一丝不苟的端侯爷,脸上也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不懂么?没关系,以后爹教你。”

    沈雅一开始还以为眼前这位是在跟她开玩笑,不过见他开口一个爹,闭口一个爹,真就这么把自己给认上了,沈雅开始警觉起来。这位端侯,不会是玩真的吧!!

    “娘,阿姐——你们在哪?”

    沈雅这厢还犹自沉浸在端侯给自己带来的震惊中,那厢沈琰清朗的声音已经在院外响起。

    糟了…沈雅和沈母同时对视一眼,都心道一声糟!沈雅认为遭,是因为沈琰一直想知道自己爹是谁,如今突然冒出个爹来,会不会害他情绪波动太大,而影响科举考试。

    而沈母认为遭,则是她出走的时候,端景根本还不知道沈琰的存在!!若是现在让他发现沈琰,她该怎么办??

    端侯在听到沈琰的那一声叫唤后,几乎是不敢置信地转身看向沈母。

    “怎么回事,他是谁?”端侯此刻脸上的神情有些激动,声音也因此而变得沙哑。他急切地,想要知道院子里的那个孩子,是不是他的儿子。

    “他,自然是我与我夫君的儿子。”沈母淡淡然看了一眼端景,慢声道。

    “不可能!!”端景显然不肯相信沈母的话,朝着沈母低吼了一声,“婉瑜,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够你消气么?子嗣的事情,我不容许你有半点含糊!!”端景完,便头也不回,急急忙忙地去了院子。

    沈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见到沈母与沈雅,有些困惑,差不多都晌午了,阿姐和母亲还没回来吗?

    “娘?阿姐?”沈琰又试探地叫了两声,依旧没有人回应。

    怎么回事?沈琰表情有些凝重地立在院子中央,看着眼前的三间屋子,想了想,抬腿便向其中一间屋子方向走去。走到一半,却突然瞥见一旁屋子里,出来一个人。

    “娘!”沈琰以为是沈母,很高兴地侧身看去,一看,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哪里是母亲,而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男子穿着一身紫色袍子,表情看上去有些奇怪。

    沈琰看到这人,心里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他定睛看了看他,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大周朝一般人是不允许穿紫袍的,唯有官拜一品的朝廷命官,以及王孙贵族,才有资格穿紫色袍子。

    “你是?”沈琰倒没有将眼前这人往坏人方面想,只觉得能够穿紫色袍子的人,应该不是寻常人。他只是单纯地好奇,这位大人,为何会出现在阿姐和母亲租的院子内。

    难道是这家院子的主人?沈琰第一个反应,想到的是这个。

    “你好,我姓端,叫端景。”那中年男子见到沈琰,竟笑呵呵地做起了自我介绍。

    刚才一出房门,他就看到了这个少年。十五岁的年纪,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书生气,与当年的自己很像。看着倒是一个好苗子,好好栽培,将来应该会有一番作为。端侯看到沈琰的一刹那,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您好,晚辈姓沈,单字一个琰。”沈琰见那中年男人竟如此豪爽,好不犹豫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自己当然也不能没了礼数,朝那中年男子拱了拱手,很是有礼恭敬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叫沈琰?”端景一听到这个名字,神情立刻变得有些古怪。这个琰字,让他想起了当年与沈婉瑜在一起时,他跟沈婉瑜提过,若是将来有了男孩,名字里一定要有一个琰字。

    端侯正在怀疑的时候,屋子里突然传来沈母急切的声音:“端景,我想和你谈谈。”

    沈雅此时也从房间里出来,沈琰看到阿姐出来,赶紧迎了上去:“阿姐,原来你在这间屋子,我还以为你出去了呢?”

    “没有,娘来了个老朋友,在屋子里聊了一会儿。”沈雅笑着朝沈琰道,完,脸上毫无笑意地转头,看向一旁的端侯。

    端侯闻沈母叫他,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眼前的一双儿女,女儿带着谨慎而又小心的目光看着他,而他的儿子,则完全将他当做一个陌生人看待。端侯看到这副情景,心中顿时燃烧起熊熊怒火,若不是沈婉瑜,他的儿子女儿又怎会这般看待他!!

    他们,确实该好好谈谈!

    端侯想到这,便紧皱着眉头,脸色复杂地看了一眼一旁的沈雅与沈琰,不吭一声地往屋子里走去。

    “阿姐,他到底是谁,真的是娘的老朋友么?”沈琰见那人进了屋,便笑呵呵地问沈雅。

    对于刚才那个的陌生人,他倒是不怎么反感,只觉得那陌生人会让他产生一种错觉,他们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尤其是那声音,听起来很熟悉。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