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九章 老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起了,在屋里呢。”沈大娘热心地朝旁边的屋子指了指,示意沈雅进去。

    “那我去看看沈姐姐。”沈雅朝沈大娘笑了笑,打了个招呼,便往院子左边那间屋子走去。才走到一半,就听见屋里传来女子柔柔的声音:“韵宁,来看看这个喜欢吗?”

    沈雅一进屋,就见沈珠玉手里拿了一个绣样,上面绣了一朵金牡丹,金灿灿的,很漂亮,正往一旁女儿身上比划,看她喜不喜欢。

    “娘,韵宁喜欢。”小韵宁梳着两个小辫子,坐在母亲的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娘亲给她绣的牡丹,脸上笑得灿烂。

    沈珠玉比划完,抬头就沈雅笑呵呵地站在门边看她们母女俩,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一脸笑意地招呼道:“沈雅妹妹来了,怎么进来不一声,快过来坐。”

    “呵呵,看着你们俩话,我就没好意思打扰。”沈雅笑着朝床的方向走去,随手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韵宁旁边。小韵宁见沈雅过来,甜甜地叫了声:“小姑姑好。”

    沈雅闻言,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脑袋,道了声“真乖”。小女孩越长越漂亮了,一张脸白嫩嫩的,都能掐出水来,才七八,就已经是个美人胚子,将来还不知道长成什么摸样。不过,对于小韵宁的一声小姑姑,沈雅实在有些不敢当。她现在不过十六岁,“姑”这词用在她身上会不会老了点。不过这个朝代好像没有姨这个称呼,要么叫姐姐,要么,就叫小姑姑。她估摸着是沈大娘让这么叫的。

    “韵宁,我和你沈姑姑有些话要,你先去院子帮祖母晾衣服,好么?”沈珠玉见沈雅进来,便转头对韵宁柔声道。

    “好。”韵宁很是乖巧,点了点头,便从椅子上起来。跑出了房间。

    “沈姐姐,你这是?”沈雅对于沈珠玉支开女儿的行为。有些不解,难道她有什么要紧的事和她?想到这,沈雅有些困惑地望着她。

    “沈姑娘,珠玉,在这里谢谢你了。”沈珠玉见女儿离开。便从床上艰难地起身,下地朝沈雅盈盈一拜。沈雅见此,赶紧起身,向后退了一步。“沈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快别这样。沈雅受不起!”沈雅没想到沈珠玉是想要用这种方式谢她,随即反应过来忙一把扶住想要下跪的沈珠玉,连连道。

    “沈姑娘,你就受我一拜吧,若不是你。珠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沈珠玉着着,眼眶便红了,一想#  WWW..Com到困扰自己多年的病,如今有了这般起色,她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激眼沈姑娘才好。

    此时的沈珠玉。与沈雅前段日子见到的不同,那个哪怕心里再苦。也会坚强地微笑的女子,今日,却在沈雅面前流了泪。沈雅知道,她这是真心的高兴与感激。想了想,叹了口气,便没有在阻止她,硬是受了她这一拜。

    沈珠玉拜完后,由沈雅扶着,重新上了床。见自己在她人面前流眼泪,沈珠玉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用手掌抹了抹,又朝沈雅尴尬地笑了笑。“让沈雅妹妹见笑了。”沈珠玉一边尴尬地抹眼泪,一边苦笑道。

    沈雅摆摆手,浑不在意。

    “对了,沈姐姐这几日咳嗽还凶么?”一问到沈珠玉的病情,沈雅便敛起了笑容,有些肃然地问道。吃了两三日药了,按理病情是该好一些,只是不知沈珠玉到底好到哪种程度。

    “吃了你的药以后,每隔上好几个时辰才会咳一两次,已经好了很多了。”沈珠玉一到自己的病情,对沈雅的感激之情便溢于言表。

    “唔…”沈雅听她这么,想了想,每隔几个时辰会咳,确实好了一些。只是咳嗽这种病,也不准,有时看着似乎好了,过了一段时间,又不好了。还需得再多观察一段时间才能做判断。

    沈雅分析了一下她的病情,在心里斟酌了一番道:“沈姐姐,这药你一定得坚持吃,等过些日子,沈雅再给你配一些。还有,你凡事看轻一些,别把事情都憋在心里,若是有什么不痛快,尽可以找我聊聊。你这病以前之所以恢复不好,都是因为你老是把事情往肚子里咽,心情抑郁才会导致病情加重的。”

    沈雅颇像个老妈子似的,苦口婆心劝慰道。

    “这个,我也知道,多谢妹妹提醒,姐姐以后会多加注意的。”沈珠玉听了沈雅的这番话,点点头,很是感激地道。

    沈雅心知沈珠玉是个聪明人,断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而这般跟自己过不去,只要自己稍加提点,自会注意。刚才进屋的时候,见她为女儿比划绣样时,那眼里浓浓的爱意是怎么也掩盖不住,这样一个女子,哪怕是为了女儿,她也一定会坚强地让自己活下去!

    聊完了病情,沈雅又和沈珠玉聊了一会儿京城的事,到底是在京城土生土长的,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的熟悉。沈雅难得遇到自己比较喜欢的女子,不知不觉与她聊了不少。沈珠玉应该也念过些书,话很文雅秀气,言谈举止一点也看不出是一个生过孩子的母亲。沈雅猜她估摸着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话里投机,沈雅和她聊得也就多了些,聊着聊着,就聊到京城药铺的事情。

    她倒也没跟沈珠玉提自己要开药铺的事,只问了一下京城都有哪些药铺,哪些比较有名。

    京城最有名的那家,沈雅也听过,就是在陆家村的时候,她卖了麝香的那家药铺——和善堂。想起那药铺,沈雅就想起了自己碰到的那个怪老头。为了感谢他赠送的银针,她还发善心给他默了一篇素问呢,结果这老头消失,就消失了。据也来了京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机会见到他。他赠的这包银针,倒是好用的很。

    沈雅想起那老头,忍不住低头笑了笑。她估摸着老头要是在京城碰到她,肯定得吓一跳。

    “阿嚏!”药房里,一个穿着黑袍的老头突然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

    一旁一个身穿绿衣的女子见此,赶忙上前一脸紧张地关心的道:“师傅,您怎么了?”

    老头暗自咕哝了一声,满不在乎地揉了揉鼻子,挥挥手道:“没事没事,你赶紧回去告诉小七子,让他别有事没事,就来烦我这个老头子,我忙着呢。”

    “可是…”一旁的绿衣女子还想什么,想了想,到嘴边的话愣是没出口,有些黯然地点了点头道了句:“温香知道了。”便朝那老头扶了扶,退出了药方。

    老头子见徒弟离开药方,才抬起头,目光中露出一抹深思:小七子的毒,到底是哪个有本事的人,给解了?

    沈雅或许没想到,她嘴边的这个老头子,就是名动京城的神医——老修。就是那个在最紧急关头,匆匆从陆家镇赶回京城,救了危在旦夕的周宗皇帝一命的老修。也是京城各名门望族,争相想要结交之人。

    只可惜,神医老修虽医术高明,脾气却古怪的很。连皇帝都拿他没有任何办法,若是有个小病小痛的,还要放下身段好言相求,才能获得这位神医的一点点青睐。

    据,这位老修神医是七皇子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请回来给皇帝治病的,皇帝病治好后,感念七皇子孝顺,特特封了他一个郡王。八个皇子里,除了大皇子,二皇子,还有三皇子应年龄比较大,封了王,剩下的,也就是这位七皇子被封王了。其他的几位,都还是以皇子身份,居住在皇宫。

    这些事情,沈雅肯定是不知道的。她只是一介平民百姓,又怎么知道朝堂上的风起云涌。现在,她最关心的,就是她要开药铺,该从哪方面入手,最恰当,最妥帖。

    “到药铺,我那个没良心的夫君,在京城倒也开了一家。”沈雅本来正与沈珠玉聊得高兴,聊到药铺的时候,沈珠玉脸色陡然变得有些白,这会儿听她幽幽地出这番话,沈雅真恨不得抽自个儿几个嘴巴。

    “起来,他开药铺的那家店面,还是我当年嫁过去时的陪嫁之一。”沈珠玉这话的时候,脸色明显更苍白了,她咬着唇,脸上闪过一丝愤怒与不甘。

    “啊?”沈雅一听这话,顿时愣住了,她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个样子。“那,那你…”一时间,沈雅也不知道该什么好。她不清楚这个朝代的法律是个什么样子。沈珠玉被夫家休弃,陪嫁的嫁妆是该重新还回她手里,还是已经属于夫家的东西了,这个她还真不好。

    “当年,我家家道中落,只余下这一家铺子,原本是做布匹生意的,后来嫁到他们家以后,那个人嫌布匹生意赚不了钱,就问我要了那铺子去,改成了一家药铺。那时候我事事都以夫为天,又怎会拒绝?如今想来,自己当初真是愚蠢之极!!”沈珠玉完这一通话,就激动地连连咳了好几声,一张惨白的脸,因激动,咳喘而变得通红。

    “沈姐姐,快别多想了,这铺子,咱们一定把它要回来。”沈雅这一“要”字的很重,而事实上她心里也没底,不过是为了不让眼前这人太激动而已。

    不过沈雅也想过了,既然已经来到这个大周朝,总得熟悉一番这个朝代的法律条文,才好办事。什么时候得了空,去京城卖书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关于这大周朝法律的书籍,她得拿回去仔细琢磨琢磨。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