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二章 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老爷?您这是?”

    沈雅雇的马车才离开不久,不远处,一顶轿子却稳稳地停在了他们原本歇马车的地方。从轿子上走下来一位身穿紫色官服,头戴官帽的中年男子。男子约莫五十岁左右,目光深沉,一张国字脸上,难得见一丝笑容。

    旁边一位跟在官大人左右,身穿深褐色衣服的随从,见老爷突然让轿夫停下轿子,掀帘从轿子上下来,有些不解,于是小心翼翼地出声问道。

    中年男子并没有回答随从的疑问,只是目光静静地盯着那辆渐渐远去的马车,目露沉思。

    “端三,你派人去查查那辆马车里坐的是谁?”老爷看了一会儿,直到马车渐渐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才转头淡淡地吩咐了一声,便回身,重新上了马车。

    “是。”那个叫端三的随从听老爷这么,虽是讶异,却不敢多问一句,只躬身一脸恭敬地回应道。

    轿子稳稳地离地,中年男子坐在轿子里,闭着眼睛养神。突然,他眼睛猛地的睁开,眼里射出一抹精光。

    脑海里想起刚才无意中撇到的那名妇人,分明像极了多年前,他那位不辞而别的,夫人。

    “婉瑜,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终于肯回来了么?”中年男子似乎已经确定,那妇人就是他嘴里所的婉瑜。男子一到这个名字,目光便变得有些森冷。

    将沈琰送回栈,又嘱咐了他几句不要太累之类的话,沈雅便和母亲回了沈家小院,然后在屋里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将银两和那九千两银票藏了起来。想到自己一下子多了这么银两,沈雅连做梦都在笑。

    第二日一大早,沈雅早早地起来去了集市,想去看看集市里哪有书坊,她打算买几本大周朝关于法律方面的书籍回来看看。

    沈珠玉想夺回铺子,她就帮她一起夺回铺子。

    当然。她也不是真的好心到处处管人家闲事,沈雅在这件事上。还是存了私心在里面的。她想要沈珠玉的那间铺子,来开自己的药铺。

    因为娘交代她买书的时候,顺便买些菜回来。所以沈雅在集市上多逛了一会儿,逛着逛着,就逛到了沈珠玉他那个无良老公开的药铺门前。好吧。她承认她是故意转到这里来的。她想看看,沈珠玉的这间铺子,到底是怎么个情形。

    药铺规模看着挺大。沈雅没想到沈珠玉他爹还给她留了这么一间铺子。如果不是被她老公霸占了去,那这间铺子光是一年的租金。估计也不少。那样,沈珠玉母女三人,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副光景。

    她在铺子门前徘徊了一会儿。发现铺子的生意似乎并不是很好。在看那看铺子的伙计,人上门了,还一副懒懒的瞌睡模样。

    沈雅看着,摇了摇头,这沈珠玉的老公真是浪费资源啊。这铺子地理位置这么好,却被他经营成这样,连沈雅都觉得替沈珠玉不值。

    在药铺外面逛了一圈,沈雅基本已经决定,一定要帮沈珠玉将这间铺子。拿下!

    买了一本大周律法,心疼的沈雅牙齿都酸了。这古代的书怎么就这么贵!!才这么一本,足足要了她十两银子,还不带还价的,这个时代难道还没有发明活字印刷,全都是靠人手工抄写的么?

    可是,她明明翻沈琰的书时,感觉的出来这字是印刷出来的。

    “大周朝的律法,自然要贵一些,你去别处买也一样。”那书坊的老板是这么笑着跟她的。

    汗…不就是一本破律法么,竟然要这么贵,沈雅暗自腹诽了一番这本书的原作者,以此表达一些她对他的不满。那老板了,这本书当年是周宗皇帝派人编写的,编写好后,书便很快传入民间。由于编撰这本书的大人官职极大,又极受皇帝信任,民间百姓对他带了一点盲目崇拜,以至于那书商从这里面看到了一丝商机,决定将这本书限量印刷,由此抬高这本书的定价。这样,他们便可以大赚一笔。

    商人的脑子就是不一般,那书果真如他们想的一样,即便是抬高了价钱,买的人也是趋之若鹜。

    沈雅买了书,又买了一些沈琰喜欢吃的菜,便回去了。沈琰后日考试,沈母这几日每日都让沈琰回来吃饭。栈的菜比较贵,又加上因为是京菜,沈琰有些吃不惯。之前因为家里没那个条件,只能让他在栈吃,现在家里条件略宽松了一些,自然沈母想让琰儿吃些好的,多补补,这些日子,看书,人都瘦了一圈了。

    沈雅抱着一堆东西回到自家小院,开了门进院子,院子里静悄悄的,有些诡异地安静。

    “娘?”沈雅习惯性地喊了一声,然后直接抱着东西去了睡房。一般娘如果不在院子,都会在睡房。

    一进去,发现屋里没人。难道是在沈琰房间收拾东西?沈雅有些疑惑地从房间里出来,又去了沈琰的屋里,还是没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沈雅心里隐隐有些着急,沈母不会无缘无故地出去,她到底去哪了呢?

    还剩下一间屋子没找,不过那间屋子是空的,因为当初没钱买桌椅。这几日她正琢磨要将屋子的家具什么的再置办一些,难道沈母去了那间屋子?沈雅有些纳闷,不过她还是提着东西,往最右边的那间空屋子走去。

    “娘?”沈雅探着身子往那屋子迈进了一步,试探着叫了一声。没人回,她本能地想转身回去,最后却还是两只脚跨进了屋里。

    脚一跨进屋子,沈雅却突然往后退了一步,神情带了一丝惊慌,而后很快恢复平静。

  #  WWW..Com  “你是谁?”沈雅冷冷地朝面前站着的穿紫色长袍,双手负在身后,一脸沉静地盯着她看的中年男人,厉声道。

    没错,沈雅一进屋,就看见眼前赫然站了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那男人自打沈雅进屋,视线就没从她身上移开过。

    那中年男子一旁,还站了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随从,随从恭敬地低着头,身子却将沈母挡在了后面,不让沈母跨过一步。沈母在见到沈雅进屋,脸上神情闪过一丝激动,但很快又恢复过来,只是抿着唇,冷冷地瞧着那中年男子。

    “娘——”沈雅刚才视线被那中年男子挡着没有看见,如今这才见到男子身后的母亲,顿时急切地叫道。

    “你们是谁,到底来这里干什么?”沈雅见沈母被一陌生人拦住,有些着急。这两个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那当铺的人?不可能!她那时候明明是化了妆的,这样也能被认出来?

    “我想,你应该叫我一声——爹!”中年男子不话则已,一话,差点没把沈雅的魂给吓飞了。他什么?叫他爹?什么情况!!

    身上提着的一包东西,随着那中年男子的一句话,应声而落。

    男子弯腰,很是悠闲随意地拾起地上散落的一本书,拿起来翻了翻,慢声道:“大周律法吗?十年前编的东西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