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六章 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雅被那伙计请进了当铺里屋,才刚坐下,就见那伙计已经请了他们掌柜的出来。那掌柜长得虎背熊腰,肥头大耳,一双眼睛阴鸷中带着精明。只见他穿着一身宽大的墨绿色袍子,慢悠悠地踱步出来。

    “是你要来当人参?”掌柜冷淡中带点疑惑地朝沈雅问道。

    沈雅此刻正端了杯茶,慢条斯理地喝着,见那掌柜的出来,故作慌乱地将茶杯往桌上一搁,从椅子上坐起来,露出一脸略带羞涩的模样,低头小声道:“嗯。”

    这是沈雅故意放低的姿态,毕竟她现在打扮是个村姑模样,当然得装的像个村姑,二来,她姿态放得越低,呆会与那掌柜谈判的时候,更有回旋的余地。

    之所以会选这家当铺,沈雅自是有她的考量。这家当铺名金丰,是京城出了名当铺。之所以出名,主要是这家当铺实力雄厚,分布又极广,几乎全国各地都有分号,二来,这家当铺据是与那京城最大的拍卖行轩容阁是同属一家,一个老板开的。当铺里只要是能看的上眼的东西,若是死当,几乎都会拿去轩容阁进行拍卖。

    这家当铺有个名号——来者不拒。只要是宝贝,坚决不问出处,只管拿东西给钱。若是上好的宝贝,当铺出价会很高,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必须死当。这样,当铺就可以拿收来的宝贝,去轩容阁拍卖。一般能进拍卖行的,大抵都是京城有头有脸有钱的达官贵人,只要是他们看得上的,焉有不花钱买的道理。凭借这个,那轩容阁的老板也能大赚一笔。

    而沈雅,看中的就是这一点。死当的话,这支血参当的价钱会更高些。

    也只有这家当铺,才能出的起这样的高的钱。若是去一般当铺或者药铺的话,沈雅估摸着一般铺子,拿不出那么多银两。而她。现在正等着钱用。她打算在京城开一家药铺,要想在京城落脚。可不能老是靠着雪球的袋子过活。那里面的药材,多是用来治病救人的,沈雅本着尽量不用,就不用的原则,把药用在刀刃上。毕竟雪球袋子的药材也很有限。这里又不比在陆家村,满山满地的,都是药材。

    那掌柜听沈雅这么一,顺势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一双眼如利箭一般锁住沈雅,淡淡出声道:“把东西拿出来看看,然后再商讨价格。你怎么样?”

    “我…我娘,这人参,只能给掌柜的一人看。”沈雅故作犹豫地低声道,一张被她涂得蜡黄的小脸有些紧张,低着头。不敢抬眼看那掌柜的,看样子像极了没见过世面的乡下的丫头。按她的意思,谈判的时候最好只有她和掌柜的两个人,而一旁那个伸长脖子,眼睛直往她包里瞟的伙计。站在这里,就显得有些碍事了。

    掌柜听沈雅这么。眼神越发深沉,他紧盯了沈雅看了一会儿,直过了片刻,才挥挥手道:“你先下去。”顿了顿,又道:“把那香炉点了。”

    那伙计应了声是,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沈雅,便退下去点香炉了。点完,人才出了里屋。

    沈雅原本听那掌柜的要求伙计点香炉,也没多想,大抵以为这些有闲钱的人都喜欢做这等附庸风雅的事,屋子里熏个香啊什么的。直等到屋子里,隐隐有股异香飘荡的时候,沈雅脑子却警铃大作。

    这香,有点怪!

    “现在能把人参拿出来了吗?”掌柜的沉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嗯。”沈雅按捺住心中的疑惑,将那支血参从包包里拿出来,期间手碰到雪球的时候,小家伙在蹭了蹭她的手,大致意思可能也察觉出这香有问题,在提醒她。她当然也明白,不过这香虽怪,人闻了却也没什么问题,只是…这掌柜的为何要在房里点着么怪癖的香?这种香,一般地方可不常见。

    为了保险起见,沈雅将她原先在陆家村炼制的解毒丹拿出来,夹在手指尖。把那血参给掌柜的后,装作有些紧张地端起茶杯,将那药,就着茶喝了进去。不管这香有没有问题,她还是保险一点为好,哪怕这丹药只有三粒。这用丹沙制作的丹药,有两大特点,一是服了这枚丹药,三年内基本百毒不侵,二是这丹药什么稀奇的毒都能解。好歹是她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研制出来的东西,这点功效也算对得起她那三个月没日没夜的研究了。

    上回救了那个穿战袍的男子,也算是便宜他了。三年内若是有人向他投毒的话,基本没事。

    沈雅早在制作好丹药后,就打算给沈母,琰儿还有自己一人一颗。反正这丹药没有副作用,吃了对人体也没害,而且还能让自己有个三年百毒不侵的体质,也挺不错。后来想想他们在陆家村,实在与中毒这种事情没联系,最多也就是食物中毒,这个她完全可以化解,无需担心。所以本着不要随便浪费药材的原则,沈雅就没服用,也没给沈母和沈琰服用。

    不过如今到了这京城,鱼目混杂,她孤身一人与这当铺的掌柜的周旋,还是小心点为好。所以当她闻到那股子异香后,先不管那香有没有问题,服了丹药再。

    却不想,沈雅茶一喝下去,脑中却立刻灵光乍现,她总算想起来这香的一番缘由。

    她不动声色将那药咽了下去,心里却冷笑起来。好个黑心的当铺,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这茶配上那香,那真是配的天衣无缝啊!这茶确实很普通的茶叶——天青,沈雅倒也没什么好的,可偏偏这茶一遇到那怪癖的异香,就会产生一种化学物质,而这化学物质一经进入的人的五脏六腑,会产生一种毒素,这毒不会致命,却会让人神智暂时不清,意识丧失,忘记自己曾做过什么,发生过什么事。

    这掌柜的,是想在不知不觉中,不花费一分一毫。夺了她的人参去,事后。又不会找上门来,坏了他当铺的名声?

    果然是一个好计谋。难为这家当铺会收集这样稀奇的香了。沈雅眼中冷芒闪过,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狠狠宰这个掌柜的一顿。

    那掌柜将血参观察完毕,敛了眼内的精光。转头淡淡对沈雅道:“死当,两千两银子怎么样?”这价开的,真当沈雅只是个普通的乡下丫头,不懂行情么。

    于是沈雅面上故作深思状。脸上纠结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略带懵懂。怯怯道:“我娘了,血参不能少于五千两银子。”

    “哦?”那掌柜闻言,挑了挑眉,似没想到眼前的这姑娘所谓的娘,竟是个识货的。

    他略略沉思了一会道:“斗胆问一句。姑娘娘亲为何没来?”

    “我娘…我娘病了,正等着钱急用呢。”沈雅撒谎不带脸红的,一边着,一边还暗中掐了一把自己,硬掐的双眼通红。两眼滚泪为止。

    “原来是这样,老夫冒犯了。不过。这五千两银子确实有点贵了,不如咱们各退一步,两千五百两银子,怎么样?”那掌柜听完沈雅所,嘴角露出一抹奇怪的笑,手却有礼地朝她拱了拱,看上去倒像是一个正派的商人。

    可惜了…沈雅不是他眼中无知的丫头,也不是他认为可以随随便便糊弄的人。更何况他使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想蒙了她的人参去,怎么着她也得让那掌柜的下点血本啊。

    当然,沈雅她也心知肚明,自己一介女流,若是硬要抬价,恐怕就算自己没中那毒,掌柜的一声令下,她也逃不出这家当铺。何况,她刚才已然明白过来,她进了一家黑铺。她估摸着,自己想要拿着白花花的银票出去,现在无论如何,都有些困难。

    好在,她本就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过来。毕竟一个小丫头拿着一支极品血人参出来,不管是卖是当,都是极惹眼的事,虽然她已经尽量让自己保持低调。比方,她出门前给自己花了个村姑装,画好后,连沈母都没认出自己,她估摸着其他人就更认不出来了。

    只是…这不惹眼,沈雅显然没做到位。当然,她来之前已经做好万全准备,把能防身的东西,一股脑都带上了。若自己运气不好真遇到个什么歹人,凭着她包包里的一包药粉外加啐了毒的银针,大抵也能逃出去。虽然她极不想这么做。

    眼下,沈雅就觉得眼前这个长得肥胖的掌柜,甚是不得她心。既然他下毒在先,呆会若是价格谈不拢,他找借口将她的人参扣下,可就别她下手太狠。

    那掌柜还想压价,沈雅只是坐在椅子上一个劲的摇头,那模样,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不过那眼神,却很坚定。

    掌柜的见此,有些不耐烦地蹙了蹙眉。脸色也没一开始那么好看了。

    “小姑娘,依老夫看,两千五百两银子,对你们来,已经足够了。”掌柜的,话有些冷,显然觉得她一介村姑,这么多银子对她来,已经很多了。

    沈雅觉着,再这么下去,委实无趣了些。她估摸着这掌柜大抵是在拖延时间,想等自己毒发,直接拿了人参走人。反正场面都已经这样了,沈雅再装糊涂,也没必要,索性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趁那掌柜不注意,一把将那放在桌上的人参拿过来,放进包包,然后甚是无辜地朝那掌柜的道:“既然这样,我还是去别家看看吧。”完,便抬腿要走。

    那掌柜见此,唰地起身,拦住沈雅,面上一派和善的笑容:“小姑娘莫急,有话好,价钱可以再商量,可以再商量。”

    沈雅心知自己肯定是走不出去的,见他拦了去路,也不着急,抬头对他道:“那好吧,你出八千两银子,我就把血参当给你。”

    那掌柜的一张笑脸,顿时僵在脸上,半天才从牙缝了挤出一句话:“姑娘莫不是在和老夫开玩笑?”

    沈雅依旧面上淡淡,抬头朝他摇头道:“没有啊,我娘至少五千两,我提八千两也不过分吧。”

    掌柜的倒吸一口凉气,一双精明的眼在沈雅身上来回扫射,见沈雅依旧淡淡地站着,脸上一片泰然的模样,他终于反应过来,讶然道:“老夫竟然看错眼了。小姑娘,合作也要讲究个诚信。你这么诓骗老夫,意欲为何?”掌柜的显然明白过来沈雅并不如他想的那般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心中很是惊讶,可随即一想她反正也闻了那香,喝了那茶,逃不了他的五指山,心中倒也平静下来。

    见沈雅定定地看着他。不答话,掌柜的也不在意,对着沈雅笑的像个弥勒佛似的:“既是合作,咱们有话好。你先坐,咱们再商量商量。”

    沈雅依言,颔首便朝椅子坐了过去。

    掌柜的又和沈雅商谈了好一会儿。价格却依旧谈不拢。沈雅倒还镇定,掌柜的显然就开始着急了,因为那香,似乎并没有起什么用作,沈雅神智依旧很清明。

    掌柜的纳罕地起身。背着手,在房间里踱起步来。沈雅很淡定地端了茶杯,喝了几口凉茶,见那掌柜一副着急不解的模样,心情甚是愉快。

    “掌柜的。八千两,到底行不行?不行。我就去别家了。”沈雅凉凉地开口。

    “再等等,再等等。”眼前的掌柜的,哪还有刚才那副精明淡定模样,只时不时地拿袖子抹汗,大抵是情况超出了他的预料,他没辙了。看来,这掌柜的,也不是个聪明的,情况一有变,立马就慌神了。

    “掌柜的这般着急,莫不是在想,我为何还没毒发?”沈雅搁下手里的茶杯,朝那掌柜的淡淡一笑,道。

    登时,掌柜的两只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你,你,你知道??”掌柜的显然被沈雅这句话吓得不轻,连连后退了两步,脸色发青地指着手问她。

    沈雅只笑不语,脸上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这人参,你还要是不要,不要的话,我就走了。”沈雅已经没有耐心和他再耗下去。

    “等一下。”掌柜的见沈雅已经知晓一切,反倒很快冷静下来,他紧绷着老脸,对这沈雅拱手拜了两拜,甚是恭敬道:“老夫有眼无珠,冒犯了姑娘,还请姑娘千万不要把此事宣扬出去,不然,这金丰当铺会垮,老夫这条小命,也极可能保不住。”

    一边着,一边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沈雅。

    沈雅一看,呵,竟然是一张一万两的银票,这老胖子出手到阔绰,她问他要八千两,他给一万,感情这另外的两千两,是封口费?

    “老夫恳请姑娘,看在老夫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的份上,千万别把这件事出去。”

    沈雅也不和他废话,将银票收起来,贴身放好。然后将那血参拿给他,朝那老胖子淡漠道:“这件事我不会出去,不过我劝你以后最好别再做着种勾当,人在做,天在看,别到时候报应在自己身上。”

    “是是是,姑娘的是,老夫以后定不会再犯。”老胖子听了沈雅的话,连连点头答应,那卑躬屈膝的模样,让沈雅差点以为她才是他的主子。她冷眼瞧了那掌柜的一眼,没再什么,便抬腿离开了当铺,那掌柜的很是恭敬地送她出来。

    一出当铺,看看外面的天色,早已大亮。外面早已人声鼎沸,路上行人来来往往,很是热闹。沈雅见此,低着头,便往人群里扎了进去,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那掌柜的脸色阴郁地看着沈雅步履匆匆地一头扎进人群,阴鸷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他转身进了里屋,屋子这时候却已然站了四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人。

    “跟着她,等人少的时候,做了。”掌柜的淡漠而残酷的声音飘荡在屋子上空,带着点血腥味。

    “是。”

    那几人完,便唰的一下离开了。掌柜的重新坐回到原来的椅子上,手里把玩着沈雅之前给他的血参,目露疑惑,似是想不通,那个姑娘,是怎么知道这毒的。这毒是主子专门从南蛮培育了送过来的,周朝知道这味毒药的人很少,怎么她会知道?

    沈雅在人群中穿梭,没有先回自己住的地方,只是七拐八拐地,乱走一通。直觉告诉她,那掌柜的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果然,她才走了一会儿,包包里的雪球就立刻乱动起来,而她,也隐约感觉,自己被跟踪了。

    她没敢朝后面望,只一个劲地往人多的地方钻。后来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忽然见眼前渐渐开阔起来。沈雅不明所以,抬头往前一看,赫然发现,原来自己竟然到了皇城脚#  WWW..Com下。那雄伟壮观,气势磅礴,巍峨的皇城,就这样直直地矗立在她眼前。

    沈雅一下子竟看呆了,脚步也渐渐停了下来。来到京城后,她一直惦记着到皇城这边看看,没想到今天竟然误打误撞地,真来到了这里。

    可惜,还没等沈雅细细观赏完,那几个人就跟上来了。感觉她背后的人越来越近,她心知自己不能往人少的地方跑。可这么一直跑下去也不是办法,那几个人紧追着自己不放,她能怎么办?用药粉吧,那几人不现身,她不能用。用银针吧,就更不可能了。

    靠!沈雅眼见自己情况越来越危险,狠狠地骂了句脏话。抬腿正想继续跑,却忽见城门外,一顶青色的轿子,停在那里,只见一个身穿灰色袍子的年轻男子,正弯腰进轿。

    没办法,拼了!!沈雅一咬牙,就朝着那顶轿子,奔了过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