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荷包网-> 都市言情 -> 名门贵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四章 李木失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屋子收拾的差不多了,沈雅和沈母今晚便可以住进去。

    吃过晚饭,沈雅带着那张已经写好的药方到前院去找老妇人,沈母则继续留在屋子里收拾一些琐碎的事情。

    那药方在沈雅替那老妇人的女儿诊断时,就已经在心里形成了。

    事实上,这道药方不过是让老妇人与她女儿安心罢了,要想治那女子的顽疾,可不是一两副简单的药就能治好的。

    另一副药方沈雅没打算拿出来给老妇人,因为那药方上的几味药材,沈雅恐老妇人是买不到的,就算是能买的到,她可能也没钱没得起,因为那副药里,需要人参与丹沙这两味极其重要的药。

    老妇人女儿的这病,已经拖得太久,普通药基本没效,须得用人参,**,丹沙等分为末,加乌梅肉和成丸子,每日服用才能见效。先不这丹沙这个朝代有没有人识得,就算是有人识得,并且把它当一味药来卖,老妇人能买的起人参和丹沙这样珍贵的药材?

    所以少不得还得沈雅自己来。她心知老妇人知道这事儿,只是徒添烦恼罢了,便打算自己悄悄制了药,找一个借口给她女儿每日服下。

    老妇人对沈雅给她的药方,真是千恩万谢,欢喜异常。最后把沈雅给的另外四两银子给退回来了,死命不肯收。沈雅推脱了好几次,也扭不过她,也只好罢了。就当是对方付了她的药丸费吧,虽然她制作的这药丸价钱远不止这些…

    给了药方,沈雅又去那女子的屋里略坐了会儿,陪她聊了会天,顺便开导开导她,要是能帮她解开心结当然是最好的,不过她心知这是漫长的过程,还需得慢慢来。

    与那女子聊天的过程中,沈雅也大致对这户人家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户人家祖上姓沈,女子叫沈珠玉。祖上曾是做布匹生意的,后来由于经营不善。加上沈老爷又死的早,渐渐也就没落了。她的外祖母家曾是京城有名的绣庄,世世代代以刺绣为生,那雕绣,正是她外祖母传给她的。可惜那雕绣只传女。她们家又人丁单薄,到了她母亲那一代,雕绣也就逐渐没落了。

    沈雅听完女子的讲述,不禁一阵唏嘘。怪不得女子家有这么大一所宅院。却只有她和母亲二人,还过得甚是艰难,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一番光景。她估摸着那女子的夫家敢这么随随便便将她休弃。可能也跟她家里日渐没落有关。

    好在那女子也是个坚强的,不然家里连番糟了这么些变故,要是稍微有个想不开,很可能就轻生了。被夫家休弃,在这个年代。是一件极其丢脸,遭人闲话的事情。

    沈雅与聊了好一会儿,女子被她风趣的语言逗得直笑,脸上也没有了今早郁郁寡欢的神情,渐渐地开明起来。这是一个好兆头。沈雅离开前,心想。

    回了自个院子。沈母已经将东西都打点好了,正点着灯,在灯下做刺绣,进沈雅进来,朝她微微一笑道:“回来了,老姐姐的女儿好些了么?”

    沈雅笑呵呵地走上前去,在簇新的床褥上坐下来,脱了身上的衣服,只着了一身里衣,滚进被子里,一手支颔,对一旁的母亲道:“嗯,心情大抵是好些了,等明儿我做些丸药给她服了,会慢慢好起来的。”

    沈母闻言,放心地点点头道:“这样最好。”

    隔日一大早起来,沈雅便上街,买了些乌梅肉回来,然后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制作药丸。雪球在一旁帮忙看着。小家伙的鼻子很灵,若是沈雅剂量放的稍微有些偏差,小家伙也会不满#  WWW..Com地哼哼,哪怕这剂量不会对人体有什么伤害。本着尽量对病人负责的态度,沈雅一遍一遍,尝试了好多次,才将将做了四十粒药丸,足足浪费了她半只人参。好在雪球袋子里人参多的是,这一支,又是极其普通的一支,浪费也就浪费吧。只是那丹沙,毕竟数量有限,沈雅得紧着点用。虽然她后来又去那山谷里挖了不少回来,不过到底这丹沙需要用的地方多,不能浪费了。

    做了一上午才终于做好这些,沈雅伸了个懒腰,便抱着雪球,打开房门出去,见沈母早就做好了午饭,在院子里等她吃饭了。

    “娘…”沈雅高兴地朝她换了一声,雪球早就兴奋地蹦到沈母身旁,打算要开吃了。小家伙陪了自己一上午,估计饿坏了。

    “快来吃饭吧。”沈母乐呵呵地招呼沈雅,然后在石桌上摆好碗筷,雪球那一份早准备好了,小家伙跳上石桌,就对着它的盘子开始猛吃。

    才刚吃到一半,就见老妇人带着沈琰急急忙忙进了院子。老妇人大抵从没见过像雪球这样的动物,呆了一呆,然后醒过神对沈雅母女道:“这位公子是来找你们的,我就把他带过来了。”

    沈琰一进院子,就满脸焦急地对沈雅和沈母道:“娘,阿姐,不好了,李木,李木他不见了!!”

    沈雅才刚下筷子,见沈琰来,以为他是来看她们二人的,所以老神悠哉地继续吃她的饭,却不想,他一来,就带了这么一个劲爆的消息。

    “琰儿,你什么?李木不见了?”沈母这次反应比较快,沈琰才完,她就立刻从石凳上站起来,一脸紧张地问道。

    沈琰凝重地点点头。

    沈雅好不容易从呆滞中回过神,也从椅子上站起来,艰难地问道:“他什么时候不见的?会不会出去办事了,可能待会就回来了也不一定?”虽然以沈雅对沈琰的了解,确定他不会没有任何根据的话,可她还是有些不死心。

    李木怎么会不见的?

    “昨日我与他前去贡院,因人太多,不小心我与他走散了,原以为他会自己回来,可是,我一直等到今日晌午,也没见他的影子。”沈琰眉头紧皱道。

    沈雅听沈琰这么,心里大有了个大概,她冷静下来,细细分析沈琰的话。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连忙朝沈琰问道:“那他的行李呢,他的行李若在的话,应该会回来。除非,他遇到了什么…不测…”这是沈雅最不愿意见到的,她倒是宁愿李木自己突然离开,也不希望他出什么事情。可是,京城这么大,里面龙蛇混杂,别真个就碰到个歹人,那可真就糟了。可是李木一没财,二也不是女人,也没什么色可劫,会有歹人看上他这么个穷小子么?

    还是他在与沈琰走散的路上,与什么人起了争执,那人一气之下,就把给灭口了???沈雅胡思乱想了一通,不但没想出什么头绪,反而把自己弄得神经兮兮,又忧又怕的。

    “这我倒没注意,我俩的行李是放一处的,若是行李不见,我应该能察觉。”沈琰细细地想了想道。

    “走,咱们去栈看看。”沈雅觉得与其自己在这边胡思乱想,不如去栈看看,行李在的话,兴许李木很快就回来了。她觉得,李木应该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平白让她们担心的。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若是李木还不回,那就只能报官了。

    “那咱们赶紧去吧。”沈母一听李木丢了,比沈雅还紧张,自己看上的快婿突然不见,她能不担心嘛?

    于是,沈雅抱上雪球,将它放进包包里,和老妇人打了声招呼,便与沈琰沈母一齐往栈方向赶去。

    一进云来栈,沈雅就逮了栈大厅的伙计和小二,问问他们有没有看到前几日来这里与眼前这位公子一起住栈的书生。栈的小二们都是大忙人,招呼人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注意这些,只是一脸茫然地摇头。

    沈雅见此,叹了口气,正要上楼去看看,却突然走来一个书生,先朝她们拱了拱手,然后对沈琰道:“沈琰兄,今早听人李木兄不见了,可是晚生刚才吃饭的时候,看见李木兄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上了楼,你莫不是弄错了?”

    那书生完,就有些奇怪地看着沈琰,希望他能给自己解释解释,却不想沈琰听完,转身就朝楼道口跑,压根连理会都没理会那书生。生生将那书生晾在了楼道旁。

    看着那书生有些青的脸色,沈雅有些不好意思地上前道了声歉,她弟弟也是太着急李木了,才会忽略了他,这才让那书生脸色略微好看了些。然后又是朝她拱拱手,一甩袖子就离开了。

    见那书生摆着臭脸离开,沈雅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这才转身与沈母一起上了楼。

    推开房门,原本她以为会看到沈琰李木一起坐着,却不想,房间里空荡荡地只坐了琰儿一个人。只见他一脸俊脸紧绷着,嘴唇也抿得死死的,眉头更是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而双眼则盯着手里的一张瞧。

    旁边,哪里有李木的半分影子。

    沈雅走上前去,拿起他手里的张条一看,上面赫然写了几个大字:吾有事先走,勿念。落款是李木。

    放下手里的字条,沈雅心里沉沉地沿着桌边坐下,李木的这几个大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有事先走了,他不考科举了,先走?走去哪,回陆家村?应该不会,李木不是这等随便开玩笑的人,连科举都没参加就回去,不像他的风格。可是,他到底去哪了呢?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