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八章 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雅听那男人这么,反倒松了一口气,幸好只是声音听起来熟…

    她估摸着可能是那时候救他的时候,人虽然昏迷,意识却是清醒的,这才听到了她的声音,并且记住了。不过对于眼前这男子的记忆力,沈雅不得不声:佩服。隔了这么久了,居然还能记得她的声音,这是一般人能办到的么?

    这家伙果然不是正常人啊!~~沈雅有些怨念地想。

    当然,反正她是抵死不会承认他其实的是事实。

    “呵呵,王爷估计听岔了…”沈雅有些谄媚的干笑,继续扯谎道。

    “是嘛。”男子闻言,静默地看了沈雅一眼,直看得她头皮发麻,想要掉头就走。然后,就见他慢慢垂了手,将轿中的帘子放了下来,遮住了那张让让人看多了会造成心律不齐的绝美容颜。

    “你危险已除,走罢!”男子的淡然的声音从轿中传来,让沈雅陡然松了一口气。

    “多谢王爷。”沈雅完,便从旁边退开,打算让轿子先走。

    阮华见王爷放下轿帘,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一旁低着头,静默不语的女子,又有些不甘心地看了看轿子,确认没有八卦可以探听了,才很是郁闷地抬了抬手,示意那轿夫可以走了。

    轿夫再次哼哧哼哧地抬起轿子,沈雅看着轿子一颠一颠地离自己远去,轻轻松了口气,却又感觉莫名地有些失落…只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她重新整了整衣服,摸了摸怀里那张一万两的银票,这才放下心,四下里看了看确实没有人跟踪了,便一路循着方向往坊间走去。

    “主子,刚才您为何??”阮华憋了一路,眼看快要到王爷府了,实在憋不住了。隔着轿子,很是八卦地问道。

    赵谨虽然平日里总是冷冷清清的。对几个下属却是比较宽容。尤其是常年跟在自己身边的阮华和重吾,都是他的得力助手,重吾性子沉稳,阮华则比较随性,胆子也比较大。

    “无事。”平静无波的声音。从轿中传出。

    阮华闻言,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心知主子不愿提起这事,也就不敢再问。转头跟在轿子旁边继续赶路。

    赵谨坐在轿中,闭着眼睛静思,脑中却想起了之前那女子掀帘朝他怒吼的声音。嘴角微微泛出一丝笑意。

    胆子倒是挺大。赵谨手不自觉地摸着拇指上的一枚翡翠扳指,淡然地想到。脑海中,那女子蜡黄的小脸,却极清澈的眼神,让赵谨印象深刻。虽然连他自己也摸不清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何会答应帮那位女子。

    也许,真的只是那女子的声音吧…像极了林子中,耳边传来的低喃。想到林子中的那位神秘女子,赵谨眼神暗了暗,温香去探查了这么久。却什么消息也没查出来,难道真的是一位隐士高人不曾?赵谨想到这。紧锁了双眉,眼里露出一丝困惑。

    。。。。。。

    “娘——”沈雅一路狂奔至沈家小院,穿过一个弄堂,直接来到了院子的角门前。见角门开着,沈母站在门槛边,远远眺望,一见沈雅,脸上立马露出一丝喜意,忙朝她走了过去,一把拉住沈雅的手,高兴道:“总算回来了,怎的去了这么久,娘担心死了。”沈母一连了好多话,沈雅甚至都来不及回答。

    好不容易等母亲完了,沈雅才笑嘻嘻地挽着母亲的手,进了院子,关上角门,一路去了房间。等将房门紧紧关上了,沈雅才一脸神秘兮兮地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

    “娘,您看?”沈雅又是得意,又是欢喜地将银票递给沈母,沈母见女儿一脸的兴奋,有些疑惑地接过来一看,顿时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怎,怎么会有这么多银两?”沈母想必从来没有一下子接触过这么多银子,这时候有些缓不过神来。

    沈雅见此,笑呵呵地摇了摇沈母,硬是将她从呆愣中摇醒。

    “娘,我想用这些银两开个药铺成么?”这是沈雅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虽然知道开药铺不是一件简简单单就能完成的事,不过到底是她心底的一个梦想,哪怕再困难,她也要坚持把它开起来。

    沈母听沈雅这么,想了想,却有些迟疑道:“在京城开药铺成么?女孩子家…会不会不方便?”

    沈雅知道母亲这是在担心她,于是笑着安抚道:“没事,娘,我会自个儿小心的,您就放心吧。”

#  WWW..Com    “女儿,这开药铺可不是闹着玩的,咱们才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开呢?”沈母知道女儿一旦决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只是开药铺可不比之前在陆家村开门挂诊,事情可比那个麻烦多了,雅儿一个女孩儿家,能做得来么?沈母想到这,有些忧心地看了看沈雅,却见她仍兀自沉浸在开药铺的喜悦中,压根没听到她的话。想了想,沈母到嘴边的话还是没出口,罢了,女儿喜欢,就让她去做吧。她相信雅儿能做好。

    “那好吧。”沈母点点头,答应了。

    沈雅见母亲答应了,顿时高兴地跑上前,一把抱住沈母,在她身上撒了好一通娇才罢。沈母乐呵呵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忽然想到了什么,忙道:“刚才一高兴给忘了,刚才前院沈大娘来找你,她女儿吃了你给的药,情况好了很多,正想来谢谢你呢。”

    沈雅经母亲这么一,倒是想起来了,前几日给了沈珠玉做了点药丸,这几日她吃了,该是有效果了。只是不知道她现在的心境有没有较以前好一些,虽她性子坚强,却也是个凡事往肚子里咽,苦果自吞的主,要是不多加开导,难免会郁结于心,这样对病情的恢复很不利。她还是去看看吧,多和她聊聊,让她把心里的话出来,心里也能舒服些。

    想到这,沈雅便忙忙地将那张银票好好的收起来,藏在一个只有沈母和她找的到的地方。与沈母了一声,便起身往前院走去。

    穿过穿堂,就见沈大娘在院子里凉衣服,一见沈雅过来,赶忙放下衣服,一脸高兴地朝沈雅道:“沈姑娘来了,刚才还念叨你呢。去找你,你娘你出去买东西了。多亏了你的祖传药方,我女儿的病啊,好多了,真是谢谢你了。”

    沈大娘一到女儿的病,脸上的喜意掩都掩饰不住,那笑意感染了沈雅,让她心底也泛起了淡淡的喜悦。她朝沈大娘摇了摇手道:“不用谢的,沈大娘,不用跟雅儿这么气。对了沈姐姐起来了么?我去看看她。”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